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6th Feb 2011 | 生活點滴 | (248 Reads)

       我有很多“嗜好”譬如聽音樂、看小說、看電影、看電視、看歌劇、旅遊、和打麻將等。最近我又有了二個新的嗜好,那就是寫文章和上網瀏覽。因為嗜好多,所以長期以來我總覺得我的時間不夠用,也因此長期以來我都是睡眠不足。年輕時由於日間工作繁忙,所以只能利用工餘時間看小說、聽音樂、看電影。本來以為2009年從立法會主席位置退下來後,我會有多些時間,因此也會改善長期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況。但是最近我發現自從在立法會主席位置退下來後,我缺少睡眠的情況非但沒有改善,而且比以前更為嚴重。因為以前雖然睡得較遲,但因為第二天必須去上班,所以不敢太遲睡,怕第二天早晨起不來而耽誤上班。現在我每天除了寫文章花了我不少時間外,上網瀏覽佔了我很多很多的時間。網上世界實在令人驚奇,想到什麼只要上網查一查就能查到。最近我在網上查找了很多歷史史實,歷史人物,科學家、詩詞家、音樂家、藝術家的生平和他們的作品成就,增加了不少我在這方面的知識,也了解了不少以前我不知道的中國和世界歷史及歷來在世界上的偉大人物。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2nd Feb 2011 | 一般 | (372 Reads)
      29日在明報A16版看到佔大半頁的微博打拐5童丐的驚人新聞。新聞的版面上看到11幅分別在北京、上海、南京、湖南長沙市、海南三亞市、福建莆田市、廣東珠海市、中山市和肇慶市等地行丐兒童的照片。報導稱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於上月25日在微博上發起街頭隨拍乞討兒童打擊拐賣兒童行動,獲得全國網民響應,並在全國掀起一塲打拐運動。截至28日支持人數累計超過9萬。在微博上由網民上載的照片也逾千張,並通過上載照片的辨認,解救了其中5名兒童。當然在我看來這個舉措完全是正義的和值得推崇的,但我和有些網民一樣心中有些擔心那些被拐童丐,遭受毁容以免尋兒的父母親通過照片認出他們,而令可憐的被拐兒童遭受到更嚴重的傷害。在那天的報道中亦另有一段標題為安徽宫小村拐兒童致富的文章稱據中國廣播電台中國之聲報導,宮小村在當地是出名的童丐村,村中長者說,該地丐業有百年歷史,早於民國年間已有人以行乞為業。由於10幾年前,村中一名殘疾人因乞討而致富,竟讓村民想到了靠殘疾行乞的脫貧財路。約從1993年開始,村民陸續開始在鄰鄉、鄰縣甚至鄰省物色年齡尚小、智力正常的兒童,因身體正常博取不到別人同情心,兒童被拐賣回來後會遭虐待至殘,為了讓孩子看上去更可憐,一些村民還用刀割傷他們手脚,甚至潑硫酸燒毀面孔。看完那天的報道我的心情久久未能平靜。雖然我對這類事情早有所聞,但看到一幅幅本來應該是天真無邪、活潑可愛的兒童,却蓬頭垢面地在街頭乞討的照片,心中還是那麼地憤怒、震驚和傷心。在我開始寫這篇文章後,偶然地在網上看到了鳳凰電視台實地採訪安徽省宫小村的報導,據報導宮小村有村民認為利用残疾兒童賺錢是最快致富的方法,所以已成為當地的一個第三產業。有的甚至是將自己的親生子女出賣給那些幕後操縱童乞的集團.....看了這個報導,我覺得真是可嘆可悲。我除了痛恨這些人的行為外,更是不能理解為何世界上會有這樣連畜牲都不如的人。他們為了致富拋棄良知、出賣良心。我不禁自問難道做了明知不應做的事情後,他們的內心就不會有絲毫的不安、內疚……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Feb 2011 | 一般 | (214 Reads)
      這些天很高興,因為我無意中在中國的新浪網上發現了網友“愛的使者” 和“吉光片羽”的網頁。我對這兩位網友的名字都挺熟悉,因為兩位都經常瀏覽我的博客,也曾在我的博客上多次留過言。記得“愛的使者” 在她的一段留言中曾告訴我,她並不是澳門人,但她是我在澳門的一位朋友何佩芬的朋友。而對“吉光片羽” 網友直到今天為止我卻一無所知。今天我看到了“愛的使者” 的很多照片、更看到了她的文章、也通過她的網頁上的資料獲知了她的職業、她的真名實姓。從照片上我能判斷她是一位善良、慈愛的女性,而從她的文章裡我能感受到她對這個世界上的人的那一片真實的“愛心”。我喜歡和崇敬世界所有心中有“愛”的人,所以我雖然不認識她但是我相信我已經喜歡上她了。至於另一位“吉光片羽” 網友,我覺得有些遺憾的是,雖然通過網頁我也看到了她的文章和她的中英文名字,但由於她沒有將她自己的照片放上網,所以我無法知道她的廬山真面目。但儘管如此,高興還是多於遺憾,因為至少現在我已經知道她經常來往於澳門和廣州之間。而且我在她的網上看到了她筆下美麗的澳門、澳門人和她放在網上相片中的澳門的景,就憑這一點就足夠地讓我對她非常地有好感。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2th Feb 2011 | 生活點滴 | (269 Reads)

      2011年1月25日從北京回來的第二天,適逢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材計劃” 的學生一行訪問香港,所以我約他們在香港和我一起共晉晚餐。那天“文化中國人材計劃”的師生一行24人,在周生春教授的帶領下,和我一起度過了一個難忘而愉快的夜晚。浙江大學的“文化中國人材計劃” 已辦到第三期,每期為兩年。文化班 的學生來自不同的學科。每班大約卅名學生左右。學生們除了他們本科的專業學習外,在周末或課餘時間學校會請來自世界各地的政界人士、商界人士,或其他各方面的專家、學者、為他們作專題講座。學生們在課餘的時間也會去做義工。他們並在假期到世界各地進行訪問,藉此了解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狀況。

      我和“文化中國人材計劃” 結緣於2008年夏天。那一次是“文化中國人材計劃”第一屆的學生們,在周生春教授帶領下訪問澳門。他們趁訪問之際要求來澳門立法會拜訪我。其實說來也奇怪,在一般情況下,我是很少接受這樣的拜訪的。但那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欣然地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在立法會主席辦公室的會議廳接見了他們。和他們的會見本來預定是半個小時,但那天當我和學生們的話匣子打開後,大家都好像把時間忘掉了。我們的會面遠遠地超出了預定的時間。我感覺到同學們在離去時,還好像還意猶未盡,並顯得很依依不捨的樣子。而我在交談完畢後,也對學生們有很深刻的良好印象。我覺得他們都是那麼地活躍、自信。他們的年齡雖然都很輕,但他們都表現得非常地成熟。特別是他們對吸收知識如飢如渴的態度更令我非常的感動。相信我們短暫的會面,雙方都對對方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所以周生春教授在回到杭州後,很快就對我發出邀請函,邀請我去浙江大學為學生們作專題講座。在周教授力邀下,我曾於2009年和2010年兩次去浙江大學,為“文化中國人材計劃” 作了講座。我從來沒有在大學作過類似的講座,雖說學校並沒有對我的講座主題作出任何的規範,但是對我來說還是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我這個人一向不喜歡時先準備講稿,我覺得在演講聽讀稿子,往往會令現場氣氛沉悶,也會影響演講者現場的發揮。令我驚喜的是,聽講座的學生們在我的兩次講座中都十分專注,他們聚精會神地聆聽,也非常踴躍地提問。因此我在現場的發揮得比較好,課堂裡面的氣氛也相當好,可以說從學生們的表現來看,可以說那兩次講座都是比較成功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8th Feb 2011 | 生活點滴 | (226 Reads)

      我的朋友龔權先生最近在閱讀了本人在過去一年中在博客上發表的文章後,多次來見我就我文章中的一些觀點、看法發表他的讀後感想。龔權先生和我一樣也是上海人,我雖然比他略為年長幾歲,但是由於我們同是出生於上海,所以他對我文章中回憶在上海的童年或青少年時代的生活就特別感到親切,對有些事會發生共鳴,甚至有如親歷其境之感。我們之間的談話內容十分廣闊,牽涉到生活中的各方各面事情也特別地多。我們除了討論國際、國內的政治、經濟,也談論個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和是非觀,當然我們更會一起回憶我們倆都深深熱愛著的澳門的過去、討論現在和憧憬未來。總之我們的談話內容可以說是天南地北、漫無邊際。

      龔權先生是一位京劇愛好者。他除了愛聽京劇外,在業餘的時間裡他也喜歡唱上幾首,他是一位京劇“超級發燒友” 和“高級票友”。有一次他問我為什麼我在中國出生並長大,但我對我們中國的音樂和戲劇卻不熟悉,而偏偏是那麼地熱愛西洋的古典音樂。特別是對西洋古典音樂中的歌劇是那麼地熟悉。在他的眼中歌劇是“鬼佬大戲”。他說既然我是一個熱愛“大戲” 之人,那麼就沒有理由會不喜歡“中國的大戲----京劇” 的。他又說他必須作出努力培養我對京劇的興趣,因為京劇是我們中華文化的結晶、是中國的國粹也是中國戲劇藝術之最。對於龔先生的問題我是無言作答,因為連我自己都很難理解箇中原因。其實除了龔權先生外,也曾有其他人向我提出過類似的問題,只是我覺得喜歡或不喜歡是不需要有特別理由的,所以對自己究竟為什麼棄中國音樂和戲劇不聽和不看,而對西洋古典音樂情有獨鍾的原因也沒有深究。不過我的父母親並不喜愛西洋古典音樂,他們一生可能亦從未看過歌劇,甚至都沒有去音樂廳聽過一場古典音樂會,更不會靜靜地在家聽西方古典音樂,所以可以斷定的是我熱愛西洋音樂絕非是受父母的影響。我的父母親在年輕時倒是挺喜歡京劇的。我記得在我很年幼時,母親曾經在家中學過京劇中的老生唱段。就算事隔幾拾年後的今天,母親經常唱的那段“我好比籠中鳥……”還偶然會在我的腦海中盤旋。我在童年時候常常也會隨家中的大小到劇場觀看京劇和越劇。我雖說對戲劇並不入迷,但我對京劇的音韻、表演藝術還是挺喜歡的,特別是對京劇中的武打、翻跟斗等場面甚是喜愛和欣賞。可惜的是後來父母親不再去看京戲,因此他們也從來沒有真正地培養過我對京劇的興趣。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4th Feb 2011 | 生活點滴 | (249 Reads)
      去年3月在北京開兩會期間的有一天,偶然地在人民大會堂二樓,碰到了中央統戰部的樓志豪副部長。我和樓部長相識已經很多年了,我一直對樓部長有很好的印象。在我眼裡的樓部長是一個十分忠厚、老實、勤奮和低調的中央部級幹部。他對任何人都非常客氣,在他身上我們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官架子。再加上我和他倆都是上海同鄉,所以我們每次相見都會用上海話交談,也因此和他在一起時,我總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當然這也在無意中增添了我對他的親切感。那天樓部長看到我時一手把我抓住,他請我在他旁邊坐下,並告訴我他要給我看一樣重要的東西。等我坐定後,樓部長打開手機,然後讓我看他手機上的一張照片。我接過照片一看是我的一張大頭相。我心中感到十分奇怪,這張相片像是在照像舖子裡照的證件照片,但我自己卻好像沒有看見過這麼一張照片。我仔細反覆地看那張照片,心中是疑團重重。我把手機交還給樓部長時問他,他在什麼地方找到我這張照片,又為什麼會存放在他的手機裡的。樓部長看到我驚奇的表情,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他叫我仔細想一想我在什麼時候穿過這件衣服。我再拿起手機仔細地看了看也想了想,我告訴他,沒錯這件衣服是我的,而且我常常穿這件衣服,但我好像沒有穿著這件衣服去照相舖拍過證件相。再說我即使曾拍過這張照片,那麼照片也不可能出現在他的手機上啊!這次樓部長看到我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指著手機說,其實這是由我畫你的人像素描。事關,那一年我陪同劉延東部長去澳門時,劉部長曾到立法會拜訪。我是根據你和劉部長在交談時拍下的你的一張照片畫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3rd Feb 2011 | 生活點滴 | (139 Reads)

各位網友

  今天是農歷正月初一,我在此向所有一直支持我的朋友們拜年。並祝你們新春愉快,身體健康,笑口常開,闔家幸福。

曹其真2011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