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7th Apr 2011 | 生活點滴 | (364 Reads)
      大約三個星期前我的秘書Anna告訴我,行政長官辦公室公關部工作人員來電通知她,兩位曾在澳門任澳門總督的文禮治先生和李安道先生會來澳門訪問。當行政長官辦公室在安排他們在澳門的日程時,那兩位前任總督希望在他們訪問澳門期間,攜同他們的夫人來我的辦公室看望我。我和這兩位前任總督在任時接觸較多,所以對他們的性格和為人都比較熟悉,在他們倆分別任澳督期間,我和他們相處得算是不錯的。但是自從他們離任回葡萄牙後,我和他們再也沒有什麼接觸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最後一次見他們倆應該是1995年澳門飛機場舉行開幕儀式那一天。當時的澳門總督韋奇立先生邀請了所有的歷任在澳門服務過的前總督和多位前政務司來澳出席儀式。由於那一次來澳的客人太多,而且機場開幕儀式活動較多,所以我並沒有和他們有太多的接觸。這次聽說他們兩位指名希望來我辦公室和我見面,當然我不便推托,但我現在的辦公室比較小,如果同時見好幾個來訪者的話,我的辦公室就會顯得很擁擠。因此我建議他們在澳期間由我作東和他們共晉午餐。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Apr 2011 | 生活點滴 | (316 Reads)
     因為患重感冒而失去聲音後,在家裡乖乖地休息了超過整整一個星期。在此期間我除了看電視、看書和寫文章外,真的别無它事可做。也因此我趁這段清閒的時間,看完了一本由英國著名女作家Martina Cole 寫的厚厚的一本小說,也看完了長達幾拾集的,由中國著名女演員王姬擔任主角的名為“愛的方式” 的電視劇。王姬是我最喜歡的中國女演員之一。自從我多年前看了她主演的“北京人在紐約” 後,只要是她主演的電視劇我都會買回家看。上次去北京時,我在賣DVD的舖子中發現了這套電視劇時,心中第一時間就想把它買下,但看著劇集的名字我的心中著實猶豫了好一會,因為我無論是看書或看戲都不喜歡看愛情故事。但是看到DVD封面上劇情介紹中說,這是中國第一部描寫“壓迫型” 的電視劇我心中泛起了濃濃的好奇心。我從來没有聽到過壓迫型這個詞彙,我心中暗忖它倒底指的是什麼 ,但是我找不到答案。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將這套電視劇的DVD買了回家。回到港澳後,我一直因為忙而沒有空看它。這次一口氣把它看完了。說真的,這套劇集的故事並不是我喜歡看的,所以它也並不是太吸引我,但是劇中演員的演技,特別是王姬和在劇中扮演王姬丈夫的演員的演技却是非常地精彩。也因為他們出色的演技吸引着我把整個劇集快速地追看完畢。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王姬在劇中扮演的那個人物的形象,從我看完這套劇集後在我的腦海中一直是揮之不去。在劇中王姬扮演的是一個普通小康家庭裡的女兒、妻子、母親、和嫂子。她忠於家庭、熱愛並關心她的母親、丈夫、女兒、也包括在她家中長大的她丈夫的小妹妹。她心地特別善良,待人也特別熱情。她為了讓她家中每一個人都生活得好,不辭辛勞、也不管家人是否願意,不顧一切地插手管着家中每一個人的生活起居。她那操不完的心,和她在家中大小事情上扮演的吃力不討好的角色,常常令我驚訝,也會感到不可思議。在我看來她將一個妻子、母親和嫂子演活了。在某種程度上,她令我不期然地想起我那已經去世多年的母親,因為我的母親也是一個為了她的丈夫、孩子、弟妹和所有的親人們,操了一輩子心的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Apr 2011 | 評論 | (345 Reads)

      香港市民幾乎都熟悉即將退休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上訴庭副庭長胡國興法官的名字。胡國興先生和香港其他法官不同的是,他除了擔任法官外,也多次由政府委任擔任公職:如選舉管理委員會、嘉利大廈大火調查小組、新機場調查委員會及出任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等等。也因為他擔任公職的關係,我們會經常通過電視和報章的報導見到他和瞭解他。香港市民對他都有深刻的印象,而香港的傳媒朋友都很親切地稱他為胡官2011328日和29日的明報A10版和A9版分別刊出胡國興先生退休前的專訪的第一和第二部分。在讀完胡官的專訪後我心中真的是有很大的感觸,我對胡國興先生在專訪中提出的很多觀點和見解非但是十分地認同, 而且是非常地讚賞。如:

胡國興先生說:

   【退休後不會戀棧法官工作和生活:「你不在位,沒有了權勢,好多事情,都是人家給面子,不是實質的。你不可以戀棧權位,有位就有權,無位就無權,如果離開司法機構,難道還回去和同事吃早餐?還用senior(長輩)的口吻和他們講話?你都戇居,睬你都傻。(注:他這段講話是用廣東方言說的,但因為很多字是報社的造字,普通電腦沒有,所以我在無法用報章上用的辭彙時,只能根據他的意思用其他的辭彙寫出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Apr 2011 | 評論 | (485 Reads)

     日前和幾位朋友一起吃飯,飯桌上天南地北地、隨心所欲地聊天。聊著聊著,我們聊到了澳門立法會和澳門議員的職責。我們在座中的有好幾位朋友,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對目前社會上有些人認為委任議員的社會責任有別於其他議員的意見發表了各自的看法。

      目前在社會上有些人認為,由行政長官委任的議員在立法會中 ,在任何情況下必須和政府保持同一口徑,他們在立法會中和其他循直接選舉或間接選舉產生的議員不同,他們向社會負責的前提是他們首先必須向行政長官負責。持這些意見的人士認為被行政長官委任進入立法會的議員,在議會中的角色是行政長官和政府的代言人。也因此他們在立法會裏的最重要的責任是,竭盡全力維護政府的政策和措施。當在議會中或在社會上有批評政府政策不當或在執行具體措施有誤的言論時,他們就必須群起反攻。他們在討論政府送交立法會的法案時 ,也必須不顧一切地為政府保駕護航,即使發現政府提交立法會討論的法律提案有違澳門法律原則,他們也必須用種種不成理由的理由在議會中為政府辯護。對這種意見我一直有很大的異議。因為在我看來只要是議員,無論他們是循哪一途徑進入立法會,和一旦成為立法會中一份子時,他們和其他議員擁有同一樣的身份,他們的首要任務是做一名合格的議員。而做一名合格的議員的最起碼條件是,效忠於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偉大事業,並為澳門社會和澳門全體市民服務。當然因為議員們都是來自社會中不同的階層,所以他們在議會裏也代表著不同階層的利益、聲音和訴求。但是他們和其他的立法會議員們都肩負著一樣的責任。也享受著由議員章程規定的議員的一切權利。換言之,在立法會中議員們是不分等級的。在議員履行職責時他們也根本無別於其他議員。獲行政長官委任的議員們,在就職時和其他議員一起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效忠澳門特別行政區,和遵守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他們的誓言和所有的其他議員是完全相同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3th Apr 2011 | 生活點滴 | (194 Reads)

      我和中國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先生已經相識了很多年了。我和他很投緣,相識不久後我們就成了好朋友。現在廖昌永逢人都說,他是我的小弟弟,而我是他的大姐。我是一個超級的歌劇迷,所以我特別喜歡廖昌永那洪亮而優美的歌喉,還有他那高超的美聲演唱技巧。我們只要有機會就會在一起吃飯聊天。而他也會隨時我演唱我愛聽的歌曲。我多次跟他打趣地說,不管他有多紅,他的身價多高,我這個大姐聽他唱歌一定是不會掏錢的。最近我幾乎將他近年來送給我的唱片中他演唱的精彩段落,通過電腦剪輯輸入手機作我手機的鈴聲。這樣每次有人給我打電話,我聽到的就是廖昌永的歌聲。可以說我是廖昌永的超級粉絲

      最近在人大和政恊兩會開會期間,我又碰到了廖昌永。廖昌永也是全國政恊委員,所以每年三月初我們都會在北京見面。今年我們和往年一樣也在一起吃了幾次飯,但是因為每次飯桌上都有很多其他人在場,所以我們並沒有機會告訴對方我們的近況。那天去人民大會堂,旁聽兩高在全國人大代表大會的工作報告。我提早到了人民大會堂,在大會堂二樓的走廊上我巧遇見了廖昌永。我們倆都特別高興見到對方,所以馬上就坐在放在走廊兩旁的椅子上聊起來了。但是我們聊了不到3分鐘的時間,就有人走到我們面前,上露出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的驚喜表情,嘴上不斷地喊著就是廖昌永?廖老師?我在電視上見過很多次。我能和你合個影嗎? ” 然後他拿出手機就叫在他身旁的人,為他和廖昌永合了影。從那一刻開始的大約20分鐘裡,不斷地有人過來請廖昌永合影,或請廖昌永在政恊的首日郵政信封上為他們簽名。當然我和廖昌永之間的聊天也幾乎每一分鐘就會被打斷好幾次。我因為是緊挨著廖昌永而坐,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在廖昌永和他那些粉絲的合影中出現,我一分鐘裡就得歪著身子避開照相機的鏡頭好幾回。在那期間也有人走到我跟前,歪著頭看我胸口掛著的政恊出席證上的名字,並問我是否也是當老師的,否則我怎麼會和廖老師在一起。面對著這樣的問題,我一時三刻還真的找不到正確的答覆。可說確實弄得我挺尷尬,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我和廖昌永本來想好要說的話,當然也就因此不了了之了。那天晚上,我們約了京劇名藝術家張建國一家人、董圓圓和當今中國的一位名畫家共晉晚餐,席間我們談笑甚歡,而且紛紛起身合影。那位名畫家笑著告訴我們,一般在他不熟悉的環境裡,他是不會和別人合影的。因為曾經有人和他合了影,然後拿了不是他畫的畫冒充是他的畫出售。當然我們在座的人都笑著保證我們是不可能拿了和他的合影,然後冒充他的名字去出售不是他畫的冒牌畫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0th Apr 2011 | 一般 | (234 Reads)
   三月底時我特別忙,因有些朋友來了澳門,所以我幾乎每天午餐、餐都在外面吃每天我都在飯上和朋友們談笑甚歡,所以我們每一餐午飯都會超過兩個小時,晚餐更可長達45小時。而我一高興起來,話就會特別多。331上和北京來的朋友們一起吃飯,大家吃得特別高興,從傍6點半一直到10點半才散席。席上數我的年齡最大,說話也最多,我一個人就說了一大半時間。回到家裡後覺得喉有些乾,但心想話說多了就自然會感到喉嚨特別亁,所以也在意。知睡到半夜,突然給一陣陣咳嗽驚醒了,所以起床把放在家裡看門口的咳嗽藥水喝了。咳嗽倒是很快停了,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後,發現我的子發不出聲音了。心裡一着急拔脚就飛奔醫生診所。醫生說我感冒因此引起了聲帶發炎,給了我一點藥,吩咐我多喝水,少說話。其實醫生即使不吩咐,我也有辦法說話。從那個星期五開始,整個周末我都發不出聲。一直到了星期一我才能開始說一些話,但說話時聲音很沙啞,因我在發聲時還是覺得特別地困難。在無法和人交談的情況下,我只能在整個周末將自己獨自關在房間裡看小說和看電視。我慶幸在這個世界裡有人寫小說和拍電視。否則的話在那個周末我還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度過呢。記得今年年初時,有一次我和朋友們聊天。我們說起我的父親失明之事,大家都頭嘆氣,我的父親感到非常可惜和難受。那次我和朋友們說,父親很不幸,因我非常明白眼睛對人是多地重要。我清楚地記得在2006那年我因眼睛的眼底發炎,嚴重影響了視力,也防礙了閱讀而感到特別的痛苦。當時我想如果可以由我自己挑的話,我寧願耳朵聾了或嘴巴啞了也不願意眼睛瞎了。因至少聾了或啞了,我還能看書看電視,也可以自行外出,而且在衣食住行方面也不必依靠人。但這一次我只有經歷了一個周末不能說話,就已經感到非常的難受難忍。所以說其實人體上的任何器官,對人都是那地重要,我們身上缺了什都會造成生活上的不便。我真正地感到我們現在身體上什都不缺是多地幸運,多麼值得我們感恩,感謝上蒼對我們的眷顧。通過這個周末的獨處,我的更楚地認識到,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珍惜我們健康的每一天。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6th Apr 2011 | 生活點滴 | (399 Reads)

      3月24下午我的辦公室來了兩位稀客。他們是澳門日報副總編輯廖子馨小姐和編輯吳未艾先生。因為過去我長時間擔任澳門立法會議員,在澳門回歸祖國後又擔任了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之職長達十年之久,所以我和長期採訪立法會的澳門日報記者們都很熟悉,但是對在澳門日報內部任編輯的卻是十分的陌生。這次兩位在澳門日報任幕後工作的,亦從未見過面的編輯來訪,無疑令我覺得很有新鮮感。當他們兩位在我辦公室坐定後,在他們遞上他們的卡片的那一刻,看到上面印著的名字,心中暗自思忖為什麼這兩個名字都似曾相識,特別是廖子馨小姐的名字,更有腦海中ring a bell 的感覺,但由於他們的訪問隨即開始,因此我也沒有詳問細究。

      那天兩位稀客到訪的目的是和我探討閱讀心得。經過那麼多年的從商和從政,我早已習慣記者的採訪。但過去採訪的內容都是有關我在立法會的工作、或者是和我私人經營的公司業務有關。因此類似這次有關生活話題的訪問以前幾乎是沒有過的。所以這次的訪問對我可以說是別出心裁的。他們在來前其實也向我秘書提供了幾條題目,但我這人一向講話喜歡跟隨自己的思路,想到哪裡就講到哪裡,不愛受條條框框的束縛。所以當吳未艾先生開了一個頭後,我們的話匣子就打開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Apr 2011 | 生活點滴 | (215 Reads)
      219我和朋友們結伴去上海,在上海大劇院觀看了由中國京劇院演出的精彩劇目楊門女將。我在幾年前曾經在澳門的文化中心也欣賞過這齣戲,我覺得這齣戲不但劇情編得好、而且藝術家們把戲簡直是演活了,但是由於在當時我工作太忙、心思太重、身心都十分疲勞,所以在看戲時,雖然也覺得戲很好看,並且也看得津津有味。但是第二天工作一忙起來就把戲和藝術家們都抛諸腦後了。不過這次的情況很不同。這次我和我的兄嫂還有朋友們結伴專程去上海度週末,目的就是專心一意並輕輕鬆鬆地去看這場戲,也因此心中除了沒有牽掛外,第二天也沒有煩心的事等著我去解決,所以在上海大劇院裡欣賞戲劇時是非常專注和投入的。另外這次在上海京津滬京劇流派對口演唱會上對張建國先生、袁慧琴小姐和董園園小姐等京劇藝術家都有了很深刻印象,再加上不久前在我北京家中舉辦了一次京劇晚會,在晚會上我除了欣賞了藝術家們精彩的演唱外,和他們都有了近距離的接觸,所以再次在上海欣賞楊門女將時親眼目睹他們在舞臺上的精湛表演自然地感到格外的親切和興奮。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