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Mar 2014 | 一般 | (232 Reads)

      由於同濟慈善會在過去的4年多時間裡發展得非常快,所以我現在的工作量很大,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密密麻麻的。我周圍的親朋好友看我這樣辛苦,都為我很擔心。並紛紛向我提出告,希望我放慢脚步,不要像年輕時一樣地拼命工作,而虧待了自己。但奇怪的是,最近我雖然很忙,但我的精神狀態和心情卻都是非常良好的。

      在兩會期間,我有幸見了一位已退休多年,但長期是我心目中偶像的首長。這位首長對我非常關心,而由於我們已經一年沒見,所以那天我倆促長談了三個小時。當我說起父親最近對我提的兩點要求時,首長表示非常贊同父親的說法。首長說從善重要,但身體更重要。那天首長詳細地問了我和同濟慈善會在過去一年中的發展。首長在聽了我的講述後,對我和同濟慈善會在過去一年中的工作表示高度的讚揚。但首長在同時多次提醒我,第一不要把自己累壞,第二做善事要量力而行。首長說現在人的壽命長了,所以我不能把自己的積蓄全部花光,而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因為家財花盡而老來無依。首長在我們分離時,還多次叮囑我,要牢記,做善事要量力而行。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4th Mar 2014 | 一般 | (279 Reads)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裡,我的工作很順利、我的身體健康狀況也很良好、我的精神狀態更是特別地好,但是我的內心卻常常為一件事情感有些不安。事關,在20143月中旬,我必須在已向“澳門同濟慈善會”提交申請,意欲於2014年夏天加入“中葡雙語法律人才計劃”的諸多應屆法律系的畢業生中挑選符合該計劃的學生。

     “中葡雙語法律人才計劃”是我在退下澳門立法會主席位置後,也就是說在4年多前開始策劃和推出的。我推出這個計劃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我在十年立法會主席崗位上,深深地感到由於澳門缺乏中葡雙語法律人才,給我的工作帶來很多不便和困難,所以決心為培養未來的雙語法律人才作些貢獻。而另一方面是因為中央認為由於歷史原因,澳門在促進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具備極大的優勢,所以把打造中國和葡語國家商貿平臺的任務交給了澳門。

      我認為中央把打造中國和葡語國家的商貿平臺的任務交給澳門,不但是澳門巨大的發展機遇,更是充分顯示中央對澳門的信任,和一件非常值得澳門人感到光榮的事情。作為澳門人中的一份子,儘管我自知我個人力量不強,但是我必須用實際行動響應中央的號召,並在推動這項工作的開展而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也因此在我離開立法會後馬上著手策劃這項人才培養計劃,並在三個月後,就推出了這項計劃。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7th Mar 2014 | 一般 | (278 Reads)

      中國新年前的小年夜,我去陪父親吃晚飯。那天在父親的家裡還有其他的客人,我和父親的客人都不太熟悉,所以那晚我在餐桌上說話不多。飯後父親站起來告訴還坐在餐桌上的客人們說:對不起,我失陪一下,因為我要和我的女兒說幾句悄悄話。然後,他拉著我的手,和我一起進了他的睡房,並在房間裡的沙發上坐下了。由於父親很少和我說悄悄話,所以我的心中對父親想和我説些什麼著實有些好奇。

      自從父親把由他創辦的香港永新企業有限公司的絕大部分股份賣給我們後,雖然他還擔任著董事長的職位,但是他已經不再管理公司的事務。不過在過往的20多年中,父親並沒有閒下來,他還是不斷地開闢著他的新事業。由於我們各忙各的,所以他具體在做些什麼,連我們作為子女的都是不太清楚的。

      那天我俩在他房間裡坐定後,他說他今年虛歲雖已95歲了,但是他還在做一件對國家有貢獻的事情。他説相信他正在做的這件事,應該是他在這一生中做的最後一件大事。如果他把這件事做成功的話,他也就了了這一輩子最後的一個心願。看父親嚴肅的神情,我的心中感到非常自責,因為我覺得我過去對他的關心實在是真的太少。其實在幾年前,我已多次聽他說過,他正在和清華大學共同研究開發一個科學項目。但是由於每一次他都沒有詳細說那是什麼項目,所以我也就沒有詳細問,也因此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共同開發的究竟是什麼項目。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0th Mar 2014 | 一般 | (247 Reads)

      今年春節的年初一我到達了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和同濟學生們一起度過了三天半的時間。在此期間,我們一行十幾個人到葡萄牙的FatimaObidosEvora等城巿旅遊,也在我下的旅館的大堂中座談了一個下午。看到孩子們每一個都很健康和安好,我感到非常愉快。我在離開歐洲,和回到澳門後,陸續收到學生們的來郵和生活報告。孩子們在他們的來信和生活報告中,處處流露出他們對我到訪的興奮心情。他們的這種心情,令我堅定了我必須珍惜自己健康的信心。因為只有在身體健康良好的情況下,我才能兌現在今後更好地照顧他們的諾言。

      其實幾乎所有的孩子們寫的信,和他們的生活報告都是他們真情的流露。它們不但令我感動和安慰,也令我注意到自己平時言行舉,在孩子們的心目中的重要性。其中在一位趁學校放寒假之際回澳就醫的學生的生活總結中說:

1月尾的來臨代表又一個學期結束,轉眼間在葡國的日子已經在倒數中, 我馬上便會完成最後一個正課學期然後回到澳門去工作回想在這1年半的時間內的真的學會了除葡文外的許多東西,更重要的是我在思想和處事上也變得越來越成熟,例如更加會安排時間,關心別人的感受和社會的現狀等等,所以真的很感謝主席給我這個機會來到學習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4th Mar 2014 | 一般 | (255 Reads)

      211日歐洲行結束回到香港後的第二天晚上和父親一起吃了晚飯後,回到了澳門。並於13日中午和同濟慈善會的同事們,及在澳門且剛放完寒假的同濟學生們一起吃開年飯。當我見到那些很久未見的同事,心中非常高興。所以雖然是中午吃便飯,但是還是開了紅酒,以示喜慶之意。我和在澳門的那些學生在過去半年時間中,由於在同一城市生活,所以接觸頻繁,並基本上每星期都跟他們一起午膳,並在午膳後和他們說說話、談談心,因此在感情上和他們拉近了距離。這次和他們已幾乎一月未見,心中對他們甚是掛念。也為此,那天見到他們時,心中感到格外的高興。

     人和人之間的感情真的是很奇怪。和那些孩子們從不相識到相識,從不熟悉到熟悉的時間不長,但是和他們之間的感情卻很深。所以我現在真正地感覺到,和有些人相處了一輩子,似乎沒有給我留下什麼印象,但是和某些初相識的人卻是一見如故。在過去半年中,我常常會和那些孩子們促膝長談(當然所謂長談,也只是我說他們聽)。而他們也會經常給我發郵件,傾談他們在生活中和思想感情上的一些想法和看法。那天見到他們時,他們在這個假期中,為我發來的每一封郵件內容都浮現在我的腦中。特別是當兩名聯署向我賀歲,並讓我掉下眼淚的孩子站在我面前時,我想起了他們言語真誠、感情深厚的信件。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