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7th Sep 2015 | 生活點滴 | (157 Reads)

      2015829日是一個令我終身難忘的日子。那天是星期六。在過去的很多年裡,如果我不離開港澳遠行的話,每星期的星期五下午或晚上,我都會從澳門去香港度周末。但是那天我留在澳門,並內心急切地期待著一場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文化局、旅遊局聯合主辦的,由享有世界歌劇之王之稱的多明戈和澳門樂團聯袂演出的演唱會。

     我於822日飛往北京,列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出席全國政協常委會會議。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在824日下午開幕,所以我本來是可以於823日飛往北京的。但是由於我不想錯過於823日到北京國家大劇院觀賞,由多明戈領銜的、由韓國藉指揮大師鄭明勳執棒和著名歌劇導演伊里亞·莫申斯基執導的,並由國家大劇院製作的歌劇《西蒙·波卡涅拉(原名Simon Boccanegra)》。因此我於822日晚上飛到了北京。

      在北京開會期間,由於不想開會遲到,所以每天早晨在5點多醒後,就不敢再睡,並於6點半就起床梳洗。因為長期遲睡和沒有午睡的習慣,因此趁在北京短暫逗留期間,除了處理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之外,每天還會找三五知己共晉午晚餐。因此我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密密滿滿的,每天的睡眠時間就少得可憐。但是為了要及時趕回澳門,於829日到澳門文化中心出席由多明戈與澳門樂團演出的【天王之音】演唱會。我在828日全國政協常委會散會後,匆匆趕搭飛機返回澳門。在回到澳門以後,我感到特別的疲倦,甚至有腦子不靈和說不出話的感覺。發現這個情況後,我問自己是否值得為聽多明戈的歌劇和音樂會,把自己弄得如此的疲倦。但是我給自己的答覆是:值得的。因為我雖然身體感到疲倦,但是精神是非常愉快的。另外,多明戈的藝術造藝雖已達到了頂峰狀態,但他畢竟是一位年近80高齡的老人,所以能趕上聽他的歌劇和演唱會,即使累一些,也是絕對值得的。

     我對西洋音樂、特別是對歌劇的熱愛除了令旁人吃驚外,也令我自己常常感到奇怪。因為我的父母對西洋音樂並不熱衷,對西洋歌劇不要說不熟悉,而且可說是一無所知的。所以我對西洋音樂的熱愛並非是受了父母的影響,更不是在他們刻意培養和薰陶之下所養成的興趣和愛好。

     我在上海出生、在國內受教育,並且是在一個中國傳統的家庭裡長大成人的。不過我天生對西洋音樂有一種特殊的感情。記得在安徽大學求學的60年代初,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聽到豎在學校操場的大喇叭裡播放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中【樓臺相會】樂章時,無法阻制湧上眼眶的淚水像泉水一樣流下的情況,令我感到特別的震驚。那一次的經歷令我終身難忘。那是我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音樂震撼我們人類心靈的魔力。自從那次以後,我對西洋音樂可說是著了迷,而我對小提琴獨奏和協奏曲的熱愛達到了狂熱的程度。在喜歡上小提琴後,我逐漸的習慣和喜愛上了交響樂,並在專賣唱片的公司老闆的推薦下,我慢慢的愛上了西洋歌劇。而在西洋歌劇當中,我對意大利歌劇可說是情有獨鍾。多年來聽音樂,特別是西洋歌劇成了我人生中的最佳伴侶。有它的伴隨,我再也不會感到孤獨和寂寞。另外,對我而言,它是清醒頭腦、調劑精神、解除煩惱和消除疲勞最好的良藥。

     多明戈在上世紀90年代和帕瓦卡雷拉斯齊名並列為世界三大男高音。現時這位歌唱家已被公認為「歌劇之王」、「在音樂層面上真正屬於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和「近代最偉大的歌劇藝術家」。 截至2015年,他在3700餘場演出中共演了146個角色,錄製了100多張唱片、多場音樂會和四部歌劇電影,贏得了九屆格萊美獎、四屆拉丁格萊美獎和兩屆艾美獎。

      2007125日,多明戈宣布自己將會在2009年回歸男中音,並主演最高難度的男中音角色《西蒙 · 波卡涅拉》。自此以後,這部歌劇成為多明戈最常主演的歌劇。他在2015818日在北京見記者時說:其實我沒想到自己的舞臺生涯會延續這麼多年,當初的演出後我是打算離開的,但是這部劇效果非常好,緊接著就有好幾個劇院開始談合作,就這樣演下來,我發現自己仍然願意留在舞臺上。他還說:一名歌手並不能只用一個聲音演唱,而是應該像畫家那樣,為自己的調色板準備不同顏色。 看到這個報導時,我覺得多明戈真的是無愧被稱為「歌劇之王」和「近代最偉大的歌劇藝術家」。從他這番說話中,我能意識到,多明戈是一位擁有非常強大的生命力、且不斷攀登高峰的藝術家。他的勇氣和毅力,是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的。

      823日那晚,幾近80高齡的多明戈,在《西蒙 · 波卡涅拉》這一劇中的表演正可以用美侖美奐四個字來形容。對於坐在觀眾席上的我,那是一次無論在觀感上和心靈上的絕佳享受。多明戈嘹亮且富有金屬感的高音與雄渾的中音,牽引著每一位觀眾的神經,也同時感動著每一位觀眾的內心。在劇中多明戈的每一動作和每一次的歌唱都顯示了他對威爾第的這部偉大之作的非凡的見解。也在同時顯示了他超凡藝術表現力。在此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全劇臨近尾聲和西蒙· 波卡涅拉臨終時,高齡的多明戈重重地摔倒在舞臺上的舉動是那麼的逼真和自然,所以在那一刻所有的觀眾,除了感染到強烈的悲愴感外,也同時為他擔心,擔心他因此受傷。也正因為此,整個大劇院的觀眾都全體起立,用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向大師的敬業精神致以了最崇高的敬意。

      829日在澳門文化中心的那場《天王之音》音樂會,也可說是澳門有史以來,空前成功的一次音樂會。而且也是在澳門首次由多明戈這樣重量級的藝術家主演的演唱會。那晚澳門文化中心座無虛席,觀眾們早早就來到劇場就坐,並等待聆聽期待已久的天王之音。我曾三次到現場觀賞多明戈的歌劇,一次是多年前在意大利維羅納露天劇場聽的《圖蘭多》,另一次是2013年在北京的國家大劇院聽的《納布科》和這次也同樣在北京的國家大劇院聽的《西蒙波卡涅拉》。但是卻從來沒有出席過他的演唱會。在音樂會拉開序幕後,當多明戈往舞臺上亮相時,臺下的聽眾全部給他的王者風範震懾住了。當他唱罷第一首曲時,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鼓掌聲和歡呼聲。

     在那一刻我想起了帕瓦羅蒂逝世前,我曾兩次出席了他的演唱會。帕瓦羅蒂這個名字,對我們中國人來說,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比多明戈的名字還要熟悉。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帕瓦羅蒂的音質和歌喉確實是特別的優美。但是我主觀上認為他和多明戈站在舞臺上的從容的、自然的、潚洒的和成熟的表現藝術相比,可還是差了一截。多明戈響亮和透徹的聲音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其歌藝才華及演唱造詣也可說已到達了爐火純清及登峰造極的程度。那天,近兩小時的演出讓聽眾都有如癡如醉的感覺。

      在最後多明戈用中文和澳門少年合唱團合唱的澳門的《七子之歌》更將演唱會推到了高潮,也同時為演唱會劃上了完美的句號。相信那晚每個聽眾都帶著依依不捨的和激動愉快的心情離開澳門文化中心。也相信這次演唱會將是人們心目中最難忘的一個美聲之夜。

      由於在過去幾近的一個半月時間裡,我都特別的忙,所以我和澳門朋友之間的互通消息顯然是減少了。當然我和澳門樂團總監呂嘉夫婦的聯繫也減少了。828日晚到達澳門後,大約在晚上1130才知道呂嘉一直致力於推動,以澳門為基地的亞洲歌劇協會成立的工作正在進行中。並且他趁多明戈在澳門演出之際,請了他的導師中國著名女歌劇指揮家鄭小瑛教授和美國歌劇協會主席帶領將近10位紐約大都會的歌劇演唱家到訪。而來自紐約大都會的歌劇演唱家們將會於8月30日晚在澳門古老、精緻的崗頂劇院舉行一次演唱會。能和鄭小瑛教授認識,並和紐約大都會的歌唱家們近距離接觸是我這次匆匆由北京趕回澳門的意外驚喜。

      我早就對在我們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女指揮家鄭小瑛教授的名字仰慕已久,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相見。829日下午在【亞洲歌劇協會】成立籌備會議上,在呂嘉的引薦下,我認識了86歲的鄭教授,並聆聽了她對西方歌劇怎樣才可被中國老百姓喜愛,並融入每個聽眾的內心的發言。其實我早知道鄭小瑛教授已是一位高齡的老人。但是第一次近距離見到鄭教授的時候,還是給鄭教授健碩強壯的體魄、溫和從容的笑容、清晰活躍的思路、平易近人的待人態度、謙虛勤學的精神,和孜孜不倦地致力於推動西洋音樂和文化在中國的發展的行動深深地感動了。我們雖然在829日才首次見面,但是在短短的兩天接髑後,我們之間建立真挈的友誼。

      鄭教授於831日離開澳門前,給我發來的一條微信信息又一次給了我莫大的驚喜。這是去年鄭教授接受中央電視臺【朝聞天下我的座右銘】的視頻。鄭教授的座右銘是【陽春白雪、和者日眾】。在總共1010秒的視頻中,我除了對鄭教授的生平有了小小的了解,而且對她的價值觀、人生觀也有了認識。

     今天鄭教授據說是世界上年齡最大,並活躍在指揮臺上的指揮家。她對樂壇的貢獻和影響是巨大。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她發起和成立了新中國第一支女子交響樂隊。並在1997年應廈門市的邀請,前赴廈門組織廈門愛樂樂團。1998年廈門愛樂樂團成立至今,已在11個國家81個城市演出了1200場交響樂,其中包括了宣揚客家人奮鬥史的著名曲目【土樓回響】。

      在視頻裡,我震驚地發現,在一次體檢時發現鄭教授得了癌症。並在鄭教授85歲高齡時開了第二次刀。在視頻上更看到鄭教授笑著說醫生正在懷疑她得了第三個癌症。不過她說:對她來說,是沒有什麼可恐懼和害怕的。因害怕而令自己提早死掉是不值得的。生命本來就是有限的。只是有時會覺得來得太早了,有些事情還未來得及做完,那怎麼辦?趕緊做唄!

      鄭教授對專業的執著、她的敬業和永不言休的精神、她對生命的熱愛,和她內心的強大都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深刻印象。我一定要以她為榜樣,活好我人生中的每一天,並為社會貢獻自己的力量。

      830日在崗頂劇場的音樂會又是一次特別精彩和震撼人心的演唱會。在829日和30日兩場演唱會中,我發現不但澳門聽眾的欣賞能力很強,而且還吸引了不少住在鄰埠的聽眾。這時我想起了,很多外來遊客都曾向我埋怨說雖然他們很喜歡澳門,但是由於澳門太小,因此一般都不會在澳門過夜,因為只要花半天時間就把澳門的景點看遍了。

     也在這一刻,我想到了中央對澳門的期望是澳門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而呂嘉正在推動的成立以澳門為基地的亞洲歌劇協會。而這個協會,如果真的能把澳門打造成亞洲音樂和歌劇之中心,那不但是符合中央精神,也和澳門政府鼓勵和推動的,打造澳門特色的文化事業發展的目的是一致的。

 

曹其真寫於2015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