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6th Sep 2013 | 生活點滴 | (328 Reads)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為一些年輕人提供心理輔導和解答他們疑難的服務。事關,在過去的三年中,我經常收到一些認識的或不認識的人給我的來信、來電、通過網上紙條甚至要求見面。他們中有些是和我分享發生在他們生活中,令他們高興的喜事。有些是向我訴說在他們生活中發生的,令他們不順心、甚至悲傷的事。更有的向我請教應該如何選擇學習課程、工作範圍和人生道路。當然有的我能答,有的是我不懂的並無從回答的。但是我覺得他們對我的信任,都是值得我珍惜的,因此無論是我答得了的和答不了的,我都會給他們一個回覆。

      日前,我在和幾個同濟來澳門大學學習的學生一起晚餐時,收到了一位年輕的小朋友的電郵。這位小朋友曾和我有過幾面之緣,我對他也有不錯的印象。但是由於我和他接觸機會不多,而且和他並不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中,所以除了偶然會收到他的電郵向我問好,和報告他的近況外,我對他在從事什麼工作和他的生活狀況,都是一無所知。那天小伙子給我的來函的主旨為【請教:成長的煩惱】。而且在電郵結束前的末段寫上了“急盼指教”的字樣。雖然回到家時已是晚上的10時半,但是因為小朋友急切盼望我的回覆,所以我一踏進家門就打開電腦覆了他的電郵。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1st Sep 2013 | 一般 | (323 Reads)

        8月底在北京遇見了一個8歲半的男孩。這個男孩是隨他的祖父到我家來作客。其實這個男孩已經是第二次上我家作客。上一次他是隨著他的祖父母來我家的,但是因為上一次他來時,家中賓客很多,所以我沒有單獨接觸他的機會。而因為他不停地穿梭在賓客之間,所以除了覺得他很活潑可愛以外,我並沒有對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這次這個小男孩來作客時,我的家中只有幾個串門客,所以我和他有了很近距離的接觸。我給他吃一些糖果和冰淇淋後,就專心和小男孩的祖父及另外幾位朋友交談,對坐在旁邊的小男孩並沒有過分的在意。但是在交談中,這個小孩的祖父讓我考考這個小孩的英文。我當時心想一個8歲半的小孩,應該是剛開始唸小學的年齡。他的英文再好,也只不過是小學2年級的程度。所以隨口問了他的名字。想不到當我用英語向他發問後,孩子馬上跑到我旁邊挨著我坐下。他不但用英語告訴了我他的名字,並馬上向我反問了我的名字。當我告訴他我的名字後,他的話匣子一下子就打開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Sep 2013 | 一般 | (314 Reads)

      日前,我完成了一篇名為《人生的選擇》的博文。在那篇文章中,我敍述了我受亞馬遜的創辦人貝佐斯先生,在普林斯頓大學為畢業生的演講的啟發,快速地回憶了我的人生。在回憶的過程中,我的情緒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了我在人生路上作出重大選擇時,所經歷的喜、怒、哀、樂狀態。

      我的回憶令我再次體會到,在我人生的關鍵時刻作出的選擇對我都是至關重要的。在寫完《人生的選擇》博文並擱筆後的那晚,本想拿起放在床邊的一本小說閱讀,但是我的思想就是無法集中在我手捧的書上。而我曾經經歷的人生中的大事和小事,却不斷地湧現在眼前。並且佐斯先生演講中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那幾句話,【"天賦""選擇"。﹝聰明﹞是天賦,﹝仁慈﹞是選擇。天賦與生俱來,但是選擇就難了。如果不小心,你們可能就會被聰明誘使做了傷害仁慈的選擇。】更是不斷地徘徊在我的腦中。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1th Sep 2013 | 生活點滴 | (378 Reads)

      823我收到一位朋友為我轉發來的電郵。看完這份電郵後,我喜不自勝。因為這份電郵除了本身的內容精彩萬分外,我從電郵末段的表述【台灣銀髪族協會創會理念 : 大家共同成長 : 自己要成長, 也需要幫助對方成長。人生七十再開始 : 七十歲了, 再激發人生生命活力。台灣銀髪族協會創會理事長 呂世光 】,猜想到這份電郵的原始傳播者是台灣銀髪族協會創會理事長呂世光先生。

      自從同濟慈善會創辦同濟長青會(長青長者活動中心)後,我一直非常關心世界上有關為長者服務的機構的報。而我覺得上述台灣銀髮族協會的理念,和我們同濟慈善會創建同濟長青會的理念十分接近,因此我立即上網搜索有關台灣銀髮族協會的資料。

     讀網上找到的有關資料,引起了我內心極大的共鳴,我對台灣銀髪族協會的宗旨和我創辦同濟長青會(長青長者活動中心)的思想不謀而合感到非常高興。我現將在網上獲得的有關台灣銀髮族協會的有關資料下列如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Sep 2013 | 生活點滴 | (443 Reads)

       自從2009年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的人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在新的工作環境中,我結識了很多年輕的朋友。我非常願意和年輕人交朋友,更喜歡和他們交談。我喜歡和年輕的朋友相處交談的最大原因,是在我和年輕的朋友交談時,我處於沒有任何心理壓力的狀態。對我這個本來就不拘小節、不喜歡官樣文章,並傾向自由發揮,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人來說,沒有心理壓力是非常重要的。也因為這個原因,在和年輕朋友交談時,我顯得特別健談,而且我的話題不受束縛和內容也是漫無邊際的。

      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和年輕朋友們“交談” ,其實是我說而他們是在聽。而當我向他們講述在我成長、創業和奮鬥期間的經歷時,是會引起他們極大的興趣。我想箇中原因是因為我的那些親身經歷,都是發生在他們還沒出生的年代。所以對他們來說,那些故事都是充滿神秘感和傳奇性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Sep 2013 | 生活點滴 | (311 Reads)

       今年815日,我和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任職的、並和我共事過的工作人員在澳門退休人員協會聚餐。我於7時前到達現場等候我久未見面的一些舊同事們的到來。在2009年離開立法會時,我曾向那些老同事們承諾,我會在每年的某一天和他們一起聚餐,而聚餐的地點由他們選擇。在去年的一次聚會中,有一位年輕的舊同事提出,她認為一年一次的聚餐不够,她建議我們由每年一次改成每年兩次。這個建議獲得大家的一致贊同,因此從去年開始,我們的聚會由每年一次增加到了每年兩次。

       那天,當我看到陸陸續續進入餐廳的一個個很久未見的舊同事時,心中泛起一陣陣喜悅和深深的感慨。我內心深切體會舊友重見的喜悅,也感慨四年的時間在無聲無息中悄悄地從我的人生中溜走了。我和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現在都因為忙於各自的工作,所以已有足足半年未見過面了。但是我對他們每一個人,還都是感到非常的親切和熟悉。令我自己也感到驚奇的是,在我見到他們時,我竟然還能叫出每一個人的名字。而且他們每一個人,在立法會大樓中的某一個角落工作的情景,也立刻呈現在我的腦海中了。在那一刻,發生在整整四年前的814日全體議員及工作人員和我的告別晚宴上的,一幕幕溫暖和感人的場景,再次默默地感動和溫暖著我的心。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