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9th Oct 2015 | 生活點滴 | (204 Reads)

      2015916日是一年一度的澳門蘇浙滬同鄉會慶祝國慶和會慶的日子。但今年的慶祝活動還有一個和往年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今年這場活動除了慶祝國慶和會慶之外,還是蘇浙滬理監事會換屆之際。因此在慶典上,我們一眾會長、理監事們在中央駐澳門機構和江蘇、浙江和上海來參加盛會的代表團領導的見證下,舉行了就職典禮。

      其實蘇浙滬同鄉會的理監事會早在幾年前就應該改選了。其原因是,在多年前我們的理事長不知是因何原因而“失蹤”了。我這裡指的“失蹤”,並非是他的人真的失蹤,而是他不再理會會務。由於他突然地既不辭職、亦不接聽蘇浙滬同鄉會工作人員的電話,因此令同鄉會工作陷入了既尷尬、又無奈的境地。在開始時,我們以為他在政府機關局長位置上退休後,經常要赴美探親,所以不在澳門。

      後來經同鄉會同仁了解後,我們才知道原來他還居住在澳門。遺憾的是,他即使身在澳門亦對同鄉會工作不聞不問。在澳門這個小社會中,如果我們開除他,除了他的臉面盡失,而且對同鄉會也並非是一件好事。因此他的“失蹤”令同鄉會的工作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

     老實說,如果這件事不是發生在由我任會長的同鄉會中,我還真的不會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同鄉會成立的目的是鄉親的聯誼。是本著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原則而開展工作的。所以擔任會長、副會長、理監事職務的也全都是義務性質的。而這位鬧“失蹤”的理事長,是於20多年前率先提出要在澳門成立同鄉會的人士之一。他曾在蘇浙滬同鄉會籌備之初就有意擔任理事長一職。不過他直到多年後,才當上了理事長。他的“失蹤”,除了令人反感外,也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而這一位還曾是澳門特別行政區任職局長級的人物,就更難以令人置信。

     我和這位前理事長不熟悉,而且也根本沒有什麼接觸,所以不敢在此任意評論他在任職局長之時,是否是一位稱職的局長。不過我認為如果他是一個有承擔的人的話,那麼即使他無法參與會務,他也應該向同鄉會提出辭呈,以免影響會務的工作和發展。所以我相信,即使他的“失蹤”是有足夠理由,但是抱這樣處事態度的人,在任何的工作崗位上擔任工作都會是強差人意的。

      當然,當我首次聽到這件奇怪的事情發生在我們同鄉會時,不但覺得有些不可置信,並且也確實有些惱火。不過在仔細想一想以後,我覺得為這樣的事惱火實在不值得。因為實際上,在這個世界裡,不尋常的事情真的是無時無刻地都在我們的周圍不斷地發生著。而這件事的發生,真的令我體會到了,只要你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那麼你就會每天都可能遇到,令你意想不到的新鮮事。

      在面臨上述情況下,我和蘇浙滬同鄉會副會長賀定一,也就是我們創會會長已故賀田老先生的女兒,前澳門立法會議員、現任澳門婦女聯合會會長、澳門母親會會長和中華總商會副理事長商量,由她暫且以副會長的名義主持同鄉會的一切工作。賀定一除了擔任上述那些工作職位外,也是和我私交甚篤的多年好朋友。她的工作的一貫作風,都是特別認真和細緻,所以我覺得在理事長“失蹤”的情況下,叫她臨危上陣,我們同鄉會的同仁是非常放心的。

     賀定一果然不負眾望,雖然她本身工作特別的忙但是她在過去的6年中,擔起了本來並非她本份內的工作。並把同鄉會理事會的工作主持得井井有條。大約兩個多月前,賀定一向我提出了,理監事們都認為同鄉會應該是時候改選理監事會了。並且希望這次選擇一些有能力、且肯為鄉親們服務的年輕人接替我們年長的理監事們。在會務上實現新老交替,由資深的理監事們帶領著年輕的、缺乏經驗的和尚未樹立威信的新一屆理監事會一起展開工作。令同鄉會工作得以持續發展。當然, 對此建議我是十分贊成的。

      我一向認為年輕人雖然經驗可能不足,但他們精力充沛、思維活躍。對青年的培養是我們老一代人當仁不讓的任務。事實上我一直重視對兒童和青少年的教育和培養,而且青年是我們的希望和未來。也因此自退下澳門立法會主席的位置後,除了致力於培養中葡法律雙語人才,並在中國內地的慈善工作都是側重於幼兒教育。所以我相信為了把同鄉會的工作做得更好,把責任交給年輕人是必然的趨勢。而且我認為他們是一定能把同鄉會的工作做得更好和更出色的。

      自從我開始澳門同濟慈善會工作後,我經常告訴同濟慈善會培養的中葡法律雙語人才的學生,在我的一生中,我有一個理想和一個夢想。我的理想是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終生無悔的好人。而我的夢想是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當然是否能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和終生無悔的好人,取決於我們的處世態度。因為只要我們堅定不移地管好我們自己,不為名利誘惑而做損害社會和他人的事情的話,我們一定是能成為終生無悔的好人的。

      但是我的夢想卻並非單憑我的主觀努力就能達到的。因為世界變得越來越美好中的【美好】兩個字,並沒有固定的標準。但是我堅信時代和世界是在不斷進步中的,也一定會越來越美好。因為【美好】是沒止境而且無限的。因此在有限的生命中要達到無限美好的境界,是不可能的。不過我認為我們的生命雖然有限,但是我們有下一代,而下一代也有下一代,以此類推的話,只要我們積極培養下一代,並在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斷的努力下,我們的世界一定會越來越美好,而我的夢想也一定不會落空的。

      那天我們蘇浙滬同鄉會的慶祝晚宴,雖然於晚上7時正才開始,但是理監事們基本上都於下午5:30到場參加新一屆理監事就職典禮。我們集體合影了大合照。看到日漸壯大的理監事會和數目眾多的理監事們,我心中甚是安慰。記得我剛到澳門的60年代末,我們來自江蘇、浙江和上海的同胞寥寥無幾。當時我們對融入社會都覺得特別的困難,但是今天我們來自兩省一市的同鄉,不但都已經完全融入了澳門社會,並且基本上都成了各行各業的精英。而且也在澳門社會貢獻良多。為此,我感到特別的驕傲。

      在此,我不得不提的是這次就職典禮在多位理監事諸如朱月霞、雷家鰲、陳劍羚、李賢禮、王淑欣、王世民和朱一丹等各位,在賀定一的全面指揮和主持下圓滿完成。他們的準備工作做得既細緻又周到。另外,在此我必須提到的是岑展平先生,他雖然既不是江蘇人,也並非浙江或上海人,但是他卻長期為我們蘇浙滬同鄉會既出錢、又出力地給予莫大的支持。因此在我們心目中,他早就是我們同鄉會的一份子,並選他做了我們的副會長。

     那晚我看著賀定一心中真的是感慨萬千。記得在她入立法會時的第一年,幾乎無法開口發言的情景,和現在出口成章、指揮淡定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我最欣賞賀定一的地方是,她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辭辛勞,把本來就既不容易做,而且有時更會吃力不討好的社團工作當作自己的工作。從賀定一進步神速的例子,我可以斷言,一個人只要肯努力、肯學習、肯吃苦並肯接受挑戰的話,是一定會進步和成功的。

      那天的晚宴在7時正開始了。按慣例會長是要致辭的。但是由於我不喜歡按稿子唸,更不願意講大道理,所以我每年的講話都是簡短的、並且是即興的。那天我除了感謝江蘇省、浙江省、上海市和澳門各界對我們澳門蘇浙滬同鄉會的支持外,還呼籲在澳的鄉親們繼續為祖國、澳門和我們的家鄉建設和繁榮貢獻力量。

      由於那晚既是慶祝國慶和會慶的活動,又是新一屆的理監事就職的大日子。因此,我趁此機會,向新的年輕的理監事送上了一番由心而發的感言。我以我自己的經歷告訴新一屆年輕的理事長,我出生在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後來經商時做了老闆。在家裡和公司裡我養成了大小姐和老闆的脾氣,所以特別沒有耐心還常常發脾氣。而且我在任何事情時都會按著自己的性子做。當然家人和公司屬下的員工對我是一直百般忍讓的。

      直到我被選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後,我才發覺在立法會,我既不是大小姐,更不是什麼老闆。而立法會議員都是社會上的精英。他們都有自己的主見。作為主席的稍有差錯,議員們是不會像家人和公司屬下那樣包容和忍讓的。到了那個時候,我才真正地認識到,如果我真的要把立法會的工作做好的話,我必須贏得議員的支持和信任。

      為此自從當上立法會主席那一天起,為了將立法會工作做好,我重新學習了待人接物的處世道理。在那十年任立法會主席期間,只要在不違反大原則的情況下,我學會了忍讓和妥協,也學會了克制自己的脾氣,並耐心地聽取和接受議員們的意見。回顧那十年的生活和工作,可能是我人生中最辛苦的十年,但是我自覺在那十年的生活中,我不但活得最充實和愉快,而且也充分領略了團結和和諧的重要性。也是在那十年中我學會了和不同出生、不同階層、不同年齡、不同教育背景、和在不同環境生活的各類人交朋友。

      我之所以在宴會上要說上述這番話的原因是,我認為同鄉會的工作和立法會的工作有其相似的地方。因為在同鄉會中被選為領導的人士和鄉親們之間,並不存在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被選為會長、副會長、和理監事會成員的人,並不因此而獲得了較高的地位和榮譽。相反的,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是同鄉會的義務工作者。因為他們是在不收受報酬的情況下為廣大的鄉親服務。而他們的任務是凝聚鄉親和團結鄉親,並讓同鄉們在異鄉客地感到鄉情的溫暖。所以同鄉會的會長、副會長和理監事們,應該感到責任重大,而他們義務為鄉親服務和付出是光榮的,也是神聖的。

      和往年相同的是,我為了讓慶典增加節日的歡樂,因此也送出了一套文娛節目。這次我請了一位鋼琴家、一位小提琴家、一位男中音歌唱家和一位女高音歌唱家。也親自點了兩個我們中國人最熟悉的曲目。一個是小提琴獨奏《梁祝》,而另一個是獨奏《黃河協奏曲》中的第四樂章。那晚的藝術家們的表演都非常的出色,他們給在場的幾百位貴賓、鄉親和來自各界的朋友們一次很高藝術品賞的機會。

     在表演結束後,藝術家們把我叫到了後臺。當我踏進後臺時,四位藝術家都非常興奮地齊聲地向我說,他們沒想到的是出席我們蘇浙滬同鄉會的晚宴的幾百個人,有那麼高的藝術欣賞能力。由於臺下鴉雀無聲、全神貫注,因此令他們站在臺上大受鼓舞,並且引發了他們強烈的表演興趣和慾望,因此他們要我轉達向所有聽眾的感謝。當然我聽到此言,內心充滿欣喜。我也特別地為鄉親們感到驕傲。

     那天晚上的活動結束後,我懷著特別愉快的心情進入夢鄉。

 

曹其真寫於2015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