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8th May 2010 | 生活點滴 | (1197 Reads)
       1983年當我接手殷理基洋行時,其屬下有一間位於議事廳前廣塲的便民藥房。便民藥房不但歷史悠久,並且經營方式也幾十年不變。其所處地理位置雖然是在澳門的黃金地段市中心,但那間古老的外觀葡式南歐兩層小樓,到1983年時已經幾十年沒有修葺。藥房裡面破舊不堪,通往二樓的樓梯木板和二樓的地板都因長年失修,木與木之間的空隙大得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切。踏上地板時地板木發出吱吱的怪聲。可以說在當時是嚇得無人夠膽在上面行走的,我第一次踏上二樓的樓板時就是心驚膽戰地怕樓板倒塌。也因此藥房基本上只佔用樓下的空間,二樓的空間是長期沒有人敢用而被空置著的。當時藥房裡有三位男性員工,最老的約75歲最年輕的也已55歲了。藥房裡的一邊有一張長的玻璃櫃枱。櫃枱後靠牆釘了幾個隔板。隔板上放著幾個很大的玻璃樽。玻璃樽裡面放滿了基本上白色的一粒粒西藥藥片或藥丸。裡面也有些五顏六色的其他藥丸混雜其中。櫃枱裡面隔著玻璃能看到櫃裡稀稀落落地放著一些盒裝的西藥,總的來說藥物的數量和品種都很少。藥房中的另一邊放著一座十分古老貌似古董的磅秤和一座大時鐘。通往二樓的樓梯前是放著一坐屏風將樓梯口遮檔住的。我的司機差不多天天會在議事庭前等我,但是我很少見到有客人在便民藥房裡面買東西。在當時我需要購買藥品時,是去新馬路其的藥房購買的放。所以在我接管便民藥房前,我是從未踏進店裡面一步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