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14th Sep 2010 | 生活點滴 | (473 Reads)
       最近因感冒雖愈但咳嗽未止,所以一直不敢去探望父親。父親心中記掛於我,所以常常來電詢問我的近況。我為怕他長久不見我而擔心,所以周末帶著口罩,前去他的住家小坐。父親見到我十分高興,拖住我的手囑我坐在他旁邊和他聊天。我們天南地北地閒聊著我們社會和人生中曾發生過的趣事、悲傷事。聊著聊著話題轉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日軍投降65周年的事宜。父親問我是否知道在日軍佔領上海期間,他曾因為我而被日本憲兵抓去坐了一夜的牢。

  事關,我是在位於上海棋盤街,(据說後來改名為河南路)鴻祥呢絨店樓上的家中出生的。出生後一直到三歲才搬出上址。當時的棋盤街的整條街的兩面大約總共有超過40間呢絨店。我的父親是鴻祥呢絨店的老闆。當時雖然店舖不大,但也已有數名店員。店中的店員多數都在地面舖中搭舖睡覺,而我們一家人就住在店舖樓上。我在嬰兒幼兒期間身體十分虛弱,在半夜經常因身體不適而哭鬧,也有幾次全身冰冷,身體發青發紫。(在我幼兒時即使生了病,一般都不會被送往醫院留醫的)。阿香姆媽除了緊緊把我抱在懷裡用她的體溫為我取暖外,更是為我掐人中灌薑湯,常常忙得沒有好覺睡。大約在我一歲半左右,當時的上海被日本軍佔領著。那段時間上海常有空襲,所以晚上在上海實行宵禁,家家戶戶的窗上必須裝上厚厚的黑色窗如需要在晚間開燈的話就必須把窗拉得密密實實,以免燈光洩而向轟炸機提供投炸彈的目標。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