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Mar 2013 | 評論 | (296 Reads)

      我在第十二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於2013312日結束後,緊接著參加了第十二屆全國政協會議的常委會。並在常委會閉幕的翌日由北京回到了香港。在北京的兩個多星期中,一方面由於不習慣乾燥的天氣和污染的空氣,另一方面由於不適應生活作息時間的調整,再加上在過去一個多月的舟車勞頓,所以身體感到特別的疲勞。本想趁週末在香港靜靜地休息三天,然後回澳門投入同濟慈善會的日常工作。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本來靜養的打算被連續兩天的香港本地新聞破壞得一乾二淨,本來尚佳的心情也一下子變壞了。事關,在連續兩天的頭條新聞中,分別報導了在香港發生的,兒子串謀他人殺害親生父母的消息。其中一起更是令人不敢相信的,親生兒子將父母殺害後,殘忍地將父母肢解分屍的消息。

     這兩起謀殺案引起了我內心的極度震驚。特別是在319日各大報章的報導中,獲悉其中一位謀殺雙親,並肢解父母屍體的29歲青年,並不是在一時衝動,暫時迷失心智的情況下,錯殺雙親的。據報導他早就有預謀,並在事先買妥巨型冰箱,以便在父母被殺後,將他們的頭顱和殘肢放入冰箱中冷藏。這位青年如此殘忍和冷血的行為,不但令人髮指,也令人感到大有毛骨悚然的恐怖。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6th Mar 2013 | 生活點滴 | (244 Reads)

      自從我開始主掌同濟慈善會工作以來,我一直對自己在本應安享成果、頤養天年的高齡時,才開始從事一項自己並不熟悉,也沒經驗的慈善事業有所擔心。有時更會有擔心自己可能失敗的恐懼感。回憶往事,我覺得在未開始慈善事業的前四十年光陰中,其頭二十年的從商和後來二十年的從政,雖說也都是充滿挑戰、困難和挫折的,但是總的來說,因為當時正處在身強力壯、精力充沛的年華。因此任何挑戰、困難和挫折都未曾挫敗我【勇往直前和必須成功、不言失敗】的勇氣和志向。也因此那四十年的人生對我來說,總體上是可稱在相對順利的情況下走過來的。在那四十年中,我的腦海裡,從未有出現過自己可能遭受失敗的想法,因此也沒有為自己可能遭受失敗而恐懼過。但在過去的三年半中,我卻已無數次反覆地自問我【選擇】走上慈善這一條道路是否正確,更會自問如果我萬一失敗了,我應該如何面對。當然我無法回答自己的提問,因為我在慈善路上的一切才剛開始。其實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在這條全新的人生道路上【成功】和【失敗】的機會是參半的。而且要【成功】是需要我有堅定的信念、無比的勇氣、堅韌的毅力和無私的付出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Mar 2013 | 一般 | (251 Reads)

      由春節前離開澳門起,到開完兩會再回到澳門,前後整整超過了40天。我的心中對澳門的一切都十分記掛。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中,我馬不停蹄地由澳門到了香港、到了巴黎、到了尼斯、到了里斯本。然後在由歐洲回到香港的兩天後,隨即又去了北京、杭州。然後由杭州又回到北京參加兩會,直至全國政協常委會結束後才繞道香港回到了澳門。因此雖然在時間上離開澳門的時間很長,但是因為在此期間每天身處在忙碌之中,所以時間在不知不覺地由身邊偷偷地溜走了。這次我先後在北京住了超過二十天,每天白天參加會議,而在晚上擠了好幾個晚上的時間處理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另外還有幾個空餘的晚上,有很多朋友前來陪伴我吃飯、聊天。在京期間我直至晚上十時半過後才能回自己的房間休息。所以雖然日程排得非常緊湊,但是內心卻是十分輕鬆、愉快和充足的。不過這次四十天的經歷,令我真正感到每一天只有24小時的時間,實在是太不夠用了。

      在歐洲期間我無隙寫文章,而在杭州和北京期間我也幾乎沒有動過筆,寫過博文,所以為不讓我的讀者們牽掛,我將存在檔案中的早就已寫好的幾篇文章,稍作修改後放上了網。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Mar 2013 | 一般 | (674 Reads)

      在我的博文《2013年春節遊記》中有一段【那天在車上,本來我想讓小朋友們再用葡文說出一些他們在旅途中的心得體會,但是孩子們說,他們想多聽我說話,所以我提議由他們向我提問題,而由我來作答。】的文字。在路途中,孩子們向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問題,而我也就他們提出的問題一一作出了答覆。孩子們那天向我提出的問題絕大部分都是圍繞著如何為人和處世這個題目的。其中一個孩子向我提出的問題很有趣,他說長輩們常常告訴他【做人要低調、做事要高調】,但是他不是太明白究竟應該如何正確把這句話真正用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因為他覺得如單從字面意思來理解這句話,好像這句話的前後是有些矛盾的。

      聽了這位孩子提出的這個問題後,我的心中覺得有些為難,因為要正確答覆這個提問對我來說真的不是太容易的。事關對我來說,這句話雖只有短短的八個字,但是它包含的意義卻涉及【為人處世】的根本。而對這些已經大學畢業的大孩子們來說,他們雖然已都過了成年的年齡,但是由於他們都還未走上社會,也並沒有真正地開始在社會上【做事】,因此我明白要他們領會【低調做人】的意思可能還並非太難,但是要他們真正懂得【高調做事】的含意就未必是那麼容易的了。而將兩句話放在一起來要求他們真正理解並做到,那就可能會令他們感到有些前後矛盾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0th Mar 2013 | 生活點滴 | (276 Reads)
      29農曆新年除夕和父親及其他家人吃了年夜飯,和幾位親友一起飛往歐洲。在總共10天的行程中,我們在法國和蒙納哥停留了4天,然後到葡萄牙看望由澳門同濟慈善會送往葡國求學的學生們。在巴黎時我們看了兩場由巴黎歌劇團演出的歌劇,一場是在巴黎歌劇院(Opera de Paris,或以它的建築師Garnier 命名的Opera Garnier)上演的兩齣獨幕劇Le Nain L’enfant et Les sortileges ;另一場在香榭麗舍劇場(Théâtre des Champs-Élysées)上演的Favorite。由於和我同遊的親友們都沒進入過巴黎的劇院,且對歌劇十分生疏,所以我預先從網上下載了有關的歌劇內容介紹,讓他們在事先閱讀並了解故事的內容,以免她們坐在劇場中時感到煩悶。這兩場歌劇的劇情對我也都是比較生疏,並且也是我以前未曾親臨現場觀看過的,但觀看後都覺得它們很精彩。和我同行的親友遊伴們,雖然是首次進入歐洲的劇院觀看歌劇,但是從她們興奮和喜悅的表情中都能知道,她們都沉浸在歡樂中。特別是她們對規模宏大、精美細緻、金碧輝煌,由大理石和金飾交相輝映的巴黎大劇院是極為欣賞和喜愛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Mar 2013 | 評論 | (321 Reads)

       去年1010日從報章的報導中獲悉,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在乘校車回家途中遭【塔利班】槍手企圖暗殺,頭部和頸部中槍的消息。當時我內心的震驚無法形容。我震驚的原因是這位生活在巴基斯坦西北部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瓦特省Mingora城的少女年僅15歲。我心中無法明白,誰會和一名如此年輕的小女孩結下如此的深仇大恨,並能用如此冷血地手段在光天白日下,對她下此毒手。馬拉拉中槍後,曾一度情況危殆,但是經醫生搶救後,大難不死,並在脫離危險後,轉送到英國治療。據報導今年2月初馬拉拉在英國接受了用鈦板修補顱骨、左邊頭部植入人工耳蝸的手術。令人高興的是馬拉拉在手術後康復理想,而且相信今後亦不會留下認知後遺症。

      今年25日的電視新聞播放了馬拉拉在病床上的視像講話。雖然在視像中馬拉拉戴著頭沙,而且是側著面,但是從她的語音清晰、表達自如中,我相信她的思維還是十分敏捷、理路也十分正常。為此我感到特別地高興。據說馬拉拉是用三種語言錄的視像。當然我看到的視像中她說的是英語。令我感到驚奇的是她的英語說得非常好,她用的詞彙也十分恰當。在視像中的馬拉拉看上去精神不錯、神情淡定。雖然她的臉上還帶有一絲稚氣,但她顯得特別地成熟和老練。她的雙眼炯炯有神,在她臉上找不到一絲驚慌,從她從容的表面下我們完全無法想像她曾遭遇暴行並不能想像她有“刼後重生” 的經歷。就憑這一點我對這位年僅15歲的少女,心中產生了極高的敬意。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