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0th Aug 2015 | 生活點滴 | (210 Reads)

      記得在2009年剛退下澳門立法會主席位置時,我內心產生了擔心自己從此以後變成一個無所事事的閒人的恐懼感。那時我拼命地找事做,並且也開始了寫博客的生活。

      所以在過去近六年的時間裡,我除了繼續擔任全國政協常委以外,還接受擔任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一職。而澳門同濟慈善會在過去不到六年時間裡發展得非常迅速。我們除了開展了中葡法律雙語人才培養項目外,還成立北京辦事處,專注在中國內地貧窮地區做青少年和幼兒教育工作。雖然其中的絕大部分具體工作都是由澳門或北京辦事處人員擔任,但是我的工作量也是不能算少。再加上我生性好玩”,因此令我感到特別的忙碌,且時間特別的不夠用。

      我說自己“好玩”是指我在過去不到六年的時間中,趁在北京開會或漂洋過海去葡萄牙看同濟學生時,順便去國家大劇院、蒙地卡羅歌劇院、布達佩斯歌劇院、羅納露天歌劇院看劇。在過去不到六年時間裡,我欣賞了很多世界名劇,特別是Domingo的《納布科》、Leo Noucci的《弄臣》、由國家大劇院歌劇院首席指揮呂嘉指揮的歌劇音樂會《威廉—退爾》和蒙地卡羅歌劇院的《PAGALIACCI》更是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成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今年七月,參加了下述兩次意料外的活動:

      其一是,7月初我被邀以特別顧問身份,參加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為會長的中華司法研究會在北京的成立大會。

      其二是,我於722日到24日期間,赴江蘇省常州市,領取由【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頒發的【中國女性公益慈善事業特殊貢獻獎】。

      其實對於【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頒發【中國女性公益慈善事業特殊貢獻獎】,我覺得有些意外。因為我在慈善事業上可說是剛起步,也可以說是一名新丁,因此還說不上有什麼貢獻。所以也曾猶豫是否接受主辦單位的盛意。但最後決定接受,是因為我想此一榮譽絕非是我個人,而是我們澳門同濟團隊的集體的榮譽。因此我希望通過接受這個獎項,令我的工作團隊受到鼓舞和鞭策,並在未來的工作中更加盡心盡力,把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做得更好。

      723日那晚,頒獎儀式喜慶地、隆重地在常州保利劇場舉行。那天在劇場中,我和前人大副主任顧秀蓮大姐,政協副主席張梅穎女士,香港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女士,前全國婦聯副主席、現任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理事長黃睛宜女士同坐在劇院中間的貴賓位置上。看著顧秀蓮大姐燦爛的笑容和張梅穎副主席熟悉從容的身影,我覺得自己的不足。我告訴自己我要以她們為我學習的榜樣,將餘生貢獻給國家和社會。而當我站在劇場的大舞臺上接受這一獎項時,我除了內心充滿激動和感恩外,還發誓將在未來的歲月中,不遺餘力地、全心全力地將自己的財力和精力投入偉大的公益慈善事業。

      那晚,前全國婦聯副主席、前全國婦聯書記處第一書記、現任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理事長黃睛宜女士,前全國婦聯副主席甄硯女士分別坐在我左右隔鄰的位置。我們談笑自如,氣氛溫馨。黃睛宜理事長更對我鼓勵有加,她囑我繼續書寫博文,因為我們如果能通過博文將正能量傳遞給年輕人是莫大的好事,也是另一種方式對社會繼續貢獻力量的表現。

     每年夏天大概在7月中,我都會去看在葡萄牙的學生,但今年我卻遲遲地不能定下我赴歐洲的日子。其原因是除了今年7月初和7月下旬,我分別要參加在北京和江蘇常州的兩個意想不到的活動外,也因為被我邀請同遊的同伴,澳門同濟慈善會培養的、並已走上社會的學生王榮國遲遲未能拿到赴歐洲的簽證。因此令我無法詳細地安排行程的細節。

      王榮國遲遲沒能獲得葡萄牙駐京大使館發給他赴歐洲簽證的情景,令我想起了在很久以前,我為不能及時拿到各國領事館對我去他們國家的簽證而擔心的情況。因為想當年,我赴歐洲的大部份時間都是去工作的,所以如果我不能及時拿到簽證的話,對我們公司的運作和我的工作影響很大。

      當時我雖已是港澳兩地居民,我拿的卻是香港政府發給我們中國居民的回港證。因為當時香港經濟還相當落後,而中國內地還處於文化大革命階段,所以歐美等多國,對發給住在香港的中國居民的簽證都多般留難。每個國家在收到簽證申請數周後,才會正式發簽證給申請者。如果我當時拿的是澳葡政府為澳門中國籍居民的旅行證件,那麼去歐美各國旅行的話,辦簽證的手續就更麻煩而且費時也更長。

      祖國改革開放後,我們的祖國經濟飛躍發展,歐美國家也逐漸放鬆了對持中國護照的中國公民的簽證。在澳門回歸祖國後,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簽發給澳門居民的特區護照更獲得很多國家免簽證的待遇,因此自回歸後,在旅行時,我不再為簽證的問題而煩惱了。從這點上,我更認識到國家越強大,公民的得益越大。

      我在上兩次赴葡萄牙時,分別邀請了由澳門同濟培養的學生陳函思、顏曉蓉、陳德鋒和我同行。而這次我又邀請王榮國和我同遊。我邀請他們和我同遊的原因是希望為歷屆由澳門同濟培養的學生們盡可能創造見面和交流的機會,讓已離開並走上社會的澳門同濟學生,和現在還在澳門同濟慈善會支持下在葡求讀的學生能彼此熟悉和相互了解。我還希望在他們之間建立友誼後,能更深切體會到我所創建的澳門同濟慈善會的主要目的,和澳門同濟慈善會的精神和宗旨。因為我希望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學生能逐漸形成一個擁有【中國心、世界人】的濟世救人共同理念的強大團體。

      雖然我每次去歐洲的時間都很短,但是通過和學生們同行和相處,我更清楚地認識到了我要培養的人才應該具備哪些條件;我也認識到,在今後我應該在哪一方面加強對他們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應該如何給他們作出正面的引導,所以我覺得和他們接觸是極其重要的。

      其實在我開始主理澳門同濟慈善會工作之時,我對慈善會應該如何開展工作是亳無頭緒的。我也不知能否將它做好,並發展壯大,因此我心裡根本沒有對澳門同濟慈善會的運作有長期的打算。但是在過去經過幾近六年的時間裡,我充分的認識到了只要我和我的同事們用心地去做,並及時培養合適的接班人,澳門同濟慈善會不但是有強大的生存空間,並且也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不過在同時我也認識到了,如果我要把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做好,使之不斷壯大,並在社會形成一股正能量,那麼我就必須首先教育好我們自己培養的學生,讓他們把我創建澳門同濟慈善會的目的和宗旨薪火相傳,一代一代地傳遞下去,並發揚光大。因此令我產生了為歷屆由同濟培養的學生們盡可能創造見面和交流的機會。

      曾隨我同行的陳函思、顏曉蓉、陳德鋒和王榮國都已分別走上了社會。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青年和學生。我常常為他們感到驕傲。但是在和他們同遊歐洲短短的期間中,我發現他們雖然都是萬分的優秀,學習成績十分優異的學生。但在和他們共遊時,我從他們身上發現了一個共同的缺點,那就是他們都相對幼稚、他們不大懂什麼是正確的待人處世態度和禮貌,也非常缺少社會經驗。當然我亦知道要求才20多歲的青年不幼稚並富有豐富的社會經驗,可能是對他們的要求有些過分了。但是我相信由於他們在短短的20幾年的人生道路上,處於相對順利的環境,所以根本不知道我們這個社會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因此我擔心如果他們不具備在這個社會上生存的足夠條件的話,他們即使在專業上掌握了大量的書本知識,但是他們在社會上是會非常吃虧,並在人生道路上會走得非常艱難和辛苦的。

      其實在上述四個學生中,我和陳函思常有接觸,也最了解。她在四人中最為成熟和機靈。但是在陳函思出來做事前,我曾和她說雖然她讀書成績很好,學歷也比我這個學士要高,不過她當時在我眼中,在社會上成功的本領還是【零】。所以她必須在社會大學中學習生活、學習和人相處的技巧。當時,陳函思很不服氣。但是在去了北京沒多久,她寫信給我,並告訴我,她意識到了,她的確是什麼都不懂,而且也明白了她真的是【零】。因為社會和她原先想像的完全是不一樣的。

      我雖然在此用了【弱肉強食】這成語,但是這並不代表這個社會是可怕的。我的人生經驗告訴我,社會上的好人還是佔絕大多數。不過在現實生活中,人際關係遠比學生時期複雜,人與人之間的競爭不但劇烈,有時甚至是殘酷但也是真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掌握如何在社會上生存的起碼技能,要在社會爭得一席,而且成為領袖人物幾乎是不可能的。為此我教他們必須認識到,要真正在社會上爭得一席,並成為領袖人物,他們不但要在為人處事上有突出的表現,並且要擁有超強的領導能力、組織能力、寬廣的胸襟、靈活變通的思維和受人歡迎的親和能力。當然這和在學生時期完全是不一樣的。因為在學生時期,我們只要自己的學習成績好,就是一個好學生。

      當然我用【弱肉強食】來形容社會,也並不是叫他們在這個世界上去搶去奪本來不該屬於自己的名和利,更不是叫他們去欺侮比他們弱小的人群。不過我認為,正因為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所以他們除了掌握書本知識以外,首先要懂什麼是【生活】。並且他們必須不斷提醒他們自己,將自己鍛煉成一個擁有正確的人格和高尚的人品的人。

      我們每個人生活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還都必須知道社會上存在著很多誘惑。因此他們除了必須掌握正確的、正人君子的待人處世的方式和方法外,還要擁有抗拒誘惑的能力、堅韌的奮鬥精神,變通靈活的思維和堅定不移的克服人生道路上出現的困難的意志力。因為我相信只有經得起人生中名和利的誘惑的人,最終才能在社會上用他們的才智取得他們應有的席位和名利。

      另外,我在和學生們同行時,也發覺他們幾乎都有不大注意細節的缺點。因此我囑咐他們盡量要注意發生在周圍的一切細節,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細節決定成敗。我亦要求他們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時時刻刻提高警覺,並凡事帶三分好奇。我們每個人對我們不懂的事情,必須要勤發問、勤思考。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時時刻刻學到新的知識。而我們的知識越豐富,我們的思路就越開闊。更何況我們腦中積累的知識,可能在人生道路的某一刻是可以為我們解決很大的問題的。

      如上所述,我最近的確是越來越覺得自己每天的時間都不夠用,並且因為很多時,我都會為和自己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而忙。但儘管我常常覺得有些疲倦,不過我的心情卻是愉快的。我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生命充滿意義,並且也覺得活得特別充實。因為現在的生活方式是我自己選擇的,而澳門同濟慈善會的每一件工作都是我自己心甘情願並在懷著感恩的心態下幹的。因此當我看到同濟學生們成長和進步時,我喜悅的心情無法抑制。也因此我越來越感恩我的父母給了我非常健康的體魄感恩我的師長們對我的教育更感恩佛學和佛門大師的智慧令我明白“知足常樂”的道理。

     最後,我願盡我一切的能力,將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做好,並將我的餘生奉獻給偉大的慈善事業。

曹其真寫於201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