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0th Nov 2009 | 評論 | (785 Reads)
      在過去兩年中,我們常常聽到坊間流傳一句話,“細路仔做大人事”。每當一個人做錯事或做事不當時,身旁的人會拿這句話來奚落當事人。說到這句話的來源,相信很多人還會記得在20071114,行政長官何厚鏵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回答議員提問時,解釋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官員犯錯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細佬仔做大人事”。本來在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會犯錯。毛主席曾經說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不犯錯。一種是還沒有出生的人;另一種就是已經死去的人。我認為一個政府也一樣,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是不犯錯的。更何況,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是一個年輕的政府。澳門的市民本來就純樸溫和,社會亦相對其他鄰近地區更和諧。即使在回歸前澳門經濟連續多年負增長,治安環境極度惡劣且幾近失控的情況下,澳門市民還是逆來順受,和睦相處。奇怪的是,今天澳門經濟發展了,城市變大了,社會治安變好了,社會福利大幅增長了。澳門市民的不滿情緒卻反而高漲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呢?是澳門市民變了?還是政府的管治出了問題?我相信,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每一個熱愛澳門的人深思及正視的問題。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30th Nov 2009 | 回應網友 | (794 Reads)

昨天晚上看到網友果王留言問及有關同濟慈善會的事宜現答覆如下:

同濟慈善會三年前由本人及友人林金城先生出資成立。當時由於我還在立法會主席位置上,所以不便出面擔任慈善會的任何職位。慈善會由林金城先生主持(林金城先生出資三佰萬元)並在本人已同事40年的陳健騰先生協助下開展工作。過去三年同濟在社會上做了些工作,但一向沒有宣傳,因此所做過的事鮮為人知。目前我們雖然己開展工作,但內部組織還在作些調整,因此還未向外作任何宣傳。

今年10月16日起本人退下立法會主席位後接管慈善會,目前已正式開展工作。本會宗旨是:

1)救急不救貧,我們認為救窮是政府的工作。作為一個完全由私人出資的慈善基金不可能代替政府工作。但對一些在特殊情況下急需得到援助的人士,慈善會會憑能力予以幫助。

2)為社會培養人材。我們認為,社會要發展進步的首要條件是在社會上必須有大量的有能力,學識,並且願意服務社會的各方面人材。我們願意在這方面為社會作供獻。

本慈善不會向政府要資源。暫時也不打算向外界募捐。

曹其真寫於2009年11月30日

 


曹其真 | 29th Nov 2009 | 回應網友 | (448 Reads)

自從開啟BLOG以來,我收到不少朋友的電話,也看到了不少網友的留言。我在此要謝謝各位對我的關心和支持。我自從10月16日退下立法會主席的位置後,生活得很愉快也很充實。我真正的開始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了。我的慈善會已經開始運作,由於過去從來沒做過,沒有經驗,因此還在摸索階段,但是我相信世上什麼事都是開頭難,在大家的支持下,我一定會如愿以償,在晚年繼續為社會作出貢獻。再次謝謝你們。曹其真寫於2009年11月29日


曹其真 | 28th Nov 2009 | 回應網友 | (600 Reads)
昨天有網友留言說看我的blog上的“澳門的法律真的不滯後嗎?” 後眼花。今天嘗試重新再放一次,不知這次網友們能否看起來舒服些。很抱歉我是IT的門外漢,現在還會繼續努力學,希望以後逐漸會有進步。

曹其真 | 28th Nov 2009 | 評論 | (1515 Reads)
     2009年11月18日早晨翻開澳門的報紙看到有關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於11月17日下午在政府總部舉行施政座談會總結10年行政法務範疇的工作的報導。據報導陳司長對10年來行政法務範疇工作稱滿意,對成績予以肯定。對這一點本人不想作出任何評論,因為對特區政府10年來各政府部門施政的成績和缺失,廣大澳門市民自會作出判斷。但是對報章上報導的陳司長的有些觀點,本人是不能認同的。現可歸納為下列2點: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7th Nov 2009 | 生活點滴 | (747 Reads)

     1992年是澳門立法會的選舉年,那年我參加了直選。在競選期間我的照片經常出現在報章上,我的競選片段也經常出現在電視裏。在競選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我和我競選辦公室的同事們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每天都覺得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夠用。但是每天來競選辦公室求見的市民源源不絕,瞭解政綱的市民打來的電話鈴聲也幾乎沒有一刻停頓。身為立法議員即使在平時也很重視市民的來電,在競選期間當然更不敢怠慢。就在這期間的一個下午,我剛在馬路上派發完我們那天的宣傳單張回到辦公室,我的秘書告訴我有一位女士打電話來問我,在50年代我是否就讀上海比樂中學,並且很希望得到我的回覆。我聽了以後請我的秘書覆電那位女士,我知道上海有一所比樂中學,但我從未在那裏就讀。在那繁忙的競選活動中我不知道爲什麽有人對這個問題有興趣。但我很快就將這件事忘了。過了兩天,曾任職澳門管理學會秘書長的Winnie致電我的秘書問我是否曾經有一位老師姓劉名福寶,我對這個問題雖然感到很突然,但這個名字對我來說卻完全不陌生。我清清楚楚的記得我在上海市第七女子中學初中二年級的班主任的名字就是叫劉福寶。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7th Nov 2009 | 生活點滴 | (637 Reads)

      在立法會裏無論是議員還是輔助部門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不認識德叔,因為德叔在立法會已工作超過了30年。每次開大會我們總可以看到德叔站在會場內的兩側,留意會場內議員的舉動,必要時及時遞上茶水或文件。德叔名為何德成現在已年近花甲,身材瘦小,沉默寡言。他總是默默的工作並且和同事相處和睦,大家都說德叔是個好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7th Nov 2009 | 生活點滴 | (540 Reads)

從我有記憶起我認識的父亲就是一个思想特别敏捷,才智特别过人,精力特别充沛,并且永远年轻的人,雖然他已经年近90但每天還是回公司辦公,西装笔挺的他坐在董事长的办公桌前,聚精会神工作。 此情此景六十年不變,因此在我的心目中他的形像永远健康,高大。

*********  *********  *********    

因公出差去杭州,剛下飞机,接到大哥电話說父親得了肺炎住院了,回憶過去几年他也曾住過几次医院,但很快康復,因此不以為意,回來后由飞机場直奔医院,在病床的他雖然還帶着燒,但仍精神奕奕,說話還像董事長。知道他的病情沒有什么大問題把心放下,又繼續回到我繁忙的工作并再次出差。那天回家還沒放下行李,父親的司机來电話說你爸好想你,請趕快來,他每天盼着你來。

********* *********   *********

今天看到父親,雖然已不在医院,但明顯消瘦,他咳嗽得厲害但說話嗓門還是很大,在家他還像董事長。父親拉着我的手,和我說了很多陳年往事,這些事我曾听了很多次,但是它們听來還是那么新鮮,下午餵了父親吃了巧克力蛋糕,他吃得很香,並告訴我他很開心,這時的他像个可愛的小孩,我們就這樣手拉着手相互依偎着坐在沙發上,等候吃晚飯,這一刻他不再像董事长,他是一个真正的慈父,晚飯時我餵他吃飯,他說他太開心了,因為女儿今天餵他吃飯,我很內疚,問自己為什么我過去沒有想到多去看他。

*********  *********   *********

席間父親喝了酒,要求站起來說几句話,讓我們大家安靜,他說人有生必有死,但他的愿望是他的骨灰撒在苏州河,席上每个人對他的表態覺得有些突然和傷感,我也不例外,因為在我心目中他永遠那么健康,那么堅強。我心中那一刻默默的告訴自己,父親你不可能那么快离開我們,因為我們還有很多話沒說,還有很多事要一起做,公司需要董事长,子女需要父親,家屬需要掌門人,我還要帶你出去吃飯听你講爺爺奶奶的故事,告訴我你一生傳奇的奮斗史,目前你只是暫時需要多些休息,你的病不嚴重,我相信很快你会回公司繼續在董事長崗位領導我們前進。 

曹其真寫於2009年11月14日


曹其真 | 26th Nov 2009 | 一般 | (1452 Reads)

      曹其真,女,漢族,1941年12月於上海出生,祖籍浙江寧波。1963年畢業於中國安徽大學物理系,其後赴法國並完成法國語言及文化課程。 

      1968年秋,由法國移居澳門任職於其父親曹光彪及友人開設之澳門針織有限公司。初時任職總經理秘書,其後逐步升至總經理職位。1975年同父親、兄弟一起經營家族企業--香港永新企業有限公司,並在澳門創辦永新企業有限公司澳門分公司及其附屬公司--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主要經營毛紡針織、製造業及進出口業務。繼後陸逐開設同屬永新企業有限公司澳門分公司的澳門絲品有限公司(經營織造日本和服絲綢及出口業務)及永新紡織有限公司(首間中國及港、澳、東南亞地區闊幅牛仔布織造及印染廠)。1978年祖國改革開放前夕,在珠海協助父親開設、管理全中國首間以補贘貿易形式投資的珠海毛紡廠。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在澳門屬下公司從70年代末起至80、90年代始終在澳門居進出口及製造業的首位。 

       1975年曹其真協助父親在毛里裘斯開設登峰紡織有限公司及Summit Industries Ltd.,直接參與管理工作,並於1985年接任主席職位。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從80年代初收購澳門本地擁有幾十年歷史的殷理基有限公司(H. Nolasco & Co., Ltd.)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在曹其真任職董事長期間,其業務迅速發展,遍及航運、空運、保險、進出口、藥品、醫療中心、醫療器材、通訊器材、洋酒代理、石油代理及承建各種工商業設備裝置工程,並引入澳門垃圾焚化爐全套設備及參與管理。該公司從80年代開始不斷壯大,一直是澳門同類公司中業務範圍最廣、實力最強的公司之一。 

      曹其真於1976年循直選進入首屆立法會,開始她在澳門政壇上的生涯。1976年首屆後,繼而當選為第三、第四、第五及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並於1989年被邀請為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1993年起被邀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政協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屆委員,並於2008年當選為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在籌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時,1998年曹其真被邀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副主任,並於1999年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主席。從此曹其真淡出商界,專注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工作,並連續出任第二、第三屆立法會主席。 

       2006年曹其真和友人共同設立同濟慈善會,致力澳門慈善工作。並於2009年10月15日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三屆立法會結束時退出立法會,停止所有在澳門的商業活動,擔任同濟慈善會主席,全心全意投入同濟慈善會工作。

      曹其真長期積極保持與國際政界、商界密切聯絡及良好的關係,並通曉中、葡、英、法等語文。於1981年應法國政府邀請聘為法國駐澳門名譽領事,直至於1999年擔任立法會主席之職而辭去職務。

曾獲的殊榮 

在過去幾十年,曹其真曾八次獲葡國、法國、澳門政府及澳門特別行政區頒授各項勳章。 

  • 1983年       獲葡國總統頒發 “工農業功績(工業級)司令級勳章”
  • 1994年       獲法國總統頒發 “法國國家騎士勳章”
  • 1994年       獲澳門總督頒發 “工商業功績勳章”
  • 1999年       獲澳門總督頒發 “英勇勳章”
  • 1999年       獲葡國總統頒發 “功績大十字勳章”
  • 2002年       獲法國總統頒授 “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勳章”
  • 2004年       獲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頒授 “大蓮花榮譽勳章”
  • 2007年       獲法國總統頒授 “法國榮譽軍團軍官勳章”

現任職位

  • 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 香港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 澳門同濟慈善會主席

曹其真 | 26th Nov 2009 | 一般 | (1396 Reads)

     很多朋友希望我寫自傳。我認為寫自傳和小說不同,寫自傳必需真實反映自傳中主人公的一生經歷,不能像寫小說一樣任由作者憑想像虛構文章中的人與事。我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寫自傳,因此我從未將我經歷過的事和遇見過的人用文字詳細記載下來。我自從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後已淡出商界,不再參與日常管理工作,今年10月16日起我也已不再擔任立法會主席職務,我的願望是根據我自己的經濟能力在澳門開展慈善工作,繼續為澳門市民作一些貢獻。上個月在我去浙江大學講學時,我的父親因得了肺炎而進了醫院,住了十二天醫院,雖然醫生在他一再要求下,准許他出院,但由於他的肺炎並未痊癒,醫生囑咐他一定要在家中靜養休息,所以當我去他家看他時, 也正是他回家休養的一星期後, 那天的父親比他在剛進醫院時明顯的消瘦並咳嗽得厲害,再加上他本來已很差的視力和聽覺進一步惡化, 因此他那天的情緒十分低落,在那天,我第一次聽到堅強樂觀的父親說到“死”。那天回家後,我久久未能入睡,到半夜一點,我在床上再也睡不下去,乾脆起來在電腦上一氣呵成的寫了“父親”一文,第二天一早送去給父親,並唸了两次給他聽,父親聽後,笑得很開心,並把我寫的文章折叠起來,放在睡衣口袋中,整整好幾天父親見到任何人都會將我的文章從口袋裡拿出來叫人唸給他聽,這件事讓我意識到如果我們能將我們心中所思,但很難用語言表達的情感,用文字寫出來是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回想我少年時,曾經憧憬自己將來能成為一名作家,我中學的老師也曾和我說我在這方面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由於環境問題,我四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執筆寫文章,特別是用中文書寫更是絕無僅有。不過,我想如果我將我生活中的那些令我難忘的點點滴滴寫下來和大家分享, 其效果可能比寫自傳更好。 這就是我決定在BLOG上寫文章的原因。

曹其真寫於2009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