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500 Reads)

         1968年我到澳門後的頭三個月中,父親為我安排他在澳門開設的澳門針織有限公司任職 總經理秘書。當時在澳門任職總經理的是一位姓謝的父親的兒時玩伴。他在上海時已開始為父親打工,這位謝先生在上海的教會大學讀過書,所以英文程度較好,來了香港後在父親的貿易公司打工。由於對外貿易的生意需要和外國人打交道,因此特別重要的是公司中需要懂英文的人。在50年代在香港英文好的人不多,和外國人打交道就成為謝先生的強項,因此謝先生在父親貿易行的工作是能勝任的。後來父親轉做毛紡毛織工廠,並於1964年來澳門開設澳門針織有限公司。謝先生就在1966年底被派到澳門出任公司總經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Feb 2010 | 評論 | (478 Reads)
         我在日前已想寫一些有關澳門的問題。今天看了“喵喵妙”網友在我博文“玉泉樓”的回應後更促使我寫這篇文章的決心。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668 Reads)

我在無名英雄一文中讚揚了立法會全體工作人員,因為他們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順利開展工作作出了極大的貢獻。在感激這些無名英雄之際,我也衷心感謝十年中的全體議員的辛勤工作日的全體議員。在和他們一起努力下,立法會建立了一套工作制度,為立法會今後的工作打下了基礎。前幾天見到立法會秘書處的多位工作人員,他們都很高興在網上看到我表揚了他們的博文。但他們認為我應該要寫下“師傅仔”的事跡。因為“師傅仔”在過去十年中為澳門特區立法會作出了大家一致公認的貢獻。我非常同意他們的看法,所以今天我借我的博文向我心目中另一個無名英雄,我的議員同事“師傅仔”表示衷心的感謝。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Feb 2010 | 回應網友 | (424 Reads)

一嚿雲網友,儘管我對你提的問題覺得有些煩。但你在留言中的用詞不是“不信”而是“不解”,所以我可以答覆你的問題。

1) 連我都不知道港澳做收銀員要铺保。那麼在巴黎長期生活的馬老闆一定不知道這個中國規矩。另外玉泉樓不是你想像的大酒樓?玉泉樓是一個小型飯店,老闆每天中飯晚飯時都坐在收銀枱前的小餐桌吃飯。每天中午和晚上一定是等我交了賬收了錢他才離開。所以即使我有意拿了錢走人,他也不會放過我的。

2) 當時在法國只要老闆願意,他可為任何員工申請工作證,法國政府一般也會批准。問題是老闆為員工申請工作證的話就要為員工向員工的福利退休基金供款。也正因為此我在“玉泉樓”一文中已交代馬老闆本來是準備用每月1500元法郎請收銀員的。但我告訴他我每月只要收1200元法郎,但我的條件是他為我申請工作證。我當時就是讓老闆將我每月少收的300元法郎拿去貼補他為我支付福利退休基金的供款。當時的中國學生都希望每月能多收些收入,他們很多沒有準備在法國長住,所以一般不會自動減薪要求老闆為他們申請一張工作證的。其實每個月為了有一張正式的工作證而少收300元法郎對我來說也是很多錢的。如果我每個月能多300元法郎的話我的生活會寬裕很多的。當然我當時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在法國長住,但我和父親一起在中國飯店吃飯時見過政府人員抓黑工。所以我不願意做黑工。

3) 60年代即使在上海,香港,澳門都没有什麼人認識我父親。不要說在巴黎生活的馬老闆了。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你以為我父親是當時的港督還是上海市長?當然後來父親再來法國時曾來我打工的玉泉樓吃飯。是我將我父親介绍给馬先生認識的。

 曹其真寫於2010年2月21日


曹其真 | 19th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461 Reads)
      有網友問我年輕時在巴黎留學的生活情況我答覆如下:其實我在法國的時間並不長。由於我到巴黎不到两星期就工作了,每天的時間總是不够用。所以我接觸的人並不多。我在巴黎的一家中國飯店打工,我打工的飯店和其它中國飯店的工作人員基本上都是學生。大部分都是由大陸,香港和台灣去的。我們的生活都比較艱苦,因為飯店的工作時間長,而大家又要去上課,所以我們之間的相互來往並不是太多的。以我為例,我每早晨8時開始上課,11時半左右到飯店吃中午飯。12時飯店開始營業,我因為做收銀員所以在收銀台上可以抽空做功課。下午四時前我再趕回學校,然後大约傍晚7時前再回飯店。匆匆吃完晚飯開工直到客人全部走了我才能走。通常要到午夜12時左右。星期日是休息日,早晨起來後要在家大掃除並洗床單和一星期的髒衣服。(當時是没有洗衣機的)還要做自己那一天的三餐飯。星期日下午會去專為學生和外國劳工設的電影院看電影。這類電影院都很小,放的都是很老的電影。而且往往是只花3元法郎就可連續看2部或甚至3部不同的電影。如果没有想看的電影,那麼就會獨自拿本書或约一两個同事到家附近最亷價的咖啡館化1元法郎,喝杯咖啡。但是我們花了1元法郎往往要坐一個下午。令咖啡館的工作人員都很討厭我們。在同事或同學中我是比較幸運的一個,因為我有正式的工作證,但大部分勤工儉學的學生都是黑工,所以他們在工作時都提心吊胆的怕被抓。我認識一個比我大约大10歲到15歲的中國人,他是上海解放前到法國留學的,他大學畢業時大陸已解放了,他不想回國,因此以勤工儉學方式又再在法國讀了两個博士學位,但是讀完後他還不找不到適當的工作。為了在法國住下去他去参加法國軍隊到法屬的北非為法國打了幾年仗,回法國後终於拿到了法國藉,可以在法國居住。但在那年代和現在不同,他始终没有找到他可以學以致用的工作,因此一直在中國飯店當領班。我們有的同事因為選課時間問題,不能全職打工,要做幾份散工才够生活。所以連星期日也不能休息。我有一個女同學星期日在一家豪華的電影院任帶位員。在巴黎讀書時我唯一一次進入那個豪華戲院是有一個星期日,我的那位同學為我買了一張員工的半價票6元法郎看齊瓦歌醫生。我雖為付出6元法郎感到特別心痛,但是因為太喜歡這部電影因此忍痛去看。那天我從下午1點鐘拿了一個三文治進入電影院,連續重復的看了3遍這個電影(當時法國電影院都是連續放的,可以隨時進出),直到晚上9時多實在餓得慌了才捨得離開影院。我在那段時間由於太劳累,所以有一天在收銀台上昏倒了。我有工作證,所以有劳工保險,休息了一段時間後,就回香港了。(這情況已在另一篇博文介紹了)。當時中國留學生的情況大致上都是和我差不多的。

曹其真寫於2010219


曹其真 | 19th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319 Reads)
   春節前,朋友拿了一個電視劇的DVD叫我一定要看。這個電視劇的名字叫“奠基者”。我趁春節假期在家無所事事外面天氣也不好,沒有什麼地方可去,所以就開始看了,但怎知一開始就停不下來了。這個電視集是寫1959年我國發現第一個油田“大慶油田”。在中國第一任石油部長余秋里的領導下,组織了好幾萬工人和軍人在荒無人煙的大東北經行了史無前例的石油大會戰。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8th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385 Reads)
          1966年末我去加拿大蒙特爾(MontrealCanada)市,預備在那裡繼續讀書。當時我的舅父在那裡的Mcguill大學裡當教授。但我到加拿大不到一個月父親從巴黎打電話來說,他出差到巴黎會在巴黎住十來天或两星期,很希望我能去巴黎去看看並和他作伴。我第一次拒絕了,因為我當時正在積極辦理入讀大學事項,但父親緊接着發了一個電報給我希望我馬上飛去巴黎。我覺得父親的盛情難却,另外我想這樣的機會實在難得不宜輕易放棄,再說等父親回香港時我再回加拿大上學也不是太大問題。於是告别舅舅,舅媽從加拿大飛往巴黎。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618 Reads)
        去年六月我收到我弟弟的一個電郵,因為他不會在電腦上寫中文所以给我的電郵都是用英文寫的。看了他的電郵我熱淚盈眶,感慨萬千,也促使我回憶我和他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刻。我今天將他的電郵引述如下:

My dear sister Susan,       I remember very well the first time we met. I also remember very very well the great time we spent together when we were young. We walked together on the streets , we went shopping together , we went to coffee shop for the Puff, we went to cinema together, we even went to repulse bay to the beach and got burned together. Then we went on lives together but we got too busy each other. Aging is now catching up with us. We have to slow down now. I am actually looking forward to it because it means that we shall have more free time. We shall just have more time together. We shall just spend more time together. Let's just walk the streets again. Let's go to coffee shops again. Let's go to cinema again. Let's go shopping again to Lane Crawford and buy everything there. Let's even go to beach together but this time not get burned any more. There will be so so so much we can do together. Let's look forward to the future and enjoy the rest of our lives together. With much love. Your brother silas

   我在上星期完成博文,趁今天年初一將它放上網。在此祝網友們虎年快樂,身體健康!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2th Feb 2010 | 評論 | (600 Reads)

 今天我想對澳門政府顧門制度和青年参與政府施政提出一些個人的看法和想法。

    最近從報章上頻頻出現特區政府更換局長的消息。本来任何一個國家和地方更換政府官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澳門政府官員的任命並非終身制度。設有期限的任命制度本來就是可以更換的制度。但令本人覺得十分奇怪的是被換下來的局長,除了極個別的例子以外,都被安排出任司長顧問。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Feb 2010 | 生活點滴 | (643 Reads)
        我人生中第一次掌握權力,並第一次知道有權的滋味是,在我還不到13歲那年。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