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Oct 2012 | 生活點滴 | (331 Reads)

      我在家休息了足足三個星期後,1022日從香港回到了澳門。當船隻緩緩地駛近澳門碼頭時,看到澳門碼頭兩旁美麗的景觀時,我内心情不自禁泛起了一陣陣的激動和歡愉。三個星期的時間是短促的,在人生中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這次因為是因病而趁機去香港作例行的每年一度的全身檢查,而在看完體檢報告後,知道自己身體中的一切器官, 如心、肺、腦、肝、腎、脾、胃、胰臟等都很好,所以也放下了心頭大石。但由於還是覺得頭暈得厲害,所以就一直没敢回澳門。

      醫生告訴我 ,根據他對我多年來健康狀況的了解,他認為我頭暈的原因是我工作壓力太大、熬夜太多、上電腦時間太長、上電腦的姿勢不正確而引起的疲勞過度。他囑我回家靜養,他相信我休息好後,頭暈現象就會自然地消失的。對醫生的這番説話,我非常認真地聽,並在回家後的靜養期間,連上電腦都沒敢。我一心一意想消除頭暈現象。因為我覺得頭暈真的令人感到太難受了。另外,我也真正地體會到了有債必還”的道理。當然我沒有欠人錢債,但我欠下的是休息債,這次自從在澳門進醫院到再回到澳門,不折不扣地過了四周,我也足足地被迫休息了四周。那天我一到澳門就急不及待地回了同濟慈善會的辦公室。辦公室中一切依舊,但由於我已幾近一個月沒有回去,所以我對辦公室裡的一切都感到特別的親切。但是我還是覺得很疲倦,所以大約只在辦公室待了兩個小時就回家休息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7th Oct 2012 | 生活點滴 | (245 Reads)

      最近因病休息了好幾個星期。在此期間中,幾乎每天起床後,都覺得頭重腳輕,除了走起路來有如踩雲霧外,身體也好像失去了平衡,並隨時會有快跌倒的感覺。因此為了防止發生意外,我採取足不出戶的辦法。我拋下手頭的工作,一心一意地在家靜養。在整個休養過程中,我的電話一直是處於靜音狀態,所以除了偶然在手中的平板電腦中或在電話中查看來郵和來電外,我聽到的只是由電視機中,傳出的輕微的聲音。對我來說,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那麼寧靜的生活情況都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自從幼年起,在我幾十年的生活中,我一直都處在忙忙碌碌地學習和工作中。我早已習慣我周圍的熱熱鬧鬧、人來人往的環境。因此我還真沒想到,原來在家什麼事都不做,是那麼地辛苦。因為我是站起來怕跌跤、上電腦又怕頭暈,因此我每天靠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什麼事都不做。但是在什麼都不做時,我的心裡就特別憋得慌。不過儘管如此,我的腦子卻一刻都沒有停下来。即使在不能上電腦的情況下,還是在手上拿著平板電腦,陸陸續續分段地寫了三篇文章。而且心中還不斷地惦記著慈善會的工作。我甚至還用手機的來回信息中和人長篇大論地討論、並爭論問題。當然在事後我為自己在生病休養期間,還有閒情逸致對發生在我周圍的事情,通過信息和人討論、並爭論而覺得有些可笑。而且我還發覺自己原來是一個一刻也閒不住的人。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Oct 2012 | 一般 | (235 Reads)

      最近遵醫生囑咐,說我需要休息,所以幾乎天天都在家待著。由於在家沒有什麼事可做,所以除了閉目養神外,還能做的也僅僅是看看報紙、書籍和電視新聞。在此期間,當我感到自己的精神較佳時會用手上的平板電腦上網瀏覽。而禪心學苑上的釋達觀法師和其他法師們撰寫的文章,更是我最喜歡瀏覽的網站之一。我很喜歡禪心學苑的釋達觀法師的文章。我也曾在我的博文中多次寫過閱讀他的文章後的感想。這幾天再次閱讀他的幾篇《佛法隨筆》,更有再次受啟發和教育的感覺。特別是下列的三篇文章,更令我不斷地靜思法師文章中的寓意。這三篇文章分別是:

1. 《成熟的人

【去年剛過,今年初到,不知我們領悟到什麼?所謂「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未來種種譬如今日生。」生命若無經歷淬鍊,怎曉人間的冷暖;人生若無親自走過,何能感受人們的心聲;生活若無深刻體驗,豈知世間的苦疾。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8th Oct 2012 | 一般 | (233 Reads)
      日前,在報章上看到一則新聞。這則新聞是説,在廣州地鐵中發生了一件令人震驚,也不能輕易相信的事。那件事是一位老人在眾目睽睽下,用牙齒將一位青年咬得遍體鱗傷。在新聞旁邊也附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是那位老人扒在青年人身上,而就在他們躺著的地鐵車廂裡的椅子下方,有一攤由那位青年身上留下的血跡。據報紙報導,當時在地鐵車廂裡的眾多乘客卻沒有一個上前阻止。當我看到這則新聞時,心中突然出現了一陣陣毛骨悚然的感覺。我不能相信這兩位一老一少的、從不相識的、並在非常偶然的機會相遇的人,竟然會為爭進入地鐵車廂的先後那樣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鬧成那麼地令人可怕和罕見的大事。而令我覺得更不能相信的是,當這件事發生時,在同一車廂中的眾多乘客中,卻沒有一個人上前勸架並阻止。在事件發生後的大約一星期,在廣州的南方都市報上有一段新聞稱,“那位在廣州地鐵中被噬青年,願向老伯道歉”。那位青年説,事件起因是他不滿老伯打尖而惡語相向。他認為老人雖然有錯在先,但承認自己也有錯,並願意向老伯道歉。看了這段消息,我心中覺得有些既好笑又可悲,不過我心中倒也有些安慰,因為至少這位在鬧劇中的青年知道他也有錯,並願意道歉。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Oct 2012 | 生活點滴 | (241 Reads)

      日前收到一位很久沒有互通信息的現在身處中東的泰籍朋友的電郵。這個朋友常常會為我轉寄一些他認為很感興趣的文章,並向我介紹他和他家人的情況。但這次這位朋友沒有詳細敘述他的近況,而只是在電郵上附了一個附件。附件名稱為「在香港流傳的最好郵件之一(HongKong –The one of the best emails going around)」。我心中思忖這位朋友遠在中東,又怎麼會有這麼一個被稱為在香港流傳的最好郵件之一,而我身在港澳卻竟然會茫然不知有這麼一個郵件存在。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急不及待地打開附件觀看究竟。郵件是由香港的風景、市容作背景,配上中英字母和輕鬆優雅的音樂組合而成的圖片。在郵件第一頁上赫然看到以香港青馬大橋作為背景的一行中文字我們這個時代的悖論 和英文字“Paradox our times”,電腦中也隨之放出了優雅的音樂。郵件中的圖片開始由第一頁,轉為第二頁,第三頁……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正在播放中的文字吸引了。我也明白了我那位泰籍朋友將這個郵件發來給我的原因。我本想用電郵方式將這個郵件轉發給我的朋友們,但當我看到最後一個圖片時,我決定將這份電郵中的每一畫面上的字句抄下來,並放在我的博客上,讓更多的朋友和我分享我閱讀它後的內心震撼。下面是我用手抄下來的全部圖片中的中英對照文字。它們是: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0th Oct 2012 | 生活點滴 | (266 Reads)

      今年整年我都在咳嗽,我的家庭醫生見我連續幾個月都沒停止咳,因此為小心起見,囑我拍了一張肺部X光片,他説現在有一種不發燒的肺炎。由於我的X光片上顯示肺部並無感染,所以醫生斷定我的咳嗽只是普通感冒,或敏感引起的。我對目前存在不發燒的肺炎覺得有些奇怪,也同時為自己沒有患上肺炎而感到慶幸。不知因為是感冒和服用感冒藥的時間太長,還是因為最近工作太忙,而且常常挑燈夜讀,所以睡眠時間短,並且睡眠質量特别差,所以大約在半月前身體開始感到不適,並且還常常出現一陣陣天昏地暗的頭暈。不過我的頭暈都是突發性,並會在一瞬間就過去。而且我過去也曾多次試過在睡眠不足時會發生同樣情況,所以我對此也沒有特别在意。

      其實918日那天我在出席蘇浙滬同鄉會晚會前,我覺得有些頭重腳輕,身體也感到有些不適,並有些頭暈,不過那天我因工作排得較密,而且心中也記掛著晚上中樂團要在蘇浙滬同鄉會演出之事,所以心想我可能是因為工作太忙,神經繃得太緊之故才引起的不適。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6th Oct 2012 | 一般 | (253 Reads)

      最近我常常上網閱讀佛門大師們的著作,也特別喜歡「禪心學苑」網。更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發現在「禪心學苑」網上心靈小品一欄轉載了我撰寫並發表在博客上的一篇文章。其實我的那篇文章是在受到多位佛門大師作品的啟發後,對自己過去由於自我和執著而造成心靈上的不快有所反省的情況下,有感而發寫的。當然看到自己的文章被轉載在那麼受歡迎的網上,心中是很高興的。

      自從接觸佛學和禪學後,我發覺不但自己在待人處事上有了一些變化,而且心境也經常是處於平靜和愉快的狀態中。我發覺我現在已經不大在乎以往很計較的別人對我的態度,而我以前對他人的言行常常會心存不滿的情況也比以前減少了。現在我常常會以感恩之心看待我周圍的每一個人,我也會盡量克制自己的脾氣,避免從主觀立塲上去判斷他人的行為。我也會經常告訴自己要站在他人的立塲評估他人的言行,也要盡量發掘他人的優點,並忘懷他人的缺點。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nd Oct 2012 | 一般 | (317 Reads)

     在過去的近三年中,同濟慈善會的工作雖說還是處在規模較小的摸索階段,但是一切進展都較順利,因此我基本上是生活在愉快中的。最近又遠渡西洋和由同濟慈善會資助在彼邦就讀的孩子們共處幾日,令身心處在格外興奮和幸福的狀態。不過很意外地,在旅途中收到家人的一封電郵,令我本來充實和快樂的旅途染上了一絲不快感覺和留下了美中不足的遺憾。

     事關這位家人將他們夫婦通過電郵互相漫罵、爭吵的副本寄了給我。其實夫妻爭吵本屬常事,常語道床頭打架床尾和 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我雖對他們夫婦間之不和早有所聞,並且在他們“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的情況下,也弄不清楚他們究竟誰有理。因此在多次相勸無效的情況下,也不得不置身事外。但最近看他們之間越吵越兇,簡直是到了無法相融的境況,心中常有不忍。本來兩個成年人因愛情而結合,但因性格不合而分離,在現今世界中是常見的事,其中並不存在一定是誰是誰非的問題。而且本來是兩個成年人之間的事,應該可以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解決,不必一定要惡言相向,吵吵鬧鬧地令家中永無寧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