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May 2012 | 一般 | (316 Reads)
      5月7星期一早晨起床後,我因身體感到有些不舒服,所以沒有像往常一樣,每逢週一由香港回到澳門。雖然早知有關澳門政制改革已進入本地立法階段,但是我並不知道澳門立法會分別於5月8安排了引介、一般性討論及表決《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修正案(草案)》決議案;和59日召開大會,引介、一般性討論及表決《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修正案(草案)》決議案。我雖於59日時身處香港,但在澳門的二位好朋友也先後致電於我,並告訴我,立法會議員們就兩個決議案提出了很多針鋒相對的意見,討論的氣氛亦比較熱烈。並有兩名議員在發言後,對法案表示不滿而離場抗議。而關翠杏議員在那天的大會中,在沒有預先寫好發言稿的情況下,由感而發地發表了一番精彩的言論。這兩位朋友盛讚關姐發言具深度、富感情,是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中少有的高水平的發言。她們的說話,引起了我極大的好奇和興趣。於是,我馬上上網查看了當天的新聞,可惜的是可能由於報章版面的限制,我沒能看到關姐(這是大家對關翠杏議員的稱呼)的發言全文。雖然我心中一直牽掛此事,但是在那天後的一個星期裡,不是我不在澳門,就是關姐不在澳門,因此我們一直沒有見面。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7th May 2012 | 生活點滴 | (311 Reads)

      最近因為幾乎每天讀葉曼先生的《智慧人生》,所以深受她文章的影響,對有些以前很少花時間思考的問題,開始進行思考。特別是在網上讀了她那篇《葉曼居士自學佛心路歷程》,更引起我對佛教的興趣。葉曼居士在她的文章中說,她認為學佛必讀之經書是《六祖壇經》和《楞嚴經》。因此我上網找到了這兩部經書,在尋找過程中,我偶然發現在網上有一篇由網友上傳在網上的一篇文殊法師講述的《學佛必修課程----四清淨明誨》。那一篇文章中的開頭的兩句話『我們學佛,無論目的是想獨善其身,作個自了漢;抑或是想兼善天下,實行菩薩道,自利利他;』更是深深地吸引了我,因此也將這篇文章細細地讀了一下,並將它從網上摘下,粘貼到我的文檔中,以備隨時閱讀。

      我自大約20天前,開始閱讀葉曼居士推薦的《六祖壇經》和《楞嚴經》。在閱讀過程中,我發現我對《六祖壇經》雖說不能完全明白,但是也還有所悟。不過在讀《楞嚴經》時卻完全有如墮入雲霧,頗有字識我,而我不識字的感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May 2012 | 一般 | (258 Reads)

      我有個每晚都是開著房間裡的燈和電視機而睡著的壞習慣。我幾乎每一晚都是在半夜醒來後,才將電視機和電燈關上。這個月的14日晚上睡覺前,我和往常一樣坐在床上看書,但是電視機是開著的。突然,我聽到電視午夜新聞播報: 就在韓國的國會中,發生國會議員群起圍攻並毆打幾個反對派的議員事件。聽到這幾句報導後,我下意識地抬起頭來凝視電視機的螢光屏,這時只見電視機螢光屏上一大堆人層層地圍在一起的背影,當然被毆打之人在螢光屏上是無法見到的,但當時螢光屏上一片混亂,在人堆外圍的人都高舉著手拼命地在向內擠。由於這則新聞很短,所以在我聽到並引起我注意時,新聞已快播完,也因此我只看到一兩個鏡頭。儘管只見了一兩個鏡頭,但已令我內心引起巨大的震驚。在震驚的同時,我對我所聽到的和看到的出現在螢光屏上的場面簡直難以相信,也感到特別地反感。我心中納悶在這文明的21世紀中,貴為一個國家的國會議員們,怎麼可能是如此粗魯的一群。他們竟然用毆打的手段,對付持不同意見的人士。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9th May 2012 | 生活點滴 | (330 Reads)

      日前讀了國學大師葉曼居士著的“智慧人生”後,深受教誨,並即刻抓筆寫了一篇博文“智者葉曼”。我對葉曼居士的崇敬不可言喻,而對她所著作的“智慧人生”一書的迷戀程度,也完全不亞於對由聖嚴法師所寫的“生死皆自在”。我將書本來來回回地從頭到尾讀了好幾遍。這種感覺也只有在我的兒童時期常有發生。記得當年母親不允許我在床上躺著看“閒書”,因此我常常偷偷地在被窩中用手電筒照著看小說。當然自從成年後,我可以在沒有約束和顧慮的情況下挑燈夜讀,但是自從2006年得了一次嚴重的眼疾後,我放棄了不捨得將書放下的習慣。在一般的情形下,我都會在書本上夾上一個書簽,按時熄燈睡覺。去年在讀聖嚴的“生死皆自在”時,我對書本愛不釋手,出現挑燈夜讀的情況。而這次的情況一點也不亞於上次。這次我將書本放在床頭,並在過去的兩個多星期中,當我每天睡覺前坐在床上一定會再將它翻閱一下。

      到今天為止,我已將書讀了好幾遍。雖不能說對這本書已滾瓜爛熟,倒背自如,但每讀到一處,都有已曾似相識的感覺。我所以喜歡讀葉曼居士的書,相信是因為葉曼居士博學。而且她的文章平舖直敘、並易讀易明。即使是不容易明白的道理,在葉曼居士的筆下,也能令讀者覺得簡單明瞭。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5th May 2012 | 生活點滴 | (248 Reads)
      56日星期天和父親一起到他最喜歡的飯店吃晚飯。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父親經常到這家飯店就餐,因此飯店的服務員對他都很熟悉。那家飯店裡所有的服務員幾乎都知道父親喜歡吃什麼和喜歡坐在飯店的哪一個位置上。目前雖然父親的雙目已完全失明,但是他還是能憑他的記憶,點他喜歡吃的菜餚。服務員們在父親坐下後,也都會主動送上一杯紅酒給父親喝。每個星期天,只要我身在香港,而沒有感冒或咳嗽時,我就會和父親一起共晉晚餐。可惜的是父親的視力每況愈下,特別是目睹他在過去的一年多的時間裡,從模模糊糊地看到身影,退化到了現在什麼也看不到的情形真的令人痛心。現在如果我不用手去握著他的手的話,他完全不會知道我就在他的旁邊。不過父親生性樂觀、好強,雖然我相信他內心一定是很痛苦的,但是他卻不會在別人面前表露出他的痛苦,所以他從不訴苦,更不會埋怨。他還常常會帶著微笑地說:“對不起,我看不到你。我的視力越來越差,現在什麼也看不到了。不過每個人的年紀大了,身上的[零件]難免是會壞的,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每次吃飯時,父親還不時地用手慢慢摸索放在他前面的酒杯,並頻頻地舉杯祝我們在座的每個人身體健康。父親在講話時,雖然一直是保持著輕鬆的口吻,但是我們在他身旁,聽他說話的人總會產生遺憾並有些淒涼的感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2th May 2012 | 生活點滴 | (214 Reads)
      418日的晚上,澳門“母親會”的會長、副會長、理事會、監事會的成員請我吃晚飯。由於她們是最近在新一屆“母親會”的領導層選舉中選出來的,所以其中有很多位我挺相熟,但是也有幾位是年輕的,並且是剛當選的,因此也是和我第一次見面。澳門“母親會”是一個慈善工作的團體。 在回歸前,其主席必然是由每任的澳督夫人擔任。回歸後,由於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夫人,沒有繼承回歸前的傳統而擔當會長一職。因此會長在回歸後由會員互選產生。“母親會”的會長、理事長、理事、監事長、監事都是義務工作者。她們在澳門的慈善工作主要是服務老人和兒童。母親會辦的老人院和幼兒園院在澳門都享有盛譽。我對“母親會”的領導們犧牲自己休息的時間、不計酬勞、不計辛苦地、義務為社會服務的精神,深為讚賞並欽佩。也因此我打心底裡願意和她們交朋友,並非常希望從她們那裡學習一些做慈善工作的經驗。我和她們有在每隔一段時間後,相約共晉晚餐的約定,418日的晚餐就是其中的一次聚會。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8th May 2012 | 一般 | (238 Reads)
      自2011年初起在朋友龔權先生的引薦下,我開始接觸京劇文化。其實我對京劇也不能說是完全沒有印象。因為我在兒時常常隨父母去劇院看京劇,所以我對我國多位京劇名家的名字都是熟悉的。如父親酷愛的麒麟童(周信芳先生),馬連良先生 ,裘盛戎先生及中國四大名旦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的名字對我來說都不是陌生的。另外因為我的母親在我幼年時,曾有一段時期在家學唱京劇,而雖然那段時期非常短暫,但是每當我想起我的母親時,京劇唱詞我好比籠中鳥……”好像還在我的耳邊徘徊。在步入青少年時代後,我已不再接觸京劇,而我個人興趣也逐漸轉向了西洋古典音樂。並由中年開始對歌劇的喜愛幾乎達到了狂熱的程度。我經常光顧唱片店搜尋歌劇的唱片和光碟。在家獨處時,也會重覆地觀看歌劇的劇情和聆聽歌劇的唱詞。我甚至會為了要欣賞一齣自己鍾情的歌劇,不怕辛勞地、長途跋涉專程乘飛機到世界各地去欣賞歌劇。我特別喜歡義大利歌劇大師威爾第(Verdi)和普契尼(Puccini)。而19世紀的威爾第(Verdi)的著名歌劇弄臣”(Rigoletto)是我特別喜歡的劇目,對這齣戲我至少看了50遍以上。在這種情況下,我對這個歌劇中的每一個唱段當然都是非常熟悉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4th May 2012 | 一般 | (249 Reads)
      我的雙親和阿香姆媽自我幼年起,就不斷地向我灌輸助人為樂的思想。而在我中學和大學求學期間,雖然中國在當時是處於較貧窮的環境,但是社會上的風氣卻非常良好、人與人之間相處也相當和睦。在較長的一段時間裡社會上呈現一片守望相助、路不拾遺的景象。在學校裡,我們除了學習書本知識外,也特別重視道德教育。學習雷鋒、董存瑞等愛國愛民、捨己為人的英雄事蹟,雖然已是半個世紀前的事情,但至今在我的腦裡還是記憶猶新。離開中國大陸後,雖然在我的人生中經歷了很多起伏和波折,但是總的來說,我的運氣還是比較好,在事業上也獲得了小小的成就。而且在個人經濟方面,除了在開始來澳門定居和工作時,出現一些拮据狀況外,隨著事業的發展和年齡的增長,我也由小康生活,逐漸進入無憂無慮的相對富裕的生活境況。步入晚年後,特別是2006年的一場大病,令我感到生命的無常和脆弱。因此儘管在經濟上不能稱得上大富,但早就不需為開門七件事煩惱了。由於在積穀防饑的思想影響下,經濟上也已略有積蓄。對今天自己能有這樣舒服的晚年生活,我除了慶幸外,對國家、父母、社會、澳門和澳門人都心存感恩。也為此,我總想在餘生盡自己能力,為國家、父母,社會和澳門人作出一些回報。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