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12th May 2011 | 評論 | (275 Reads)

      2001年的911日晚飯後,我一放下飯碗就急不及待地捧著前一晚沒能看完的一本小說。小說已接近尾聲,因此情節特别緊張,我正在聚精會神閱讀時,放在手旁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我隨手拿起電話漫不經心地“喂”了一聲。對方傳來的是我好友Vitoria急促的聲音。她叫我趕快打開電視機,說美國紐約的世界貿易中心給飛機撞塌了。由於她說話時聲音特別響、她說話的語調近乎歇斯底里,而且她又在我沒有聽明白時就將電話掛斷了,再加上我在接聽電話那一刻的心思,幾乎還是完完全全投入在我那本小說的情節上,所以說是一時三刻我的思想還不能回到正常的日常生活中,也因此是接聽了這個電話後,根本沒有真正領會她說的意思。在那一刻我腦子裡唯一聽懂的是她叫我打開電視機。當然我馬上隨手按了電視遥控器將電視機開啟了。我往剛被打開的螢光屏看去,只見螢光屏上出現飛機撞向世界貿易中心大廈和大廈徐徐倒下的鏡頭。我第一個反應好像是在看電影,而電影裡正在播放一個特寫鏡頭,當然我心裡也沒有立刻想到這是發生在紐約的實實在在的事情。直到我聽清楚了電視機裡新聞的旁述,我才明白螢光屏上出現的畫面,並不是電影或電視中的虚擬特寫鏡頭,而是在美國紐約發生的真實事情。在那一刻我的精神為之一震,我的全身像觸了電,我問自己我這是不是在發夢。等我醒覺這一切都是真實時,我心中立刻想到了我在紐約的弟弟和他生活在那裡的兩個兒子的安全。我手上本來抓得緊緊的書一下子丟掉了。我本來半躺在沙發上的身子一下子也坐直了。我的两個眼睛一直沒有離開光屏幕。我的耳朵也好像一下子豎起來了。我專注地聆聽着電視機中傳出來的每一句話。在同一時間我拿起電話撥了我弟弟的手機號碼,我連續地撥了很多很多次,但是我每天聽到的要麼是電話線的忙音,要麼就是網絡繁忙無法接通的電話錄音。那天晚上電視臺不斷地、重覆地播放紐約世界貿易中心被飛機撞擊而倒塌的鏡頭,而我也目不轉睛地坐在沙發上看着螢光屏直到深夜。我的手不停地重撥着我弟弟的手機號碼,我的心裡是擔心、着急、恐懼、無奈..... 我把我一心想把那本小說看完的事情抛到了九霄雲外。大約到了半夜4點鐘,我的手機突然響了,電話那邊傳來的是我住在纽約的兩個姪子中的其中一個Luis的聲音。這個電話並非來自紐約,而是來自葡萄牙,因為Luis那天正好是離開了紐約去了里斯本公幹。他在里斯本成功地聯繫到了他在紐約的父親和弟弟。他告訴我說他的父親從紐約向香港、澳門撥電話老是撥不通,所以他在和他的父親通話後,遵他父親的囑咐來電向我報平安,請我不要為他們擔心,他們一切安好。在那一刻我為家人擔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我雖然在接了電話後上了床睡覺,但我在床上根本無法入眠。那晚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在電視機的鏡頭裡徐徐倒下的畫面不斷地在我眼前重覆出現,這一幕一幕地就好像是被刻在了我的腦海裡,再也抹不去了。事後阿爾蓋達基地組織的首領拉登被指為釀成2998人死亡的這一次9·11事件的幕後總策劃人,並被放在聯邦調查局通缉名單的首位,並在全世界懸賞通輯拉登。拉登本人曾否認了這項指控,但2002年在阿富汗找到的一盤錄像帶强烈暗示他至少是“9·11” 襲擊的主要策劃者之一。2004年美國國會衆議院又通過法案將捉拿拉登賞金由美金2500萬提高到5000萬。自2001年起拉登開始了他的逃亡生活。在過去的十年中世人普遍認為他藏身於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邊境一帶,但是始終沒有人知道他藏身何處,直到5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於白宮發表全國演講表示,拉登於當天凌晨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以北150公里的境内的一座豪宅裏被美軍突襲隊擊斃。其遺體於次日被海葬。美國總統奧巴馬向全世界聲稱自拉登的死亡的那一天開始,世界會比以前安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