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Dec 2011 | 一般 | (223 Reads)
     前不久的一天,吃完晚飯後,順手打開電視機,電視機裡的戲曲臺正在播放著名節目主持白燕升先生的人物專訪。螢光幕上右下角打著戲苑百家的字樣。左上角打著驚才絕艷裴艷玲的字樣。在電視機螢光幕上,我見到接受採訪的是一位面貌清秀年齡介於中年和中老年齡之間的短髮女子。這位被訪者身穿中式短襟衣衫,雙目炯炯有神、眉宇之間散發出一股正氣、英氣。她態度從容地、瀟灑自如地面對著觀眾侃侃而談。從螢光幕上的字幕,我得知她的名字叫裴艷玲。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裴艷玲這個名字,當然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模樣。

     開始時我並沒有專注地觀看節目。而是進入浴室洗澡去了。當我洗完澡踏出浴室進入房間時,我聽到由電視機上傳出的優美、宏亮的藝術家演唱的戲曲聲。猛一抬頭看到一位大花臉在舞臺上唱戲。螢光幕上打著河北梆子和裴艷玲飾鐘馗的字樣。坦白地說,我長期以來從來不看中國戲劇,所以如果不看螢光幕上打著“河北梆子”的字樣,我根本不知道這是在演唱“河北梆子”戲。我也不敢相信在“河北梆子”中居然也有如此優美激昂的唱腔,更不能想像扮演鍾馗的居然是一個清秀的女子。我一下子定了神,我坐到床上聚精會神地看完了整個專訪節目。當我看到裴艷玲一邊唱,一邊站著即席揮筆在豎在舞臺上的白色宣紙上寫下那首詩一樹磕花一樹詩、頂風冒雪傲奇技、留取暗香聞廣陌、不以顏色媚於斯。時,我內心的震憾無法形容。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Dec 2011 | 生活點滴 | (283 Reads)
     前些日子我去北京開會。見到我的一個小朋友小王。我問他,他的9個月大的女兒好嗎?小王皺著眉頭對我說女兒病了大概已經有兩個多星期了。我問他有沒有帶女兒去看病,他說已上了醫院好幾次了。過了一個星期我又去了北京。我見到小王時,又問他女兒病好了沒有。小王除了皺著眉頭外,並氣沖沖地說他的太太剛剛帶了女兒去醫院看病,因為她的女兒還未好。但她的太太也剛給他來了電話說,這次為他女兒看病的醫生稱,上幾次為她女兒看病的醫生將藥方開錯了,所以為他的女兒開了另外一款抗生素。小王告訴我,他的女兒在兩個多星期中,先後吃了好幾款不同的抗生素。我聽了他的話後,心中很納悶。9個月大的小孩究竟得了什麼病要連續服用那麼長時間的抗生素?我的醫學知識很淺薄,但是我知道不要說是這麼小的孩子,就是成年人也不應該那麼長期地、連續不斷地吃抗生素。我再問小王到底他女兒得什麼病,小王說醫生沒說。因為醫院候診的病童多,輪候半天後,醫生看一眼就打發家長帶著孩子離開。家長問多一句醫生也懶得答理。他的女兒就這樣拉肚子拉了幾乎三個星期。我一聽這話心中更是奇怪,我囑小王帶著孩子到好一點的醫院去看病。這次小王的回答是他女兒上的醫院是北京很有名的醫院,應該不能再找到更好的醫院了。我看小王一臉苦惱的模樣,心中也為他感到十分無奈和無助。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Dec 2011 | 生活點滴 | (236 Reads)
      最近忙忙碌碌地、北京、上海、香港、澳門四地不停地跑,雖然有時覺得有些疲倦,但是因為都是沒有什麼壓力地瞎忙,所以心中一直保持著一股輕鬆的感覺。另外,因為最近經常閱讀佛經,因此在待人接物和為人處世方面深受影響和感化,自覺對人對己都比以前寬容了很多。在不知不覺中也越來越感到自己活在這個世上比以前快樂和輕鬆得多了。我現在的每一天幾乎都是在懷著舒暢、愉快和興奮的心情中度過的。日前我在完成了中西文化這篇文章時,腦海中就是不斷地洋溢著西洋歌劇和中國國粹京劇的旋律。我為自己在晚年能過上如此愉快、自在的生活而慶幸,也因此特別地感恩。但是在我完成中西文化這篇文章,而還沒來得及將它放上網的第二天,我收到一個網友的電郵,看完了她寫的其中一段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立刻由晴轉陰,我腦海中的音樂聲和歡樂聲也全部消蹤滅跡,我心中泛起了一股悲悽難忍之情。她在來郵中寫道: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Dec 2011 | 評論 | (295 Reads)

     兩個星期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各領域施政報告辯論,業已於2011126日正式結束。期間由於我去了兩次北京,所以未能每天在電視機旁觀看辯論實況,因此我對開會情況的了解,基本上都是在事後從報紙報導上獲知。我曾任十年立法會主席,對澳門立法會每年在那段開會期間政府官員和議員們的辛苦深有體會。也真心慶幸自己已經脫離"苦海",不用再像受罰那樣坐在高高的主席位上忍受這種痛苦了。其實,澳門在回歸12年時間裡,絕大多數議員向官員提出的,都是那麼多年來堆積下來社會上的老百姓關心的老問題。在每年一次的大會上大部分的問題幾乎都是議員年年問、政府年年答、市民年年聽的陳芝麻爛綠豆的事情。特別是法律滯後問題,公務員隊伍不斷膨脹問題,司法行政管理不力、效果不彰問題,官員問責問題,澳門經濟結構單一問題,澳門中小企生存困難問題,通脹高創業難問題,加強澳門人文、道德教育問題,醫療衛生設施不足問題,城市規劃遲遲出不了臺問題,澳門環境嚴重破壞問題,交通堵塞嚴重問題,市民置業難、住屋難問題 ……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2th Dec 2011 | 生活點滴 | (235 Reads)

      11月3下午以何厚鏵副主席為團長的澳門全國政協視察團,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議廳裡和上海市各級領導開了一個視察總結會議。會後我邀請了澳門全國政協委員視察團成員、全國政協辦公廳陪同視察團成員和上海有關部門的領導一起回家共晉晚餐,以盡地主之誼(因為我是標準的上海人)。我們原先訂在室內吃自助餐,然後移步花園欣賞精心安排的演唱會。一切的準備工作在小弟弟其東和上海的朋友、公司同事的協助下,按部就班地進行著。但是從10月底開始上海每天下雨,因此我們只能在原訂計劃上,作萬一下雨將演唱會移到室內的兩手準備。那天賓客們在緊張的視察活動後,心情愉快地在一起吃了一次豐盛可口的自助餐。7時半左右下了幾天的雨也停下了。8時左右歌唱家們都陸續到來並為演唱會的演出準備就緒。

      在815分時,全部來賓在花園中就座,露天音樂會也就此拉開了序幕。由於那晚上海的氣溫適中,雨後的草地散出一陣陣清香味,所以當時的空氣顯得特別的清新,也因此大家都懷著愉快的心情欣賞精采的晚會。那晚的節目和歌唱家都是經過弟弟其東和朋友們精心挑選的。很快在座的每個人都在歌唱家們優美的歌喉、花園中雅致的燈光和良好的環境氛圍中陶醉了。歡樂的喝彩聲、掌聲在幾近兩個小時的音樂晚會中經久不息。我可以通過一張張充滿歡笑的聽衆的臉上,看到經過三天視察活動的澳門全國政協委員和工作人員全部放鬆了綳緊的神經。在那兩個小時裡,每個人都忘懷了生活中的煩惱和倦意,一心一意地盡情欣賞著那歡樂的一刻。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8th Dec 2011 | 一般 | (410 Reads)
      前幾天比較空閒,而外面下著雨,所以如無必要,沒有心思出去亂逛。在家裡一邊品著茶、一邊聽著音樂、一邊上網瀏覽著聖嚴法師著作吸收精神糧食,倒也能稱得上是人生中的一大樂事。在查閱聖嚴法師的著作時,偶然地看到一句這樣的話,心中覺得很困惑和不解。它是《真正的圓融一定先講「正直」,有所為、有所不為,同時又能有一種包容性,即使自己受到些許損害,也能包容。》。首次看到這個詞彙「圓融」時, 我真的不知道「圓融」究竟何解! 因為在我的思想裡,沒有這個詞彙,更沒能理解它指的是什麼。以往在我的思維中, 我將人分成「正直」、「圓滑」和「虛偽」這三類。正直的人是積極向上、心存正義之人。這樣的人見到社會上出現不公、不合理的現象時,不會首先考慮個人得失,而會挺身而出抵制惡勢力、並會幫助弱小、見義勇為。這種人一般是受人尊敬的。虛偽的人一般都是自私之“小人”,他們不存正義之心,為獲取個人利益不惜顛倒黑白是非、見人講人話、見鬼說鬼話。而每當見到社會上出現不合理和不公平現象時,不但不會為伸張正義而挺身而出,反而會為扶持強者、欺壓弱小,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而“圓滑”的人就是指那些八面玲瓏,見風轉舵,膽小怕事,而且抱著永遠不得罪他人的心態處世的人。那一種人的自我保護意識特別強,所以總怕惹禍上身,因此不會輕易在人面前表露他們內心真正的想法或發表他們的意見。他們雖然不一定是壞人,但是他們在我心目中並不能算是一個伸張正義的好人,因為這樣的人即使看到社會上出現不合理和不公平現象時,或是在他們聽到一些不符合事實的誹謗或惡意抹黑的話時,他們心知肚明誰是誰非,但是往往會因為事不關己,而不敢挺身而出,更不敢公開主持正義,最多在人背後或事過境遷時才敢議論。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4th Dec 2011 | 生活點滴 | (308 Reads)

       很多人都以為,我在過去幾十年忙於做生意、會管理企業;任立法議員、甚至任立法會主席,是屬於一個事業型的人。所以一定是不做家務、不進廚房的。其實,近年來我確實不像在年輕時在家中一腳踢,把家中的煮飯、清潔、洗衣、燙衫全部包辦。但是就算在今天 ,我心情好的時候,還是能親自入廚做飯菜款待來訪的親朋戚友。一般來說,我做的菜我的朋友們都會稱讚好吃,有些朋友會主動要求來我家吃我做的菜,有些甚至會在來吃飯前一天,先點好他們第二天想在我家吃的飯菜。事實上,在我幼年直到大學畢業,我除了遵母親吩咐洗自己的內衣和襪子,和偶然幫著掃地抹桌子外,的確是連廚房都不進的人。我首次進入廚房是到了巴黎求學時。當時做菜談不上廚藝, 為的是填飽肚子。

      記得在年糼時,因為我特別挑食的壞習性,而且如果在廚房聞到魚腥味、辣椒味、茄子味等等味道,我會棄那餐飯而不吃。家中的大人一般都怕餓到我,因此不准我踏入廚房半步。母親常常向我說我這樣挑食,將來不可能獨立生活,就算獨立生活的話也一定會被餓死。當然母親的話是誇大了。我非但沒有餓死,而且還學會自己獨立生活。近年來我將自己會做的上海菜、澳門土生菜和葡國菜教會了家中的工人,因此自己已不用再上菜市場或進廚房了。自從在200910月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去北京開會的次數比以前頻繁,在北京每年居住的日數也增加了,我每個月都會在北京吃上幾天北京的飯菜。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