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6th Nov 2013 | 一般 | (207 Reads)

       日前收到一個友人轉來的名為《科技共業演變的可怕(我在你身邊,而你卻在玩手機)》的網上文章。文章中圖文並茂,除了文字很精彩外,還有好幾張照片。在那些照片中,我覺得有兩張顯得特別地有意思。

      其中第一張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妻女4人、美國副總統拜登夫婦在參加一次戶外活動中端坐在第一排的照片。把照片放上網的人在照片上打上了2009年的年份。而另外一張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妻女4人在參加一次活動時坐在第一排的照片,那張照片上有2013年份的字樣。但是令人感到很有趣的是,在2013年的那張照片中,這個美國第一家庭的4位成員,各自聚精會神地玩著自己手上的手機。他們各有各的姿勢,並且很明顯地從照片上可以看出,他們專注程度令他們對周圍的環境是毫不感興趣的。因為我相信他們如果稍為留意一下周圍的環境的話,那麼他們在那一刻的神情,是不可能被他人的相機捕捉入鏡的。

     從照片上,我雖然看不出他們一家人是在參加什麼活動,但是從坐在他們身後的一排排座位上,坐滿著人的情況來判斷,相信臺上要麼是有人在演講,要麼是有人在作文娛表演。奧巴馬總統這個美國第一家庭的各成員,在參加集會/活動中的那種隨便的態度,我感到非常的驚訝。特別是總統奧巴馬的行為更令我感到很難接受。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Nov 2013 | 生活點滴 | (278 Reads)
      20131111復旦大學歷史學和人類學聯合課題組,發佈了關於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專家們發現了一種罕見的家族內共有的基因類型。該課題組由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副會長韓昇和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李輝教授領。相關論文發表在國際學術雜誌《人類遺傳學報》上。該消息報導後,引起了網民們的熱議。有些網民質疑科學家們的研究“拿著科研經費當兒戲,‘吃飽了飯沒事幹’”。課題組的專家們在回應網民的這些質疑時稱:“科學研究不是鬧著玩,或者功利性地為了幫人“認祖歸宗”,此次的研究成果,證明了一種跨學科研究的優勢和突破。也是第一次從基因層面驗證了許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確實是一家。而生命科學和歷史學的跨學科合作,也將有助更多歷史謎團的揭開。韓昇教授表示,在這次曹操家族DNA的研究中,課題組驗證了漢代丞相曹參的家族基因,與曹操的家族基因沒有關係,從而證明曹操是曹參後人的說法有誤;其次,民間傳說“操”姓是曹操後代改姓而來,經過基因驗證這兩個姓氏之間也沒有明確的遺傳關係;另外,研究還表明現有的“夏侯氏”基因與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從夏侯氏抱養而來的說法也不準確。他認為在該研究課題的基礎上,一門由人類學家和歷史學家共同參與的新學科——“歷史人類學”,有望在復旦大學產生。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4th Nov 2013 | 一般 | (280 Reads)

       2012128,我在新浪網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熟人社會》的博文。在文中我交待了和當時正在香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澳門青年梁佳俊先生見面交談的原因和情況。

      正如我在《熟人社會》那篇文章中所說的那樣,自從我由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退下來後,我基本上是不接受任何人的訪問的。現在我除了見目前和我主持的澳門同濟慈善會工作有關的人士以外,一般是不會見和我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的。梁佳俊先生在求見時說他來訪的目的,是為了他正在寫的一篇關於我的文章。而我一直就對別人寫有關我的文章心存顧忌。因為我是非常不願意別人為我“寫傳立著”的。其實我除了不願意別人對我的舉止行為、生活隱私、工作作風和處世態度評頭論足外,更不願意讀到別人對我大加讚美的文章。因為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是我自己。我內心是好是壞、是善是惡、是美是醜,只有我自己是最清楚的。別人能看到的,只是我願意讓人看到的表面。再說我一生重視隱私,我覺得我的生活純屬我個人。我願意說的、寫的,都是經過思考後,認為可以公開的東西。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8th Nov 2013 | 一般 | (258 Reads)

      10月中在朋友的介紹下,在北京偶遇日本青年加藤嘉一。加藤嘉一在中國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專業畢業並獲得碩士學位。現在正在美國哈佛大學進修。

      我雖然和加藤嘉一素無謀面,但是我對他的名字卻是熟悉的。因為去年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閱讀了他寫的一篇名為《賣國賊和愛國賊》的文章。並受他文章的啟發,寫了一篇名為《愛國》的博文。此後,我又讀了多篇由他撰寫的文章。我很喜歡閱讀他的文章。因為他的文章除了文筆好外,思維清晰、視野開濶、觀點到位外,文章中富於感情也是我所讚賞的。當然因為我和他的思想感情、教育程度、社會背景、成長環境存在很大的差異,所以他文章中表達的有些觀點和我有所不同,也是不足為奇的。

      從北京回到澳門後,我給他發了郵件。在郵件中,我將我在新浪網發表的名為《愛國》的博文附上一同寄去了給他。加藤嘉一在收到我的郵件後,很快答覆了我的郵件,並附上了他曾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上發表的一篇名為《轉型的澳門需要開放》的文章。他在郵件中寫道:【大約兩年前,我曾寫過至今唯一一篇關於澳門的稿子。您是那裡的領導者,我猶豫了半天要不要發給您(或許您已讀過),怕太淺薄,片面。】。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nd Nov 2013 | 一般 | (253 Reads)

      最近閱讀了星雲大師撰寫的《談處世》一書。星雲大師將書中的“談財富” 一章,分成了下列的4個小節。它們分別是“從擁有到用有”、“真正的財富”、“賺到歡喜”和“用錢和藏錢”。這4個小節的篇幅在整本書中雖然不大,但是它們的每一句話,都會令我陷入深思,並感到受益匪淺。所以我在過去一個星期,已經將它們來回來回地讀了很多很多次。而每讀一次後,我對它們都會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今天提筆寫出讀後的心得體會,留待自己日後閱讀。

      在“從擁有到用有”中,星雲大師說:【河水要流動,才能涓涓不絕;空氣要流動,才能生意盎然。吾人之財物既然取之於大眾,必也用之於大眾,才合乎自然之道。一心想要擁有,不如提倡用有”和“真正的用有不易做到,一旦執著財物是我的,用的對象就不廣泛,用的心態就不正確,用的方法也有偏差。其實,吾人的一生空空而來,空空而去;吾人的財物也應空空而得,空空而舍;對於世間上的一切,擁有空,用於實,豈不善哉】。

      在“真正的財富”中,星雲大師說:【人生在世,錢雖然很重要,但卻不是絕對萬能的,因為除了金錢以外,還有許多東西對人生更有意義、更值得追求的東西。”和“除滿足、歡喜外、健康、智慧、慈悲、願力、懺悔、感恩,都是人生很值得追求的東西、也才是我們真正的財富】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