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Jan 2010 | 生活點滴 | (428 Reads)
      我在我的博文“養育之恩報不盡” 中已提過 在我童年少年時我們家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家中教育和照顧子女起居飲食的一切工作由母親負責。我們在童年和少年時,見到父親總是在晚餐時,或休息日。我們兄弟姐妹都不怕父親,因為父親從來不會打罵我們。父親在我們心目中完全不是書中或電影中描述的嚴父,而是我們頑皮的大哥哥。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7th Jan 2010 | 評論 | (881 Reads)

          胡錦濤主席在慶祝澳門回歸十周年大會上提出了須着眼長遠培養人才胡錦濤主席提出,必須着力培養各類人才,不斷提升澳門競爭力,最關鍵的支撑因素是人才;因此要培養造就一大批澳門社會發展需要的政治人才、經濟人才、專業技術人才以及其他各方面人才;要高度重視和加強愛國愛澳優秀年輕人才培養,使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5th Jan 2010 | 生活點滴 | (565 Reads)

19768月初有一天下午我收到一個澳門立契官宋玉生大律師的電話,他叫我立即到他的立契官公署去一次,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說。根據澳門當時的法律,立契官不需要是專職的,所以宋玉生也同時是澳門有名的執業大律師。我們公司的律師就是宋玉生先生。我們家族在1975年創辦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1976年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在澳門已算得上是較具規模的公司,而我當時在社會上也有了一些小名氣。我接到公司律師打來的電話,以為公司發生了什麽嚴重的事情,所以不敢怠慢,立刻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匆匆的趕到位於議事亭前的立契官公署。宋玉生先生和往常一樣非常熱情地招呼我在他辦公桌旁邊的凳子上坐下,然後很客氣的和我說有一件事他想找我幫忙。我一聽不是公司出了問題,把心放下來,專心聆聽他說話。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Jan 2010 | 回應網友 | (649 Reads)

對不起寫錯了你的名字,因為你的留言的署名字體很模糊我看不清楚,我電腦的知識精所以不知怎麼放大。

對你的指責我覺得啼笑皆非,我已經說過我我不介意你如何看我,而且我也不想和你辯論我應否批評政府,你有你的見解我尊重,而我有我的為人之道,我的為人你可以熟悉,但我不希望你對我的動機和見解任意歪曲,做人不能憑空想像也不能認為自己的想法理所當然。你對我没有毫認識又憑什麼用你的標準來衡量我的為人之道呢!另外我寫任何東西都從不借手於人,你没錯我一向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你又怎知我没有三思而行呢!我不知你是誰但你太自信也太武斷了。至於我的文章是找人代筆之說更是令我莫名其秒,我寫任何文章都不願借別人之手,因為我對別人寫的東西還看不上眼呢!再說寫博文既不為錢也不為名,我願意寫就寫,不寫也無人逼我,我找人代筆做什麼?

65年回港因為我早在50年就在香港生活,我一直有香港身份,只是在中國讀書罷了。今天回覆了你三篇留言也是在我三思而行後所為,我喜歡交朋友,但我不喜歡和任意扭曲我人格的人做朋友,你對你不知道的事可以提問但請别隨便下结論,下次再有不符合事實的结論我不會再作答。另外,我的文字用小蒙恬手寫版,而我對繁體簡體都熟悉,有時同時在電腦上跳出繁體或簡體的,一時挑錯就會出現同一篇文中有两種字體。

各位網友,我願意在網上和你們互動,也尊重你們可能持有的同意見,但請別隨便揣摩我的想法和言論。謝謝你們。

曹其真寫於2010123


曹其真 | 23rd Jan 2010 | 回應網友 | (327 Reads)

嚿雲纲友,

你在你的留言中說你不欣赏我,我並不介意,因为第一這是你的自由,我會尊重,但我寫博文的目的並非為別人怎麼看我因此你怎樣看我我都不會介意。我不做虧心事,所以我從来不在乎别人怎麼說我。不過我想說的是你看我的我那篇“紧急程序 文章時没有留意上面法律通過的日期。法律的通過是1214日,那時我已經離開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两個月了。政府以紧急程序向立法會送交法律提案時,我亦已離開立法會差不多一個半月了。

   我相信你並不認識我,因為我不可能做像你說的那種事。我任立法會主席時,經常以議員身份發表意見。十年在任期間我從来没有一次在會議上對我不認同的言行(無論是政府代表的或是議員的)表示贊同,然後在會後或會外才發表自已不認同的見解。我這個人直話直說,從来不遮遮掩掩。至於說我是否應該批評政府的問題,則是見人見智。你我有不同見解和看法,我不想辯駁,因為每個人自己有自己的為人之道。

      曹其真寫於2010122


曹其真 | 22nd Jan 2010 | 評論 | (468 Reads)

    上星期有一天下午四點鐘左右我到澳門旅遊塔參加活動。路經宋玉生廣場正好碰到紅燈,因此司機將車停下等候轉換綠燈。在我隔壁停下的是一輛白色的四門私家車。車上坐著一男一女的年輕人。在大家都在等候交通燈轉換時,駕駛車輛的是那位男士。突然將駕駛位旁的窗門玻璃放下,隨手將一張白色面紙拋出窗外,然後伸出頭來往地上吐了一口痰。那天天氣比較冷而且在海邊的風很大,所以這張紙隨著風向在空中飄揚。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Jan 2010 | 評論 | (614 Reads)
2009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於122向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送交了 “對行政長官和政府主要官員離任的限制規定” 的法律提案,並要求立法會以緊急程序處理該法案,以確保該法案在1220第二屆政府屆滿前,獲立法會通過成為法律。根據澳門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有權要求立法會召開緊急會議處理緊急事務。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9th Jan 2010 | 生活點滴 | (560 Reads)
今天中午約了幾位好友一起共進午餐為Alberto送行Alberto的中文名為鄭文禧。Alberto是政府公務員他任職於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輔助部門禮賓暨公關部。我第一次見到Alberto是在20029月,那一次是我跟隨行政長官何厚鏵訪問莫桑比給。當時Alberto是一個身材高大瘦長的小伙子。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Jan 2010 | 評論 | (703 Reads)

     本人和李國能先生雖然在過去12年中在公開場合有數次見面機會,並因為他擔任香港終審法院大法官, 所以經常從報章上看到有關他的報道,但是我和他並沒有私人交情。 對李大法官在今年1月11日香港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致辭時, 多次強調司法機構必須獨立。重申面對壓力時要“不偏不倚,毋懼毋偏,依法判案” 及司法(人員)任命過程絕不應政治化的言論,我十分欣賞和認同。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Jan 2010 | 生活點滴 | (522 Reads)

      1978年春天的一個星期五下午大約五點鐘, 我由廣州參加交易會回到澳門的家。不久,接到南光公司(現在中聯辦的前身) 老總柯正平先生的電話,稱 國內來 了一個代表團,想在第二天下午由他親自帶領,去我任職總經理的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屬下的工廠參觀,他說那個代表團比較重要而且人數較多,所以希望我能親自接待,並且在廠里找個能座談的地方 。當時的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雖然歷史不長,但在澳門已有些名氣,所以經常接待外來的人士參觀,但是要求座談的卻是很少。第二天下午大約三點鐘,柯老帶了超過二十人的代表團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我們位於慕拉士大馬路的工廠。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