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2th Oct 2015 | 生活點滴 | (182 Reads)

     我曾在博文《音樂盛會》中提及我於829日歌劇天王多明戈的演唱會前,在澳門樂團音樂總監呂嘉先生的引薦下,認識了他的恩師鄭小瑛教授。在那篇文章中我寫下了以下的兩段文字:【我們雖然在829日才首次見面,但是在短短的兩天接觸後,我們之間建立真挈的友誼】;和【在視頻裡,我震驚地發現,在一次體檢時發現鄭教授得了癌症。並在鄭教授85歲高齡時開了第二次刀。在視頻上更看到鄭教授還笑著說醫生正在懷疑她得了第三個癌症。不過她說:對她來說,是沒有什麼可恐懼和害怕的。因害怕而令自己提早死掉是不值得的。生命本來就是有限的。只是有時會覺得來得太早了,有些事情還未來得及做完,那怎麼辦?趕緊做唄!】。在當時我除了對鄭教授非常有好感外,還特別地敬佩她超人的意志力和生命力。

      鄭教授在831日,也就是她離開澳門的前一天向我要了微信號,並在我們分手的那一刻,她握住我的手,親切地向我說:“我會聯繫你的”。鄭教授離開後的第二天,我就開始動筆寫作,記錄8月底澳門的音樂盛會的名為《音樂盛會》的博文。由於在那篇文章中有一段是,有關我和鄭教授的相識過程。因此我於92日下午將已完成的初稿通過微信發給了鄭教授。那天晚上11點半,我收到了鄭教授一篇特長的微信。她在其中的一段中說:【今天看到你的長篇博文,使我產生了一定要多了解你的衝動,於是進入了你的博客跑馬觀花了一番。也是有些奇妙,我們倆雖然是匆匆一見,卻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情誼】。

      95日凌晨0046我又收到鄭教授的一條微信。在微信中寫道【巧合的是,我有時也在新浪上寫博客,今天寫了一段有關你的,我知道你對自己是公開的,但我怕理解有錯,所以明天也發給你看看。】。

      當我收到這則微信時,心中真的十分驚嘆。因為在2009年當我開始寫博客的時候,我的很多朋友都認為,我在網上寫博客是一件不可置信的事。因為大家都認為,網絡世界是屬於年輕人的。像我這樣幾近古稀年齡的人還在網上寫博客,好像有些太時髦了。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比我還大10幾歲的鄭教授,居然比我更時髦。這不能不令我好奇和驚嘆。

      所以我馬上從床上爬起來,並開始上網查閱有關鄭教授生平的資料的報導。原來鄭教授活躍網絡世界已為時不短。她不但在網上圖文並茂地寫文章,並且也連接上了微博。這一發現令我對鄭教授更增加了崇敬和佩服。記得大概23年前,我的一位網友希望我將我的博文放到微博上,但是我覺得我這把年紀寫寫長博文還可以,但玩微博卻不是我這老人做的事情。因此直到今天,我還沒將我的新浪網上的長博文和微博連接上。在那一刻,我心裡真有點感到慚愧。我心想她哪裡像是一個年過85歲,並多次遭受癌症侵襲的老人。她的心態不但比我年輕,而且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比一般年輕人還要年輕得多。

      其實在短短兩天的相處過程中和那晚在瀏覽網上鄭教授事跡的時候,我發現雖然鄭教授的成長過程和我的成長過程截然不同, 但是我們的性格卻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認真、細緻、執著和嚴格的工作作風,和她不屈不撓、不怕困難、不懼挫折和迎難而上的性格也是很多人對我的評價。而最令我奇怪的是在一篇, 由山東昆崙山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山林子自然智慧教育社撰寫的一篇名為《魔術棒的指揮大師―鄭小瑛》的文章裡的有一段,對我來說是曾有相識的感覺。那一段中作者引述了鄭教授的話, 它是:

【我對母親的感情一直很淡,沒有太想念過她。但是我也知道我母親非常愛我,因為我是她剖腹產的,那個年代剖腹產是很少的。她愛我,關心我,給我全面的教育,但是我被她一些過分的約束惹惱了,所以就看不見這些。她去世以後,我常常想念她,但她在世的時候我沒有機會向她表達我的愛,這是我的一個遺憾。”】

     我的母親是一個性格剛烈,而且對子女管教非常嚴格的人。不過令她無奈的是,她生了一個天生不願意受人管教的我。也由於性格使然,所以我從小就和母親經常頂撞,並常常令母親生氣,因此母親和我之間的感情在母親還在生時是相對淡薄的。我也是直到母親去世後,才從回憶母親和我相處時的點點滴滴中真正體會到母親對我無私的愛的偉大。因此我也像鄭教授一樣,為母親在世時,我沒能向她表達我對她的愛,而感到非常的遺憾。

      96日早晨,我在郵箱裡收到了鄭教授寫的以《一見如故》為名的一篇博文。由於本文篇幅關係,我在此摘錄了以下和我有關的段落如下:

【對我來說,一個意外的收獲是結識了一位了不起的女性---曹其真!她來出席亞太歌劇協會的籌備會,吕嘉介紹她是一位歌劇愛好者,現已退休,原來曾任澳門立法會主席十年,父親是香港著名企業“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和“港龍航空”的創辦人,這次澳門的歌劇盛會多虧了她與行政長官溝通和支持。她在會上對澳門歌劇事業做了熱情前瞻而實事求是的建議。我覺得她是一個頭腦清楚,務實謹慎的官員。

   在會上當她提到已為她的20多位學生買了Domingo音樂會的門票,一定要他們來開眼界和受薰陶時,我心裡納悶,學生?她還在任教嗎?音樂會後,同學們在過廳裡圍著她交談,我走過去把一份關於我個人的郵冊送給她,她高興地打開,也傳給同學們看了,然後她要放回裝郵冊的袋子,一時沒有插進去,我就接過來想幫她,瞬間,站在旁邊的呂嘉看見了,一把又接了過去,“我來吧!”,他很快把材料裝進去遞给了她。這時,老太太發話了:“同學們!你們都是碩士生,可是當前這樣一件小事,你們眼看著80多歲的鄭老師伸手幫我,吕嘉大師又馬上幫助他的老師,而你們就站在我面前,卻沒有一個人有反應,你們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呢?”孩子們一個個羞愧得低下了頭!

   我才知道這些年青人是由她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將她在10年立法會主席位置上獲取的全部工資,作為創辦澳門同濟慈善會的首筆資金。而慈善會的其中一個項目是為國家和澳門培養中葡雙語人才。她說,由於我們國家和澳門都特別缺乏中葡雙語人才,因此在澳門落實國家12.5計劃中的在澳門打造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的平台,和保證一國兩制及基本法在澳門的實施的過程中都產生了許多困難。澳門同濟慈善會在過去5年半裡,每年都會在大陸或澳門挑選學生,並把他們送到葡萄牙去讀兩年葡萄牙語言,然後再回到澳門大學拿碩士學位,慈善會在4年期間中,負責學生的一切費用。這是她為未來的澳門培養雙語人才的理想,是想讓澳門成為中國與葡萄牙語文化交流的最好窗口啊。她對學子們誨人不倦的態度,也激起了我“好為人師”的衝動,我說:“孩子們,如果你們有興趣,明天美國大都會音樂會之前早些來劇場,我給你們講述每一首唱段的故事!” 於是,他們第一次比較明白地聽了一場音樂會。可是音樂會後,曹主席請英語很好的全體學員與演員們共進宵夜,孩子們卻沒有領會她是特意為大家創造了一個社交的機會,仍然是自己同學抱團坐在一起,又再次引發了曹主席的一番訓話……

   我感到我們兩人真有點一見如故,她性格平易透爽,我也不會說假話,三言兩語就彼此欣賞,彼此信任了。我對吕嘉说,澳門有了這樣一位熱愛歌劇的曹主席,你的歌劇協會有希望了。

   我高興能够認識這樣一位思想敏銳,有極強的社會責任心,十分獨立而有尊嚴的成功女性,他會給我許多新鮮的理念和啟迪,我會珍惜這個友誼。】

      讀完上述鄭教授的文章,我內心感慨萬分。當然令我感慨的並非是鄭教授文中對我讚美的語言。而是她除了撰文對我肯定以外,也對在我們相識的那一刻起,就內心產生了和我“一見如故”的感覺。其實,我的內心也為我倆“一見如故”的【緣分】感到特別的驚喜。

      這次從相識到鄭教授離開澳門僅僅只有短短的一天半。但是奇怪的是,我和鄭教授在那一天半中的相處,不但給我們雙方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在我倆的內心,都留下了【相見恨晚】的遺撼。這不能不令我再次感到【緣分】這兩個字的奇妙。

      其實,正如鄭教授文中所說的那樣,對我來說,這次8月底的兩場音樂盛會,雖然給我帶來了莫大的精神上的快樂, 但是要說最大的收獲還是,我結識一位了不起的女性---鄭小瑛教授!。

      96日晚鄭教授將圖文並茂的那篇由她撰寫的名為《一見如故》的博文放上了她的新浪博客上。由於鄭教授的博客和她的微博是連接的。所以文章很快就在微博上迅速地傳播開了。我一向認為我是一個做事非常乾脆利索,和速度非常快的人,但是沒想到的是鄭教授做事的作風比我還要乾脆利索,而速度比我還要快。

      99日下午我和呂嘉夫婦見面聊天的時候,呂嘉含著眼淚告訴我,他的老師鄭教授正在北京醫院接受化療。我一聽之下知道鄭教授在視頻中說的醫生的懷疑已經成了事實。鄭教授又為第三次癌症的侵蝕而在醫院接受化療。

      雖然在當我首次看視頻的時候已知道這個厄運可能降臨在鄭教授的身上,但是內心還是大為震驚,也感到非常的難過。於是我在910日發了一條微信向她問好。鄭教授在當天晚上就給了我一條回覆,她說:【我現在北京接受放療,一切都好,可是事業又遇不順,請看郵件。】。我馬上打開郵件。在郵件中她寫道:

【謝謝你的關心,我這幾天正在北京對我再一次的早期肺癌接受現代放療“Tomo,四次過去了,我毫無不適之感,明天第五天结束後,我要趕赴天津去看兩部據說很好的山西舞劇《一把酸枣》和《粉墨春秋》,然後回到北京做體檢,15日返回廈門休息。

   前天得到兩個消息,一喜是我從福建省申請國家藝術基金的土樓南行(明年赴澳洲,新西蘭交流)批准了!一憂是我從湖南省申請的歌劇高端人才培養項目竟未被通過,真氣得我又夜不能寐了!我把我的一篇有關博文和我答文化部長的上訴信轉給您看看,就知道我為何生氣了!真無奈啊!】

     看完這則電郵後,我熱淚盈眶並情不自禁地又一次被這位老人家,在接受第三次癌症的化療時,還能抱著那麼坦然接受和面對的積極心態而感動。她如此強大的內心、如此執著地追求理想、如此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分鐘,真是世上少有的。在那一刻我內心對鄭教授的“佩服”已經不是語言可以表達的了。

      在結束本文前,我在此向我這位“一見如故”的前輩、朋友、和終生學習的榜樣鄭小瑛教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並預祝她健康長壽、事業蒸蒸日上。

 

曹其真寫2015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