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28th Feb 2015 | 一般 | (360 Reads)
      最近我在書店買了一本由作者李津著作的名為《低調做人的智慧全集》。在閱讀這本書時,我的身心都沉浸在非常喜悅的心情中,因為作者的文字清新、簡要,但內容卻非常豐富和精彩。是一本教人如何低調地做人處世的書。書中的每一字一句都充滿智慧,是近期來我讀到的少見的值得閱讀的好書。

      那天我閒來無事,所以到書店尋找由聖嚴法師和弘一法師著作的書籍。但是在書店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在感到有些失望之際,突然看到放在堆滿書籍的大桌子上的一本由作者李津著作的《低調做人的智慧全集》,這本書籍封面上的幾句話深深地吸引了我。它們是【低調是一種優雅的人生態度,它代表著豁達,代表著成熟和理性,它是一種博大的胸懷、超然灑脫的態度。低調做人才能保持一顆平凡的心,才不至於被外界所左右,才能夠冷靜,才能夠務實,這是一個人成就大事最起碼的前提。】。我覺得這幾句話,寫得太精彩了。我一向堅持和主張低調做人,但我一直認為低調或高調做人,都是天生性格的使然。所以我從來沒有將低調做人和智慧聯系在一起。也沒有想到這是一種人們在後天憑藉努力可得的人生態度。在那一刻我毫不猶豫地將這本書買了下來。

      回家後,我拿起書本迫不及待地拆下包在書本上的透明玻璃紙,開始閱讀。從翻開第一頁起,我就無法將此書放下,我端坐在沙發上,直到將全書的279頁完全閱讀完畢。作者在全書中引用了一系列古今中外成功的名人逸事,啟發我們認識低調做人處世的哲理。

      這本書共分九章,而每一章都分三個小節。我覺得每一章、每一節甚至每一句話都值得我們細細體會和斟酌。但是引起我心靈最大共鳴的是以下的幾個小節:它們是: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5th Feb 2015 | 一般 | (297 Reads)

        2001年,時任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先生在2001年發表的《2002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了為解決城市交通問題,政府將會在澳門引入【全新的集體運輸系統】。

        及後,澳門政府就集體運輸系統的設計、規劃,在過去的列年內向公眾作下列的報導:

【澳門政府於2002年委托香港地鐵有限公司為澳門軌道運輸系統進行研究。

    20032月,香港地鐵公司在澳門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會議上介紹了《澳門架空捷運系統――初期可行性研究》報告。在那次會議上,香港地鐵公司代表向委員會報告,他們建議採用架空輕軌方案,首期系統總造價約為2730億澳門元。但方案的成本效益備受質疑,未以居民为主要服務對象亦備受批評。

    20052月,香港的地鐵公司完成第二份顧問研究報告,改為建議使用地下捷運系统,並訂定了初步選線方案,但研究報告被指存在造價過高等多種問題,所以不獲澳門政府接納。

    2006年10月,澳門特區政府自行發表《道捷深化研究》方案,被市民批評站點設置過密以及未能照顧舊城區等問題。

    2007713日,政府再發表《道捷運系统化方案》,該方案指出澳門政府計劃於2008年動工興建輕軌,對深化研究方案進行了一些修訂。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8th Feb 2015 | 一般 | (248 Reads)

       2015117日星期六晚上8點,我到澳門文化中心聽了一場音樂會。在一般的情形下,星期六晚上我是不會去聽音樂的,因為每星期六是我一週一次的打麻將娛樂日,因此它對我來說基本上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但是117日的週六,我願意放棄神聖不可侵犯的娛樂日,因為那晚世界著名的波蘭鋼琴家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蒞臨澳門文化中心與由著名的指揮家呂嘉執棒的澳門樂團同臺演出。其實自從我多年前愛上了西洋歌劇,特別是愛意大利的歌劇後,我已甚少聽小提琴獨奏、鋼琴獨奏和交響樂。所以我對現今世界上著名的鋼琴家都不熟悉,我也根本沒聽說過齊瑪曼的名字。

       201412月我在北京期間,我和我的好朋友我國著名的指揮大師呂嘉夫婦一起吃晚飯。在飯局上,呂嘉告訴我,2015117日晚上在澳門文化中心有世界頂級鋼琴大師齊瑪曼蒞臨澳門演出的音樂會。當時我拿起手機查找到那天是星期六時,心中對這場鋼琴獨奏的興趣驟然而減。但是當呂嘉說,齊瑪曼是世界上最頂級的、如果真的要排名的話,他在全世界的鋼琴家中肯定是前5名的鋼琴家之一時,我改變了主意。因為其他人的意見我可以不聽,但是呂嘉的意見我是一定要聽的。因為呂嘉不但是我的好朋友,他還是世界頂級的指揮大師。所以他認為好的話,那一定是好的。

       飯局結束後,我發了一條信息給我的秘書Anna,囑她去文化中心買20張音樂會的票子。我想請現在正在澳門讀碩士的同濟學生和同濟的工作人員一起去欣賞這場鋼琴獨奏。多年來,每當有好的音樂會,我一定會購買多張票子,因為我覺得欣賞一場好的音樂會是人生中美好的享受機會,因此我一定會邀請我的學生和同事們和我分享。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第二天Anna給我發來信息說,獨奏音樂會的門票基本上已賣得七七八八,所以她能買到的都不是最好的位子。Anna的這條信息引起了我極大的好奇,因為在一般情況下澳門文化中心的門票,並不是很難買的。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於第二天上網搜索了齊瑪曼的資料。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st Feb 2015 | 生活點滴 | (260 Reads)
       1968年秋天我在巴黎病倒了。其實那一次,我並沒有染上什麼嚴重的疾病,而是由於我自1967年起,每天長時間的堅持工作和學習,因此出現疲勞過度和體力不支的現象。因為身體沒有什麼特殊毛病,因此在家靜養、休息了大約三個星期後,疲勞和體力不支的情況也已基本上消除了。在家靜養的三個星期中,我停下了繁忙的工作和學習,我有了充分的時間,思考在我身體健康恢復正常後,自己應該何去何從的問題。

       事關,自從我抵達巴黎後,隨即進入了繁忙和緊張的半工半讀生活,因此一直無暇對自己的前途和出路作周詳的思考和計劃。但當我在認真思考自己應該何去何從後,我的內心感到非常的焦慮和不安。

       令我內心感到焦慮和不安的是,如果我選擇繼續留在法國生活的話,除了在餐館打工外,我看不到自己有任何其它的出路。因為在那個年代,幾乎絕大部分的中國人在法國都是在中國餐館打工或開餐館的。但我對開餐館並不感興趣,並且我也不甘心自己一輩子為維持生計,而在餐館賺取微薄的薪金。我的願望是自己能繼續物理專業的學習,並在這個專業上獲得成績。但是我又為繼續物理專業的學習而卻步。因為,一方面當時我離開中國內地已滿三年,而在那三年中我除了唸英語和法話外,完全沒有接觸物理專業的機會和時間,因此也造成我對自己繼續專業的學習缺乏信心。而另外一方面,在法國攻讀物理學的博士學位,所需費用非常昂貴,是我無力負擔的。正好在進退兩難的情況下,父親向我伸出了他的援手。召喚我回到香港在他身邊工作,所以我決定回港尋找出路。其實,父親從來沒有拒絕供我繼續學業,只是我自己覺得我已大學畢業,所以不能再依靠父親養活。也為了實現自己養活自己的願望,我決定到了法國以後,不再接受父親的資助。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