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6th Aug 2014 | 一般 | (1052 Reads)

      以前我也曾多次讀過《論語》,並且也觀看過不少由于丹教授在百家講壇上講述【論語心得】的DVD。其實儒家思想在中國已有兩仟多年的歷史,所以它多多少少地早就在我們每個中國人的心中紥了根。而即使像我這樣並非出生於書香門第,和從未系統地學習過孔孟思想的人,也自幼年起就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不過,由於我從未認真地學習和研究儒學,加上對《論語》中的精髓的理解不足,和以前在讀《論語》之時的人生經驗不足,因此對《論語》宏揚的一些基本精神一直是未能正確的掌握和理解。其中很明顯的一個例子是,以前我對儒家所提倡的“中庸之道”一直有些不以為然的感覺。因為我一直認為《論語》中“中庸之道”的解釋是,我們為了顧全大局,因此在處事時,必需採取委曲求全的態度。但是這次讀了弘一法師在《淡定》中引述論語思想的一節【適可而止,過猶不及】中說的:【《論語‧先進》中說:“過猶不及”意思是說:【事情做過了頭,就跟不做一樣,是不適合的。這就要求我們做事情要適度,即儒家所倡導的“中庸之道”:待人接物採取不偏不倚,調和折中的態度】這段文章後,我對論語“中庸之道”的精髓——過猶不及——有了比較正確的了解,也認識到了自己過去對“中庸之道”的理解是不正確的。

      在這本《淡定》中,還有一些有關描述儒學思想精彩的段落。

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