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9th Jun 2011 | 生活點滴 | (214 Reads)
      最近去無錫參加一個會議。無錫會議結束後繞道蘇州到上海搭飛機回澳門。在路經蘇州時,我的朋友蔣東良帶我去了蘇州的人工湖畔參觀國賓館和5星級賓館kempinski及高爾夫球塲。對我來說,這是一次令我耳目一新的半天遊。蘇州在我的印象中是以小橋流水、庭園景色著稱的,是一個有特色的古老城市。我曾多次去蘇州,並且對蘇州的印象不錯。其實在我們中國人心目中,蘇州是一個出名美麗的城市。我們中國人也一直將蘇州和杭州並列,並有上遊天堂、下遊蘇杭之說。多年前的一個春節期間,我和家人同去了蘇州。那天蘇州是一個沒有陽光的陰天,天氣特別寒冷,我和家人在著名的但空曠的園林裡,被那特別刺骨的寒冷凍得直叫救命。所以那天我們遊園觀景的興緻也隨之下降。以後我也一直沒有機會再去蘇州重遊。但是,這次蔣東良先生帶我去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蘇州。那天正值春末夏初,蘇州的天氣溫暖但並不炎熱,人工湖邊綠蔭成林,景色秀麗。我和蔣先生在湖邊小徑漫步時,只覺一陣陣清新的春風拂面,令人感到特別心曠神怡。那天蘇州給我留下了非常完美的印象。回到香港以後,我和一位原籍蘇州,現在已移居香港多年的朋友閒聊時,我說起我這次愉快的蘇州半日行。但我那位朋友告訴我,她不喜歡現在的蘇州,因為她現在回到蘇州已無法找到她童年在蘇州時的感覺。我聽後有些奇怪,但我沒有回應她的說話。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6th Jun 2011 | 一般 | (316 Reads)

      我一生中有一個很大的遺憾那就是一直沒有機會和我們的總理溫家寶先生有短距離的接觸和交談,但我一直以來非常關注報章上登載的溫總理的言行。我常常把溫家寶總理的講話從網上下載到電腦上,在空餘的時間會反覆閱讀。我喜歡溫總理的講話,我覺得溫總理的講話中肯、深刻。並常常觸動我的心靈、引發我的深思。今年417日同國務院參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座談時的講話的一篇題為講真話 察實情 更是值得我們大家關注和學習的。

溫總理在他的講話中說:

     今天和大家座談,我仍舊要強調講真話。講真話,就要有聽真話的條件。我早在給已逝的老參事呂德潤先生寫信時引用了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這句名言。在上次座談會上,我又強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我今天還想講,要創造條件讓人們講真話,讓參事、館員講真話,賢路當廣而不當狹,言路當開而不當塞。古語說:大智興邦,不過集眾思。朱熹說: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政府的政策要做到清明,符合實際,符合人民的意願,就必須傾聽來自人民的意見,集思廣益,這就需要有持久不斷的活水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Jun 2011 | 生活點滴 | (222 Reads)

      57日收到李長宇的一個電郵,要求於67日至617日期間和我見面。李長宇是一位去年在浙江大學的經濟金融專業畢業。他目前正在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求讀,北京大學和香港大學金融專業碩士雙學位課程的學生。他告訴我,由於他將在6月份來香港大學上約兩周的課,所以,他希望在此期間來我香港的家中探望我。我和李長宇雖然不算很熟悉,但也曾有幾面之緣。事關,我於2009年獲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邀請,曾於去年兩次去浙江大學擔任講座主講導師。李長宇是出席由我主講的講座學員之一。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是由國際儒商學會以浙江大學為依托,實施文化中國人才計劃以培養秉承中國文化之精神,具有全球視野的未來各界的領導人才。文化中國人才計劃每一班的30名學員,都是在全校範圍內從各系科的一年級優秀學生中選拔而得。學員們在保持其各自主修專業的基礎上,以輔修的形式獨立成班,邀請國內外著名學者、社會各界傑出人士擔任導師。由於來聽我講座的學生人數不少,而且我又在講座完畢後就會離開杭州回澳門,因此我對學員們基本上不會有深刻的印象。不過自去年起,為鼓勵文化中國人才計劃的畢業學生繼續深造,我為學員們設立了獎學金。李長宇也是獲得獎學金的其中一名學員。他和其他獎學金獲得者一樣,去年夏天給我發來了向我致謝的電子郵件。這是他第一次和我通信。今年2月份李長宇雖然已離開浙江大學,但因為他現在讀書的地點基本上是在深圳,因此他隨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的學生香港訪問團一起來了香港。在香港我和學員們在一起吃了一餐晚飯,並和他們一起座談,在那一次我真正認識了李長宇,他的彬彬有禮、溫文爾雅引起我的注意。我對他的成熟有了比較深刻的印象。我對這一位一表人才的青年人產生了無比的好感。

     今年的55日我收到了李長宇發給我的一封電郵。他是這麼寫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9th Jun 2011 | 一般 | (640 Reads)

      523日早晨閱讀報章時,在翻開香港明報時看到一條十分搶眼醒目的新聞報導:“ 國際大學研究機構QS公布亞洲大學排名,創校短短20年的香港科技大學憑較多教授論文和交流生,今年首次擊敗百年老校香港大學,榮登「亞洲一哥」寶座。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對於成為亞洲最佳大學感到欣喜,表示關鍵在於科大定位清晰;排第2的港大校長徐立之恭賀科大,認為排名反映本港大學水平極高。看了這則消息在好奇性的驅使下上網查看了2010年和2011年兩年的具體調查結果。在網上我獲得以下資料:

    “亞洲大學排名是由QS公司(英國高等教育調查公司)在總共分析了來自12個國家和地區的463所大學後,20115月底,2011亞洲大學名最佳大學排行榜出爐。香港有3所大學進入榜單前5名,中國內地有38所大學進入榜單。香港科技大學勇奪第1名。這個結果是研究人員根據研究論文出版情況、被引用數量、國際化程度、外籍教職員與學生人數、交換學生人數、畢業生就職情況、僱主評等等指標,再進行綜合評比的結果。參與調查的專家殷斯(Martin Ince )表示,香港的大學因為多以英語教學,較易與英、美、歐等學校接軌,國際化程度高,加上教學品質高,外國教職員及學生也多,畢業生廣獲僱主歡迎,因此在排名榜的前10名大學中就有3所來自香港,並分佔前兩名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Jun 2011 | 生活點滴 | (196 Reads)

     自從我讀了曹操詩歌龜雖壽 的首兩句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時,心中總會不時想起它們。而每當想起它們時心中也會湧起一陣陣帶些淒涼的感覺。我也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的母親、阿香姆媽、姑媽等等親人和朋友。今年端午節小弟弟其東邀父親和我及一些家人共晉午餐,在餐桌上,弟弟說起前幾一陣父親和我國著名的科學家楊振寧先生在一起吃飯時,兩位老人家不約而同地互祝健康,並希望大家都能活到120歲,因為他們倆今年都已過了90歲。所以長命百歲對他們倆已經是太短了。當我聽到這番說話時,心中又不期然地想起了曹操的詩歌。眼看着坐在我旁邊的老父親,儘管他的思維還是非常地敏捷,健康狀況也還是很不錯,但雙目已幾近失明,雙耳聽力也越來越差。我心中的悲淒之感油然而生。父親一生成就和很多偉人比較可能還是算不了什麼,但他自17歲起靠他的勤奮、智慧、毅力和創勁,白手興家並建立了他自己的事業。現在只要說起世界毛紡大王 大家都知道指的就是我的父親。作為他的女兒,我覺得他的一生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即使是神龜 騰蛇 最後還是如曹操形容的那樣猶有竟時 終為土灰。更何況是血肉之軀的人,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父親能開開心心地活到120歲或者甚至更長……

     當飯桌上的話題講到老年人時,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兩個故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3th Jun 2011 | 一般 | (220 Reads)
      最近我去了無錫開會,在無錫期間我的一個好朋友蔣東良先生來我下榻的賓館看望我。他又在會議結束後的第二天來賓館接我去蘇州遊玩了半天。那一天,他在蘇州美麗的人工湖畔請我吃了午餐。我們在一起談天並交換了我們各自對人生觀、價值觀和待人處世的看法。我的這位朋友是宜興人,他比我年輕很多,今年還不足46歲。從我和他之間的年齡的差距來看,他只能說是我的小朋友,但是我在和他交談時,從來沒有因為我們之間的年齡差距而感到不自然。相反地我們往往相處投契,談笑自如。當然在開始時,我和他雖相識但並不熟絡。回憶起來我第一次見到蔣東良是在十幾年前的一個公司聯歡晚宴。事關我們的公司規模較大,我們的家庭又是一個大家庭,因此逢年過節或有喜慶事時,總會有很多的人參與我們的聚會。那晚我去香港参加公司的春節聯歡晚會。因為晚宴有接近千人出席,所以塲面非常熱鬧。參加晚宴的人,有來自我們公司在世界各地分公司的同事和各分公司在當地邀請的來賓。在那一次宴會中,蔣東良先生坐在晚宴的上海公司席中。坦白說由於參加晚宴人數眾多,所以我對其中有些人是熟悉的,也有些是認得但不知道姓名的,更有些是從未謀面也不認識的。蔣東良先生就是一位我既不認識亦不知姓名的。由於與會者多,大家都無法一一介紹,所以更談不上相互交談和了解了。那天參加宴會的人中,有很多我不熟悉,所以我沒有特別留意蔣東良先生。當他和上海的同事們一起來主桌敬酒時,我還以為他是上海公司某一部門新來的工作人員。我再次見到蔣東良先生是在20013月,澳門立法會組團去上海。在上海期間,蔣東良先生陪同我和立法會議員一行去了一次無錫。我們在環境優美的太湖邊上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並於午餐後,遊了無錫大佛聖地。那一次弟弟其東告訴我,蔣東良先生並非我們公司員工,而是承包我們公司工程的企業主。因為他是由無錫市管轄下的宜興人,又是無錫市人民代表,對無錫十分了解,因此弟弟請他為我們策劃及陪同那次的無錫一天遊。由於上海的公司業務由我弟其東管理,而蔣東良先生在全程無錫遊中,並未主動和我說過太多話,因此我也沒有對他太在意。在結束無鍚行時,我禮貌性地向蔣東良先生致謝道別,但是沒有和他有更多的交談。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Jun 2011 | 一般 | (217 Reads)

      日前在報章上看到一則有關北京師範大學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博導教授對其研究生如下的留言:當你四十歲時,沒有四仟萬身價(身家),不要來見我,也別說是我的學生。這位教授的這段言論引起了廣大網民的關注,也掀起了網上對它的言論作出了的激烈辯論。有網民贊成這位教授的言論,但更多的網民對這位教授的言論表示不滿。並對其作出嚴厲的批評。這位教授也發表了為他自己辯護的言論。他說:培養學生的財富意識是我工作內容之一,當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著創造了很多GDP、稅收、就業崗位,社會貢獻大,也幫助了低收入者,並避免了自己、家屬和親戚成為社會負擔、對高學歷者來說,貧窮意味著恥辱和失敗。

      我在看完這條消息後,腦海裏有些迷糊、也有些茫然,在那一刻我對這位教授的某些觀點似乎是贊同的,但是又好像是不完全贊同的,而且心中更有一種感覺是:教授的這番說話裡總有一些說不清楚的、不太妥當之處。為此我還真的花了一些時間認真地將那位教授的話來回來回的讀了很多次。而每一次當我讀完留言後的第一個反應是,教授的話似乎不能說是完全錯的。因為這位教授所教的是房地產研究,他的工作是培養學生的財富意識,所以他要求學生在四十歲時擁有四仟萬身價也實在不為過。但是教授說沒有四仟萬身價(身家),不要來見我,也別說是我的學生。這句話充分表達了這位教授用來衡量學生的成敗的唯一標準,就是學生是否擁有超過四仟萬身價。而且教授認為學生如果達不到這個標準,是不可以告訴別人是教授的學生。對教授這樣的觀點我有不同看法。因為我認為學生在踏上社會後靠真本事令自己合理合法地致富,並在40歲就擁有4000萬的身價是的確是可賀可喜的。作為老師的,為學生感到高興甚至驕傲,其實也是自然和必然的。但是我不能認同的是,那位教授將學生是否能擁有財富的多與寡,作為衡量學生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在我的心目中,人生追求的目標應該是成大業,辦大事。當然一個人在成大業,辦大事的過程中,因為不斷積累和創造了財富,成了一個富有的人,是完全可能的,而且也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並且在現實生活中、在世俗的眼光裏,富有的確是成功的象徵,而貧窮就是失敗的代表。不過我認為世俗是一回事,而教書育才的教授是不應該用狹隘的世俗觀念,去衡量學生的成功或失敗。在我看來,向學生灌輸這樣的思想是錯誤的。因為我認為用這樣的思維去要求和教育年輕人,至少是有誤導年輕人建立正確價值觀和人生觀之嫌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Jun 2011 | 生活點滴 | (241 Reads)

      自從在我的博文姓曹?姓劉?中,我敍述了我對曹操的兩首詩歌對酒 龜雖壽 情有獨鐘後,有好幾位朋友問我,為什麼我對曹操的這兩首詩會特別的喜歡。其實我很坦白地說,雖然我對曹操的詩歌非常欣賞和喜愛,但是我並不是對現在仍能找到的約20幾首曹操的詩歌,全部都能真正的心領神會。其中有一些我是似懂非懂,而又一些甚至是我看不懂的。對那些似懂非懂的或不太看得懂的詩歌,雖然我會覺得它們的優美或它們宏偉的氣勢,但由於我沒能真正領悟或捕捉到詩人作詩時的情感和意境,因此也局限了我對它們的喜愛。但是對曹操對酒龜雖壽這兩首詩歌,我卻自覺很明白和很理解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思。因為我在閱讀它們時,在不知不覺中,會對它們產生強烈的心靈共鳴。另外在閱讀它們時,我感覺到自己進入了作者作詩時的意境。奇怪的是,我對它們可說百讀不厭,所以我有空時就會從手機裡將它們翻出來閱讀一番。而且我每一次閱讀它們後,我對它們的喜愛是有增而無減的。我曾將陸游和唐婉的故事寫在博文中和大家分享。當然陸游、唐婉的釵頭鳳和陸游的沈園二首與曹操的這兩首詩歌,可說沒有任何的相同之處,但是我對它們的喜愛程度可說是不相伯仲的。我在此也將它們轉錄如下和大家分享:

     《對酒》

對酒歌,太平時,吏不呼門。
王者賢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
鹹禮讓,民無所爭訟。
三年耕有九年儲,倉谷滿盈。
斑白不負載。
雨澤如此,百谷用成。
卻走馬,以糞其土田。
爵公侯伯子男,鹹愛其民,以黜陟幽明。
子養有若父與兄。
犯禮法,輕重隨其刑。
路無拾遺之私。
囹圄空虛,冬節不斷。
人耄耋,皆得以壽終。
恩德廣及草木昆蟲。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Jun 2011 | 生活點滴 | (285 Reads)

      父親決定在197911月為香洲毛纺廠舉辦一次大型的開幕儀式,並決定分別從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各邀請300位嘉賓參加。由於香洲毛纺廠從建造廠房、裝機器、訓練工人到投產,一直由我和我在澳門的同事們負責,所以開幕式的準備工作都義不容辭地由我們澳門的員工們一手包辦了。父親對我們提出的要求是我們必須把規模辦大,而且不但是工廠內向賓客展示的必須是生產有序、工人操作熟練,而且要讓賓客都吃得好。父親把開幕式的總共賓客定在大約550人,中國境內境外包括港澳的大約各佔一半,加上我們公司董事局和參與建廠的工作人員,開幕式的總共賓客約600人。父親並親自擬定了初步的賓客名單 他着重要求在這次開幕儀式中必須邀請各國駐香港澳門的領事團成員和中國境外的各報章雜誌編輯和記者。父親千叮萬囑地告訴我,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境外資本首次進入中國大陸境內投資,其意義之重大遠遠超過我們公司的成敗。我們的投資雖然不多、工廠的規模也不能算大,但是它是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的第一個果實。所以我們必須向各國使節人員和傳媒展示,以便達到向外傳遞正確信息的目的。

      父親的要求在當時是對我出了一個非常難的題目。因為當時珠海特區尚未成立,而當時外國使節成員和傳媒從業員,除非有中央特批的情況下才能入境,而要讓600位賓客吃得好,也是我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因為當時的珠海鮮有人煙,在珠海連一家像樣的賓館和飯店都沒有,要辦一個600人品嘗的午餐簡直是一個夢想。為此我還真的為這兩件事傷透了腦筋。幸虧在當時的廣東省楊尚昆省長的支持和幫助下,外國使節和境外傳媒從業員入境問題得以順利解決(在我另一篇博文名譽領事中已作了詳述)。但要保證600人就餐的問題還是愁煞了我。在珠海本地無法可想的情況下,我決定一切在開幕式中需要的食品、飲料都在澳門尋找供應商並由澳門運往珠海。但由於賓客人數衆多,工廠內的地方也不大,所以我決定在開幕儀式完畢後,在廠內設自助午餐招待到賀賓客。不過由於600人的自助餐需要提供的食品和飲料數量十分龐大,而雖說珠海和澳門毗鄰。從澳門去香洲毛紡廠的距離也不遠。我平時由澳門辦公室到香洲毛紡廠,包括過澳門的關閘和大陸拱北的兩個邊防和海關的時間,最多也只不過花半小時到40分鐘。在天氣還是比較熱的情況下,由澳門運送足够600人吃的食品和飲料到珠海的工廠,並且要先後通過關閘和拱北兩個海關却是一件很不容易辦的事情。但是在當時的形勢下,即使再難辦的事情,我也必須把它辦妥,否則的話開幕式是無法辦成功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