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9th Nov 2012 | 一般 | (330 Reads)

      在我的一生中,我遇見過無數的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社會背景和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由於我生性比較喜歡交朋友,所以在我這一生中,我交了很多的朋友。但我發現在和我交往的人中,我心中常常記掛的,並不一定是我能常常見到的或是交往時間長的人。對有些我認識了很長時間的人,我並不了解,也沒有深刻的印象和感情。但對有一些認識不久的人,卻感到非常的親切。並在見不到他們時,心中會對他們有絲絲的掛念。我對人與人之間存在著的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和關係,常常感到不解,甚至驚訝。

      我常常奇怪是什麼令我和關姐、師傅仔(許輝年)成為莫逆之交。論社會背景、論出身環境、論經濟條件、論成分、論學歷、論愛好,我和他們之間都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在我的心目中,關姐或師傅仔倆都是我尊敬、信任、親切和佩服的人。他們在我心目中的份量甚於我的親兄弟姐妹,因為我可以和他們無話不說。而且我知道他們永遠不會在語言上、行動上,說出或做出任何對我不利的事情。我對他們的信任就像對自己的信任。其實,他們並非和我一起長大的,我的“發小”。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5th Nov 2012 | 一般 | (251 Reads)
      自從三年前我開始寫博客後,我結交了很多網上的朋友,但是我和絕大多數的網友是不相識並素未謀面的。三年來,通過在我的網上留言、和互通郵件、我和我的網友們成了知己。他們會將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遇見的開心事和煩惱事告訴我。他們也對我百般愛護。特別是在我因病休養期間,慰問的信件如雪花般地由各方面飄飛而來。在每封信件中,我都能在各位網友信件的字裡行間,感覺到他們為我的病而擔心的沉重心情。在一封一封的電郵中,網友們都露出他們是那麼地情真意切;那麼地充滿人與人之間的關心和愛護。最難能可貴的是,雖然我和他們素不相識,但是他們的一聲聲祝福,就像一隻隻溫暖的手,捂熱著我的心,並令我感激、感動。它們再一次令我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真情。我督促自己,我必須注意勞逸結合,就算不是為了自己和家人,我也必須為這些不認識的朋友們保持良好的健康。因為這個世界是值得留戀的。在休養期間,我深居簡出,因此有很多時間閱讀來信。在諸多信件中,有一位網友給我傳來一篇由周國平先生寫的名為【人生邊上的智慧——讀楊絳《走到人生邊上》】的文章。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Nov 2012 | 一般 | (280 Reads)

      我從小就聽慣家中的大人説[ 前世作孽、今世來報]這句話,所以在意識中埋下了人是有前生和來世的思想。我的母親雖無受佛教之戒,但應該可算是一位佛教徒。因為她在生時,會經常去廟宇拜佛,也會在每月初一、十五戒葷吃素。但是母親是不讀佛經的,所以她除了會告訴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做人必須存好心,做好事。她也常常會跟我們說[好心有好報,如果不報是時辰未到] [行什麼良心,過什麼日子] 等等。但她從來沒有向我們灌輸過任何佛學知識,也因此我對佛教的認識也是僅僅限於「因果報應」和「戒葷吃素」上。

      當到了少年、青年時代,我開始懂事,並有了自己的思想。我也從此開始不斷琢磨,既然有[ 前世作孽、今世來報]  [好心有好報,如果不報是時辰未到]  的說法是否正確?我常常想如果它是正確的話,那麼我很自然地想知道「我前生究竟是誰?」和「我來世又會是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當然我對自己提出的問題,從來沒有找到過答案。在我上了大學,並且讀了理科後,我感到自己必須以唯物主義的觀點看人生,並且也告誡自己,不能再相信老人們所説的如[ 前世作孽、今世來報]  等話,因為這些話是要求人們安於現狀、並且接受命運安排的"宿命論"。也為此我督促自己必須要抛棄這些迷信的念頭。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5th Nov 2012 | 一般 | (224 Reads)

      寫完《釋達觀大師論“成功”讀後感之一》後,我本想不再繼續寫,但是心中真的為就這樣停筆感到十分不捨,因為那本《一念之間》真的是一本十分勵志的好書。它不但適合像我這樣年齡人,並且對年輕人更有益,因為年輕人可能在為人處事上受到更大的啟發。另外,我想到了《搭建太陽村》的作者李晶寫過“看到了而不傳播是自私的”那句話,所以我覺得,如果不將書中我認為最受益的內容傳播給別人,是自私的。也因此我決定拿起手中之筆,繼續將書中的精闢語句摘錄下來,它們是: 

 

他在【成功的領悟-無有得失】中寫道:
有得必有失,那是「相對」的概念;無得亦無失,這是「絕對」的體悟。

 

他在【成功的表現-—誰勝誰負】中寫道:
人之所以想出名,是為了要讓別人「看得起」;想有錢,是為了讓自己有「安全感」!

但他又指出人若是需要,藉助「外在」的東西,才會有安全感。此人本身就有問題!他認為唯有內在安定,外在才能安,故心安一切安。心若不安,誰能安汝。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1th Nov 2012 | 一般 | (296 Reads)

      這篇文章和它的續篇, 9月上旬業已完成。但是因各種原因,而一直沒有將它們放上網。最近因病在家休息, 並遵醫生囑咐,而沒有經常上網。所以到今天已足足一個多星期沒有寫文章了。今天將這兩篇文章稍作整理後,將它們分兩次放上網並和大家分享。全文如下 : 

曹其真寫於2012118


      由於最近忙於工作,所以沒有上網看佛門大師的文章。今天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上網看了很多篇文章。並一氣呵成地讀了釋達觀法師的著作《一念之間》、《生命中的陷阱》、《每日一語》,和濟群大師的《人生中五大問題》、《幸福只是對痛苦的一種緩解》和丘中仁的《轉煩惱為菩提》。其中釋達觀法師的《一念之間》,我已非第一次讀,但我每次讀它都會感受到心靈上的快樂,並一次又一次地被感動。當然其它上述的文章都是非常有益身心的。它們雖然都是出自不同佛門大師之手,但是它們基本上都是圍繞著同一個如何活好我們這一生的主題。其中都包涵精闢、正確教人向善的為人處世之道,令人閱後受益匪淺,並回味無窮。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Nov 2012 | 生活點滴 | (277 Reads)

      前陣子,在閲讀《智者葉曼》一書時,看到一幅葉曼先生和南懷瑾先生兩位長者的合影。當我看到兩位慈祥的長者這張合影時, 內心非常喜悅。因為我是多麼希望能像相片中兩位一樣長壽,並繼續過著具有眼明腦活的良好質量的生活。我真的不想像有些高壽的人,雖然還是活在這個世界裡,但思維已很混亂,並不能自理生活起居。因此他們給生活在他們周圍的人增添了很多的煩惱,並成為親屬的累贅。當時我想,如果能像相片中的那兩位長者一樣,仍能在一起交流思想,並研究學問,那可是多麼地好啊!

      對葉曼這個名字,我以前沒有聽說過 所以在讀《智者葉曼》那本書的時候 對葉曼先生充滿智慧的人生存在感到萬分的敬仰。但是南懷瑾先生的名字對我來說是早有所聞的。首先聽到他的名字是在多年前有一位朋友告訴我說,南懷瑾先生自己曾在一次演講中告訴坐在臺下的聽眾,他的名字用上海話的發音是難為情 。我為此感到特别的有趣,也因此對南懷瑾這個名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心中一直對這位只“念過小學的大師 並被人稱為 [亦儒非儒、是佛非佛] [推崇道家又非道家] 的南懷瑾先生感到十分好奇。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