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1st Jul 2014 | 一般 | (216 Reads)

      日前,在完成了《恬淡以處世》的那篇博文後,我又再次拿起了弘一法師的《淡定》這本書。我真的是太喜歡這本書了。因為在這本書中的每一句話在我看來都是精句,並且都是充滿著人生大智慧。相信任何人在閱讀他的這本書後,都會受益匪淺。下面我把在此書中的另外一些段落摘錄如下和網友分享:

【生命短暫,只在一呼一吸之間。所以在有限的生命裡,我們要提醒自己不要虛度擁有的每一分、每一秒。珍惜生命中的所有,不斷前進,才能不枉度此生。】;

【人生說短不短,長壽者完全能活到百歲有餘;說長不長,彈指一揮間。如果直到走到生命的終點那一刻,才後悔所走過的人生,就為時已晚了。與其到那時後悔,不如今天多做一點,至少回首的時候苦樂參半,眼淚與笑臉並存。少一分遺憾,就會多一分回味。】;

【保爾‧柯察金說:“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屬於我們只有一次。人的一生應該這樣度過:當回憶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愧。”我們捫心自問,能否能問心無愧地說:“我把握住了生命裡的每一分鐘”?】;

【生命到底是什麼?生命就像一個括號,左括號代表出生,右括號代表死亡,而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填充括號中的空白,括號填滿了,生命也就終結了。因此,我們要把握好生命的分分秒秒,把生命的括號填充成彩色,這樣我們的生命才能絢麗多姿、五彩紛呈!我們才能體會到生命的意義,體會到生存的價值,體會到幸福快樂的滋味!】。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Jul 2014 | 生活點滴 | (193 Reads)

      我從小就喜歡寫文章。記得在小學五年級我10歲的時候,在上海市小學生校際作文比賽中曾以題為農民一文奪得了第二名。當然我已不記得我寫的是什麼,和我筆下的農民又是什麼樣的,因為我在那時肯定是沒有接觸過農民的。但是我對文章獲獎之事卻牢記心頭。可見【榮譽】這兩個字在我的心目中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相信我們對孩子們的稱讚、肯定或獎勵對每一個孩子是特別重要的。也因此我們必須要隨時注意孩子們的言行,並及時向他們指出他們言行中正確或不正確之處。我們對他們做得正確的言行要加以稱讚、肯定和獎勵。但也必須及時指出他們做得不正確之處,以便他們及時改進。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幫助孩子們樹立正確的是非觀,和建立正確的為人處世態度。

      高中三年我就讀於上海市第二女子中學,在那三年中,我的語文老師是張珍懷先生。張老師很喜歡我,也喜歡我寫的作文。記得當時她幾乎在每周的課堂上,都會將我的作文唸給同學們聽。張老師對我文章的評價是我的文章平舖直敘、文筆簡練清新,不華麗但樸實。記得在那三年中,張老師曾多次試圖培養我在詩詞創作方面的興趣。但是由於我國學底子薄弱,而且當時我特別調皮、貪玩,因此完全沒有認真對待張老師的說話。但儘管如此,張老師還是在我高中畢業時,建議我報讀中國文學。不過因為我個人興趣是理科,所以我沒有接納張老師的建議。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Jul 2014 | 一般 | (207 Reads)

      今年6月下旬在前往北京參加政協常委會的飛機上,在就餐時不小心咬到一塊骨頭,這塊骨頭把嘴巴裡上面的兩顆門牙中的其中一顆崩掉了; 所以在回到香港後的第一時間,我去了陳錦文醫生處就醫。陳醫生在即日就加班為我裝了一個臨時的假牙。幾天後,我再次回陳醫生的診所為正式的假牙倒模時已是73日。那天是71日香港回歸日遊行並「佔中」預演後的兩天,也是72日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到立法會解答提問遭議員擲玻璃杯的第二天。當陳醫生一見到我時,就有些擔心地問我,對上述事件的看法,又問我香港是否會“亂”或欠安定?其實我一進門後就已躺在牙醫的椅子上,所以不能回答醫生的提問。第二天我和幾位朋友聚會。在聚會中,朋友們都在議論陳醫生提及的兩件事。我的朋友都是上了年紀的中產階級,他們絕大部分已過上無憂的退休生活。那天他們對「佔中」表示擔憂,也對在72日立法會中,某些議員的粗暴行為表示非常不滿。

      當我聽罷他們的說話後,心中泛起一陣不安和悲哀的感覺。因為香港人一直是比較樂觀和自信的,而且香港人也一直以社會的安定和繁榮而自豪。但是最近我已經多次聽到朋友們對目前社會不安定而感到不滿,和對未來經濟發展可能受阻而擔憂。在那一刻,我明白到的是,其實在社會上存在的沉默的大眾,並非對目前在社會上發生的事情是無動於衷的;他們對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只不過他們只是在私下發表他們的意見,而從不積極參與任何政治活動。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Jul 2014 | 一般 | (212 Reads)

      今年3月上旬在北京兩會期間,有一晚和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吃飯敘舊。那晚兩人興致勃勃地談論了超過三句鐘。我驚喜地發現這位前輩在退休後,也開始對佛學產生興趣,並在短短的過去兩、三年時間裡在參禪和研究佛學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績。當然,這為我倆本來就有說不完的話題更增加聊天的內容。在那天臨別時,這位前輩告訴我,讓我讀一讀弘一法師的著作。其實,我參禪、學佛的時間很短,雖然在過去的三年時間中,我也讀了不少佛門大師,諸如聖嚴法師、星雲法師和淨空法師等的著作,但是卻從來沒有聽到過弘一法師的名字。

      由於我非常崇拜這位前輩,對前輩也可說是言聽計從,因此在第二天就托人去書店把弘一法師的所有著作都買了回家。當我拿起放在書桌上的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出版、由墨墨編著的《淡定》時,我被書中前言的一段說話深深地吸引住了。弘一法師說:【淡定,是一種思想境界,是一種心態。我們每個人都需要這種心態,在生活中才會處之泰然,寵辱不驚,不會太過興奮而忘乎所以,也不會太過悲傷而痛不欲生。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遇事沉穩中又積極果斷,老練從容卻又重視有加,勝不驕、敗不餒,富不驕奢,貧而不賤。】時,我知道我再也無法放下這一本書了。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3rd Jul 2014 | 一般 | (1330 Reads)

      我曾於2009年12月12日在我的博客上撰寫了一篇名為《“愛國愛澳”不是口號》的文章。我的文章是用【在澳門我們經常有愛國愛澳力量和愛國愛澳陣營的說法。這種說法常常令我困惑。我也經常問自己,在澳門主權回歸祖國後,什麼樣的力量可被稱為“愛國愛澳力量”,什麽樣的陣營可被名為“愛國愛澳陣營”】開始的。隨後,我在文中描述了在澳門“愛國愛澳力量”和“愛國愛澳陣營”形成的原因和時代背景。

      我在上述文章中已表達了我在澳門主權回歸祖國後,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中仍維持“愛國愛澳力量”和“愛國愛澳陣營”的說法感到非常的困惑。因為我認為“愛國愛澳力量”和“愛國愛澳陣營”在澳門的形成是有其獨特的時代背景,也有其強烈的針對性。上述的【力量】和【陣營】的產生的時代背景,是葡萄牙佔領了澳門,並將澳門和葡萄牙在其他地方的殖民地都稱為葡萄牙的一個海外省。澳門在長達400多年之久的期間中,葡萄牙的法律全部適用於澳門。所以直到在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推翻獨裁政府的革命後,於1976年澳門成立澳門立法會,並開始制訂極小部分適合澳門社會實際情況的法律外,極大部分葡萄牙的法律在澳門仍然生效。而根據葡萄牙法律的規定,所有在澳門出生的人都擁有葡萄牙國籍。這一狀況一直維持到1980年葡萄牙修改有關的國籍法在澳門不再適用。也從那時起,在澳門出生的人的父母一方是葡萄牙籍的人士,才能擁有葡萄牙國籍。由於這個原因,到1980年為止,在葡萄牙統治澳門的400多年中,葡萄牙當局對澳門人的愛國教育中,指的愛國是愛葡萄牙,而非是愛我們中國。不過在澳門的很多華人雖擁有葡萄牙國籍,但是由於他們不懂葡萄牙語,不熟悉葡萄牙歷史、地理,更沒有受葡萄牙文化的薰陶和影響,因此要在心中愛葡萄牙是不可能的。所以也正因為如此,雖然澳門淪為葡萄牙殖民地長達400多年之久,但是在澳門的華人心目中,熱愛的還是我們中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