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Jun 2015 | 生活點滴 | (247 Reads)

      日前,和一位朋友一起去了一家很久沒有去的日本飯店吃晚飯。而當我步入餐廳那一刻,我想起了另外一位和我久未聯繫和見面的女朋友,所以在不知不覺中,環顧了餐廳的每一張桌子,心中希望能在此餐廳裡捕捉到她的身影。

      由於在餐廳沒有見到那位朋友而感到有些失望。因此在回家後,給她打了一個電話。雖然我們已有一年時間沒有通話,但那天我憑腦中的記憶,成功地撥通了她家的電話。我對自己憑記憶還能撥通久未撥過的電話感到很高興和自豪。其實在青少年的求學時期,我的近期記性特別好。當時只要我在課堂上專心聽懂了老師的講解,那麼我基本上是不需要複習就能去考試的。對此,我內心一直感到洋洋得意並自以為比別人都聰明。

      但是在1965年返回香港定居不久後,我意識到了我自以為的驕傲是錯誤的。事關,有一次父親帶我去和他的朋友吃飯。在飯桌上,父親的朋友們聽說我在中學時期唸了六年的俄文,由於飯桌上誰也沒有唸過俄文,因此父親的朋友們都好奇地問我,在俄文中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朋友、老師…… 等等是怎麼說的。當然這些單詞我都在中學時學過,而且我俄語的考試每次成績也不是太差。但是在那一刻,我的腦子中出現一片空白,並對這些最基本的單詞都完全沒有印象。當時我不但感到難堪,而父親的表情也顯得特別的尷尬。最後,還是父親為我解了圍。他告訴他的朋友們,我在中學學的俄文到了大學都沒能用上,因為大學對學生俄文水平的要求,只是要學生們能看懂物理學專業的技術參考書。所以我也多年沒有用上俄文中的生活用詞了。

      那一次的事情給我的教訓很深刻。因為我發現自己並不比其他的人聰明。同時我也明白一個有些小聰明而不努力的人,是不能成大事的道理。我的問題是我一直自以為比別人聰明,以致我的學習一向都很不認真。當然我也明白了,由於我的不認真學習,因此導致了我不能真正地、牢固地掌握學到的知識。

      和父親的朋友們吃飯的那次事件,刺激了我對真正掌握知識的渴求。因為我明白了,要牢固地掌握知識是不能憑小聰明,而是必須付出努力的。因此在1965年至1968 年的三年期間,我超乎尋常的努力地學習英語和法語,並在來澳門的一年後,憑自學學會了葡萄牙語。很多朋友都說我有語言天份。但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對語言根本沒有什麼天份。因為,如果我真的對語言有天份的話,那麼我絕對不會對學了6年的俄文,連字母都不認得的。

      此外,當我來到香港後,我才認識到掌握外國語言的重要性。掌握外國語言,是我們在中國內地以外地區生存的關鍵。因為英語和法語在很多國家都是通用的。而在澳門回歸前,在澳門主政的官員全部來自葡萄牙。他們不識中文,所以如果不能和他們交流的話,那麼在澳門做任何事情,都必須依靠第三者傳話,而在那種情況下,我要在澳門真正成功事業是不可能的。所以當我認識到它們的重要性後,我在那幾年中學習這幾門語言時,所付出的努力是前所未有的。

      令我遺憾的是在學習時間短促和邊學習邊全職工作情況下學法語的,所以雖然我也在學習時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但我很清楚我並沒有把它學得最好。不過我的基礎還是打得相對紮實,因此我雖然長期不用法語,但我卻不會像俄語一樣,將法語中最基本的詞彙都全部忘精光。

      令我感到很慶幸的是我到目前為止,和同齡人相比,我的記性還是相對的比較好。在我年輕時,我的記性更好,那時只要我撥過一兩次的電話號碼我都能記得住。但是自從我用了手提電話後,只要用手指一按手機就能撥出電話,因此基本上我已不用腦子來記數字了。不過我認為人的腦子是越用越好的,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多用我們的腦子。可惜的是科技發達給我們帶來了太多的方便,需要用腦子來記憶的事情越來越少了。也因此我們也變得越來越不勤於用腦和記憶了。

      寫到這裡,我想起了去年我吩咐銀行從我的戶口,轉一筆款給一位小輩作為她30歲的生日禮物。但是經過半年多,這筆款項還是沒有能夠轉過去。事關不知道是接收銀行懷疑我的這筆錢來歷不明?還是另有原因,他們死活不肯接收我的匯款。在幾經交涉下,接收銀行方面要求我親筆給銀行寫一封信,說明我送給這位小輩的款項來路清白並是我多年的積蓄,更要說明是我自願給那位小輩的生日禮物。為了不再和他們糾纏,所以我決定寫這封信。不過我心中卻抱怨“賺錢困難,但想不到的是,要送錢給人也會是這麼的難"。

      因此在一個沒有應酬的晚上,我遵循接收款項銀行的意思,書寫了一封親筆信。那封信其實不長,如果我用電腦寫這封信的話,相信只需35分鐘。但是我用了超過一句鐘才完成了這封信。因為在書寫的過程中,我發覺我寫的字跡實在是太難看了,所以那封信是在撕了又寫,寫了又撕的情況下完成的。到最後,我雖然還是覺得我的字體歪歪斜斜的非常不整齊。但是我實在已沒耐心再次撕掉並重寫,所以就此了事。其實在沒有電腦的年代,我是經常親筆寫信的,雖然我從來沒有覺得我的字體漂亮,但是在未用電腦前,我也不會覺得我寫的字是那麼的難看。這個情況令我感到很可怕的是現在的人已離不開電腦了。環顧周圍的小孩,他們很多都很熟悉電腦操作,不過他們都好像不大會寫字了。在這一刻,我心中在好奇地想,將來我們人類究竟會進化成什麼樣子呢?

      那天在電話接通後聽到朋友的聲音時,我的內心感到非常的高興。雖然我們已久未見面,但心中卻還是對她時存掛念。記得在我2006年生病時,這位朋友對我特別的關心,她和她的丈夫除了幫我介紹名醫外,她還親自陪伴我去看病。為此我內心對她存在著的是一份濃濃的感恩心。

      那天在電話裡相互問好後,我們的話盒子打開了。原來,我們雖然一年多未曾見面,但是她一直關注著我的博客。她說她感到我現在比過去任何的時候都要開心,因為現在我有了很多的子女,她亦能體會我在母親節時收到如此多子女的問候時那種幸福的感覺。她說培養青年人是造福世界的好事,因此她常常為我感到默默的高興。

      不過她說她必須針對我的文章向我提些意見。她說她不喜歡我在幾乎每一篇文章中總有一些段落是描述自己年齡已大,所以無論在精力和體力上大不如前,也常常流露出對自己的工作存有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心情…… 她認為我的博文應該傳遞正能量,而我的那些言論是消極的,是會對讀者帶來負面的影響。她說到了我們這樣的年齡,精力、體力自然不如以前,但是我們不應為此而悲觀。正確的心態是要將這一切都忘懷、並積極地過好生活中的每一天。

      其實這位朋友所說的一切我都明白,也都同意。並且我對她的直言是深深感激的。也因此在掛了電話後,我立刻上網查閱了我博客上的一些文章。我的朋友說得沒錯。我在我的文章中常常流露出一些消極和悲觀的情緒。有時說自己年事已高所以精力和腦子都不如以往、有時說自己身體和以前相比變得衰弱、有時又說自己剩下的時日不多,所以必須和時間賽跑、有時更說自己感到身心疲勞,並擔心自己的健康等等……。而這些也的確常常影響了讀我博文的朋友和同濟學生們的心情,並令他們為我擔心。譬如我的一些網友和學生在讀完我的文章後給我發來的信息,就是最好的證明。它們是:

【我剛瀏覽了你最新的博客,你這一篇對晚景的疑慮,我看得很心痛。】;

【主席您一定要保重身體,不要太疲勞,更不要被一些不必要的人或事攪擾到您。希望您每天都健康,快樂!】;

【主席您瘦了很多,讓人很心疼。在同濟同學中,我們幾個澳門學生算是與您相處時間比較少的,但是和內地同學聊天的時候,他們也會和我提起您的近況。今天看到照片,很令人心疼,主席您不要太勞累和操勞,要好好保重身體啊】;

【您要保重身体,不要讓自己連續不停地動,連休息時間都沒有,一定要顧及體力安排事情啊】;

【身體好些了嗎?周末愉快!只要不打擾您,我們會去看望您】;

【肯定是太累了吧!現在初春換季,氣候變化,容易感冒。您一定要好好休息,把工作先放一放】;

【好一點了嗎?好好休息】;

【您最近身體是否舒服了一點呀?得閒的時候多注意休息】;

【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您勞逸結合,養好身體,享受工作,享受生活】。

     上述這些段落都是我最近收到的信息。如果要盡錄的話,還是有很多很多。當然網友和學生們對我的關心令我感到欣慰,並從中也獲得力量繼續把我每天的生活過得更有意義。但是他們字字句句裡都透露了他們為我擔心的事實。其實我的身體還是很好的,並且我的內心也還是相對陽光和樂觀的。因此我充分認識到了,我以後不應在文章中,流露消極和悲觀的情緒,以免引起朋友和同濟學生們的擔心。

      為了不再向網友們和學生們傳遞負面的信息。我決定把我正在撰寫中的一篇博文大幅修改。因為在那篇文章中我用了很大的篇幅,描寫了自己在到醫院做腸胃內視鏡檢查前的一段時間裡,懷疑自己可能生了癌症,而內心忐忑不安的心情。

      事關,我每一年都會做一次全身健康檢查。因此我的家庭醫生建議我今年在全身檢查時,加多這兩項測試。對於心血管造影測試我倒不擔心,但是我為我的腸胃內視鏡檢查可是很擔心。記得在1970年的某一天,正當我和澳門針織有限公司的一位廠長謝紹其先生在馬路上邊聊邊走時,我突然因為胃部的一陣劇痛,而不由自主地倒在了澳門愛都大廈門口的地上。在被送去醫院後,我被確診患了嚴重的胃潰瘍。

      從那時起,我長期服用專治胃潰瘍的特效藥。在後來的幾十年中,我雖還時有因為吃得過飽或吃得太膩而感到胃部不舒服,但胃部極度疼痛情況卻再也沒有出現過了。不過我的內心一直懷疑我的胃病沒有痊癒。但由於我無法面對胃部可能患上嚴重的疾病,因此我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現在的家庭醫生,我當年曾患嚴重胃潰瘍的事實。特别是去年,在看到我的兩位朋友在例行體檢中做腸胃內視鏡時,發現胃裡長了惡性腫瘤,並隨即做了切除3/4胃的手術後,我就更加不願向醫生透露我的胃時有不適的情況了。因為我希望這樣的噩運不要降臨在我身上。當然,我知道我的這些表現是幼稚和逃避現實的。

      我於64日在醫院做了腸胃內視鏡檢查,而在開始寫本篇文章時,我尚未知道檢查結果。但是我叮囑自己無論結果是好是壞,我都要積極勇敢地面對一切。

      由於我最近特別忙,所以這篇文章是斷斷續續地寫完的。在結束本文這一刻時,我已知道我患的僅僅是胃炎,而非胃癌。除了放下忐忑不安的心情外,我還笑我自己真的是,犯了“庸人自擾” 的大毛病。

 

曹其真寫於2015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