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6th Nov 2009 | 一般 | (1523 Reads)

      曹其真,女,漢族,1941年12月於上海出生,祖籍浙江寧波。1963年畢業於中國安徽大學物理系,其後赴法國並完成法國語言及文化課程。 

      1968年秋,由法國移居澳門任職於其父親曹光彪及友人開設之澳門針織有限公司。初時任職總經理秘書,其後逐步升至總經理職位。1975年同父親、兄弟一起經營家族企業--香港永新企業有限公司,並在澳門創辦永新企業有限公司澳門分公司及其附屬公司--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主要經營毛紡針織、製造業及進出口業務。繼後陸逐開設同屬永新企業有限公司澳門分公司的澳門絲品有限公司(經營織造日本和服絲綢及出口業務)及永新紡織有限公司(首間中國及港、澳、東南亞地區闊幅牛仔布織造及印染廠)。1978年祖國改革開放前夕,在珠海協助父親開設、管理全中國首間以補贘貿易形式投資的珠海毛紡廠。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在澳門屬下公司從70年代末起至80、90年代始終在澳門居進出口及製造業的首位。 

       1975年曹其真協助父親在毛里裘斯開設登峰紡織有限公司及Summit Industries Ltd.,直接參與管理工作,並於1985年接任主席職位。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從80年代初收購澳門本地擁有幾十年歷史的殷理基有限公司(H. Nolasco & Co., Ltd.)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在曹其真任職董事長期間,其業務迅速發展,遍及航運、空運、保險、進出口、藥品、醫療中心、醫療器材、通訊器材、洋酒代理、石油代理及承建各種工商業設備裝置工程,並引入澳門垃圾焚化爐全套設備及參與管理。該公司從80年代開始不斷壯大,一直是澳門同類公司中業務範圍最廣、實力最強的公司之一。 

      曹其真於1976年循直選進入首屆立法會,開始她在澳門政壇上的生涯。1976年首屆後,繼而當選為第三、第四、第五及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並於1989年被邀請為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1993年起被邀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政協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屆委員,並於2008年當選為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在籌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時,1998年曹其真被邀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副主任,並於1999年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主席。從此曹其真淡出商界,專注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工作,並連續出任第二、第三屆立法會主席。 

       2006年曹其真和友人共同設立同濟慈善會,致力澳門慈善工作。並於2009年10月15日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三屆立法會結束時退出立法會,停止所有在澳門的商業活動,擔任同濟慈善會主席,全心全意投入同濟慈善會工作。

      曹其真長期積極保持與國際政界、商界密切聯絡及良好的關係,並通曉中、葡、英、法等語文。於1981年應法國政府邀請聘為法國駐澳門名譽領事,直至於1999年擔任立法會主席之職而辭去職務。

曾獲的殊榮 

在過去幾十年,曹其真曾八次獲葡國、法國、澳門政府及澳門特別行政區頒授各項勳章。 

  • 1983年       獲葡國總統頒發 “工農業功績(工業級)司令級勳章”
  • 1994年       獲法國總統頒發 “法國國家騎士勳章”
  • 1994年       獲澳門總督頒發 “工商業功績勳章”
  • 1999年       獲澳門總督頒發 “英勇勳章”
  • 1999年       獲葡國總統頒發 “功績大十字勳章”
  • 2002年       獲法國總統頒授 “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勳章”
  • 2004年       獲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頒授 “大蓮花榮譽勳章”
  • 2007年       獲法國總統頒授 “法國榮譽軍團軍官勳章”

現任職位

  • 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 香港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副董事長

  • 澳門同濟慈善會主席

曹其真 | 26th Nov 2009 | 一般 | (1399 Reads)

     很多朋友希望我寫自傳。我認為寫自傳和小說不同,寫自傳必需真實反映自傳中主人公的一生經歷,不能像寫小說一樣任由作者憑想像虛構文章中的人與事。我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寫自傳,因此我從未將我經歷過的事和遇見過的人用文字詳細記載下來。我自從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後已淡出商界,不再參與日常管理工作,今年10月16日起我也已不再擔任立法會主席職務,我的願望是根據我自己的經濟能力在澳門開展慈善工作,繼續為澳門市民作一些貢獻。上個月在我去浙江大學講學時,我的父親因得了肺炎而進了醫院,住了十二天醫院,雖然醫生在他一再要求下,准許他出院,但由於他的肺炎並未痊癒,醫生囑咐他一定要在家中靜養休息,所以當我去他家看他時, 也正是他回家休養的一星期後, 那天的父親比他在剛進醫院時明顯的消瘦並咳嗽得厲害,再加上他本來已很差的視力和聽覺進一步惡化, 因此他那天的情緒十分低落,在那天,我第一次聽到堅強樂觀的父親說到“死”。那天回家後,我久久未能入睡,到半夜一點,我在床上再也睡不下去,乾脆起來在電腦上一氣呵成的寫了“父親”一文,第二天一早送去給父親,並唸了两次給他聽,父親聽後,笑得很開心,並把我寫的文章折叠起來,放在睡衣口袋中,整整好幾天父親見到任何人都會將我的文章從口袋裡拿出來叫人唸給他聽,這件事讓我意識到如果我們能將我們心中所思,但很難用語言表達的情感,用文字寫出來是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回想我少年時,曾經憧憬自己將來能成為一名作家,我中學的老師也曾和我說我在這方面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由於環境問題,我四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執筆寫文章,特別是用中文書寫更是絕無僅有。不過,我想如果我將我生活中的那些令我難忘的點點滴滴寫下來和大家分享, 其效果可能比寫自傳更好。 這就是我決定在BLOG上寫文章的原因。

曹其真寫於2009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