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0th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247 Reads)

     在最近幾個星期中,我幾乎每天都在電腦上看由健康報記者劉永曉整理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先生,在中國工程院醫療保健報告會上的一篇精彩演講“老年人,活的就是一種心態”。我也已在不久前寫了兩篇文章的讀後感。在其中一篇“智者和強者” 中我曾寫過這麼一段話:「我想在今後的日子裡,我一定要緊記秦伯益院士的話,切切實實地做到“什麼年齡幹什麼事”。而且要學會像他一樣“不當幹時全身而退,戛然而止,飄然而去” 」。

     今天我再次打開電腦,並且又將文章重新讀了一遍。我在讀完文章後再次深深的被吸引和感動了。秦伯益院士的講話雖然僅只四仟餘字,但文章中的每一段、每一句都是那麼的精闢和充滿哲理。它們充分反映了秦院士是一個充滿智慧的長者,他的言論值得我們每個人學習,他的生活更值得我們借鑒。相信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按他的話生活,那麼我想不但我們自己會活得自在快樂,世界也一定會變得更美好和和諧。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6th Jan 2012 | 一般 | (273 Reads)
       日前曾讀了劉永曉先生整理2011年11月工程院院士秦伯益先生,就他個人對老年生活的感悟,在中國工程院的一篇講話後,有感而發 寫了一篇“智者和強者” 的博文。今天我想再就秦伯益院士的“孤獨也是一種享受” 寫一些自己的 感想。秦院士說:

      【老年有孤獨之樂。

老年有成熟之樂、天倫之樂、發展個性之樂、領受興趣之樂,還有孤獨之樂。孤獨時有廣闊的思想空間,有充分的行動自由,有全額的可支配時間,有不受干擾的心靈天地。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可以調素琴,閱金經”。蘇東坡寫過:“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 ”很多大思想家、大科學家、大文學家、大藝術家的不朽作品往往是在孤獨的境遇中創作出來的。  

我不是提倡老人過孤獨的生活,而是說明孤獨也是一種享受,一種美。要善於享受孤獨,不必懼怕。】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189 Reads)

      我目前的生活是處於半退休狀態。我在澳門的慈善會雖然有一個辦公室,也有幾名員工,但是我已不像以前那樣,必須天天按時去上班了。因為我現在的工作,彈性較大,想多做一些可以,想少做一些也無償不可。所以現在已經不像以往那樣,總有很多事情逼上眉梢等著我去解決。也因此我想回辦公室時可以回去,如果不想去的話也可不回去,心中可說沒有任何壓力了。

      在過去的兩年零兩個月中,我總共寫了兩百多篇博文,並將它們放了上我的博客。由於我在過去幾十年中一直沒有寫過中文,也因為不熟悉電腦的操作,所以在開始時,我不太習慣在電腦上寫文章。另外,我心想不知是否會有人對我的文章感興趣,因此也沒有在網上長期寫文章的打算。兩年的時間過得非常快,在不知不覺中,我非但習慣了寫博文,而且發現寫博文也已經成了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很多時候我會為因為出差在外,沒有時間執筆而感到有些失落。我有一些親戚和熟悉的朋友長期追看我的文章,他們只要幾天沒有看到我發表的新博文,就會來電詢問原因,甚至會擔心我是否生病了。為了我自己能妥善運用我的時間,也為了滿足親友們的要求。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中,我每隔幾天,就會分別在香港新浪網(繁體中文)和北京新浪網(簡體中文)上發表一篇新的文章。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258 Reads)
      201212日收到兄長其鏞發來附有一附件的電郵。這個附件名為“老人,活的就是一種心態”。其實,近年來我常常收到類似的郵件。不過我一般都不太喜歡這樣的郵件,因為有時郵件太大,把它打開時常常塞死電腦,也因此很多時我根本連文章都未打開就把整個電郵刪除掉了。另外,我心中其實也並不太喜歡看有關老人的文章,因為我覺得自己雖然已年長,但是自覺我的心並沒老,而這類文章一般都是教人在人老了以後,該做什麼和不該做什麼,而且其中告訴老人不該做什麼是佔大多數的。因此每次看完它們後,都會令我心中產生一種無名的悲淒感和消極感。但是那天看到郵件時,沒有多想就順手將電郵的附件打開了。文章的標題下是一張中國工程院退休院士秦伯益先生,坐在江西井岡山黃洋界山峯上的一塊岩石上拍的照片。照片上的秦伯益院士精神奕奕,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年齡大約40歲的壯年人。而文字介紹卻說秦伯益先生已年近80。在好奇心的趨使下,我看到照片上模模糊糊的拍攝時間好像是91721日。我在那一刻心中感到有些奇怪,心想記者寫的是有關老年人的,但為什麼要將他在20年前的照片放上網呢?這張照片引起了我的興趣,我也因此在不知不覺中開始閱讀了附件中的文章。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我一開始閱讀這篇文章,就無法停頓下來,結果我一口氣將4000多字的文章讀完,並且在讀完後,又重覆地將它讀了好幾遍。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3th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237 Reads)

      自從兩年前我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卸下工作重擔,過著相對輕鬆自在的生活。我現在有很多獨處的時間,因此也常常會回顧在自己一生中發生過的往事,並總結自己一生的成敗。我越來越感到母親對我的一生,特別是在我青少年時期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在膽量要大、心思要細一文中,我敘述了我的母親教會了我在處理事情時要膽子大,但是她同時又教我為了避免因為膽大莽撞而把事情做壞,所以必須在行動前細心分析成敗的可能性。

      我的母親是個特別聰明、敏感、好強、細心的人。她的心地很善良,又因她不愛管別人的閒事,更不愛惹是非,所以她在外人面前一般都很溫和,但是她在親人面前就顯得脾氣急躁。她愛憎特別分明,是非觀念也特別強烈。對她來說,無論是和她接觸的人或事,她基本上只有喜歡或不喜歡兩種態度。她對是與非的界定也永遠是,要麼是,要麼就是。另外她也特別好強、愛面子。她對自己和她的子女、兄弟姐妹要求也特別嚴格,她說話、處世從來也不會藏著掖著,更不會虛偽做作。總之她是一個好強、執著並追求完美的人。當然我認為愛憎分明、是非分明、坦白真誠、做事認真、追求完美都是我們人類在為人處世、待人接物上應該追求和爭取的,絕對是優點。因此我一直非常欣賞母親的優點。並且從孩提時代就不斷以她為榜樣,非常刻意地模仿她的行為舉止。我也有好強、愛面子、追求完美的性格和膽大心細的處事風格。正因為我和她都好強、都愛面子、都追求完美,因此我從小就在性格上和她產生了很大的矛盾。也因此會常常和她頂撞、爭吵。甚至在心中對她的過於偏激、執著產生不滿和抵觸的情緒。但是儘管如此,在我的內心裡,我還是非常佩服母親,也因此她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和在為人處事、待人接物方面模仿的榜樣。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219 Reads)

       幾個星期前收到表姐的兒子邱致中給我手機上發的短信,邀請我和我的表姐(即邱致中的媽媽)一家去泰國布吉島度假。他在信息中告訴我,他已為我準備好旅館房間,希望我能成行。其實,這已經不是邱致中第一次邀請我去布吉島了,但是因為我在那幾天已有其他安排,所以只能推辭了。過了幾天,我又收到了邱致中在布吉島給我發來的信息。在信息中,他告訴我,他和他的妻子、他的父母、妹妹、妹夫正在布吉島,他們玩得特別高興,可惜我沒有和他們同行。在他們回上海前,他們全家人都會繞道香港,並在香港小住幾天。他和他的家人都希望能與我的父親、我和我在港的兄弟們一起午餐。我非常高興地接受了邱致中的邀請。

      我從小就特別喜歡表姐的媽媽――我的姑媽。在我年幼時,家中的大人都騙我說,我是姑媽生的。也因此在我不高興時,就會拿報紙包一些衣服及鞋子離家出走要去姑媽家,據表姐說第一次我拿了衣物嚷嚷著離家出走時才不到4歲。我兒時也特別喜歡這位表姐表姐為人溫文,我的印象中表姐總是笑嘻嘻的特別可親。我父親只有一個姐姐,因此姑媽和表姐們和我們都非常接近。我們1949年在臺灣和後來轉來香港定居時,表姐們都和我們在一起同住,所以我在年幼時心中一直就把表姐當作是自己的親姐姐。給我留下特別深刻印象的是,在香港那段時間,每天早晨和學校放學時,表姐都會牽著僅45歲的妹妹去學校和回家。我的這個妹妹年幼時愛哭,所以常常遭母親責駡,妹妹也特別害怕母親。家中的其他大人也有些受母親的影響,所以對妹妹一直比較忽視。我在這一點上常常會對母親心懷不滿,但表姐總是對妹妹和顏悅色,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她對妹妹惡言惡語。也因此我一直對表姐特別有好感,也對她心存感激。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301 Reads)
      1129日早晨吃完早餐,正坐在電腦前寫文章。電話鈴響了,拿起來一聽是移民到加拿大的鄭姓朋友打來的,她在電話中告訴我,她和她的丈夫已回到了澳門,並會在澳門小住幾個月。她還告訴我,她和她的丈夫俩都很想和我見面敘舊。這對夫婦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在他們沒有移民加拿大之前,我們經常在一起吃飯、旅行。但自從他們於20多年前移民加拿大後,我們見面機會很少。雖然他們幾乎每年都會回來一次,但是每次都來去匆匆,所以我們也不是每次都能見到面。這次因為他們已退休,所以他們會在澳門住上四個月。聽到朋友親切的聲音,雖然知道他們要住上一段日子才走,但是由於前些年他們回來時,要麼是我不在澳門、要麼是他們去大陸旅行,所以錯過機會而沒有見到。也因此我心中對他們也甚是牽掛。所以在電話中相互問候後,就隨即相約於當晚來我家吃飯小敘。在掛電話前,她問我她是否能和我們另一位多年好友許小姐同來。我的答覆當然是歡迎之極。事關,許小姐也是我相識了幾十年的朋友,她在20多年前偕同丈夫和兩個孩子移民加拿大,近年來她雖已從加拿大回流澳門,並過著退休的生活,但是由於她常常去做義工,所以平時還是很忙碌,另外我又經常不在澳門,再加上我們倆的生活圈子太不相同,所以雖然心中有時也會想起她和她的孩子們,但是我們平時的見面機會實在是少得可憐。而且即使有機會見面時,也都會有很多其他朋友在一起,場面總是十分熱閙,因而一直無法坐下來靜靜地交談。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Jan 2012 | 生活點滴 | (310 Reads)

      1224日在北京時,將已寫好的一篇文章專業精神放上了網。其實在文章放上網前我曾再三猶豫是否需要撰文指出有關澳門某大學學生們在為我寫人物專訪過程中出現的一些問題。但在經過考慮再三後,我決定選擇將它寫出來。我在那篇文章中有一段寫道:

    【電郵發出後,我再也沒收到學生們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文章是否已被刊登。11月底的有一天我問秘書她是否知道文章已被刊登。我的秘書說她也沒有收到任何消息,因此打電話給那位主筆。從主筆處她獲得的答覆是文章早已被刊登,報刊的編輯部在不日內將會送來給我閱讀。但是直到1213日,我的辦公室才收到他們的報刊。我看到報紙是在1120日出版的。我對在澳門送一份報刊需要用上超過半個月時間除了有奇怪、納悶的感覺外,更多的是反感,而且如果不是我的秘書去催問的話,我可能一輩子也收不到這份報紙。

      我不能相信這些大學生們除了專業精神差外,連最起碼的對别人尊重也不懂,更不知道什麼是禮貌。我雖然深信這些孩子們,並不是存心把事情做壞,而且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出了錯,但是我還是為我們的大學生做事如此粗枝大葉和那麼不嚴格要求凡事精益求精而感到驚奇。其實我此刻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因為我一方面想,我可能應該對這些孩子們寬容一些,因為年輕人難免考慮不周,在為人處世上一定會出些毛病。我就當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以免說出來後傷他們的自尊。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如果沒有人向他們指出他們的不足之處,那麼他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他們錯在哪裡。這樣的話,對他們的成長也未必是好事。我左右為難,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