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9th Sep 2011 | 生活點滴 | (962 Reads)

      幾個月前,閱讀報章時看到有關澳門公共巴士公開競投的消息, 並獲悉澳門將結束以前由兩家巴士公司負責澳門地面公共交通的時代,而由第三家公司加入競爭。對這則消息我並沒太在意,因為我自從退下立法會主席之位後,平均可說每個月都要去大陸參加各種會議或活動。周末也必然會去香港見家人,因此很多時會漏看一些不在澳門時的報紙,而且往往是對有些消息中細節,不會太仔細關注。

      從六月份開始,我的精神主要集中在計劃歐洲遊方面。一心想讓自己回到最心儀的地方重遊,另外也為朋友們當好導遊。就在那段時間裡的有一天晚上,我的一位年輕朋友給我來了一個電話。她在簡短的問好後,急匆匆地問我:“你的外甥女李佳鳴的丈夫姓什麼?他是不是在新中標的巴士公司工作?” 我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到有些奇怪,但因不知她為何要這樣問,所以很自然地回答她:“李佳鳴的丈夫姓楊,現在他大部分時間住在北京,因為他和李佳鳴的兩個孩子在北京唸書。李佳鳴的工作來往於北京和澳門之間,而李佳鳴的丈夫就穿梭北京與香港之間。” 我並反問這位朋友,為什麼要向我提出這樣的一個問題。那個朋友說,外界傳说獲中標的第三間巴士公司是本地殷理基和法國一家大公司合作,他們中標後見傳媒的負責人除了法國人外,另外一個中國人是李佳鳴的丈夫,而這第三間巴士公司的後臺老闆並非他人,而是你曹其真。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中標的三間巴士公司中有一家是有由澳門殷理基有限公司參與的。我對這個我是後臺老闆的傳聞感到有些可笑,但卻沒有太在意。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5th Sep 2011 | 生活點滴 | (264 Reads)

     前幾天和一些好朋友一起晚餐時,朋友們建議我們找一個週末一起出去旅行,我當時覺得親朋好友相約同遊是最快樂的事情。所以立刻表態同意。朋友們也隨即建議可以考慮去內地的幾個我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觀光。但是突然我問他們,他們建議的那幾個地方的住宿條件如何?我的朋友們對我提出的問題覺得有些奇怪,也沒有弄明白究竟我指的住宿條件是什麼。所以他們都看著我,在一時三刻中誰都對我提出的問題答不上來。其實我說的住宿條件,並非是指入住高級賓館,更不需要住豪華的套房,我唯一的要求的是一個裝修簡單,但是必須擁有乾淨的房間和衛生間。

     事關, 在沒多久前有一次我去國內公幹。我被安排入住一家高級賓館裡面的一個特別大的套房。其實對我來說我們早出晚歸,每天在賓館裡的時間很有限,所以一間帶衛生間的房間對我已經足够,根本不需要入住一間豪華的大套房。不過既然安排了,我當然也沒有異議地住了進去。我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每當我進入入住飯店的房間時,我第一時間是進入房間裡的浴室,檢查浴室是否乾淨。那天我入住的那間套房裡的衛生間很大,它裡面除了有淋浴室還有一個很大的浴缸。由於我已十幾年沒有洗盆浴,所以有沒有浴缸對我根本無關緊要,但是淋浴室對我卻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進了衛生間後首先打開淋浴室的玻璃門。我發現這個淋浴室很寬大,四壁都是大理石。在地面的大理石面上放著一個充滿間條的和淋浴室地面面積相等的木板。當人站在這塊木板上淋浴時,沖了身的髒水通過有橫間條木板之間的空隙流入下水道。我相信這個設計是為了避免淋浴的人站在大理石上滑倒。當時我心中還著實感到設計者想得很周到,在淋浴時因大理石滑而跌一交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所以心中想當我回到港澳後,在自己家中的淋浴室中效仿這種設計。我檢查完畢後,對一切都感到很滿意,就出了房間趕去赴宴。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Sep 2011 | 評論 | (1260 Reads)

      我自回歸後出任澳門立法會主席長達十年,在十年中本人在長期的議會會議中不斷地聽到政府有意將公務員的招聘制度朝“中央招聘”的方向推動。本人對政府為杜绝“任人唯親”和“契爺文化”而制定好的政策,當然不會提出任何異議。但是本人的心中始終對實施“中央招聘”是否是一個真正理想解決在公務員管理制度中的垢弊存在很大的疑問。

      本人由60年代末開始,從事企業管理工作。本人在澳門管理的公司規模也曾為澳門製造業之冠,僱員數量一度更高達近萬人。自1999年回歸後,本人管理立法會也長達10年,雖然立法會秘書處的工作人員數量不多,但這些工作人員全部都是公務員。從本人個人經驗得出的結論來說,管理私人企業和公共機構表面上似乎有不同之處,但是在實質上我認為它們之間並無太大的差別,因為不論是私人企業和公共機構的管理成功的關鍵最主要的是在於人事管理。毛主席曾說人定勝天,只要人的積極因素都發揮出來,無論是一個私人企業或公共部門都是不可能做不好的。其實本人認為所謂“任人唯親”和“契爺文化”的垢弊出現的主要原因,並不是現行制度的問題,而是因為執行制度的管理人員的道德素養低,他們隨心所欲、並視制度為無物,犯了任意濫用手上職權的錯誤而致。當然本人對政府因為看到這些問題而設法將制度修改得更完善、並對改良工作中的不足的決心是應該支持的。但是我認為任何好的或不好的制度都是要通過人去執行的,而世界上是找不到一個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更不可能找到解決一切行政上出現問題的靈丹妙藥。在立法者的主觀上可能認為實施中央招聘能減少“任人唯親”和“契爺文化”等問題,但我個人認為中央招聘在實際上並不會有太大的作用。因為中央招聘可以改善在招聘這一環節中出現的問題,但是當招聘過後,公務員進入各部門工作時所面臨的“任人唯親”和“契爺文化”問題卻完全無法解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Sep 2011 | 生活點滴 | (411 Reads)

     最近上網看了幾篇文章。其中一篇名為忠孝仁義的文章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並令我對自己的一生行為作出深深的反思。今時今日,網上資訊真是太豐富了,如果見到好的文章沒有立刻將它保存起來的話,再回頭上網找就出現很大的困難,而且也可能再也找不到了。這一次幸虧當時我就將這篇文章收藏在我電腦的文檔中,所以對它可以再三地閱讀並細嚼慢嚥,我發現這篇文章真的寫得太好了,可惜的是我沒能從網上找到它的作者。

     我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也從未看過任何宗教的教義。但我對任何引人向善的宗教都不排斥。忠孝仁義這篇文章是解釋佛經裡有關善惡忠孝仁義的定義的。我從小就聽慣了大人說做人要忠孝仁義,也因此,自己從很小的時候起,就想做一個忠孝仁義的人。我從小就特別崇拜和欣賞岳飛和關雲長,因為他們是我心目中忠和孝的代表人物。我也從年幼時代開始,這四個字就是我做人的座右銘。但當我長大後,我的思想起了變化,當然我仍然認為一個人忠於自己的國家、熱愛父母是理所當然的事,也是為人的根本。但我開始有些懷疑孔孟思想中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之說。我甚至認為,這樣忠君和愚孝是儒家思想中,統治階級為鞏固他們的統治,而對老百姓灌輸的愚忠、愚孝思想,是壓抑思想自由,也是不適合正在不斷發展中的社會的。但是當我看到忠孝仁義這篇文章後,我才知道原來佛經早就對這四個字有了定義,並且這個定義遠遠地超越了我個人對它的理解。特別是文章對忠和孝這兩個字的解釋是,除了忠君、忠國以外我們還必須忠於整個社會。另外,孝順也並非僅僅孝順父母,而是孝敬一切眾生。讀了此文,讓我認識到我在過去在主觀上,將忠和孝的跟封建禮教聯繫在一起的想法是不正確也是狹隘的。這篇文章為我在今後的為人處世方面提供了正確的準則,我再次慶幸電腦為我們提供了無窮無盡的知識,令我們不斷地學習和接受新的教育。我現在將文章中有關的段落摘錄如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3th Sep 2011 | 評論 | (481 Reads)

     和往常一樣,我每天早晨吃早餐時都會把澳門的報紙看完。96日的澳門報章中有兩條消息引起我的注意。一條是由澳門社工局公佈的“殘疾津貼今接受申請”,另一條是“澳基會中秋福包贈1.5萬弱貧人士”。對於這兩條有關政府和基金會關心弱勢社群的消息,我當然非但不會反對,而且還是十分贊同和欣賞的。

     上述第一條消息是社工局根據第9/2011 《殘疾津貼及免費衛生護理服務的制度》及第251/2011號行政長官批示向符合按殘疾分類分級的評估、登記及發證制度規定的澳門永久居民,每年發放一次定額津貼及提供免費衛生護理服務,且該等人士無須為此接受經濟或資產審查。社工局也由該日起接受殘疾津貼的申請。社工局還宣佈凡符合條件申請殘疾津貼的人士,可於20111231日前提出追溯2009年或2010年的申請。另外社工局為方便符合資格的殘疾人士申請津貼,還訂定了一系列的便民措施。看完這一則消息,我心中甚是高興,因為澳門自回歸後,經濟飛速發展,澳門政府的收入逐年增加、澳門政府庫房豐富,政府訂定政策幫助殘疾人士讓他們生活得有保障,是應該的也是值得稱讚的。但是由於這項工作是澳門官員和公務員從未做過的一項新的工作。我們的官員和公務員都沒有在這方面的工作經驗。因此我希望我們的官員和公務員,一定要將一切細節考慮周到,務必真正做到便民、利民。其實在回歸後的12年中,我認為很多政府的政策都是不錯的。政府制定這些制度時,也是真心實意地想為老百姓做些好事情。但是因為缺乏經驗,因此無論是官員或是公務員往往在推出政策前,沒能充分地向社會介紹政府制定政策的目的和原因。而在執行政策時,又沒能將一些操作性的便民、利民細節考慮周到,也為此常常引起市民因為對政策不瞭解,和被一些繁瑣的細節困擾,從而對政府政策時時造成的不利民、不便民產生反感,甚至抗拒。我個人認為這是在坊間對政府政策的埋怨、漫駡、甚至洩憤的最主要的原因。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官員啞巴吃黃蓮,有苦自己知而前線公務員更成了市民的箭靶,心中感到怨屈無處訴。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Sep 2011 | 生活點滴 | (258 Reads)

      6月底,我參加了全國政協常委會召開的常委會會議。在政協常委會閉幕後,我又列席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所以我在北京連續住了將近十天。其實在北京每天開完會後,也有很多朋友陪伴我吃飯、聊天,生活也是過得挺舒服和忙碌的。但是,我不知為什麼心中還是很想念澳門和澳門的朋友們。那天回到澳門已住了30年的家中,房子雖然因為已經比較陳舊,沒有北京的房子漂亮,但是對我來說,澳門的房子溫馨雅致,所以每當身處其中時,都有舒適的感覺。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別的安穩和香甜。第二天早晨起床後,發覺在北京時感到的疲乏已經消除,因此精神抖擻地步出睡房去吃早餐。每天我在吃早餐時,有一邊看報紙一邊吃的習慣。那天肚子感到有些餓,所以非常期待能吃一餐豐富的早餐。但當我坐下來翻開報紙時,我的食慾一下子被當天的頭版頭條新聞十三歲女生墮樓亡”一掃而盡。這條新聞觸目驚心,令我內心情不自禁地泛起一陣陣酸楚。十三歲、多麼好的年齡;十三歲、人生才剛開始;十三歲、充滿夢想憧憬的年齡;十三歲、充滿歡樂好奇的年齡。我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急急忙忙地看有關報導,但是,那天報章上的報導很簡單,所以我無法找到正確的答案。就這樣我本來很不錯的心情,一下子由了。吃完早餐後,我按慣例會上電腦寫文章。但那天那條新聞不斷盤旋在我的腦海中,我拿著筆卻寫不出一個字。我坐在電腦前,我也不斷地想這究竟是為什麼?。那天中午的電視對這則新聞有較為詳細的報導,據報導自殺女童的學習成績不錯,所以這個女孩自殺的原因未明,還需詳細調查。學校的老師和同學都對女童的突然死亡深感震驚,當局也作出了為死者同學作心理輔導的決定。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Sep 2011 | 生活點滴 | (259 Reads)

      從去年開始,我有一位朋友一心培養我在京劇中的興趣,所以在我每次去北京期間,他都會請我去看京劇,也是通過他,我結識了不少的京劇界的朋友。在港澳我們基本上是不可能在現場欣賞到京劇藝術。所以我的很多京劇界的朋友們都推薦我看中央電視臺的戲曲頻道,雖然在戲曲頻道上也有各種不同的其他地方戲曲,但這個頻道的節目還是以京劇為主的。我以前寫文章時經常聽著歌劇。但在最近好幾個月裡,我會在電視機播報新聞後,將電視台轉到戲曲頻道收聽京劇。我發覺經過幾個月後,我也已習慣聽戲曲頻道裡播放的京劇。而且我越來越覺得京劇的音韻也非常悅耳。一邊寫文章一邊欣賞著京劇藝術家們的演唱的感覺,和我在聽歌劇時是幾乎差不多的。它們都能令我在心情愉快的情況下書寫流暢。

      有一次當我正在聽著京劇並寫著文章時,發現自己有些疲倦的感覺,因此停下筆來,伸了個懶腰。在過程中不經意地轉身看到電視臺中正在播放的京劇。突然我發現在電視螢幕上的京劇藝術家們的手都是黑色的。在開始時我還以為可能是自己的眼睛有問題或者是舞臺上燈光的問題。但是我揉了揉眼睛,仔細地注視螢光幕上藝術家們的手。我發覺我看到是事實。這絕對不是我眼睛出現了問題,也不是我的錯覺,更不是舞臺燈光的問題。藝術家們的手的顏色和他們戲服雪白的水袖顏色黑白分明,給人一種特別奇怪的感覺。他們的手的顏色和他們臉的顏色也是全然不同的,看起來就好像一個白種人或黃種人生了一對黑種人的手。我對舞臺上出現這種情況感到奇怪,也覺得好笑。我問自己這是為什麼,這正常嗎?我緊緊地盯著螢光幕留意地注視了臺上每個演員的手。突然我明白了這種情況的出現是因為演員們將臉化妝了、塗白了,但是他們卻沒有將手也塗白,也因此他們的手的顏色和臉的顏色出現了很大的差別,這種差別在強烈的燈光下就顯得格外地突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nd Sep 2011 | 一般 | (361 Reads)

      今早吃早餐時和往日一樣的一口氣將澳門報章讀了一遍。當讀完報後,心中湧上一陣酸楚。在報章上看到關於澳門議員、市民對政府處事不當、官員不作為是否應該批評,澳門法律是否滯後等問題仍是喋喋不休地爭論著。甚至又一次將我這位已退下來的“年邁、過氣”的前任立法會主席拉扯了進去。我以前說過的話,在今天一定“不外是過時舊聞”,不過不要說是在今天,就算在當時我任立法會主席之時,我的話又何曾有過任何“殺傷力”。我那些重覆不斷的話,在當時已經連我自己都覺得早就成為“陳詞濫調”了。

      事到如今,澳門在回歸將近12年後,澳門法律是否滯後?澳門法律改革是否成功?澳門行政改革是否走在正路上?澳門的某些主政官員們是否在過去12年中從“細佬哥”長大成人,辦事精明了、得體了?澳門人是否因為錢多了而生活得快樂了?等等問題,只要是澳門人心中都很明白。在我個人看來,在很多問題上根本不存在“見仁見智”、“歷史遺漏問題”。說穿了“見仁見智”、“歷史遺漏問題”這兩個辭彙是含糊的,是可任人隨意解讀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Sep 2011 | 生活點滴 | (250 Reads)

      最近和一些朋友歐遊回來,身心一直沉浸在旅遊的興奮狀態。寫完遊記和歐遊後記以後,頓時心中出現失落的感覺。一時三刻好像腦中已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可想,更不知自己還有什麼可以再寫。理智告訴自己應該趕快收拾心情回到現實的生活中來,但是心中空蕩蕩的,真的是有些墜入了無可適從的境況。在無聊中翻閱電腦上的文檔,發現自己檔案中存有好幾篇在歐遊前完成,但一直沒有發表的文章。其中一篇和最近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旅遊見聞頗有關係,所以率先將它整理和修改並將它放上網。

      事關北京機塲邊檢總站的領導們曾和我說,由於我去過無數的國家和地區,所以很希望我把在各個國家和地方邊境檢查的情況,用一個過境旅客的身份寫下一些内心的體會。在這方面我的確有很多有關方面的故事可告訴大家。因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確實是到過無數的國家和地區。在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邊境經過邊檢時,也發生過一些令人可笑、可嘆甚至一些意想不到的可怕事情。我曾在我的名為探親的博文中寫下了我自從離開中國大陸後,首次經珠海回上海探親,在拱北邊境時的經歷和遭遇。那一次是我一生中經過邊境時,記憶最深刻、最害怕且最不愉快的一次。由於那一次的遭遇令我足足長達八年不敢再回中國大陸探親。我再次回我的故鄉上海,是在北京市和上海市政府聯合邀請之下才實現的。至於有關那一次的情況我在探親一文中已有詳述,所以不再在此重覆。不過令我足足八年不敢回大陸探望母親和兄弟、姐妹的事實就足以說明,那次在拱北邊檢站經歷的一切,對我的傷害之巨大。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