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9th Sep 2015 | 生活點滴 | (204 Reads)
      今年夏天趁去葡萄牙看望由澳門同濟慈善會培養的在葡萄牙求學的學生之便,又去了我最喜歡的、處於法國南部的、人稱蔚藍海岸的尼斯。其實我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已經到尼斯遊覽了好幾十次。我對城市中的一切都可說已是十分熟悉。不過令我自己都感到特別奇怪的是,雖然我每次去歐洲時都會重遊尼斯,但是我對這個城市不但不會生厭,而且每去一次我的內心都會產生對這座城市更深一層的感情。

      我出生於上海,是在中國內地長大成人,並在中國內地接受教育直到大學畢業。我正式移居香港是在大學畢業後的幾近兩年後。因此,在移居香港前,我可說是沒有接觸過任何一個外國人和不知道發生在外國的一切事情。當然在當時,我不知道西方人的生活習慣和思維方式?我也更不會知道什麼是西方文化?但令我自己常常都覺得特別奇怪的是,我到香港接觸來自歐美等地的外國人以後,在思想意識上,對歐美的西方文化非但沒有產生任何的抵觸情緒,並且還在很短暫的時間裡就適應了西方人的生活習慣、思維方法。更很快地學會了用英語、法語及葡萄牙語。在和西方國家的人打交道時我也沒有一丁點的不自在的感覺。而從當我第一次踏足於歐洲大陸的那一刻起,我就愛上了那片土地。因此在過去的幾十年時間裡,只要我有機會,我就會去歐洲各國遊覽。我不但逐漸地、潛移默化地、接受了歐洲的一切,並且也結交了很多歐洲的朋友。

      在歐洲諸多的國家中,我最喜歡的國家是法國、葡萄牙、意大利和瑞士。而在上述國家中,我最喜歡的城市是被稱為蔚藍海岸的尼斯。在過去幾十年中,我曾和不同的親人和朋友結伴同遊尼斯。

      由於每次和朋友結伴遊覽尼斯時,都會留下種種美好的回憶。因此我每次重遊此地時,一定會到從前曾去過的地方,捕捉當年在那些地方曾經經歷過的點點滴滴。可惜的是,蔚藍海岸的美景依然如舊,而和我同遊的同伴中,有的和我不生活在同一城市,因久未聯繫而逐漸疏遠,也有的因為患上了老年癡呆症而變得無法溝通,更有一位在數年前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也為此,當我每一次重遊尼斯時,都會在曾和過去同遊尼斯的朋友們一起走過的,寬廣的天使灣英倫散步大道上漫步,並在尼斯市政府設在大道海邊的木椅上小坐,瞭望著一望無際的蔚藍色的天和海連成一片的奇景、聽著輕輕的浪花沖擊海灘的聲音,並回憶和朋友同遊時發生的陳年往事,對我來說可算是人生中最佳的享受。

      我這次歐遊的最後一程是由里斯本去尼斯,並準備在尼斯住一個晚上。碰巧當時我有一個年輕朋友正在里斯本度假,並且她和我準備在同一日由歐洲啟程回澳。因此我邀他全家人和我一起由里斯本去尼斯與我分享蔚藍海岸的美景,並和我於第二天一起飛回香港。當然我也知道在尼斯只逗留短短的一晚,對初次去尼斯的人是遠遠不夠的。但是由於我早就安排了我的旅遊日程,所以要在旅遊旺季臨時修改行程是非常困難的。因此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在尼斯只待了不到48個小時。儘管如此,由於我對蔚藍海岸特別的熟悉,所以在我充當導遊的不到48個小時裡,和我結伴同遊的每一個人,都感到特別的高興和充實。

      回到澳門後,我們每一個結伴同遊的伙伴,都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各自不同的工作崗位。而我在回到澳門的不久後,於8月下旬前赴北京列席人大常委會。824日下午,我在人大常委會的會場裡,收到了和我同遊尼斯的那位年輕朋友發來的郵件。我打開了郵件,在郵件中她寫道:

這個週末終於執筆把心里想寫的記錄下來,見附件並分享之。對我而言,執筆寫作是我心最自由的時候,因為那刻我不是任何人的妻子、母親、CEO、律師…..我是我,由衷的感到真正的自我實現】。在那枚郵件中,她還附上一份命名為《自由的心》的附件。當我讀了電郵內容後,我一心以為她寫的附件是她這次遊歐期間的一些見聞和感想。而且當時身處人大常委會會場,所以我沒有即時打開附件閱讀。

      散會後,在回家的路上,在車子上我打開了附件。令我感到非常驚喜的是,我的那位年輕朋友的文筆非常的通順和簡潔,而且在文章裡充份表達了她豐富、細膩的思想和情感。

附件《自由的心》的全文如下:

2015年仲夏,從法國尼斯的上空慢慢降落,機艙外面的藍令人心醉,那並不是單一的藍,有不同層次,不同深淺,海天一色,漸漸地我看見了蔚藍海水上的遊船,方才意會到那邊是海,但依然找不到海和天的邊際。直至飛機降落地面,我們轉眼到了法國南部尼斯的〝Cote d’Azur〞。

   從小喜歡藍色,任何色調的藍,因為藍色總給我自由舒暢的感覺;就像鳥兒在天空任意飛的自由自在。從小嚮往自由,抗拒束縛,也是因為自由的渴求導向了今天的我。然而,什麼是真正的自由?如何獲得真正的自由?這裹談的是心的自由,精神的自由,也即是內在的自由。至於外在的自由,相信在現今的物質世界裡面,金錢可以帶來充裕的外在自由;但內在的自由並不簡單,首先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從而不受任何限制地作出忠於自己的選擇,因為人生路不外乎是由無數的選擇組成。很多人窮一生精力去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普遍人一般憑經歷告訴自己想要什麼,從外界社會或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中找到相應答案。但亦有少數人憑直覺知道自己想要的和想做的,這類人的自信心比一般人強,因為對自己心裡的想法比較清晰和有把握。當人知道自身的需求時還需要具備足夠的勇氣去按照自己的意願作出選擇,因為若要擔心他人的想法又或缺乏勇氣去承擔選擇帶來的不良後果,那麼便不可能作出忠於自己意願的選擇,那麼亦稱不上心的自由。世上能夠做到兩者兼備,即目標清晰並勇於選擇的人並不多,真能做到的,可算是真正的自由人。

   直至認識這位忘年之交,心裡面暗暗歡喜,不是因為她位高權重、學識淵博又或家財萬貫,而是因為我終於遇見一顆真正自由的心,一顆具備真、善、美的心。這次少於四十八小時的尼斯之行,讓我真正明白到這位活得輕鬆自在的忘年之交令我欽佩她的勇敢和敏銳的原因。

   一向喜歡和有閱歷的人交朋友,因為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到很多、學到很多。這位忘年之交正是經歷大時代大變遷且出身中國傳統大家庭的一位大小姐,然而在她身上一點找不到古老的味道,這點和她受西方教育有分不開的關係。超強的語言能力,讓她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暢所欲言。

   這次法國之行,她的法語成為我們與外界溝通的主要渠道。由於在尼斯逗留時間短促,她能精確無誤地向我們展示了尼斯最迷人的一面,她渴望與我們分享對她而言已是耳熟能詳的景觀。這份真情實意確實令我感動!同時,也驚訝她對大自然美景的讚嘆,對美的敬仰,尤其是對她這樣一個走遍大江南北,世界角落的人而言,我們每到一處,她都由衷且幽默的讚嘆『真是美得一塌糊塗!』。尼斯,這個她曾到訪不少於三十次的小城,她把小城最美的一面展現在我們眼前,我深信,這次是我有生以來看過最美的尼斯。她能做到這點歸功於她對細節的重視,對這次行程的細心安排可說是無懈可擊,這點倒是我認為應該趕快學習的地方。因為敏銳的直覺和勇敢的特質,相信難以後天培養。我自問是個粗心大意的人,從不注重細節,但當我看到這位德高望重,處理各項大事有著懾人魅力的人仍如此的細心嚴謹,我心裡面再三提醒自己趕快學習,四十多歲的人了,不能再粗枝大葉地過下半生。嚴謹並不表示嚴肅,在她的臉上,我看到了作為年長者的慈祥,同時也夾雜了孩童的天真。最讓我感到自在的,是她從來不像其他長輩那樣注重什麼養生飲食之道:這個不能吃,那個要多吃,這點令她活得就像一位年青少女,愛吃什麼便吃什麼,尤其是雪糕!卡路里也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就是因為她的個人特質,令我與她的交往成為忘年之交,這裡一點也沒有不尊重的意思,是因為她的真誠相待和獨特的青春氣息,讓我在潛意識中把她視為人生中重要的良師益友。同時,也是一位可敬可愛的前輩。基於她豐富的人生閱歷,對世事敏銳的洞察能力,給予了我對世情的提示。我非常感恩,在我人生的這一段遇見她。遇上她,我才知道人可以越活越年青,越活越自由。唯一的限制就是身體,然而,這完全阻礙不了這顆自由的心活出真、善、美!】

      那天回到家裡和朋友們晚飯後,我回到了房間,在電腦上仔細地將文章閱讀了多遍。這次除了她的文筆令我感到驚喜外,在她的那份附件內文中的主角原來並非是【她】自己,而是被她稱為忘年之交的【我】更令我特別的感動。

      其實,在過去我曾讀過不少有關由他人寫我的文章。所以我對文章是稱讚我的或批評我的都不會太計較。因為我自知我非完人,除了有優點外,一定也是有很多缺點的。所以我總是抱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讀那些文章。不過,我這位年輕朋友的文章卻是別具一格和與眾不同的。我之所以說她的文章別具一格和與眾不同,不是因為她在文章裡對我讚美的語句,而是因為她在文章裡道出了什麼才是真正的自由。她說:【什麼是真正的自由?如何獲得真正的自由?這裹談的是心的自由,精神的自由,也即是內在的自由。】;她又說【我才知道人可以越活越年青,越活越自由。唯一的限制就是身體,然而,這完全阻礙不了這顆自由的心活出真、善、美!】。她還說:【但內在的自由並不簡單,首先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從而不受任何限制地作出忠於自己的選擇,因為人生路不外乎是由無數的選擇組成。很多人窮一生精力去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普遍人一般憑經歷告訴自己想要什麼,從外界社會或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中找到相應答案。但亦有少數人憑直覺知道自己想要的和想做的,這類人的自信心比一般人強,因為對自己心裡的想法比較清晰和有把握】。

      她說的沒錯,真正的自由是指心的自由,精神的自由和靈魂的自由。她也沒有說錯相信在現今的物質世界裡面,金錢可以帶來充裕的外在自由。但也正像她說的那樣,一個人真正要做到內在的自由是非常不簡單的。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會受到世俗的影響,因此儘管在我們內心很不情願的情況下,我們也會對他人錯誤的言行和舉止作出妥協,並喪失原則地接受它們。

      可能是我天生的性格使然,令我一生崇尚自由,並追求自由。相信我在3歲半時就試圖離家出走,就是最好的證明。我雖然並非是未卜先知,也曾在人生中經歷波折,但是我一直知道,我在人生中最終追求的是內心的自由、精神的自由和靈魂的自由。在我一生中,我最不願意接受的是世俗的束縳、年齡的限制,當然我更不願意為了本來就是身外之物的名和利,而扭曲自己的價值觀和是非觀。因此在人生道路上,我常常會得罪一些人。但是只要我知道我沒有做錯的話,我對此並不會介意。因為我一生追求的理想是讓自己做個內心真正的自由、精神真正自由和靈魂真正自由的人。而我也會盡一生的努力,爭取讓自己盡可能達到真、善、美的境界。

 

曹其真寫於2015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