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Sep 2010 | 生活點滴 | (405 Reads)
      1985 年我們公司在澳門投資開辦了織造牛仔布的工廠。我們的主要市塲是歐洲。開辦後公司生意很不錯,定單也源源不絕。我們公司歷來做的都是毛紡毛織廠,雖說我們亦辦有棉紡廠(不設在澳門),但在澳門的牛仔布織造廠還是我們公司第一次開辦的梭織生產廠。工廠生意好,令我們公司同人感到特別高興和雀躍。總公司也因此很快就作出大幅增加產量,並向高質量牛仔布市塲進軍的計劃。我們訂購了當時剛面世且價格非常昂貴的,由瑞士製造的100台濶封牛仔布織布機,亦設計並準備在澳門開設Rope  Dyeing (這是一種染色技術,中文名字叫繩狀染色) 工塲。當時在整個亞洲沒有一間織造濶封牛仔布和Rope Dyeing染色工廠,所以這個計劃不但投資金額大、在技術上也可說是我們公司十分創新和大膽的嚐試。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Sep 2010 | 一般 | (466 Reads)
         最近在報章上接二連三地看到法院審理教師性侵犯未成年青少年的個案。這些教師有的是異性戀者,有的是同性戀者。從報章的報導中獲知這些教師,利用他們身為師長的方便,長期對未成年學生進行性侵犯,他們除了逼青少年的學生和他們發生性關係以外,將他們之間性行為的猥褻鏡頭用照相機或錄像機全部錄製下來,用作威脅青少年學生,使他們不敢告訴父母同學,更不敢反抗 ,以致受害的青少年在被迫的情況下繼續不斷地忍聲吞氣地長期忍受這種心靈上和身體上的污辱。這些青少年成為那些嚴重道德敗壞的、野獸不如的教師的洩慾工具。每當這樣的新聞出現在我的眼前時,我都會非常的氣憤不安,因為那些帶著教師面具的豬狗不如的獸行令人髮指,他們對這些受害的青少年的一生成長和生活造成的危害往往是終身的。受害的青少年在往後的一生中,都會生活在少年時的淒慘遭遇的陰影下,而且一輩子過著失去歡樂和沒有幸福的痛苦生活。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Sep 2010 | 一般 | (582 Reads)
    日前和一位朋友聊天,無意中聽到一則令我啼笑皆非的消息。事關據報導在前一段時期中的某一日在澳門發生了一起嚴重的車禍,肇事者是一位姓曹的青年人,而被車禍撞死的受害者是任職某博彩公司的荷官。這位被撞死的苦主的家屬在痛失親人後,欲將肇事者告上法庭,但令苦主家屬十分苦惱的是,竟然沒有一間律師行的律師願意代表苦主家屬。我聽了這個消息後深覺奇怪,心中對澳門眾多律師不願代表苦主家屬討回公道感到納悶和不解。照理說這是件人命關天之大事,無論如何死者家屬向肇事者討回公道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因為苦主家屬無錢繳付律師費用,那麼檢察院也會向肇事者提出刑事起訴為受害者家屬討回公義,所以苦主家屬實無苦惱之理。那位朋友接著又告訴我 ,肇事青年屬澳門富戶,所以青年的父母希望用金錢向苦主家屬作出賠償而換取肇事者的牢獄之災。聽到此話後,我更覺得奇怪,因為如果此話當真的話,按律師行規律師可在庭外和解的賠償金額中,抽取一部分作為律師調解的費用。苦主家屬的律師也因此根本不需擔心收不到律師費。我心中當時就覺得這件事並非表面上看來如此簡單,其中一定有蹊蹺,不過我由於不知詳情,因此無從作出判斷,所以也沒有再多說。我的朋友說著說著說到了她的一位任職律師樓的朋友告訴她,在律師行業裡最近盛傳著這位曹姓肇事青年是本人姪兒的說法。聽到這個傳言我當時真可說是一頭霧水,因為我是我們家族中唯一在澳門生活的曹姓人,我又哪裡會在澳門冒出一姪兒來。而且這個姪兒在澳門還是出了車禍撞死人的。這是一個真叫人感到莫名其妙、毫無根據的謠言。事實上據我所知姓曹的人在澳門確實並不多,但是澳門雖小其總人口也有55萬之眾。所以把澳門所有的曹姓人士都說成是我的親屬實在是無稽之談。再說即使那位年輕人真的是我姪兒的話,但如果他觸犯了法律就應和其他人一樣受法律制裁,哪有放縱包庇之理。否則的話澳門的法治不是蕩然無存,澳門也必然成為一個公義盡失、無法無天的社會。我當時確實對這則謠言感到很意外並有些惱火。但使我更無法接受的是從事律師行業的律師應該都是學習法律的有識之士,怎可在不經調查的情況下就聽風就是雨地胡言亂語。不過那種情況下,我也只能按捺住心中之火,而對此以一笑而了之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Sep 2010 | 一般 | (624 Reads)

      我有一位很年輕但坦率、好學而且非常有見地、也特別有理想的筆友。這位小朋友和我之間的年齡的差距很大。小朋友今年才23歲。我們之間常有電郵往來,但從來沒有因為我們年齡差距大而影響溝通。我們通過電郵向對方闡述我們各自的生活、學習、和工作情況。我們將在日常生活中、學習中和工作中遇到高興事與對方分享,我們也會向對方訴說我們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一些煩惱和困難,祈待對方為我們分擔內心的憂愁和不快。更難能可貴的是我們會就澳門社會中一些爭議性較大的、受民眾特別關心的問題,向對方坦誠地、毫無拘束地說出我們個人的見解和看法。我這位小朋友的中文很好,文筆通順簡練、觀點鮮明,條理清晰;而且英文表達也是我接觸過的和同齡的澳門人中少見的流利通暢。更重要的是小朋友雖然目前在外國留學,但是我從來信的字裡行間總會深深地體會到一份她對澳門的熱愛和她對她故鄉--澳門--無比思念的情懷。我和她在我們通信的過程中,非但從來沒有因為她的年少而感到她幼稚、乏味。相反地我常常為她的成熟和有她獨到的見地而感到驚訝、驚喜。在和她通信時我會不知不覺地忘懷自己的年齡。她對生活的熱愛、和她對未來生活的憧憬深深地感染著我,並仿佛常常把我在不知不覺中,帶回到了我年輕時的歲月。我除了喜歡她像喜歡自己家中的孩子外,還特別地珍惜這份友情。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Sep 2010 | 生活點滴 | (472 Reads)
       最近因感冒雖愈但咳嗽未止,所以一直不敢去探望父親。父親心中記掛於我,所以常常來電詢問我的近況。我為怕他長久不見我而擔心,所以周末帶著口罩,前去他的住家小坐。父親見到我十分高興,拖住我的手囑我坐在他旁邊和他聊天。我們天南地北地閒聊著我們社會和人生中曾發生過的趣事、悲傷事。聊著聊著話題轉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日軍投降65周年的事宜。父親問我是否知道在日軍佔領上海期間,他曾因為我而被日本憲兵抓去坐了一夜的牢。

  事關,我是在位於上海棋盤街,(据說後來改名為河南路)鴻祥呢絨店樓上的家中出生的。出生後一直到三歲才搬出上址。當時的棋盤街的整條街的兩面大約總共有超過40間呢絨店。我的父親是鴻祥呢絨店的老闆。當時雖然店舖不大,但也已有數名店員。店中的店員多數都在地面舖中搭舖睡覺,而我們一家人就住在店舖樓上。我在嬰兒幼兒期間身體十分虛弱,在半夜經常因身體不適而哭鬧,也有幾次全身冰冷,身體發青發紫。(在我幼兒時即使生了病,一般都不會被送往醫院留醫的)。阿香姆媽除了緊緊把我抱在懷裡用她的體溫為我取暖外,更是為我掐人中灌薑湯,常常忙得沒有好覺睡。大約在我一歲半左右,當時的上海被日本軍佔領著。那段時間上海常有空襲,所以晚上在上海實行宵禁,家家戶戶的窗上必須裝上厚厚的黑色窗如需要在晚間開燈的話就必須把窗拉得密密實實,以免燈光洩而向轟炸機提供投炸彈的目標。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1th Sep 2010 | 一般 | (580 Reads)
      我寫博客以來一直設有一個香港新浪的繁體字網頁,另外又托我的妹妹將它們轉成簡體字,放上北京的新浪網以方便在國內生活、不熟悉繁體字的讀者和朋友閱讀。因為那個簡體字網上留言不多,所以我一直很少上那個網瀏覽。最近因感冒沒有痊愈而閒居在家,又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可做。所以上那個網去看看是否有網友的留言。上了網令我非常驚喜地發現在那個網上,有一位網名為“秦時明月”的網友不時在我的網留言,經過點擊他在我網上的留言,意外地看到了這位網友的博客。原來這位網友自己有一個博客網頁,在他的博文中有散文也有詩歌。看了他網上的詩歌,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難忘的印象。記得在我少年時,我的語文老師張珍懷女士是個特別精通詩詞的老師,據說她生前一直擔任我國詩詞學會的理事。她很喜歡我寫的文章,但她一直鼓勵我閱讀詩詞書,學習詩詞創作。但我就是對詩詞的書提不起興趣,更不要說讓我自己創作詩詞了。因此我告訴她可能是在我身體裡不存在浪漫的細胞,我雖然羨慕那些能寫出美麗動聽的詩詞之人,但我實在沒有這方面的天份。我又告訴她也許這就是我寫的文章總是平鋪直叙,裡面基本上連形容詞都無法找到的原因吧!張老師對我說她雖然對此覺得有些可惜,也很遺憾,但是由於我沒有興趣,所以最後還是只有放棄在這方面對我的培養。今天看到網友秦時明月的很多首詩歌,一方面勾起了我對張珍懷老師的懷念,並深深感到後悔當時沒有抓住那麼好的學習機會。如果當時抓住機會認真學習的話,今天在我退下繁忙的工作崗位時,一定能賦詩吟對暢表心中意境,令我的退休生活過得更豐富多彩。另一方面我也真心地羨慕,我的這位網友能寫出如此美妙的佳作。在此我借我的博文將其中两篇推薦給我的網友們,而且我認為各位網友如果有空的話,不妨可上作者的網看看。因為我真的覺得這位網友的博文值得一看。我現在將它們引述如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7th Sep 2010 | 回應網友 | (589 Reads)

   各位網友,

    本人開博已足足九個月了。過去九個月,承蒙各位網友厚愛時時上我的網站去瀏覽,本人在此深表感激,並在此向各位致以衷心的謝意。  

         本人的博客自一開始就有網友留言。但是想不到最近本人的一篇博文“打手”掀起了網友之間的駡戰。當然很多網友的留言都很有水平。他們有的贊成我的見解,有的不贊成我的見解,但都是以實事求是的態度理性分析問題,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見。但令我非常遺憾的是也有一些不負責任之輩,他們心懷不軌,利用我的網頁散布謠言、惡言中傷、甚至進行人身攻擊。對於這些人的言行本人實在無法容忍和認同。本來我寫博客是在退下立法會主席之位後,以一普通老百姓的身份繼續關心社會,一方面對社會上的事情寫出自己的一些想法和看法,另一方面通過回憶方式將我人生中的一些趣事、好事、開心事和傷心事一一用文字記載下來,並與喜歡看它們的網友們分享。我不代表任何政治、經濟利益集團,我在澳門早已將所擁有的生意賣掉了,我在澳門完完全全的零收入的長者。我目前在澳門也只僅僅是一個自資的小小慈善會。另外我在澳門除了一個和我有血緣關係的李姓親戚外,並無任何親屬。所以我本可離開澳門回香港和家人共享天倫之樂。但我之所以沒有離開的原因是因為我和澳門這個地方實在有割不斷的深厚感情。最近幾天本人經過思考決定,我不能再為那些搗亂的人提供任由他們胡言亂語的平臺,也不能再讓這些人沾污這個純屬我表達個人意見的網。因此從今天起我的博客只接受新浪會員的留言。如果即使如此都無法阻止那些誹謗造謠之輩的言論,本人將會關閉留言功能。如有不願登記為新浪會員的網友們今後可將你們無論是贊同我或不贊同我見解的寶貴意見直接電郵給我。我保證你們的意見一定會獲得我的尊重。  

          最後我要衷心感激長期支持我的網友,你們的支持是我繼續關心澳門事的精神動力。我會一如既往地做到“我手寫我心想”。  

          曹其真寫於201097


曹其真 | 7th Sep 2010 | 評論 | (500 Reads)
    香港的一個菲律賓旅行團團員回程前被菲律賓槍手劫持,以致造成87傷的事件震驚香港和澳門社會。在電視鏡頭裡看到的痛失親人的家族的哀嚎聲,看著那對可憐的姐弟從此家庭破碎,並失去雙親的呵護的悲痛、又看到為痛失丈夫和兩愛女,而現在又為愛兒梁頌學腦部受傷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慈母的焦慮悲痛的模樣,自己也情不自禁地熱淚盈眶。這真正的是應了我們常常說起的飛來橫禍的那句老話吧!想想那些去旅行的人士,他們一定是一家人高高興興地出發的。但是我們不難想像生還者們在悲痛欲絕、驚魂未定的情況下回港,而死者卻是永遠不能再踏足香港了。通過這件事,令我更加感到生命的無常和人類在突發事件發生時的無奈和脆弱。當然我們也勿須杞人憂天,這種事只是很偶然和少見的事件。但是它的發生的確再次令我感到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的重要性。那天在香港家中服務多年的菲律賓籍女傭,看見我坐在電視機前的模樣,來到我面前,面帶愧色地向我說,她覺得心中對香港人有歉意,她認為這次菲律賓警隊處理失誤,以致造成如此大的傷亡,她作為菲律賓人感到羞愧內疚。她又說願上帝保佑那些受害香港人的家族,給於他們無比的力量,讓他們能度過這個痛苦的時刻。她也會在周日教堂的彌撒中為那些受害者祈禱。她說她有朋友致電給她說,害怕從此在港受到歧視並因此丟失工作。但她相信我不會因此將她辭退。我看著我那位神色不安的菲籍女傭,久久沒能言語。當然我告訴她這件事和她完全沒有關係。這件事這次碰巧發生在她的國家,但這種事情是可能發生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我也覺得菲律賓警方在這次事件的處理上的確有不當之處,但是我絕對不會也不能遷怒於無辜的菲律賓國民。我請她放心在我家中工作,因為我絕對不會也不可能,因為這件事而將她辭退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3rd Sep 2010 | 生活點滴 | (353 Reads)
      1962年的春節前學校放寒假時的天氣十分寒冷。在一般情況下學校放假都會鼓勵學生離開學校,在三年自然災害的年代,學校食堂糧食供應短缺,因此更不希望學生留在學校中。上完寒假前最後的一堂課,我和從上海去求學的同學們就急不及待地趕到火車站。當時合肥的火車站並不大,每當春節或學校放假時,火車站就顯得特別的擁擠,混亂。那天我們到了火車站時,只見站內等候上火車的旅客把整個火車站塞得水泄不通。候車室大堂裡面煙霧迷漫,真是有令人透不出氣的感覺。我們一行本來原以為我們早已委托學校校務處為我們預訂了當晚由合肥開往南京,然後在南京轉乘另一班火車往上海的硬座火車票,所以只要等候列車進站就可踏上回家度假的旅程。怎知到了問詢處一問才知,我們的班車由北方某城市(具體是哪一個城市我已記不清了)開過來,但是由於北方天氣關係列車還在那城市,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開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合肥。確切的時間很難說,不過估計延誤時間至少超過24小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