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7th Apr 2010 | 一般 | (704 Reads)
     自從我在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上退下來以後,我踏上了人生道路上的另一個起點,但當我在卸任的那一刻,我感到了迷惘和失落。我反覆的問自己究竟應該怎樣走完我的人生道路,我像一個脫離了火車頭的火車車箱,突然失去了方向。但我知道我不能停留下來,我必須向前走,我必須讓我人生最後的階段活得比以前更精彩。我一刻不停地馬上開始了我那小小的慈善會的工作。但由於這對我和我新的工作團隊都是一項全新的工作,因此步子不敢跨得太急,攤子不敢攤得太大,我們只能慢慢地邊學邊做,積累經驗。但是在這樣情況下,我沒有太多的實際工作。這和我以前沒退下立法會主席崗位時的工作相比較,工作的節奏變得很慢很慢,我感到非常不習慣和失落。在我的生活中出現了缺乏生氣、活力,無聊、不安的感覺,但當我開始在網上寫博客後,這種感覺都離我而去了。因為在寫每篇博文時,我不但回顧了在我的人生經歷中為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開心事、悲哀事。最重要的是通過用文字寫下我所思所想時,我同時也在不斷地探索生命的意義和總結整理自己的過去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我最近思考得特別多的是活在這個世界裡和人相處的道理,我發覺人生中最苦的不是我們平時日常形容的“吃苦”,而是孤獨及心中無愛。當然這裡說的愛是廣議的,它包括對國家、父母、子女、朋友等等的愛。因為人的心靈是像一口井,心中沒有愛的人就像一口沒有水的枯井,它對任何人是毫無用處的廢物。他們一定是自私孤獨並且不懂尊重別人的人,這樣的人一定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而且一定不可能是一個快樂的人。因此不論這樣的人有多少權力或財富,是不可能成為在社會上被人認同的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Apr 2010 | 生活點滴 | (403 Reads)
     每年春節假期我都會離開澳門去旅遊,因為春節假期是唯一的時間工廠完全停止開工。春節也是在一年中我們做工廠的人最輕鬆的两個星期。1981年的春節假期也不例外,我也沒有在澳門,而是趁假期去了度假。春節假期結束後我又回到了我在澳門的日常生活。由於春節假期較長,當時不像現在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從電腦上看到澳門的新聞。因此我的秘書將我不在澳門時的報纸都送去我家中,方便我了解在我離開澳門那段時間在澳門發生的事情。在翻閱報章時我看到一則令我很震驚的消息。消息的內容是當時澳門的两間電子廠突然關閉,欠下工人的工資不顧,老闆逃之夭夭。可憐的工人們除了飽受失業和收不到辛勤勞動應得的酬劳的煎熬外,還投訴無門,欲哭無淚。那一年的春節特别寒冷,而那些工人中的絕大部分是由中國大陸來澳定居的新移民。他們一般是手停口停,在澳門完全沒有家底的人。這件事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報章上也連續登載了來自社會各方對那两個無良僱主的聲討和責。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想起了在中國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我挨餓受飢和冒着嚴寒到冰凍的河水中捞豬草充飢的情況。我暗自下決心為這些工人做些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9th Apr 2010 | 生活點滴 | (691 Reads)

       1970年的春節,也就是我來澳門工作的一年半後,我決定回上海探親。在澳門工作的首18個月是我人生中工作最辛苦的日子。當時我每天早晨7點半鐘前就離家去公司上班,但每天回家的時間却從來說不準。每天的工作時間一般都長達12小時。有時甚至通宵達旦,我試過最長约在公司連續度過26個小時。那時我除了每天早晨出門口前看看電視上播放的香港新聞外,没有什麼時間看報纸,而當時香港電视新聞基本上沒有關於中國大陸的報導的。因此我對中國當時的情況可說是完全不瞭解的。我心目中的中國情況還是在我求學時的情況。由於我母親和我的幾個弟妹在中國大陸,而我已5年沒有見過他們,而且我和他們的通信也於1966年中斷,我只是偶然在父親那裡瞭解到一些他們的情況,我當時只知道最小的弟弟其東在上海母親的身邊。至於其他的弟妹究竟在哪里工作生活就不清楚了。在那5年沒有和他們見面的日子裡,我一直很想念他們,小弟弟其東在火車站送別我時,拉着我的手眼淚汪汪的和我說:“大姐,你一定要快點回來,” 的情景經常在我的腦海中出現。所以我決定於1970年的春節長假期間,經珠海赴廣州乘搭飛機,往上海探望母親和弟妹們。這是我自1965年離開上海後首次再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Apr 2010 | 生活點滴 | (644 Reads)

我的中學和小學都是在上海讀的。上課時老師和同學之間的交流都是用國語或者上海話的。但是在大學裡不論是老師或同學之間的交流就全部都是用國語了。從初中開始直到高中畢業的六年中我唸了俄文。但當時我不喜歡上外文課,所以雖然我的成績單上的俄文分數不低,但實際上我是從來沒有用心去學,我心裡也都從未感到外語對我有什麼重要性。在大學四年裡雖然沒有再修俄文課,但是由於大學裡的參考書絕大部分是俄文的,所以在大學學習期間,俄文閱讀能力提高了,畢業時我基本上可以看懂我自己學科的俄文參考書。不過因為從來沒有接觸過講俄文的人,也沒學習俄文口語。閱讀能力也僅僅限於自己專業的參考書,積累的詞彙十分有限,根本不可能用俄語和人交流,嚴格說是不能算是懂俄文的。當時我不認為語言在我的生活中有任何重要性,因此也從來沒有感到需要學習語言的迫切性。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1th Apr 2010 | 評論 | (1966 Reads)

       澳門在1999年12月20日回歸前的過渡時期存在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其中公務員本地化問題是比較突出的。當時在政府任職的中高級公務員大多是由葡萄牙聘請來的。在澳門法律界從事法律工作的人員也基本上來自葡萄牙。當然在當時的澳門立法會也不例外,所有的法律顧問全部是從葡萄牙聘請來的。儘管從葡萄牙來澳門工作的法律顧問的法律專業知識都很不錯,但由於他們不懂中文,所以長期以來,澳門過渡時期的法律、法令的中文本都是從葡萄牙文本翻譯而成。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8th Apr 2010 | 生活點滴 | (411 Reads)

      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負責在澳門經營管理的“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在澳門已具相當規模。我們也已經從生產大路的低價貨的工廠,轉型成為生產中高檔針織服裝的工廠。並在針織衣服的行業中,享有一定的名氣。我們的產品以質量優良,款色新型著稱。當時我們的產品已經不是局限於取暖的毛衣,而是基本上已生產適合一年四季氣候的各種針織時裝。我們的主要市場是日本和的歐洲。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Apr 2010 | 生活點滴 | (551 Reads)

      相信在這個世界裡的每一個人都期望自己是一個成功並對社會有貢獻的人。特別是期望自己成為一個出名的政治家、科學家、文學家、慈善家或者企業家。我自從離開學校後長期經商,從事企業管理工作。我的願望當然是我所經營的生意賺大錢,我所管理的公司越辦越大,越辦越好。因為一家沒有盈利的企業,一個不賺錢的商人在這個社會上,是永遠不能算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另外對每個辦企業的商人來說,企業不賺錢生意失敗破產的後果往往是繼續立足社會的危機。所以辦企業和做生意的最終目的是一定要“賺錢”。也正因為這樣作為老闆,不管生意大小,一定會千方百計的想辦法找尋商機,壓縮企業開支,做到中國人所謂的開源節流,增加利潤。但在每一個企業中,員工的工資開支往往在總開支中佔很大的比重,在老闆希望儘量獲得最廉價的勞動力的同時,員工們總是希望能多掙點錢。也正因為這樣僱主和僱員之間永遠存在著不可協調甚至對立的矛盾。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在澳門經商辦工廠企業,雖然也曾經歷不少風浪起伏,克服了不少的困難,但我經營的公司在澳門是賺錢的。公司賺錢當然是和我多年並肩奮鬥的全體員工的辛勤付出分不開的。我們都知道“紅花必須綠葉襯” 的道理,任何一個老闆再有本事再有本錢沒有員工的努力和貢獻,公司是無法生存和發展的,那樣的公司當然是不可能賺錢的。但是話要說回來,如果在社會上沒有人做生意,辦企業創造就業機會,那麼這個社會也不可能發展。我們中國人都知道和氣生財的道理,因此我認為讓企業賺錢的最重要關鍵是在企業裡盡可能創造和諧的氣氛,讓每一個員工都把他們的公司當作自己的事業,盡量發揮他們的才智。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非常努力地維護我和員工之間良好的關係。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Apr 2010 | 評論 | (2107 Reads)

      在上個星期一(3月22日)下午譚伯源司長在立法會就經濟財政領域作施政方針介紹時提到,政府會在不久的將來向立法送交禁止21歲以下的澳門居民出入賭場和在賭場任職的法案。對究竟什麼年齡才是法定成年年齡,這個問題,在現今世界上的各個國家存在分歧,因此每個國家都根據自己的國情訂定自己國家的法律。中國憲法規定中國的成年年齡為18歲,歐洲國家多數也為18歲;而美國訂為21歲。根據澳門民法典第118條的訂定澳門居民成年的法定年齡為18歲。本來本人對青年成年的年齡訂在21歲或18歲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意見,對我來說21歲和18歲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既然已在法律上有了明文的規定18歲為法定成年年齡的情況下,本人對政府準備推出這個政策就難以接受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