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Mar 2011 | 生活點滴 | (290 Reads)

      每年在兩會期間,澳門中聯辦必定會在全國政協開幕的那天,也就是每年的33日在北京宴請赴兩會的全體澳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今年的晚宴設在北京蒙古大厦。在晚宴上白志健主任除了邀請當日正好在北京的各位蒙古自治區各位領導,和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外,還邀請了蒙古大厦的歌舞團和蒙古族兩位傑出的歌唱家為我們在現塲作精彩的表現。席間高朋滿座,在座的嘉賓和澳門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一邊欣賞歌舞,一邊品嘗著美酒佳肴,塲面喜慶、氣氛熱烈。在晚會接近尾聲時,歌唱家們要求在座的澳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派出代表演唱助興。在大家的推舉下廖澤雲常委欣然應允為大家獻上一曲,並很快就動員了在座的大約八位代表和委員,站出表演席為大家演唱。當那幾位代表和委員在表演席上準備就緒後,卡拉ok機開始播放了我們都十分熟悉的友誼之歌。當我聽到這首歌的音樂時,我的心中突然為之一震。在那一霎那我腦海中閃現出了一個令我終生難忘的,也是合唱友誼之歌的另一個塲面。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Mar 2011 | 一般 | (308 Reads)
      201133在政協第十一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上,賈慶林主席代表第十一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作了工作報告。賈主席的工作報告中指出:要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全力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區政府、澳門特别行政區政府以法施政,促進港澳和内地特別是與珠三角地區經濟合作,支持和鼓勵港澳委員在香港、澳門經濟、政治和社會事務中發揮積極作用,為促進港澳長期繁榮穩定多作貢獻。拓寬與港澳各界人士的溝通渠道,加强同港澳政團、社團及代表人士的聯繫,加大對港澳青少年工作力度,不斷發展壯大愛國愛港、愛國愛澳力量。313日的閉幕式上大會通過了政治決議。政治決議中在有關港澳全國政協委員如何發揮作用時指出支持和鼓勵港澳委員在香港、澳門經濟政治和社會事務中發揮積極作用,為促進港澳長期繁榮穩定和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多作貢獻。拓寬與港澳各界人士的溝通渠道,加強同港澳政團、社團及代表人士的聯繫,不斷發展壯大愛國愛港、愛國愛澳力量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Mar 2011 | 評論 | (309 Reads)

      從3月11日開始,全世界的新聞媒體都集中報導日本宫城縣大地震、海嘯和核電廠爆炸的消息。我每天也會花不少時間觀看電視新聞報道的最新消息。我對地震、海嘯對日本和日本人造成的毀滅性災難感到非常的難過,更對核電廠爆炸引起的原子能輻射對日本或鄰近國家的人民帶來的嚴重傷害感到可怕。世界各國在這次日本遭受世紀性災難時刻,紛紛並迅速地向日本伸出援手,除了派遣救援隊在地震災區幫助日本政府進行救援工作外,還向日本提供大量的救災物資,充分地表現出一方有難、百方支援的“大愛”精神。由於福島原子能核電廠爆炸造成的核輻射危機沒獲舒緩,因此很多國家包括我們中國都於日前開始了撤僑的工作。不過通過這件事,我對日本這個民族在過去的短短幾天中,在災難面前向全世界顯示的高貴的文明素質肅然起敬。

      我因為工作關係在多年前曾接觸很多日本客户。我在過去的幾拾年中也經常因為工作需要或和親友一起觀光旅遊去日本。我一直對日本這個國家有非常良好的印象。特別是對日本整個國家的有序、亁淨和日本人的禮貌、整潔非常欣賞。我在日本雖然因為語言不通曾閙過不少笑話,但是日本人對外國遊客的友善,令人感到舒服和親切。我常常為他們的多禮,特別是看到他們在道別時不斷相互作躹躬感到好笑。我為他們的守規矩,特別是看到他們在交通綠燈亮起時,還不忘拿起在馬路邊電燈柱上插着的旗幟走到對面馬路感到好奇。我為他們對待工作時的按章辦事、一絲不苟的態度,特別是對他們來工廠驗收貨品質量時的嚴格要求,甚至令人感到有吹毛求疵之嫌感到惱火。我更為他們試圖竊取我們中國釣魚臺主權,特別是在去年撞擊我們的漁船,並拘留我們漁船船長而感到生氣。不過在過去的短短幾天中,我們看到的是日本民族在災難面前的冷靜、勇敢、堅韌、守法、有序和互助的優雅品德。他們在全世界人前面樹立了高大不凡的形象,也成了全世界人民學習的典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Mar 2011 | 生活點滴 | (324 Reads)
      最近在北京開兩會期間見到很多朋友,其中有好幾位是已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也有初次近距離接觸的新朋友,但是無論是老朋友或新朋友都向我說,我說的話句句實話也不加套,給人的印象就是的感覺。其中更有一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向我說當年梁披雲先生為我寫的那八個字斯世多偽,吾曹其真一針見血,他說雖然他和我多年未見,但他仍很關注我的言行,在他的印象中,那麼多年來我一直沒有辜負梁披雲先生生前對我的期望,仍然堅持講真話、做實事。他對我說這番話的時候旁邊還有其他人,所以他對我的誇獎在當時還確實令我感到有些尷尬。其實自從踏入社會以後,我經常聽到類似的說話,因此我對這樣的話也早已習慣,但是因為近年來說這樣話的人越來越多,所以這些話往往會引發我的深思。我的父母親在我幼年的時候就開始教導我在長大後一定要做個堂堂正正,不虚偽不膚淺的人,要以真摯誠實的態度待人。要講真話,做實事。自從我開始上學後,學校裡的老師們也和我的父母一樣教導我做人要真要誠。老師們和父母對我的教導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中,我從來都不敢忘懷,它們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為人處世真和誠也就成了我人生道路上的座右銘。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1th Mar 2011 | 生活點滴 | (308 Reads)
      31我收到了来自澳門朋友的三個手機信息和一個電郵祝賀我受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邀請擔任高级顧問之事。事關那天的澳門日報報導了我於前一天在北京大學接受聘書的消息和照片。其實這次北京大學邀請我擔任他們港澳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這件事来得非常突然。大約兩個星期前的一個傍晚我收到了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饒戈平教授的電話,當時我正在家裡,整理行裝以便兩天後去北京開全國政協常委會。我和饒戈平教授雖相識但並不熟悉,以前偶然在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開會期間相見,但並沒有什麼聯系。饒教授在電話中開門見山,在簡短的問候寒暄後,就進入了話題。對饒教授的邀請我感到很意外,我告訴饒教授我不是學法律的,也不是專家,並沒有擔任過任何研究工作,在這方面沒有任的經驗可言。所以可能不適合擔任研究中心的顧問。饒教授向我解釋說研究中心並不局限於法律方面的研究,是跨學課的。而且他們認為我過去在澳門的工作經驗有利中心今後研究工作的進行。饒教授的語氣十分真誠,令我感到很難推辭他的盛情邀請,因此就接受了他的好意。其實澳門人都知道我一般是不接受這樣的榮譽職位的,當我答應後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意外。饒教授做事特别利索,馬上和我確定了頒發證書定在我在北京開常委會期間的228日上午。並立刻通知了澳門日報駐北京記者。也因此澳門日報報導了儀式的全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Mar 2011 | 評論 | (526 Reads)
      最近審計署報告揭露公務人員出差時入住豪華套房,享用超級昂貴的餐飲,並將零食亦列入報銷範圍的事件後。這次事件在澳門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嚮,並且成了城中居民茶後飯餘的熱門話題。澳門居民對因公出差的官員和公務員如此地濫用公帑表示極度不滿和憤怒。本人認為其實公務員因公出差收取合理的津貼是應該的,相信澳門市民對此制度不會有任何的非議和反對,但是這次審計報告所揭露的問題實在是太離譜了,被揭露的事件幾乎令人難以相信,並且遠遠地超出了合理津貼的範圍。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對此事件深表關注,並且也已公開責成陳麗敏司長,對各政府機關公務員收取出差津貼的情況進行審查,並對有關公務員因公出差收取津貼的制度進行檢討。據我所知,目前公務員因公出差收取津貼的制度是在回歸前澳葡政府時期制定的,在回歸後特區政府還未曾對此進行檢討和修改。陳司長也已經通過報章公開承諾會對事件進行跟進,並會結合社會現實對制度作出修改。為此也有很多澳門居民認為,造成這種濫用公帑的原因是我們的官員繼承了澳葡政府的陋習。但是上星期在澳門報章上看到一篇就事件訪問高天賜議員專訪的報道。高天賜議員認為制度雖然由澳葡時期已經開始啟用,但是審計報告中指出的這種種不合情理的情況在澳葡時期是不存在的。本人對公務員因公出差收取津貼的制度雖然並不完全了解,但是我相信高天賜議員所說的這種情況是屬實的。因為我覺得故不論這個制度是好或是壞,制度是要有人來執行的。而在審計報告中披露的問題即使符合規定,也就是說合法,但是只要稍有良知的官員都會知道分辨是否合情或合理。我本人在回歸前曾多次被邀請跟隨政府官員出差,在我的記憶中當時的官員並沒有給我留下浪費公帑、揮霍無度的印象。記得多年前我和譚伯源先生(當時他代表澳門廠商)獲邀任政府顧問隨澳門經濟司長(相當於今天的局長)赴美國華盛頓談判有關澳門生產的產品出口去美國的問題。那一次除了我和譚伯源先生外,另外三位是澳葡政府的官員,而帶團任團長的就是當時的經濟司長。在幾近24小時的旅程中我們5人乘坐的都是飛機的經濟艙位,我們入住的也不是豪華的大酒店,而且房間也是極為普通的標準房。當然當時的澳門的經濟很差也很窮,不過我個人認為我們澳門當時的官員在花費公帑時還是比較有節制的。我這麼說並没有絲毫長别人威風,滅自己志氣的意思,我只是說了自己心中真實感受的真心話而已。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Mar 2011 | 評論 | (421 Reads)
      自從澳廣視的行政總裁江濠生先生辭職後,澳門社會上很關注究竟行政長官會委任何人接替江濠生先生的職位。社會上亦有諸多猜測。日前政府宣佈由梁金泉先生接替江濠生先生任澳廣視行政總裁,並委任白文浩先生就任澳廣視董事會主席。任命梁金泉先生接替江濠生先生的職位對於我來說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但是我覺得這項任命很有新鮮感。因為在澳門我們已經習慣政府委任傳統社團裡的中堅分子或公務員擔任重要的職位。而我們都知道梁金泉先生是一位澳門的專業人士,他不屬於任何傳統社團也非公務員。在澳門回歸後這樣重要的位置任命非傳统社團中的人士,在我記憶中是絕無僅有的。儘管現在我們還很難斷定澳廣視今後在梁金泉先生領導下是否會有起色,也難預料是否會將澳廣視辦成一個成功的電視台。不過我認為這次行政長官把如此重要的職位交托給一位非傳統陣營的中堅份子,也不是公務員的梁金泉先生的舉措是值得讚賞的。其實我認為在澳門政治小圈子的管治模式早就應該改變了。在澳葡統治時代,我們很多在澳門生活的中國居民無法施展才華,是不合理也難以令我們接受,但是在殖民统治下,這種情況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必然的。但是我認為回歸之後繼續小圈子管治是不應該和不適當的。我個人一向反對搞小圈子政治。我認為我們作為個人是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並和自己有共同興趣愛好的人做朋友。但是在管理澳門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只選擇和自己合得來的人合作,更不能拉幫結派,排除異己。毛主席教導我們團結就是力量。但是遺憾的是澳門政界拉幫結派的情況嚴重,一些不屬小圈子中的澳門人常常會感到被排除在管治隊伍外面。他們無法參與或接近權力核心,更談不上施展才華。這種情況嚴重地打擊了他們為澳門社會服務的積極性。澳門這個小地方也因為長期存在小圈子政治的弊端,而嚴重地妨礙了澳門的發展,更加埋沒了很多有理想但不願意跟風吹拍並有獨立思想和人格的人才。我認為要把澳門管理得更好,政府首先應該廣纳賢才,發掘良才、重用有抱負、有理想、有才幹、有為澳門人服務雄心壯志的人,讓他們以主人翁的態度在澳門發揮他們的作用,真正做到人盡其才。相信也只有這樣我們的澳門社會才能有真正的和諧、和才能健康地發展。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