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6th Aug 2014 | 一般 | (213 Reads)

      近日頻頻從報章和網絡中看到有關,於2011年自稱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郭美美被捕的消息。這則消息引發起我內心無比的震驚。令我感到震驚理由的可歸納為以下幾條:

1)  由2011年起,即使紅十字會多次澄清該會沒有紅十字商會機構,也沒有設有商業總經理職位,在紅十字會組織裡更沒有郭美美此人,並於2011年6月以郭美美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為由報案,但公安立案後卻未見下文;而近日儘管於郭美美因賣淫、開賭等罪名被捕後,公安、官媒公佈郭美美認罪內容,不過內地環球時報的網上民意調查顯示,近九成投票人士還是表示郭美美的道歉並沒有改變他們對紅會的看法。從中,我不但對公安立案後未見下文感到奇怪,也感到紅十字會之所以在公眾心目中沒有誠信,並非是純粹因為遭一個自稱紅十字會商業經理的郭美美的破壞;其基本原因卻是因為紅十字會是國有組織,缺少監督機制,因此造成長期帳目欠透明和管理不善,從而引起民眾的不滿。
 我很同意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的看法。他說郭美美事件雖然對中國紅十字會有一定的傷害,但是中國紅會根深蒂固的還是自身制度問題。目前有大量善款最終成為了地方政府的額外收入;只要中國紅會仍是國有組織,必然會存在假借慈善之名行腐敗之實的道德風險,難獲公眾信任。若要打開這一死結,慈善機構應該由民間辦理,推行NGO合法化,慈善團體賬目公開,並容許媒體自由地監督和報導。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9th Aug 2014 | 生活點滴 | (175 Reads)

     七月十七日(星期四)我從香港飛往葡萄牙里斯本看望在葡萄牙求學的同濟學生。我挑選星期四離開香港是因為,我可以在星期五到達里斯本,並和同濟的孩子們共渡週末。和過去一樣,我帶同孩子們於週五晚去了Sr.Vinho吃晚飯和聽Fado。我們同濟慈善會目前在里斯本求學的學生共有26位,除了其中兩名尚未到達里斯本外,加上我的秘書和我這次帶去的兩位已完成學業,並已離開里斯本回國的學生,我們今年共度週末的總人數高達30位之多。

     今年同濟慈善會新招收的學生總共是16名,除了澳門的6位在遠赴里斯本之前和我一起吃過幾次飯,所以已熟悉外,其餘的10位我和他們只在面試時見過一面,因此對他們的印象十分模糊。在去聽Fado前,我約全體學生來我下榻的酒店作了兩個小時的座談,但一下子要記住這些對我來說完全陌生孩子的名字和相貌,實在很不容易。但是我想他們都是同濟的孩子,所以即使用死背硬記的辦法,我也要在離開里斯本前把他們一一記住。感恩的是我的記性尚算良好,因此在三天後的星期一分手時,我基本上已可叫得出他們每個人的名字。

      今年葡萄牙的七月天氣特別好,除了藍天白雲外,氣溫總是徘徊在攝氏20度左右,因此給人特別涼爽和舒適的感覺。除了星期五晚上聽Fado外,我於周六和周日兩天租了一輛巴士及聘請了一位導遊帶學生們郊遊。在兩天中我們暢遊了Obidos、Queloz、Sintra、Pena、Nazare、Cabo de Roca等地方。我們也品嚐了葡萄牙的海鮮、烤乳豬等名菜。相信這一切對到達里斯本不足兩星期的同濟學生,都是特別新奇和非常美好的。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2th Aug 2014 | 一般 | (165 Reads)

      我曾多次在博文中讚嘆現今科技的發展對我們人類帶來的方便。特別是網絡世界的迅速發展,更不時令我產生【世界雖大,但是其實也很小】的感慨。因為我們現在可以利用網絡世界給我們提供的方便,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而對在世界上發生的事情瞭如指掌。

      記得在青少年時期我常常憧憬,如果能躺在床上閱讀書籍、聽音樂、看電視後,可以不用起身就能關燈、關唱機或電視機;並在早上起床前,房中的窗帘能自動打開讓我知道那天是天氣晴朗或陰雨連綿的話,那該多好。但這些我憧憬的事,在年輕一代聽來都會覺得奇怪,因為這些早已在我們的生活中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事情了。在目前連牙牙學語的幼童都能自行打開唱機、電視機、甚至在Ipad、Iphone、和其它智能手機上玩遊戲了。

    還記得在我初到澳門時,澳門和香港互通電話的電話線僅只兩條,當時我們澳門公司有要事請示在香港的總公司的話,必須一早就打電話去郵政局掛號。至於郵政局何時為你接通電話,就要看你的運氣了。運氣好的等上三、兩個小時,運氣差的等十來個鐘頭、甚至超過一天。如果那時有急事必須等總公司下達命令的話,可真的會給急得團團轉。到70年代初我們工廠的電話是付錢給住在附近的裝有電話機的住戶,並由那些住戶家中拉明線到廠中的。也因此工廠門口的街道上空佈滿電話線。到了70年代中,公司和工廠裝電話機已較容易,但是要在新建的大廈中安裝住家電話在澳門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6th Aug 2014 | 一般 | (942 Reads)

      以前我也曾多次讀過《論語》,並且也觀看過不少由于丹教授在百家講壇上講述【論語心得】的DVD。其實儒家思想在中國已有兩仟多年的歷史,所以它多多少少地早就在我們每個中國人的心中紥了根。而即使像我這樣並非出生於書香門第,和從未系統地學習過孔孟思想的人,也自幼年起就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不過,由於我從未認真地學習和研究儒學,加上對《論語》中的精髓的理解不足,和以前在讀《論語》之時的人生經驗不足,因此對《論語》宏揚的一些基本精神一直是未能正確的掌握和理解。其中很明顯的一個例子是,以前我對儒家所提倡的“中庸之道”一直有些不以為然的感覺。因為我一直認為《論語》中“中庸之道”的解釋是,我們為了顧全大局,因此在處事時,必需採取委曲求全的態度。但是這次讀了弘一法師在《淡定》中引述論語思想的一節【適可而止,過猶不及】中說的:【《論語‧先進》中說:“過猶不及”意思是說:【事情做過了頭,就跟不做一樣,是不適合的。這就要求我們做事情要適度,即儒家所倡導的“中庸之道”:待人接物採取不偏不倚,調和折中的態度】這段文章後,我對論語“中庸之道”的精髓——過猶不及——有了比較正確的了解,也認識到了自己過去對“中庸之道”的理解是不正確的。

      在這本《淡定》中,還有一些有關描述儒學思想精彩的段落。

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