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Apr 2014 | 一般 | (250 Reads)

       自從我在博文中透露,我開始閱讀佛學書籍、中國古典詩詞和傳統經典文學後,很多朋友除了會將他們認為值得閱讀的書籍送給我外,更會通過電郵將他們在網上搜索到的、他們認為我感興趣的精彩文章和智慧語發送給我。因此在過去的四年中,我在家閱讀的時間比起以前的任何時間都大幅地增加了。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總有讀不完的文章。現在每天回家後,我都會沉浸在,一邊閱讀、一邊品茶的樂趣中。特別是在我開通微信後,朋友們通過微信不斷給我發來的精彩的文章和智慧語,更是令我的生活增加了不少的情趣。其實我對微信的優點早有所聞,但是一直卻沒有想起要用它。不過,最近在用了它後,覺得它真的是朋友之間,互通消息的最簡捷和方便的工具。

     我在新浪博客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道學、儒學、佛學對我的影響》的第二天,我的同事楊範孫先生就為我發來了一篇《佛家、儒家和道家養身之道的聯繫和區別》和另外一篇圖文並茂的名為《最聰明人的活法》的智慧語。

      讀了那篇非常精彩的《佛家、儒家和道家養身之道的聯繫和區別》後,我對共同構成我們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國學”的三大家,佛家、儒家和道家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當然由於這篇文章很深奧,所以我一下子並沒有能完全消化其內容。因此也還未能就文中的精華寫出令自己滿意的心得體會。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0th Apr 2014 | 一般 | (269 Reads)

       今年41日,我收到我們同濟慈善會北京辦事處主任陳函思的來信,在來信中陳函思問我,是否可以考慮接受一項最近收到的由“基金會中心網”向我們提出的資助項目。

       根據我對陳函思的了解,我認為她雖然覺得這個基金會中心網所提出的資助項目有些偏離我們日常的資助範圍,但是她內心應該是傾向於支持這一項目的。在過去和陳函思的一起工作的一年半中,我發覺陳函思和我年輕時很相像。譬如她和我一樣,很有主見、很有承擔、很能吃苦、很有衝勁、而且也像我年輕時一樣,如飢如渴地學習知識和忘我工作。但是她的性格比我溫和、脾氣比我好,所以我認為她只要繼續努力踏實地工作,和虛心學習,她將來的成就一定會超過我。為此我常常以她為榮, 並非常樂意將我在人生中積累的經驗,傳授給她,讓她快速地成長和成熟,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遇到可造之才並不是容易的。

       回憶我的過去時,令我感到非常遺憾的是,在我年輕時, 經常為工作和父親發生爭執、也經常向他發脾氣, 也因此常常會令父親感到難堪和不快。其實我雖稱不上是一個很聽話的女兒但是我絕對不是一個不孝順父母的人。當時我常常對父親發脾氣的原因是,我認為父親過份干預了我的工作、侵犯了我的自主權和限制了我發揮能力的機會。另外,我對父親常常在我身旁指手劃腳,囉哩囉嗦感到非常的反感。其實,現在回頭看看,我覺得父親是我的老闆,他干預我的工作,並在我工作時從旁指點也實在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但當時我就是按捺不住我的壞脾氣。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3th Apr 2014 | 生活點滴 | (325 Reads)

       為了在315日前完成2014年同濟中葡雙語人才培養計劃的招生任務,我於37日和8日兩天向全國政協請了兩天假,於7日飛往杭州,並在8日面試5個目前在浙江大學法律系就讀並即將畢業的學生。也為我趁7日在杭州之便,為浙江大學【中國文化人才計劃】的學生作了一次講座。

       我和浙江大學【中國文化人才計劃】結緣於2009年夏天。那天浙江大學【中國文化人才計劃】班的周生春教授帶同幾個學生來立法會見我。令我自己都覺得奇怪的是,在一般情況下,我在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之時,是很少見和立法會工作無直接關係的人士。但是那天我不但見了他們一行,而且在整個見面的過程中,我都滔滔不絕、並有問必答地和他們交談。最後我還主動邀請他們一行吃了一餐飯。令我更奇怪的是,我亦即時接受了周生春教授的邀請去杭州,為參加這個計劃的學生作講座,和向這個計劃提供一定的資助。

       其實當時我還未離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所以我也還未來得及清楚地考慮和周詳地計劃,在那年1015日我離開立法會後,應該怎樣開展自己即將接手的同濟慈善會的工作。當然,我心中一直非常想為培養中葡雙語人才、特別是為培養中葡法律雙語人才方面作些貢獻,但是具體應該怎麼做,卻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令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是,那天和周生春教授一起來訪的學生顏曉蓉,於次年夏天,亦即是2010年夏天,在浙江大學法學系畢業時,成了我們同濟慈善會中葡雙語人才培養計劃的第一個申請者。從那一年起不但文化班的陳德鋒和施思於2011年和2012年都相繼申請成為了同濟的學生,而且浙江大學法律系2012年的畢業生周婷、宗冬、關濤等都加入了同濟的大家庭。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7th Apr 2014 | 一般 | (221 Reads)

       在過去四年半中,我從網上或書籍中閱讀了很多有關道學、儒學、佛學理論的書籍和中國的詩詞。並且往往在閱讀後,我會將其中,我喜歡的和我認為經典的及精彩的部分抄錄下來,並保存在我電腦的檔案中,以便我在將來有空閒的時候再次將它們閱讀。最近我又將我大約在三年多前,從網上摘錄的一篇名為《智慧人生》的文章重讀了一次。記得在當初讀那篇文章時,我因為非常喜歡它在簡短的文字中包含了極深的人生道理,所以我即時將它從網中摘錄下來,並粘貼在我的文檔中了。但是可能由於我的中國傳統文化根基很差,而且在過去接近半個世紀內,一直沒有機會閱讀中文書籍和欣賞詩詞,所以雖然這篇《智慧人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我對其中的一些內容却還是一知半解的。這次在文檔中再次將它拿出來閱讀時,發現自己經過過去三年多時間大量的閱讀中國道學、儒學、佛學書籍和中國的詩詞作品後,雖尚未能說對它已很了解或對它掌握得很透徹。但是和三年多前比較,這些理論,特別是詩詞,對我來說已並非是那麼陌生的了。我的這個發現令我感到莫大的鼓舞,並進一步增強了我在今後要繼續不斷地閱讀和學習知識的動力。我再一次認識到,熱愛閱讀和終生學習對我們的重要性。因為我的親身體會告訴我,通過不斷地閱讀和學習,我們的領悟能力一定能提高、我們的視野一定能開闊、我們的思維一定能變得活躍,和我們掌握的知識、通識也一定都會更加豐富和充實。

       現在我把三年前從網上摘錄下來的《智慧人生》一文抄錄如下:

【蘇東坡有詩說:“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