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17th Jun 2010 | 一般 | (704 Reads)

      今天下班前我的一位同事和我說,她最近覺得我情緒不好。她這幾天看我最近的博文時總覺得我的文章帶有悲哀的色彩,她囑我要注意休息,晚上早些睡覺不要熬夜寫文章,影響正常睡眠時間。其實今天中午時收到我弟弟從紐約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中說他習慣在睡覺前看電郵,而過去6個月幾乎每天或隔一天就可看到我電郵給他的我剛完成的文章,但是今天他臨上床睡覺前看電郵沒有看到我的文章,所以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其實其鋒是我每篇文章的第一個讀者,因為每次當我完成一篇文章後,我就會將初稿通過電郵發給他,然後等放上網時再對文章進行潤色和修改。而我最近每星期大約都會完成4到5篇文章,它們中很多都還未曾上網,但其鋒卻都已閱讀了。也因此看我的文章變成他的睡覺前的一個節目。兩天收不到新的文章,他就會來問是什麼原因令我沒有繼續寫。其實我沒寫的原因是最近我總是覺得特別沒勁。可能是最近我寫的文章都是說起一些故人或周圍有朋友得了嚴重的毛病,因此寫完文章後,我的腦中不斷出現我刻意想拋諸腦後,但一直沒能完全忘掉的人和事。通過寫他們的事讓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了過去,它們勾起我對這些人無限的思念和對這些往事的無限留戀。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