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0th Sep 2015 | 生活點滴 | (230 Reads)

      2015818日我和一位澳門的好朋友共晉晚餐。由於那天的晚餐結束得比較早,所以在晚餐後,我和在一起吃飯的那位好朋友一起回到我的家裡聊天。正當我們聊得高興時,我聽到我的手機響起收到微信信息的提示號。打開手機上的微信,我看到由我大表姐兒子邱致中發來的一條微信。他問我方不方便和他通個電話。那時是晚上的921分。

      邱致中是我大表姐的兒子。他是一位成功的金融界精英。由於工作關係,他在全世界到處跑、滿處飛,因此我從來都不知道他身處哪裡。但是由於他曾在澳門工作過,而他在澳門工作期間和我接觸頻繁,因此我和他的感情非常好。也為此,他每次到香港或北京都會給我信息,看我是否正好也在那兩地。如果我在的話,他會邀請我和他共晉午餐和聊天。我們今年最近一次見面是在201518日父親生日那天。那天他和他的父母親及妹妹、妹夫一起來和我們共慶父親的生日。

      那晚當我收到他要求和他通話的訊息後,我一心以為他又來了香港,所以有意約我見面和吃飯。由於我和朋友正談得高興,因此我在手機上向他發了一條微信,告訴他隨時可打電話給我。

      發出微信後不到一分鐘,我的手機鈴響了,電話那邊傳來的是邱致中熟悉的聲音。他說“大阿姨,我媽今早走了!”。猛不然的,我根本沒有聽明白他的話的意思,心想大表姐還能去哪裡?但是當我回過神來時,我的內心忽然一陣緊張。我問:“你說什麼?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經過邱志中的解釋,我得知他的妹妹,也就是大表姐的女兒邱致和,應約在那天早上去接大表姐上醫院看病時,發現大表姐坐在沙發上睡著了。在走近沙發欲叫醒她的母親時,卻發現她已離開人世了。

     邱致中在電話中請我將他母親去世的消息轉告給我的兄弟姐妹。這件突發的消息,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這樣的事情不要說令我表姐夫和表姐的一雙兒女無法接受。就算我這個身處千里外的表妹,在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惡耗時,都覺得無法相信。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突然被強烈的疑團和痛楚充斥了,而我的腦子也像是受了強烈的震動而突然停頓了。我真的不知道我應該說些什麼。因此匆匆地蹦出了一句:“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太突然了、太突然了……”。說罷後,我掛斷了電話。但在掛斷電話後,我覺得自己太失禮了,又拿起手機給邱致中發了一條微信,我說:“請你的爸爸、你和妹妹都節哀順變。我現在也很難過,因為你的媽媽在我小時候待我很好,對我也很照顧。不過我心雖有不捨,但是得知她走得那麼的平靜和安詳,也覺得有些安慰,因為走得如此安詳,可說是她的福氣”。

      其實當時我的心中確實也是這麼想的。因為人老了以後,最後都以死亡而結束生命。但是有很多人晚年得了嚴重的疾病並臥床不起。在這種情況下,病人除了苦了自己外,也拖累了家人。當然像大表姐那樣走得那麼突然,是親人們始料未及,也是非常難以接受的事實。但是她在無痛無病的情況下離開人世,對她本人來說,真正是修來的福氣。

      我的大表姐是我父親唯一的姐姐、也即是我親愛的姑媽的大女兒。由於我父親只有這麼一位同胞的親姐姐,所以他們之間感情特別深厚。因此我們和姑媽雖然從來沒有住在一起,但幾乎隔三、兩天我們都會見面。而姑媽的兩個女兒,大小表姐在未出嫁之前是經常住在我們家裡的。我親愛的大表姐是一個笑口常開,性格開朗溫和、人見人愛的忠厚人。她雖說是我的表姐,但是在我的心目中,我一直視她為親姐姐。而她在我小時候,對我也是非常照顧和愛護的。因此我非常喜歡大表姐,我們之間的感情也特別好。在我的心目中,大表姐就是我的親大姐。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姑媽將她的兩個女兒交給我的父親,並隨我們全家人去了台灣。在台灣小住數月後,我們全家人,包括我的兩位表姐都由台灣去了香港定居。那時我還是一個不到10歲的頑皮的兒童,而大表姐當時已是婷婷玉立,178歲的少女。

      記得我們在台灣小住數月時,有一位英俊的青年空軍飛行員,常來我們家探望和約大表姐出去。雖然當時我和兄長都尚年幼,但是從家中大人口中,我們隱約地知道了那位空軍飛行員是在追求我們的這位大表姐。出於童年的頑劣和好奇心,我和兄長在有一次大表姐和那位空軍飛行員步行出門後,在後面悄悄的跟蹤了他們。當然,由於我們當時的年齡都很小,所以我們的跟蹤很快就被他們發現了,也因此很快地被趕回家了。

      到香港以後,我們都進入了九龍的一所學校唸書。大表姐就讀高中,而我們兄弟姐妹都插班在小學的各年級。每天早晨我們一行在大表姐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步行到學校上課。當時妹妹其瑛還很小,所以幾乎每天早上都賴床。而大表姐怕母親責怪妹妹,因此每天早上都會叫醒妹妹,而且非常溫和地,將妹妹從床上哄下來,並拉著她的手將她帶到學校。妹妹其瑛小時特別愛哭,但是大表姐總是護著妹妹,並叮囑妹妹千萬不要在母親面前哭泣,以免惹母親發火。大表姐和妹妹其瑛說話時,總是那麼的和顏悅色,並是那麼的溫柔體貼。在當時,大表姐在我幼小的心靈中,是英雄也是我們弟妹們的守護神。我內心除了非常喜歡她外,她在為人處世方面更是我學習的榜樣和楷模,我內心特別地敬愛她。

     那天晚上大表姐仙逝的壞消息,將我和朋友聊天的歡愉氣氛破壞了。我的朋友很快就離開了我家。而當家中只剩下我自己,並準備上床睡覺時,我內心突然出現了一股強烈難熬的、悲哀和傷心的感覺。而在那一刻,我的腦海中出現了我和大表姐見面和相聚的一幕又一幕。

      令我至今尚記憶猶新、並常常回顧的是:

      大表姐從香港回到上海後,赴杭州之江大學求學。在那期間,我和妹妹其智前往杭州探訪了大表姐。有一天大表姐帶我和妹妹在黃昏時分去錢塘江觀潮。那一次是在我人生中僅有的一次在錢塘江上嬉水、觀潮。錢塘江上涼涼的水溫、洶湧的潮水、夕陽的美景和錢塘江大橋的壯觀,都給我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那一次是我第一次見到大表姐當時的男朋友、也是後來的大表姐夫邱宏範。

      多年前,父親曾帶領我們全部子女去杭州掃墓。父親告訴我們子女,我們的祖父母都安葬在杭州。有幸的是祖父母的墳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並沒有被拆除。其實我們的祖父母並非是杭州人,而是寧波人。但是由於祖父母生前都沒到過被人們稱為美如天堂的杭州,因此死後希望能葬在杭州。為滿足兩老的遺願,父親將它們的遺體遷往了杭州並合葬在西湖邊上。我的祖父母是表姐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因此那一次大表姐和我們一起去了杭州掃墓。

      在此期間的有一天下午,大表姐和我們兄弟姐妹們坐在我們下榻酒店大堂內閒聊。閒聊中,大表姐臉帶笑容地告訴我們,我小時候特別的倔強,並且一不高興就用報紙包了衣服和鞋子,鬧著要離家出走。而我第一次鬧離家出走時,年僅三歲半。當然,如果表姐不說,我是不會知道自己三歲半時已經有離家出走的念頭和行動。因為我對五歲前發生的事情基本上都回憶不起來了。不過經大表姐的這一說,我內心對自己幼年時的倔強和不聽話感到有些羞愧,也對父母增添了一份深深的歉意和感恩。

      令我記憶猶新的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大表姐的情景。那天是2015年的18日,也是我們為父親慶賀他老人家94歲足歲的生日。那天出席晚宴的,除了我們自家的兄弟姐妹外,還有大表姐夫婦、邱致中夫婦和邱致和夫婦。晚宴上每個人都特別的高興。我們除了祝賀父親生日快樂外,還相互頻頻敬酒和叮囑注意健康。最後我們還歡天喜地的和壽星公一起照了一張大合照。那天晚宴散席前,大表姐特地來到我的身邊,把鑲好鏡框的父親17歲時拍的一張照片交給我。她告訴我,父親的這張照片她已經保管了多年,相信是時候交給我,並由我保管了。想不到的是那一次見面是我和大表姐最後一次的見面。

      回憶和大表姐一起度過的陳年往事,真令我有如事發昨日的感覺。大表姐的突然去世令我再次感到人生無常和人生的短促。也因此令我思潮洶湧、心情難以平復,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我的睡意也全然消失。在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的情況下,我索性在床上爬了起來,並在書架上拿起那本由宋默撰寫的《弘一法師的人生智慧“人生沒什麼不可放下》一書,挑燈夜讀起來。

       其實這本書我已經讀過很多遍了,但是在那一刻,由於大表姐的去世引起我內心極大的傷痛,因此我想從這書中吸取力量,以平靜內心久久無法控制的起伏。

      拿起書本後,我翻到了我要找的書本上的171頁。這一頁是書本上第7章的第4節。它的題目是【把每一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來過】。在這一節中有以下的兩段文字,特別令我感悟深刻。它們是:

【弘一法師珍愛時間。“朱華易消歇,青春不再來。年華易老,生命易逝。人的一生就是在昨天、今天和明天之間循環往復的,如果我們不能抓住今天,很快今天就變成了昨天,明天也就不再。想要成就一番事業,我們就必須學會珍惜時間,充分利用時間,在有限的時間內學習更多的知識,完成更多的事情,這樣我們的人生才有意義。】;

【今日事今日畢,因為你今天不做,明天也許就沒有機會了。所以海倫-凱勒說:“善用你的眼吧!猶如明天你將遭到失明的災難。同樣的方法也可以應用於其它感官。聆聽樂曲的妙音,鳥兒的歌唱、管弦樂隊雄渾而鏗鏘有力的曲調吧!猶如明天你將遭到耳聾的厄運;撫摸每一件你想要撫摸的物品吧!猶如明天你的觸覺將會衰退;嗅聞所有鮮花的芳香,品嚐每一口佳餚吧!猶如明天你再也不能嗅聞品嚐。充分利用每一感官,通過自然給於你的幾種接觸手段,為世界向你顯示的所有愉快而美好的細節而自豪吧!”

  我們都說今日事、今日畢,該今天做的事情永遠不要拖到明天,因為我們不知道明天會什麼樣的事情發生,也不能保證明天還能做成這件事。】

      我是一個非常重感情的人。所以我特別難以接受人生中的生、離、死、別。但是在重讀了那兩段文字後,我的心情平復了很多。因為大表姐離開人世已經成了不可改變的事實,而我內心的傷痛和惋惜,也並非輕易地可被抹去。不過我也想明白了,我們每個人都是世界上的【過客】,我們的人生也僅僅局限在我們出生與死亡之間的短短幾十年。因此我們必須接受有生的那一天,就有死亡的那一刻的事實。現在大表姐雖然離我們而去,但是由於我還活著,那麼我就必須把自己的每一天都活好。雖然我們無法預知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但是我們是否能把自己的今天活好並活得精彩,卻是取決於我們自己的行為和處世態度。我下了決心,一定不能把我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鐘的時間浪費掉。

      那天晚上,我懷著堅持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今天”過好,並絕不錯過當下的美景的心情下進入了夢鄉。

 

曹其真寫於2015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