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0th Nov 2011 | 生活點滴 | (498 Reads)
      人在這個世界上的感覺有時真的很奇怪,而且可能永遠是無法解釋的。事關1122日那天我從早晨起來,就感到頭沉沉地,身體感到說不出的不舒服,但是因為早就約了一些友人一起共晉午餐,因此按時出席了午餐。午餐後我沒有回辦公室,而是直接回家休息。回到家後昏昏沉沉地倒在沙發上就睡著了。睡夢中隱隱約約地見到澳門終審法院法官朱健先生。醒來後心中有些說不清楚的感覺,也對自己夢見朱健先生感到有些奇怪。當然我在幾個月前,曾聽朋友們說起過朱健先生在廣東出了車禍並進了醫院之事。但是由於我和朱健先生並沒有深交,所以除了偶然會向朋友打聽他受傷後的情況外,並未曾去醫院探望過他。為此,我對夢見他之事感到很意外,因此特地打了個電話給一個朋友向他詢問朱健的近況。那位朋友說朱健先生應該還在廣州醫院求醫,不過上星期當我身在北京時,他從報紙報導上知道,鑒於朱健先生經健康檢查委員會宣告為長期絕對無擔任公共職務能力,所以法官委員會作出決議讓他強制性離職退休。聽了朋友這番話後,我心中感到非常地難過,那麼年輕有為的青年被斷定失去擔任公共職務的能力,是多麼可惜可悲之事,但我除了嘆息外也沒有再多去想這件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6th Nov 2011 | 一般 | (382 Reads)
     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在立法會作施政報告後的兩天,我收到了好朋友關翠杏議員辨事處助理阮阮的電子郵件。郵件的題目是『好消息: 2012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及施政方針(中文版) 』,她告訴我關議員囑咐她將這份施政報告的中文版全文寄給我。其實我在崔世安先生作報告時收看了電視直播。所以雖然我手上沒有文本,但我對它的內容基本上是熟悉的。崔世安先生作報告的那一天,港澳各電視臺也播放了澳門特區政府將於2012年向澳門永久居民派發現金、為市民向社會保障基金注資、向在讀學生(包括幼兒園的孩子)派發書簿津貼、增加長者、殘疾人士津貼金額、多項削減稅收金額、增加中小企業向政府申請貸款金額等等的一系列讓澳門市民分享經濟成果的措施。據說明年政府提供給市民共用的經濟成果的總額高達857仟萬澳門幣。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2nd Nov 2011 | 生活點滴 | (341 Reads)
      我的母親可能是我在這輩子中認識的一位最聰明、好強,反應最快和心思最慎密的人。可惜的是她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封建的家庭。因此在她小學畢業後,外祖父不理會她的懇求,就沒讓她再繼續讀書。並且在她虛數18歲時,就讓她嫁給了我的父親。母親一直渴望唸書。她求知心切,所以一直如飢如渴地自學,並不斷讀書練字。因此她不但能寫一手漂亮的字,而且還掌握很多超出僅僅只有小學畢業程度的人能掌握的知識。她不但自己求上進、而且對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在學業上的要求也特別高。每當我們兄弟姐妹放學回家,做作業時,母親都會坐在一旁織毛衣,親自督促我們。母親性格剛強、脾氣比較急躁,對我們的管教也特別嚴格。她在我們做作業時,雖然會不聲不響地坐在一旁,不會過多地干涉我們,但是她不容許我們相互交頭接耳的交談,更不容許我們思想開小差或做白日夢。我的兄弟姐妹們都很“怕”母親,所以個個都特別聽話、受教。我曾在很多篇文章中寫過我幼年和童年的趣事、調皮搗蛋事。由於我生性倔強、不聽話,天生一副吃軟不吃硬、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到我唸中學時,母親不要說早就不敢打我,就算想罵都不敢了。說真的,現在每當回想起童年往事時,才知道母親生我育我之辛苦,也因此時時為自己兒時的反叛和不受教而自責。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8th Nov 2011 | 生活點滴 | (241 Reads)

     在過去一年中,雖然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的周生春教授不斷地向我發出邀請,但是我還是一直沒有去杭州。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我在過去的一年確實比較忙,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有些懶於旅行。因此我和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的第四屆中的大部分學生都沒有見過面。這次我趁澳門全國政協委員赴上海視察前夕,特別安排到杭州去見見我的小朋友們。其實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第四屆的學生中,有很多位雖然和我素未謀面,但是他們中有些學生的名字我卻是熟悉的。因為他們中有好幾位曾給我發過電郵,要求我抽空去和他們座談。

     那天當我在周生春教授陪同下,步入座談會會場時,早就在會場等待的穿著整齊“正裝”的學生們一下子全都在座位上站了起來,他們經久不息的掌聲,令我感動、也有些手足無措。看著一張張稚氣未脫,充滿笑容的臉,我的心中不期然地泛起一陣歉疚之意。在那一刻,我意識到我真的來遲了。我在心中默默地說“孩子們,對不起,我讓你們久等了。今天我一定有問必答,儘量多花一些時間滿足你們的要求。”當我們大家坐下後,周教授向學生作了有關我生平的簡短介紹。座談會也就隨即開始了。我看著一雙雙注視著我的眼睛,我告訴他們我這次是專程來看望他們的,因此這次的講座沒有主題。而是和他們一起探討人生和為人之道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Nov 2011 | 生活點滴 | (261 Reads)

      最近我經常思考著一個問題 ,當一個人在攀上事業高峰、當了領導做了時 ,應該如何才能繼續和被自己領導的下屬或者群眾保持良好關係、並維繫感情 。事關,近年來經常有朋友在我面前說領導不體諒他們在工作中承受著的沉重壓力,更不會關心他們日常的生活。而且領導平時不多和他們說話、每天端著架子、板著臉,只要他主觀上認為下屬做錯了事,就不會理會客觀情況和原因如何,不分青紅皂白將下屬訓斥一番。所以除了讓下屬心存不滿以外,更促使下屬對領導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久而久之領導和下屬之間除非是必要的接觸外,就變成了陌路人。另外,也有朋友向我悄悄地說他們領導的官是做大了,但是脾氣也長了,並且越來越“難服侍”,有時更是專橫跋扈、蠻不講理,令人無法與其相處。更有的朋友甚至說,以前是一起長大、一起玩耍、一起唸書的好朋友,現在不但令人無法接近,並因那副小人得志的態度使人對其產生極度的反感和厭惡。不過他們雖然在背後埋怨,但是他們中絕大部分人都會表示,礙於自己升職加薪掌握在領導手中,因此心中即使是多麼地不願意,也只能每天小心翼翼、陪著笑臉地,做著迎合領導心思的事、說著討領導喜歡聽的話。有的更說,每當領導做錯事,挨別人批評時,他們都會暗中拍手叫好、幸災樂禍……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0th Nov 2011 | 一般 | (292 Reads)

      最近,我除了看聖嚴法師的書籍和他的自在語外,還意外地在網上發現證嚴法師的靜思語和她的108則靜思句。我對這位被稱為上人的證嚴法師的生平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在查閱證嚴法師的資料時,看到這麼一句話如果你還不知道證嚴是誰,台灣人一定會非常傷心! 這更引發了我內心的好奇。事關,證嚴法師在台灣被認為是幫助窮人的第一人。她是台灣慈濟功德會的創辦人。台灣的《天下》雜誌​​曾經在台灣舉行了一次評選:評選誰是400年來對台灣最具影響力的人物?結果,評選的前50名有影響力人物中,證嚴位居第二,她的名聲和影響力在台灣超過了孫中山、蔣介石、蔣經國,而且是前十名中唯一的女性。當然我對台灣赫赫有名的慈濟基金會也早有所聞的,我雖知它的創辦人是一位女法師,但我卻沒聽過證嚴法師這個名字。另外,我雖然知道慈濟基金會的存在,也曾聽一些任義工的朋友說起過他們的一些救災工作,但我卻從來沒有真正留意和關心過這個機構的一切。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Nov 2011 | 生活點滴 | (274 Reads)

      1025日和親友一起吃晚飯,席間談笑甚歡,從傍晚7點鐘開始,一直聊天到晚上10點多才散席。席間我們天南地北的毫無邊際地談人生、談經歷、談未來…… 知己美食相伴,時間悄悄地在不知不覺中溜走了。散席前有一友人問我回家後是否還要寫文章,我說今天聊得那麼開心,回家後必須好好回味,所以除了聽一會兒音樂、看一會兒小説外,什麼也不想寫或幹了。等送了朋友回到家洗完澡後,已是晚上的11點鐘了。坐上床後,正準備拿起放在床頭的一本小說看時,想起要為手邊的平板電腦Galaxy Tab充電,所以順手拿起它,而且隨手翻開它的面蓋套,查看是否有新的電郵。一看之下,才發現原來在我洗澡的那短短幾分鐘裡,我有兩位年輕的學生小朋友分別給我發來了電郵。這兩封電郵都是小朋友們遇到不順心和煩惱時求救的郵件。自從我退了立法會主席位置開始寫博文和為浙江大學文化中國人才計劃做講座後,我的生活中多了很多年青的小朋友和學生,他們都會不時地向我發電郵,向我訴說他們的學習和生活近況,或分享他們生活中的喜悅和煩惱。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3rd Nov 2011 | 生活點滴 | (233 Reads)
     1022日下午全國政協常委會閉幕後,我心情輕鬆地參加了一個私人聚會。在聚會中,國家京劇院和北京京劇院的很多名角都出席了。這次宴會是自助餐形式,因此參加宴會的人士都有近距離的接觸。我香港有十幾個打麻將的朋友和我澳門的員工趁我在北京開會期間的週末,拉大隊去了北京遊覽。我的麻將朋友幾乎都是女性,而且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紀、超過60歲的無憂無慮的家庭主婦。宴會前大家都知道有京劇名角在聚會上演唱,所以都雀躍萬分地期待著那一晚的到來。其實在港澳京劇並非是很普及的,但是有好幾位那天參加聚會的上海籍的朋友對京劇卻是十分的熱愛和喜歡。那天出席的京劇名家有奚派老生的張建國先生、梅派青衣的董圓圓小姐、中國已故著名花臉裘盛戎的女公子裘芸小姐、孫子裘裘先生和北京京劇院傑出青年演員老旦康靜小姐、老生楊少鵬先生。另外一眾著名琴師和鼓手也出席了聚會。藝術家和我的朋友們都陸陸續續地在下午6時左右到達了聚會地點,精美豐富的自助餐也在客人到達時及時地擺放上了桌子。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