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曹其真 | 30th May 2015 | 生活點滴 | (253 Reads)

      我在拿筆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2015510日母親節的早晨。今天我睡醒得比平時早,但醒來後我沒有立刻起床,而且坐在床上將房間的電視機打開看新聞。不過我的眼睛雖然凝視著電視機的畫面,耳朵也聽著由電視機發出的聲浪,但是我卻心不在焉的對電視機發出的視頻有視而不見、和對由電視機裡傳出的聲音有聽而不聞的感覺。我的腦子中不斷地出現著我的母親在生前和我共度時的片片段段,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是在想念我的母親了。

      吃完早餐後,我走進書房坐在書桌椅子上,並順手打開電腦,預備查看郵箱中的來郵時,我看到了放在書桌玻璃下面的兩張我父母親都只有20來歲的、放大的照片。這兩張照片雖然是70多年前照的,但是經過照相館精心的翻拍,照片還是保留得非常好。凝視著年輕的雙親,我內心感到特別的驕傲,因為他們在照片中都顯得非常的神氣和漂亮。特別是看到母親的照片時,心中更泛起了一陣陣對她的思念。母親在世的時候,雖然也已有了母親節這個節日,但是可能在當時社會上不像現在那麼地重視母親節,所以在我的印象中,我沒有和母親一起慶祝母親節的記憶。在那一刻,我真心的希望母親還在生,能讓我在每年的母親節時和她一起度過。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3rd May 2015 | 評論 | (677 Reads)

      2015年5月3日的晚上10點鐘左右,我收到一位朋友的微信說,前港澳辦主任魯平先生在那晚7點20分與世長辭了。收到這一消息,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陣悲哀。魯平主任生前最後一次和我見面時的音容也忽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和魯平主任最後一次見面是2014年12月3日的早晨。我去出席由基本法推廣委員會為慶祝澳門回歸祖國15周年而舉辦的專題講座。那天魯平主任的精神爽朗。他和幾年前我見到他的時候沒有多大的區別,更不像是有病纏身。想不到的是事隔僅只短短5個月,他就與世長辭了。

      我雖不能算是魯平主任的好朋友,但是我們可說是不打不相識的朋友。記得在起草基本法的過程中,我曾和魯平主任爭吵過很多次,有時甚至是爭得面紅耳赤,令在場的人感到特別的緊張。其實,我們之間的爭吵完全不涉及國家、甚至個人的利益。而僅是對當時討論的議題在看法上有些分歧所致。也因此,每當我們對問題的看法統一後,我們的爭吵會事過境遷、而我們倆也會前嫌盡釋並和好如初。一直以來,在我的心目中,魯平主任生前是一位盡忠職守、肯承擔責任、和沒有高官架子的好官。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16th May 2015 | 一般 | (264 Reads)

      澳門同濟慈善會自我接掌至今已整整五年半了。在過去的五年半中慈善會的各項工作也已從設計、摸索階段逐漸進入了常規的狀態。由於我們所有項目對每一位員工來說,都是陌生的和嶄新的,所以目前我們的各項工作,離開“完善”和“完美”還是有很大距離的。其實,我也明白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但是我心中還希望我們的工作即使不可能“完美”,但至少也要做到接近“完美”。也為此,由於我的執著和追求完美,我將自己的作息時間安排得密密麻麻。隨著工作負荷的不斷增加,我每天都好像有想不盡的事情和做不完的工作。最近還有應接不暇和疲於奔命的感覺。

      每當我現在回想起,在離開澳門立法會主席位置前夕,我的內心存在著自己失業的恐懼感是十分可笑的。但也是因為當時真的以為自己是失業了,所以才會拼命地動腦筋開展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令我感到安慰的是,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的規模雖然尚小,但是總算也有了小小的成績。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9th May 2015 | 生活點滴 | (265 Reads)
     最近我將我微信上的頭像換成了我和父親於去年參加一次晚宴時的照片。近年來只有我和父親兩人合影的照片,可說是非常稀有的。這張合影也可說是絕無僅有的。因為我很喜歡這張照片,所以我早在和父親合影後,就想上載到微信作為我的頭像。但是心中一直猶豫不決。事關,在這張合影中我和父親都照得非常自然,但美中不足的是在照片中,我的額頭上貼著一塊膠布。真的不出我所料,當我將我微信的頭像更換後,不到10分鐘就有好幾個朋友發微信問我,我是怎麼受傷的。

     其實我上載照片到微信之時,和我那次的受傷已隔了半年有多。我頭上的傷痕也早已痊癒。那次受傷的原因是,在我和父親合影的前一天的早晨大約七點鐘左右,有一個朋友有很要緊的事情通知我但是他在撥電話時疏忽了我和他居住的城市之間的時差當我的電話鈴響時房間的窗帘還沒打開,而我還處於半睡半醒狀態所以在朦朧間我伸手到床頭櫃摸索放在櫃上的手機,而不慎把頭撞在了床頭櫃的尖角上。在撞到的那一刻,我並不覺得有疼痛的感覺,所以也沒有在意。

 (閱讀全文)

曹其真 | 2nd May 2015 | 生活點滴 | (266 Reads)

      224我到餐廳吃完早餐後,回到房間快速地將我的行李收拾好,並把放在枕頭邊上孩子們送給我的那張卡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箱子的裡有拉鏈的袋子裡。在離開房間前,我環顧了我非常熟悉的里斯本四季酒店房間中的一切擺飾,心裡不禁湧起了一陣留戀和傷感的感覺。其實,在過去的很多年中,每當我到里斯本都會入住這家酒店,所以可以說對酒店裡的一切都已十分熟悉,當然對酒店的房間就格外的熟悉。在我的印象中,這家酒店的房間多年來都一直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令我奇怪的是,以前我每次離開房間時都不會有近年來的留戀和傷感的感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