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May 2010 | 生活點滴 | (818 Reads)

       1993年初我在美國的姨甥女李佳鳴和她的丈夫楊維聰應我的邀請來澳門工作。他們倆分別是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學士和碩士。那時他們分別是22歲和23歲,但是已經在美國工作了。當時雖然我的年齡離開退休還有一段距離,並且我的身體和精神狀況都還是非常好,但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是要會退下第一線,公司必須要有合適的人才接手管理,所以及時培養適當的接班人對公司的長期穩定和發展非常重要。另外在我身邊多兩個有學識的年輕人不但會給公司增添活力,也一定會對公司和我在管理經營方面有幫助。對他們能接受我的邀請來到澳門工作我覺得特別高興。他們夫婦倆被分別安排在我管理的公司中工作。楊維聰被派到澳門纺織品有限公司工作,而李佳鳴則被派往殷理基任職。楊維總和李佳鳴倆都很努力和勤快,他們很快就適應了澳門的生活,也很快熟悉了公司情況。在開始的三年,我對他們的工作作風和能力、他們的道德品質和他們在待人接物方面的表現都十分細心的觀察,對他們所做的每一件時也很關注,一發現問題就向他們提出並及時糾正。他們夫婦倆都很聰明能幹,接受新事物也很快。最重要的是他們雖然涉世未深 ,人生經驗不足但是待人都很不錯。我感到我已找到了合適的接班人,也因此很放心地把公司的工作逐步地交給他們處理。他們在工作上的進步很快,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在公司裡也很快地贏得了同事們的認同和尊重。同事們都沒有疑問地接受了他們成為公司管理接班人的事實。三年後我將公司的業務全部交給了他們負責。我告訴他們,在工作中我會給他們很大的自主權和自由度。只要他們認為自己能承擔起責任的事情,他們可按他們的意思去辦理,時先不再需要得到我的批准。當然我也向他們聲明有權就必有責,所以如果他們認為沒有把握的事情還可以和我商量著辦。但是由他們自行決定而處理的事情,如果出了錯,責任必須由他們自己負,但經過和我批准由我參與決定處理的事情,如果出了錯的話責任由我負擔。開始時他們還會將某些他們覺得自己沒有百分百把握決定的事和我商量,但這種情況隨着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變得越來越少了。大約到1997 ∕1998年他們倆己基本上已不再和我商量就把所有的事情自行決定了和處理了,他們在公司完完全全擔起了決策者的責任。在這種情況下,我一向繁忙的辦公室一下子靜下來了,來看我和向我請示工作的同事好像忽然都消失了,就連電話也不大響了。我每天回辦公室除了閱讀立法會文件和公司生產報表外,幾乎沒有什麼事情可做。那一段時間,我每天坐在我的辦公室覺得非常無聊也會感到心裡悶得發慌,對我這個每天都覺得上班時間過得特別快的人來說,等下班也突然變得很辛苦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