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6th May 2014 | 生活點滴 | (362 Reads)

       4月和5月初的公眾假日特別多,所以我在港澳兩地穿梭,因此在澳門的時間相對是減少了。但是盡管如此,我還是會通過電郵、微信、電話等通訊方式,和生活在澳門的朋友們保持緊密的聯繫。並且我在每次回澳前,都會預先和朋友、同濟的工作人員及學生們相約一起吃飯或聊天。在最近復活節長假期,和五月一日勞動節之間,我只在澳門呆了三天。但是在回澳門前,我已將在那三天的時間安排妥當了。

      在回到澳門的那一晚,正準備熄燈睡覺的時候,聽到放在床頭的平板電腦發出收到電郵的信號。因此隨手打開郵箱查閱來郵。看到郵箱中有一封來自一個小輩的來函。這位小輩是一個非常善良、好學的青年。我和這位小輩非常投緣,而且從心底裡喜歡她。她也經常在她的信件中說我就像她的另一個母親。這位小輩白天工作、晚上上學。在工作中,她深得老闆的欣賞和信任,在學習中,她的成績也非常出衆。但是由於我們倆各忙各的,所以我們見面和交談的機會不多。也因此,她每隔幾天都會在做完作業後的夜深人靜時,給我發來郵件,在信件中她除了向我問候外,也會和我說一些她在生活上和工作上的情況。那晚,當我看到郵箱中有她發來的郵件時,我心想這封應該也是一封,她來問候的郵件。但是那天在讀完她的郵件後,本來深有睡意的我,一下子被驚醒了。因為這次小朋友的來函除了像往常一樣向我問好外,還告訴我說,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儘管小朋友在來函中說:“我雖然捨不得,但是既然緣份盡了,也只能好好告別,更加勇敢地走我自己的路。請您不要擔心我,我沒事的。”,雖然她叫我不要擔心她,但作為長輩的我,看到這樣的信件時,又豈能不為她擔心。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9th May 2014 | 一般 | (253 Reads)

      我在博文《閱讀的樂趣》中曾寫過下列的一段話,我說:“自從我開始寫博文後,我結識了很多網友。由於他們會通過電郵方式或者網上發紙條的方式和我聯繫,所以儘管我們素未謀面,但是通過書信往來,我和他們之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並成了交心的知己。”。在文中我還以我和陳函思相識的經過為例,說明了網絡世界給我們在生活方面、學習方面和交友方面等都帶來了極大的方便。我的那些沒有見過面的網上朋友,對我的博客非常關注。他們在見我久未更新文章時,會來問我是否身體不適。他們除了給了我繼續寫作的勇氣外,還對我和家人的生活和健康非常關心。他們中有的來函勸我不要為了寫文章而熬夜、叮囑我每一次在電腦上耗費的時間不要太長以免損傷眼睛。還有的叫我在電腦上寫文章時,一定要注意坐的姿勢,以免造成脊椎毛病。更有的從遠道給我寄來字畫、書籍。有一位更在最近為我寄來價格不菲的兩本有關人體疾病的大百科,並一再吩咐要將其中一本的內容讀給我的父親聽。我對網友們的這種種表現,心中除了感激外,也非常感恩。也為此,我從心底裡感到越來越喜歡網絡世界了。

      當然由於網絡世界是虛擬的,網絡世界上的人物很多都是用虛擬的網名,從那些網名,我們是很難猜測到他們真實的性別和年齡的。因為我們從網絡的對話中是,很難判斷對方說的話是真是假,而且他們的人品是否良好。因此在網上交友,我們必須格外的小心和謹慎。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2th May 2014 | 生活點滴 | (356 Reads)

      自從20091016日離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後,我雖然基本上已經不再踏入立法會大樓,但是我和在我手下曾經工作過的立法會員工們,還是會根據在我離開立法會時的約定,每年聚餐兩次。由於我和他們平時的工作都太忙,所以大家在平時都可說是很難見上面的。也為此,大家都非常珍惜我們的見面的機會。除了有特殊原因而不能出席的同事外,其他的同事都會出席。在聚餐時,我和那些老部下們也都談笑自如,我們之間非但沒有一絲生疏的感覺,而且好像我們是從來沒有分開過似的。而每次當我看到那麼多舊時的部下時,內心總會泛起一陣陣對他們的既溫馨又感恩的情意。令我覺得特別奇怪的是,雖說我已離開立法會超過了4年半之久,我對他們每一個都還是那麼熟悉,也還都保持著非常親切的感覺。令我非常欣慰的是,當他們看到我的時候,也都顯得特別的高興。

      我的舊部下們,都要求我抽空回立法會探望他們。其實,在我的心中又何嘗不想常常回到,曾經工作十年之久的立法會大樓!因為在這幢大樓裡,除了有和我朝夕相處長達十年的員工外,還有時常令我懷念的每一桌、一椅和每一個角落。不過,我覺得一個機構、企業退下來的領導,是不適宜經常回到原來工作的單位的。因為在我看來,所謂退的話,就要退得乾淨利索,絕對不能拖泥帶水,流連忘返。因為回到原來自己曾領導的單位,肯定會碰見一些曾和自己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並和他們聊天。在聊天中是難免談到工作上的事情。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5th May 2014 | 一般 | (230 Reads)

      我在寫《項目》這篇博文時,在文中提及了微軟公司創辦人之一的比爾‧蓋茨和Face book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比爾‧蓋茨是在1995年到2007年的《福布斯》全球億萬富翁排行榜中,曾經連續13年蟬聯世界首富,所以早就聞名世界。但令他聲名大噪、更成為世界上家喻戶曉的是,當他於2008627日離開微軟公司時,把580美元的個人財產,盡數捐到以他和他的妻子任名的比爾與美琳達·蓋茨基金會。他也從此被公認為世界慈善大王。

      據今年美國專業慈善雜誌《慈善紀事》報導,年僅30歲的Face book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在2013年捐出了幾近10億美金巨額,因而登上了最新的慈善排行榜榜首。馬克·扎克伯格更從今年起效法比爾‧蓋茨,每年的年薪只收象徵式的1元美金。也因此為他贏得了比爾‧蓋茨第二的美譽。看到有關馬克‧扎克伯格這則消息時,他慷慨捐款的事實對我內心的震撼可說是極為強烈的。在那一刻,我改變了對他的看法,我從心底裡感到他真是一位非常值得我們尊敬的人,儘管直到目前為止,網上還流傳著很多有關他負面的報導。

      在我撰寫博文《項目》的第二天,我在新浪網上讀到一篇網站推薦的署名為祈連狼的博文,它的標題是:【「蓋玆勸慈善,中國富人情何以堪」】。現在在此我將該文章引述如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