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Jun 2012 | 生活點滴 | (361 Reads)

      在講粵語的地區,稱呼女性朋友常常為“某姐”。對此我剛來港澳定居時很不習慣。其實當時我對廣東人的很多生活習慣都不清楚,也因此鬧了很多笑話和做了很多令廣東人不能接受的事。剛到澳門時對別人稱我為“真姐” 或“曹姑娘” 時,由於在我們上海人中並沒有這樣的稱呼,因此也會感到有些別扭,甚至有些不喜歡。但是在港澳長住了幾十年後,我已完完全全地溶入了廣東人的生活習慣,有時在講上海話時,還會出現濃厚的“廣東腔”。所以我現在在不知不覺中很自然地稱呼我的女性朋友為“某某姐”了。

     521日和關姐、華姐 (梁玉華) 和一姐 (賀定一) 一起共晉午餐時, 華姐說娥姐最近病了, 她還聽說娥姐因病而瘦了15, 因此她很為娥姐擔心。她的話音剛落,我隨即問:“娥姐不是去了澳洲醫病,怎麼已經回到澳門了嗎?” 事關,本來我和娥姐約定一起於51日及52日去文化中心,觀看國家京劇院在澳門連續兩晚的兩場京劇演出。但在4月下旬娥姐來電告知我,她因身體不適,咳嗽不止。在子女的督促下,將會飛往澳洲檢查身體及療養,因此向我致歉稱她不能和我們一起觀看京劇了。當然,在電話中,我安慰她看戲是小事一樁,千萬別記掛在心。等她恢復健康,我們有的是機會結伴去看戲。我在掛斷電話前預祝娥姐早日康復,等她身體康復回來後,我們再相聚。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Jun 2012 | 一般 | (266 Reads)

      我從20091016日起開始掌管同濟慈善會的工作。自那天開始我心中對自己能否將這份工作做好存有疑問,這心中空蕩蕩的和沒有信心的感覺是我在過去的幾十年從來未曾嘗過的滋味。為了將工作做好, 所以我非常注意世界上有關慈善機構的動向和它們的工作情況的報導。我希望能從那些報導中獲取一些應該如何做慈善工作的啟發。經過兩年半的時間,我對自己今後應該如何開展工作,雖不能說已胸有成竹,但是最艱難的第一步終於算是邁開了。

     在此期間中,我查找了很多慈善機構的資料。其中對我特別有啟發的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的介紹。我認為兒童健康成長並努力將他們教育好、培養好,是令我們社會進步和發展最重要的基石,也直接關乎我們每一個人明天生活的環境。所以我決定今後同濟慈善會的發展方向會更偏重於兒童教育和青少年人才的培養。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Jun 2012 | 生活點滴 | (237 Reads)

      在我親友們的眼中,我是一個非常自信和見慣大場面的人,所以他們都認為我是一個臨危不亂,心理上相當平穩的人。我內心雖然是個易傷感的人,但的確在一般情況下,特別在碰到大事時,我還是相對地比較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今天我的心情有些複雜。在這一刻,我無法說清楚我的內心真正的感受。但是我感覺到了令我自己都不能相信的不尋常的緊張。

      其實明天對任何一個人來說應該都是普通的一天。對我這個在過去幾十年中滿世界飛的人來說,乘上飛機飛往任何地方都是小菜一碟。我於大約三個星期前,就已經和安徽大學的領導約定,我將會於617日啟程返回母校探望師生們。但是當出發去合肥的日子逼近時,我內心出現了不尋常的漣漪。這種情況的出現是我從來沒有估計到、也是很難相信的。經過我仔細琢磨為什麼我會處於莫名的緊張狀態的原因時,我明白了返回母校的這次旅程,看似簡單,但是對我來說,它是那麼地不尋常。為此我必須馬上抓住筆桿將這一不尋常時刻的心情用白紙黑字記錄下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Jun 2012 | 一般 | (300 Reads)

      201265日我召集在葡萄牙就讀的、由同濟慈善會資助的學生們在回國探親之際來北京,和今年將赴葡的學生們與我在北京一起度過那一天。我於20091016日起退下澳門立法會主席之位後,正式掌管澳門同濟慈善會。由於同濟慈善會的兩大宗旨之一是培養人材,所以除了發放一些獎學金給在世界各地深造的學生外,我們也開始物色適當的、以法律本科為主的大學畢業生,由同濟慈善會全資送往葡萄牙學習兩年葡萄牙語,隨後再攻讀為期兩年的法律碩士課程。

      由於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對我來說是一項全新的工作,在開始時,我真有些摸著石頭過河、心中沒底的感覺。但兩年半過去了,我們從全無頭緒開始,由最早只有兩名學生,發展到今年秋季將會有12名學生,在同一時期在葡萄牙求學的規模。到今天為止也已有3名學生已學成歸來,並返回原單位工作。按目前的發展形勢,我相信學生的總數將會在今後逐步地增加。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3th Jun 2012 | 評論 | (461 Reads)

      在6月1日的國際兒童節前的一星期,澳門各傳媒已紛紛開始報導各社團為兒童節舉辦的各項活動。從電視和報章上看到一張一張天真、歡樂的兒童笑臉,對我這個最愛小孩的人來說,是一件開心的事情。為此我的心中也充滿了歡樂。但是在第二天我在電視新聞中,看到了一則令我內心非常不安的新聞。

      這則新聞是聯合國安理會周日(5月27日)舉行緊急會議,商討敘利亞胡拉鎮大屠殺。消息稱2012年5月25日位於霍姆斯省的胡拉鎮在上周五舉行反阿薩德統治的示威活動,隨後遭到敘利亞政府軍的持續炮擊。在衝突中至少有90人喪生,其中包括32名10歲以下的兒童。敘利亞當局否認了有關軍方在胡拉鎮進行屠殺行動的說法,並稱這是恐怖組織的行為。敘利亞外交部發言人麥克迪斯在大馬士革的記者會上證實,周五安全部隊和恐怖分子在胡拉發生了衝突。他說,數百名武裝分子衝入胡拉,針對平民進行殺戮。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把這一死亡事件歸咎於「武裝恐怖集團」。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Jun 2012 | 生活點滴 | (272 Reads)

      最近我在稍有空時,就會自然地拿起佛經、或由佛門高僧、居士所撰寫的文章閱讀。也因為閱讀它們,我將過去幾十年讀英文書籍的生活習慣全都打亂了。我已好久沒有觸摸放在我床頭的那本看到一半的英文小說。每當上床睡覺前看到這本小說時,心中總會有些遲疑,因為這本英文小說的內容很吸引人,而且作者的文筆也很好。但是在遲疑後,我最後還是會選擇拿起有關佛學的文章閱讀。本來我認為退出立法會,我會有很多空餘的時間。但最近我發現原來自己是處在一天只有24小時很不夠用的境況下。

      我一直認為自己很清楚知道什麼是佛教。因為我自小習慣見家中大人說,只要我們經常唸經、燒香、求神、拜佛,我們就會受到佛的保護。在兒童時代,我偶爾會隨家中大人去廟宇。而在廟宇的大殿中,我也會像他們那樣,在佛和菩薩面前合掌並跪拜。也因此當我想起佛教時,我必然會將它和佛教徒到廟宇燒香拜佛的情況聯想在一起。至於說佛經是什麼,和佛教中最基本的理念是什麼?我卻都是一無所知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4th Jun 2012 | 一般 | (664 Reads)

      在搜尋究竟什麼是“禪” 的時候,我在網上尋得三位唐朝(大約是公元七、八世間)禪師的資料。他們的名字分別是豐幹、寒山和拾得。後世人將他們三人並稱為“國清寺三隱”。民間傳說豐幹是彌陀化身、寒山是文殊菩薩的化身、而拾得是普賢菩薩的化身。寒山和拾得更被稱為“和合二仙”。我對他們是菩薩化身一說,不敢否定, 但也不敢置信。不過在網上讀他們的故事除了給我極大的樂趣外。也是十分有益身心的教育。從他們超常人的智慧來看,他們的確就是佛經上所描述的菩薩。可惜的是有關豐幹的網上資料現在已是不多。但是有關“寒山”和“拾得”的資料卻不少。其中特別是“寒山”和“拾得”的一段對話,更是一直在民間廣為流傳。這段對話令人深思,並令人回味無窮。它是:

 寒山問拾得:

【世間謗我,賤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 

 拾得答: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