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10th Apr 2011 | 一般 | (234 Reads)
   三月底時我特別忙,因有些朋友來了澳門,所以我幾乎每天午餐、餐都在外面吃每天我都在飯上和朋友們談笑甚歡,所以我們每一餐午飯都會超過兩個小時,晚餐更可長達45小時。而我一高興起來,話就會特別多。331上和北京來的朋友們一起吃飯,大家吃得特別高興,從傍6點半一直到10點半才散席。席上數我的年齡最大,說話也最多,我一個人就說了一大半時間。回到家裡後覺得喉有些乾,但心想話說多了就自然會感到喉嚨特別亁,所以也在意。知睡到半夜,突然給一陣陣咳嗽驚醒了,所以起床把放在家裡看門口的咳嗽藥水喝了。咳嗽倒是很快停了,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後,發現我的子發不出聲音了。心裡一着急拔脚就飛奔醫生診所。醫生說我感冒因此引起了聲帶發炎,給了我一點藥,吩咐我多喝水,少說話。其實醫生即使不吩咐,我也有辦法說話。從那個星期五開始,整個周末我都發不出聲。一直到了星期一我才能開始說一些話,但說話時聲音很沙啞,因我在發聲時還是覺得特別地困難。在無法和人交談的情況下,我只能在整個周末將自己獨自關在房間裡看小說和看電視。我慶幸在這個世界裡有人寫小說和拍電視。否則的話在那個周末我還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度過呢。記得今年年初時,有一次我和朋友們聊天。我們說起我的父親失明之事,大家都頭嘆氣,我的父親感到非常可惜和難受。那次我和朋友們說,父親很不幸,因我非常明白眼睛對人是多地重要。我清楚地記得在2006那年我因眼睛的眼底發炎,嚴重影響了視力,也防礙了閱讀而感到特別的痛苦。當時我想如果可以由我自己挑的話,我寧願耳朵聾了或嘴巴啞了也不願意眼睛瞎了。因至少聾了或啞了,我還能看書看電視,也可以自行外出,而且在衣食住行方面也不必依靠人。但這一次我只有經歷了一個周末不能說話,就已經感到非常的難受難忍。所以說其實人體上的任何器官,對人都是那地重要,我們身上缺了什都會造成生活上的不便。我真正地感到我們現在身體上什都不缺是多地幸運,多麼值得我們感恩,感謝上蒼對我們的眷顧。通過這個周末的獨處,我的更楚地認識到,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珍惜我們健康的每一天。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