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476 Reads)
       我們公司於1973年在巴黎買下了,離開巴黎歌劇院不遠的,一家專營毛衣進出口毛衫的公司。那一年我來往巴黎和香港之間十分頻繁。為方便起見我在巴黎的14區租住了一套兩房一廳的公寓。公寓的停車塲非常狹窄,稍大的車子很難駛進,所以雖然公司有兩輛汽車,我挑選了一輛較小的FIAT房車作為每天用以代步的車子。而另一輛較大的BENZ就給法國籍的經理用。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649 Reads)

      兩個星期前和一位多年的好友通電話,她在電話裡和我說,最近由於她動了手術,開了移除白內障的刀,所以好幾天沒有上我的博客,因此沒有及時看我的博文。這兩天眼睛視力已恢復正常,所以一口氣地追看了我的好幾篇博文。她說這些博文令她回到過去的日子,也使她回憶起以往的很多往事,她很感慨地說時光過得真快,她板板手指算算我們相識相交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31年了。回憶我倆共同經歷的點點滴滴,不禁唏噓。現在我們倆都已成為老年人了,大家都已經從繁忙的工作崗位退下來成了一個閒人,但過去發生的很多往事,現在回憶起來還是那麼地回味無窮、那麼地令人留戀。她認為我的記性還是特別好,所以囑我將發生在我人生中的那些真實小故事用文字寫下來和朋友分享。她特別希望我能將曾經講給她聽過的戒指的故事寫出來。她說當年我講這個故事給她聽時,正好是在她人生道路上走得很辛苦,情緒很低落的時候。她聽完這個故事後十分感動,這個故事令她感到在人間有愛,在人間有溫暖,令她感到這個世界是值得她留戀的。我說我也想過把這個故事寫下來,但是我要認真地構思文章裡的用語,因為我不想有人因為對我的為人的不瞭解,而曲解我做事或幫助別人的初衷。但是經過她的鼓勵,我決定把事件寫出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504 Reads)
      我父親有一個日本朋友,他的年齡比我父親稍長4到5歲。他的名字是神邊。他曾在上海經商,做買賣呢絨的“掮客”。我的父親是開呢絨舖子的,所以他和父親結識並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和他的夫人在上海居住過好幾年,所以我的父親和他的夫人也很熟。他們後來回到了日本定居,並在日本名古屋附近的愛知縣開了一家紡織廠。1966年我離開香港前父親讓我繞道日本,然後去加拿大。那是我第一次踏足日本。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Jun 2010 | 一般 | (703 Reads)

      今天下班前我的一位同事和我說,她最近覺得我情緒不好。她這幾天看我最近的博文時總覺得我的文章帶有悲哀的色彩,她囑我要注意休息,晚上早些睡覺不要熬夜寫文章,影響正常睡眠時間。其實今天中午時收到我弟弟從紐約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中說他習慣在睡覺前看電郵,而過去6個月幾乎每天或隔一天就可看到我電郵給他的我剛完成的文章,但是今天他臨上床睡覺前看電郵沒有看到我的文章,所以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其實其鋒是我每篇文章的第一個讀者,因為每次當我完成一篇文章後,我就會將初稿通過電郵發給他,然後等放上網時再對文章進行潤色和修改。而我最近每星期大約都會完成4到5篇文章,它們中很多都還未曾上網,但其鋒卻都已閱讀了。也因此看我的文章變成他的睡覺前的一個節目。兩天收不到新的文章,他就會來問是什麼原因令我沒有繼續寫。其實我沒寫的原因是最近我總是覺得特別沒勁。可能是最近我寫的文章都是說起一些故人或周圍有朋友得了嚴重的毛病,因此寫完文章後,我的腦中不斷出現我刻意想拋諸腦後,但一直沒能完全忘掉的人和事。通過寫他們的事讓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了過去,它們勾起我對這些人無限的思念和對這些往事的無限留戀。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606 Reads)

      當大家看到這個題目時可能會將因果和迷信掛上鈎。其實我不是宣揚迷信也並不迷信,但我相信因果報應。如果我們細心觀察在我們周圍發生的事情,我們應該不難發現因果報應的確是存在的。我現在想說一個故事給大家聽,相信你們自己會得出和我一樣的結論的。    

       1952年我們在上海的家搬往建國西路56弄。弄堂名叫曲園。我們住在3號。在同一條弄堂裏的24號住著一戶姓劉的。劉家有一個女孩子年齡比我大約大2歲,她的名字叫劉愛勤。她和我及我的一個妹妹同在一所中學就讀初中。由於學校離家較遠,所以我們三個女孩每天同坐一輛三輪車往返學校和家中。由於年齡接近的關係大家相處親如姐妹。她和我的妹妹愛好相近所以更是投契友愛。後來她們倆更是同讀一所高中所以一直交往密切,而我和她就漸漸疏遠了。劉愛勤幾乎天天在我們家,所以和我母親也很熟悉。我母親非常喜歡她,對她就如對自己的女兒。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1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634 Reads)

    5月24日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帶領了澳門代表團120多人來上海參觀世博會。行政長官在到埠後於6點半鐘在上海大酒店裡設宴招待全體團員。我因為沒有隨團飛往上海,所以在宴會廳等候代表團成員的到來。自從離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出席宴會比以前少了,因此在宴會廳裡見到120多個來自澳門的朋友心中特別的高興。宴會開始後我環顧四周見到的都是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我有一個回到了澳門的感覺,這是一種非常親切溫暖的感覺。晚宴開始後不久,賀定一 、梁玉華和霍麗斯等就嚷嚷著晚宴後要去永新百貨公司購物。我看著錶心想宴會後可能百貨公司已關門了,但賀定一說她們已打聽過了,百貨公司開到10點鐘才關門。看她們興致勃勃的情景,我不想掃她們的興,因此為她們安排了一輛14座麵包車。晚宴結束後賀定一等11位女士上了麵包車直奔永新百貨公司。10點整公司打烊後,她們個個手裡拎著大包小包歡天喜地地來到了我的家。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Jun 2010 | 一般 | (517 Reads)

     上星期在杭州浙江大學為大學文化人才計劃班的學生們講課,由於文化班的學生都是來自不同的專業,而他們在白天都要上他們各自的專業課,因此他們的課程全部安排在他們晚上課餘或週末的時間。這次在杭州時,杭州天氣十分好,氣溫適中不冷不熱,因此在白天無論是遊西湖或漫步蘇堤,都令我的身心感到特別的舒暢輕鬆。

     我這次講課的內容主要是企業管理技巧。由於我不是研究理論的學者,因此我講的課是重應用而少理論,在課堂上基本以通過對實例的分析,和與學生的互動令學生瞭解並認識企業管理中應該注意的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技巧。在互動中學生們提出了很多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有關最近在社會上頗受關注的深圳富士康連環12名工人跳樓自殺事件。有同學提出了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另外,事件的起因是否因為富士康的老闆對員工太苛刻。對此我作了如下回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7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562 Reads)

      前幾天從超市買了一點東西離開時,看見一位身材矮小略有駝背的老太太的背影,這個身形和我相識的一個人十分相似,她令我想起了我從未忘記的一段往事,也勾起我心中對一位古人的懷念。

     1969年我的工作進入了十分繁忙的時期。當時我食無定時,起早摸黑,有時連續工作幾十小時,每次回家總是十分勞累,倒在床上就蒙頭大睡,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做家務及打掃衛生。所以在生活上極需有人照顧。在我公司任職廠長的小舅舅徐卓然,主動在公司找了一位清潔工帶回我家充當保姆。那天舅舅帶她來我家時我一看心中一陣疑慮。因為那是一位年齡很大、頭髮花白、滿面皺紋、身材矮小且略有駝背的老太太。當時我只有廿多歲,在我眼中只要超過四十歲的人,對我來說就已經算挺老的了。而這一位看起來至少有六十歲了。所以沒等舅舅開口介紹,我心中就已打定主意拒絕。相信我舅舅從我的表情上,已猜到了幾分我的所思所想,所以沒等我開口,就將我拉往一邊告訴我說,家中日間無人一定要用一個可靠的人,而這位阿婆在廠已工作了好幾年,所以手腳乾淨,靠得住,並且會煮飯燒菜。所以舅舅叫我先別拒絕讓她試一試,如果試下來真的不喜歡的話是可以不要的。那位阿婆也表示她會燙衫煮飯,清潔衛生,這份工作她會做得很好的。看舅舅和那位婆婆十分投投契地一唱一和,我也就鬆口說試一試吧。我們說好了婆婆的工資每月120元並供她一日三餐。但不供住宿。每星期休息一天。等條件談妥後我問她幾歲,她說她55歲。當時很多人都沒有身份證,請保姆就更不會要看身份證。但我心中根本從來沒有一分鐘相信過,她只有55歲。我以阿婆稱呼她,而她對我的稱呼是大小姐。我從開始寫這篇文章時就開始想她究竟叫什麼名字,但一直都沒能想起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429 Reads)

      離開澳門外出公幹快兩個星期了,星期一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發現它有些問題,因為本來在電腦上已經預先設定了我的博客網址,我只要點擊一下就能看到自己的博文。但那天在電腦中的預先設定却都不見了。本來想輸入網址找尋網頁,但忽然想起上星期我的同事告訴我,現在只要輸入我的名字就能進入我的博客。因此就試了一下輸入了我的名字。果然在電腦上出現了很多個網址,我隨便點擊了其中有一個網址“留言薄(曹其真記事薄)”,令我驚奇的是這個留言薄中的留言,都不是我平時博文後的留言,其中有好幾條留言竟然是我自己的回應,但我却完全記不起來這是怎麼回事,看來電腦中有很多東西是我沒有捉摸透的。我還必須更進一步學習電腦知識和操作。在眾多留言中其中有一條是我博客上的一位常客“一嚿雲”網友於2010年3月14日留下的。他是這樣寫的: 

   “您近期的博文有點悶,予人自我吹噓的感覺!不過仍有不少人回應了一些我個人感到很肉麻的字句!哈哈,也許這就是澳門的生活寫照!”。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nd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519 Reads)

        最近很多曾經生活和工作在我周圍的人都成了我博客中的主角。他們中有的還會經常和我見面、有的已經和我失去聯絡、有的甚至已經離開人了人世。但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活在我的記憶中,因為他們在一定程度上都在我的人生道路上陪伴我走了一程。而他們的故事都是真實的。今天我要說的是關翠杏、賀定一、梁玉華和我之間的故事。

       我第一次見到關翠杏是在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那是1992年的秋天。那一次我是應澳葡政府經濟財政司貝錫安先生的邀請隨政府代表團訪問南非、安哥拉然後繞道里斯本,在里斯本停留兩晚一天後,轉飛西班牙参加在塞维利亞世界博覧會中葡國日的儀式。在里斯本停留的一天中,我們應邀参加了澳門政府在里斯本舉行的一次推介澳門的研討會。在這個研討會的雞尾酒會中,我第一次和關翠杏有近距離的接觸和簡短的交談。其實在此之前我曾在報章的報導中多次見過關翠杏的照片。當時關翠杏任社會常設委員會勞方代表。我和關翠杏雖然並不相識,但對她的印象却並不太好。本來我對我不相識的人根本是談不上印象的,但事關在一次公開塲合一個工商界的相識(因為這位先生不能稱為朋友,他和我只是平時見面時點頭打招呼的) 說起澳門社會常設委員會時,搖頭嘆息地說﹕“關翠杏是他見過的人中最難相處和最不知所為的人”。我雖然一直從來沒有喜歡過那位對關翠杏作出低劣評價的人,對他的為人也不是太認同,但他的一番話在我心中却留下了關翠杏難相處的印象。那次以後我和關翠杏再見面時是1996年關翠杏進入澳葡立法會任議員的立法會會議廳裡。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