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6th Oct 2015 | 生活點滴 | (241 Reads)
      829日晚上和830日傍晚我攜同在澳的同濟學生們,分別在澳門文化中心和崗頂劇院出席了多明戈和由美國大都會青年歌唱家的演唱會。這兩次音樂盛會可說是我在近年來連續兩天中,在心靈上、精神上、觀感上獲得的最高享受,並成了令我回味無窮的美好回憶。連續兩個晚上,那些正在澳門學習和工作的澳門同濟慈善會學生們,在走出劇場那一刻,充滿笑容、驚喜的臉部表情,讓我感到他們的亢奮和快樂。我也相信這兩次音樂盛會對同濟的學生們可能是,在生命中首次嘗到音樂震撼心靈的強勁魔力,並也一定會是令他們終生難忘的兩場音樂會。

      只要有空閒,我就會和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學生們一起吃飯,並且會花錢買演唱會的票子,讓他們領會飲食文化和音樂對人類的影響和給人類帶來的樂趣。因為正如我曾在多篇博文中提到過的,要在潛移默化中吸取的多元文化和知識,促使我們的人生得以精彩和豐富。而我們的思路和思維,隨著多元文化和知識的積累,會變得越來越廣闊和敏捷。

      我上述所說的飲食文化,可能對一般人來說無非就是吃飯。當然對大學都已畢業的20多歲的同濟的學生們來說,吃飯是一件他們早已習以為常的簡單事情。但是在大家都習以為常的簡單事情中,其實是隱藏著很多學問和文化的。因為雖然同是人類,但是不同國家、民族的人吃的食物、吃飯時用的器具和吃飯時禮儀都是不同的。如果我們堅持自己吃飯的方式,那麼我們到了外國,在和外國人吃飯時,就會鬧笑話、出洋相,甚至令外國人認為我們是沒【吃相】和不禮貌的。

      另外,我之所以花錢買票並鼓勵他們出席音樂會,是因為我認為音樂是不分國界,不受時代影響的,也是傳遞音樂作曲家的真實思想感情的最好工具。所以人們在欣賞令人心曠神怡的優美旋律和音樂的同時,也能感染到音樂家們在譜曲時所處的時代背景、思想感情和所處環境。在60年代初,當我第一次聽到【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中的《樓臺會》那一節時,陳函思在蒙地卡羅歌劇院看歌劇《醜角》(Pagliacci)時,在男主角唱出那段舉世聞名的詠嘆調《我不再是小丑》(No pagliaccio non son)時,我倆分別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就是非常真實的例子。

      本來我每個星期的周末都會在香港度過,但是由於829日多明戈的演唱會是星期六,所以那個周末我沒有從澳門去香港。又由於最近常常覺得疲倦,因此我決定不去北京參加93日現場閱兵儀式。趁93日那天公眾假期,我上午在家觀看電視上的閱兵儀式,下午4點和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在澳學生們座談,並於晚上請他們去澳門萬豪軒酒家吃火鍋。在澳門大學讀碩士課程的同濟學生中,除了個別的孩子在澳門有父母和家庭以外,全部都是自己單獨生活在澳門的。也為此只要我有空,而他們也不用上課或上班的話,我會盡量抽空和他們見面並和他們一起吃飯。而當天在里斯本天主教大學修讀法律碩士學位的劉奧,本來打算於8月底回里斯本,但聽說有多明戈的演唱會和93日晚上的飯局後,決定將行程推遲至94日。

      那天下午的座談會於4時開始。其實在過去5年中,不論我和年輕人在聚會時或我和同濟學生們聊天時,都幾乎是我一個人撐場講話的。所以與其說是“座談會”,倒不如說是我像往常一樣在唱“獨腳戲”。我對自己唱“獨腳戲”也已經習以為常了。不過儘管我早就對這種情況習以為常,在我的心中還常常會出現一些疑問。我往往會問我自己,為什麼學生們都不願意在我面前發表意見?是我講話時太嚴肅之故,令學生們在我面前不敢說話,或是他們天生就不愛說話?當然我相信他們不是天生不愛說話。而是面對我這位長輩、前輩、老人,怕說錯話。而在說錯話的情形下,他們不但會出醜、甚至會挨罵。

      說到挨罵,我不得不提一提93日晚上在澳門萬豪軒吃火鍋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晚到達火鍋店後,我和10幾名學生們,圍著一個大圓桌子就坐。我右手位上坐的是劉奧。我們就座後,侍應為我們每一位倒了我們點的茶水。過了幾分鐘後,我看到劉奧前面除了他向侍應要的一杯飲料外,還多了另外一杯好像是茶水的飲料。在有些驚奇的情況下,我隨口向劉奧問了一句:“你要了兩杯飲料?”。劉奧聽我這一問後,就隨手從他的背禳裡掏出一支飲料給我看,意思是那杯飲料是他自備的。我當時就對他此舉作出了嚴肅的批評。在那一刻劉奧的態度很好,並連聲說知道了。倒是圍著圓桌坐的同濟的學生們的臉上茫然的表情引起了我的注意。從他們的表情,我知道他們都不大明白,為什麼我不准劉奧這麼做的原因。

      我向孩子們說,到餐廳吃飯或在咖啡廳喝咖啡時,我們都不應該吃自備的食物和喝自備的飲料。因為餐廳和咖啡廳都是營業的場所,是老闆以此賺錢而侍應以此維生的場所。如果每個客人都吃自備食物或自備飲料的話,人家的生意怎麼做下去。這也是在餐廳設“開瓶費”的原因。也就是說我們如果一定要喝自己帶去的酒的話,那麼餐廳就會收取一定的費用。而“開瓶費”往往比我們自備酒的價格還要貴。

      當然澳門萬豪軒的老闆、經理都跟我非常熟悉,所以他們應該不會計較學生自備的一杯飲料。但是人家不計較,不等於我們可以不守規矩。試想我們這麼一大幫人來到火鍋店吃飯,都自備牛肉、豬肉、雞肉、蔬菜和麵條,而只點火鍋店的蝦的話,那麼火鍋店的生意將怎麼維持?在這一刻,學生的臉上都出現了笑容。從他們的笑容中我知道他們都明白了我為什麼不准許劉奧自備飲料的原因。其實這件事只是生活上很普通的一件小事,但是我一直教導學生們要注意細節。因為如果小事我們都做不好的話,那麼我們又怎麼會做成大事呢?

      接下來我也告訴學生們,本來這樣的事情我根本可以不管也不理會,因為他們的人生路需要他們自己去走。到他們成功之日,我可能早已不在這個世界裡了。但是我既然看到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邊,那麼我絕對是不忍心看著他們犯那些無心之過的小錯誤。因為不及時糾正這種小錯誤的話,是有可能成為他們將來在人生中吃大虧的原因。而正當我這番話的話音未落之時,劉奧在旁邊說話了。他說,他早有心理準備,與我一起吃飯一定會有被挨罵的結果,但是他還是來和我吃飯。他承認當我告訴他不能自備飲料的那一刻,他心中確實泛起一陣不快的情緒,但是等他想了一想我的說話後,覺得我的話還是有道理的,所以也已釋然,並在心中坦然地接受了我的意見。

      劉奧說他早有心理準備,與我一起吃飯一定會有被挨罵結果這句話,令我有些吃驚。其實,我內心對澳門同濟慈善會培養的孩子都一律對待。我從同濟慈善會接納他們的那一刻起,就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孩子看待。並把教導他們成為能頂天立地的、宏揚【中國心、世界人】的、既富有知識,也具有多元文化修養的,善良、正直的人為己任。也為此我不厭其煩地,在和他們接觸時,會毫不留情地指出他們行為舉止中犯下的小錯誤。

      我有時也會想,孩子們都是在大學畢業後才和我接觸的,我對他們的過去並不熟悉,因此在日常生活中他們的行為舉止有些不符合我的要求也實屬正常。所以我不應該對他們的要求過於嚴厲。但是在想深一層後,我還是堅持我的做法。因為我覺得指出他們行為舉止中的小錯誤是我的責任,也是我應該做的。而聽不聽並改不改,就是他們的事情了。不過我相信他們都還年輕,如果即使一時三刻難以接受,並有被挨罵和當眾失面子的感覺的話,事後他們一定是會明白,我這樣做的目的完全是為他們好。

      當然我對劉奧也不例外。雖然他已是大學畢業3年,並且如無意外,他將於明年夏季末可拿到碩士學位。但是在我眼中,他還是一個大不透的大男孩。劉奧是一個天性聰明,好學並心地非常善良的、甚得我好感的大孩子。和他相識的三年時間中,雖說和他的接觸不算頻繁,但是我對他已有了一定的了解。由於他聰明的天賦,令他養成了驕傲的性格。也為此我會常常擔心由於他的傲慢,可能會造成他在和他人相處時,出現一些問題。所以,我經常會指出他的一些言行上的不足之處。我當然也知道,他會感到不高興甚至不舒服。但是由於我和他單獨見面相處的機會並不多。因此,我必需抓緊每一刻可能的機會,及時地、坦誠地向他說出我的想法和看法。

      那天在我們散席後,其他同學都離我而去時,劉奧一直留在我身邊,並和曉蓉、德鋒一起送我上車。在我還沒上車時,他突然向我說,當我批評他時,他內心確實引起一陣不快,但是他馬上意識到我的批評是正確的。他在未來的日子裡,一定會注意這些細節。他說完後,給我一個突如其來的擁抱,並在我的耳旁說:【我一定會改正錯誤,希望你不要討厭我!】。

      劉奧的擁抱和在我耳旁說的那句話,是我事先無法預料到的。我在一時三刻沒找到合適的回答,因此只能支吾以對。不過我內心突然被一股暖流充斥了,並在情不自禁的情況下,熱淚盈眶。當我上車後,隔著玻璃望著孩子們揮動著的雙手,我在心裡默默的告慰自己,我現在為孩子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晚在車子裡我突然想起了幾個月前,我在澳門立法會的一位年輕的前下屬給我發來的一枚電郵。由於在最近一次和立法會的前員工聚餐前,我聽到了她在目前的工作崗位上犯的一些小錯誤。因此趁那天聚餐時批評了她。事後,當我回到家時,正在心裡覺得自己有些多管閒事,因為我已不是她的領導5年半了,我又何必再批評她。並在內心覺得對她有些過意不去時,收到她發來的下列電郵:

【距離上次見您已經有一星期了。這些天我一直在反思,我特別想和您說一些話。

  以前我看過一本書,書名是《被罵的幸福》,作者是日本的名僧川澄祐勝,當時我很喜歡這本書,曾摘抄過兩段話,是這樣的:人並非生來就能嫻熟社會規則,被罵之後而能領悟社會機微,體會別人的傷痛。換言之,受到責罵之後,才能成為堂堂正正的人。也因此,如何虛心領受別人責罵自己的話語,如何反省自己的行為,是十分重要的。一旦體會到它的重要時,就能由衷地心懷感謝,並且品嘗到幸福的滋味。被罵真的是幸福的事。人生一輩子都在學習,能有人在人生中隨時惕勵、責備自己,實在是個福氣。因為,如果一個人沒有責備的價值,別人是不會罵你的。被罵就證明別人認為我是個值得罵的人,因此我滿心感謝。

   因此這次主席對我的批評我也是以這個態度來看待的,我把這個當作自己的幸福。我很感激您那天對我的批評,這樣我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早點知道錯了可以早點糾正。】

      在收到上述這枚電郵時,我的內心也泛起了,和在聽到劉奧在我耳旁說的那句話時一樣的暖流。我感恩上天賜給這個世界如此優秀的年輕人。我也真心的希望每個年輕人都懷有,被罵就是幸福的想法和胸懷。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在被愛和被罵的過程中逐漸成長的。

 

曹其真寫於2015928


[1] 祈請閣下關注近日澳大校方涉嫌干預學生會選舉一事

澳門大學 大學議庭成員曹其真女士:祈請閣下關注近日澳大校方涉嫌干預澳門大學學生會選舉一事,謝謝!詳情請見學生會及校方聲明:https://www.facebook.com/UMSUmo/posts/1167164303298130https://www.facebook.com/um.student.affairs.office/posts/1208875465796291https://www.facebook.com/UMSUmo/posts/1167670073247553

Umac
[引用] | 作者 Umac | 11th Oct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