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May 2010 | 生活點滴 | (456 Reads)

4月底的一個早上,我哥來電告訴我盧煥榮伯伯於4月19日去世了。盧伯伯生前是我父親生意上的拍檔。從我的父親1951年在香港開辦太平毛紡廠起盧伯伯就在公司中負責廠務。以後他們就一直在一起工作了幾十年。盧伯伯比我爸爸大一歲。今年他逝世時正好是九十歲。我和盧伯伯自1968年開始同事,盧伯伯任我們永新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長直到他快75歲。那天在電話中我還來不及問哥哥盧伯伯將會在哪一天出殯,我哥哥就告訴我說,由於盧伯伯的兩個兒子對盧伯伯身後應埋葬在他的家鄉或香港持不同意見,所以在爭拗不停的情況下鬧上了法庭,要等法官判決後才能定奪。因此盧伯伯的遺體暫時也只能寄存在醫院裡。對這不尋常的消息我覺得十分不解,也覺得特別的奇怪。本來中國人的傳統講究入土為安,老人既然已走,做下一代的就應該讓他走得安樂。這樣的爭執叫法官判真是有些難為法官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