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st Nov 2015 | 評論 | (237 Reads)

      為了了解在世界上發生的大小事情。我每天都有聽新聞或讀報紙的習慣。近期在閱讀報章時讀到的下列兩則新聞引發了我的深思。

      913日在香港的一份日報上,我看到一條頭版頭條大字標題消息稱,「緊急通行證任人用無王管」。並在右上角登出10位赤鱲角機場保安人員的照片,在照片上有兩行字稱,機場保安人員揭發有人涉於非執行公務時使用「緊急通行證」。在頭版上還登載了香港民航處處長羅崇文和夫人梁婉雅的照片。那天報章揭發的是航空交通控制袁姓主任級人員,為送女兒飛機疑安排妻子使用「緊急通行證」進入禁區,一家三口更於禁區內「歎茶」享家庭樂,事件最終驚動警員。香港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批評涉事民航處高級職員涉濫用職權,違反公職需要,指事件明顯並非涉及緊急職務,純屬個別「家庭事」。他促請當局嚴查。

      另外在頭版上還列出了民航處濫權事件簿如下:

201383日本報揭發,民航處總部竟設有專業舞蹈室,包括三面鏡、芭蕾舞扶手,面積約600700平方呎,地面舖上名貴木地板。處內流傳,舞蹈室與民航處處長罹崇文的妻子梁婉雅有關,梁任職航空交通管制主任,熱愛舞蹈。

   2013830日本報揭發,民航處總部亦是「電視城」和「大浴場」,無論大堂、各層走廊和升降機出入口,以至航空教育徑,合共安裝66部液晶體電視,另有25間淋浴室,提供37個淋浴間,數量之多,令人嘩然。

   20131014日本報揭發,民航處總部大樓員工餐廳設有兩個「超豪貴賓專用房」,內置大電視、喇叭、無線咪接收系統等多項影音視訊設備,隨時變身成「卡拉OK貴賓房」。

   20141121日審計報告揭發,民航處總部獲准興建約近25萬平方呎淨作業樓面面積,當中34千多平方呎預留作擴展之用,但民航處額外再建16千平方呎擴展地方,該等地方未盡用,如測試設備室、用於運作評估的地方等均過於空曠。

   2015328日本報揭發,約3000平方呎預留空間變身太極班場地,職員逢周三中午齊齊耍太極,捲入舞蹈風波的梁婉雅亦有參與。】

     香港報章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的18年期間,經常揭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官員的不良操守和行為。除了對不良操守和行為進行嚴厲的批評外,還要求廉政公署介入調查。其中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和前廉政專員湯顯明。

     有關曾蔭權的指控是,他首先被揭發與妻子在周末期間到澳門賭場出席春茗活動,並在回程時乘坐豪華遊艇返港。接著有報道指,他曾聯同十多名商界知名人士乘坐富商張松橋的私人飛機到泰國布吉度假;以及以較市場便宜的價格、年租金100萬元,租住香港數碼廣播主要股東黃楚標旗下的深圳豪宅,作為退休住所。外界質疑曾蔭權以此交換政府批出數碼廣播牌照予香港數碼廣播。最近香港廉政公署以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而對曾蔭權提出正式起訴。

     香港政府審計署也發表報告,指曾蔭權在最後一個5年任內曾外訪55次,共花掉公帑1200萬元,當中有41晚入住當地最豪酒店頂級套房,被質疑是臨卸任前趁機「豪遊歎世界」。

     而有關湯顯明的指控是,根據審計署公布的,在湯顯明任廉政公署專員期間,以「拆單」手法,宴請中國內地官員代表團,試圖避過申領酬酢開支規管。和用貴價以廉政公署名義購買名酒

     我是同時擁有港澳兩地居住的永久居民。站在香港人的立場,我覺得香港立法會或報章,為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和對政府官員的不當行為、不良操守的揭發都是令我特別讚賞的。當然我對某些報章在報道時的粗俗、刻薄並帶有人身攻擊的用語是不太認同的。我認為應該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報道甚至揭發政府官員的不當行為和不良操守。因為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所以我們不能忘記在法律面前人人公平的原則。因此如果在法院沒有作出判決以前,就在輿論上將當事人定了罪,在我看來是有欠妥當的。

      當我站在澳門人的立場來看澳門的情況時,我的內心卻常常有不安的感覺。因為我覺得無論是澳門立法會和報章在監督政府官員的操守和行為方面,和香港比較實在是差得太遠了。而每當我想起此事時,心中總是會泛起陣陣的內疚。因為我覺得我在10年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任主席時,沒能帶領立法會制定健全的制度,因此令立法會對政府的監督不力之事上,我是需要負上一定責任的。

      事實上,自從回歸後,澳門老百姓是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某些政府官員的操守和行為也不是沒有意見的。因為市民中對官員的不良操守和行為的批評也會時時傳入我的耳中。

      譬如,有些官員花大量的公帑將他們的辦公室裝修得非常豪華,有的甚至在辦公室中設有酒吧,和政府高官常常用公帑毫無顧忌地豪吃豪飲。又譬如也有人和我說多年前,有一次從澳門乘船去香港,因為船隻遲遲未開引起船上的人鼓噪,後來才知道原來是一位高官的夫人叫了一碗餛飩麵遲了送上船。再譬如香港和澳門的來往船隻班期非常密,每隔15分鐘就有一班船開出,但是我們的某些高官,必須要求碼頭員工預先將碼頭貴賓室準備妥當,以便讓他們在短短的10分鐘時間裡享受貴賓待遇, 而他們到了香港後,也必定要船公司的公關人員接送。更譬如有高官不滿子女入讀的學校上課時間和校服設計,因此令學校更改上課時間和更換校服,從而引起其他在同一學校求學的學生家長的不滿。當然上述那些事未必是我親眼目睹的,因此它們的真實程度我無從判斷,但是這些都成了在咖啡室裡市民茶餘飯後的議論都不得不令我感到難過。

      不過,我認為我們政府部門的機構越來越臃腫、各種諮詢機構遍地開花、和公共部門的人員越來越多,但辦事的效率卻不見提高卻是鐵一樣的事實。這樣的舖張浪費,實在令人心痛。特別是在近年來,各政府部門和諮詢機構都興起用公帑去世界各地考察之風。當然我認為能達到預期效果的考察,應該是可以組織也是必要的。但是據我所知,很多政府機構和諮詢委員會組織的考察卻是借考察為名,實際上是用公帑去旅遊。所以我在此呼籲政府當局,應該盡快杜絕這種完全沒有考察之實的考察。

      當然上述這種種流傳在民間的官員的不當行為,可能還未達觸犯法律的程度。但是盡管如此,在我看來它們是不道德的。因為我認為為官者除了守法外,還必須在民間樹立他們道德典範的形象。並確確實實地做個時刻將老百姓的利益裝在心裡的好官。否則的話,他們不會是真心地為老百姓服務,而社會也一定是不會和諧的。

      我停筆問我自己,作出上述不良行為的官員是否能稱得上是【愛國者】。在這一刻我想到了曾在博客中寫下《愛國愛澳不是口號》時的心情。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說自己當然是真正的【愛國者】,但是在我看來他們卻是加藤嘉一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所說的【愛國賊】。

      在此一刻我想起了2015924日澳門華僑報引述的【中新社曼谷923日電】。這則報導稱,中國駐泰國大使館23日發佈國慶節旅遊提醒。呼籲赴泰公民文明旅遊,不要帶著有錢就是大爺」「我是上帝我最大」的心態出國。這份旅遊提醒指出「公民在海外的個人行為是構成國家文明的元素。每位中國遊客都是中國名片的代言人。尊重他人,不卑不亢,恪守言行於文明分寸間,這才是真正的愛國。提醒還指出「如果還有人將有錢就是大爺,和我是上帝我最大的心態帶出國,違背相互尊重和守則理性,日毀形象在所難免。上述這則提醒是針對不久前,四名中國遊客在曼谷機場因航班延誤鬧事,被中國國家旅遊局列入「遊客不文明行為記錄」事件而作出的

      其實近年來,我們中國遊客的不文明行為,何止是發生在泰國。我國的很多遊客帶著有錢就是大爺我是上帝我最大」心態出去旅遊的不文明行為可說是每天都在全世界不斷的出現。譬如說,在飛機上相互毆打,迫使飛機折回起飛機場降落;在法國羅浮宮廣場集體跳廣場舞;在高級商場和飛機上讓小孩溺便等等事例可說是舉不勝舉。當然亂過馬路、不遵守交通規則、在公眾場所大聲咆哮、吵架等行為就更是數不勝數了。

      在這一刻我還想起了,在今夏我去里斯本探望同濟學生時,有兩位同濟女學生,向我訴說在我去探望他們之前的不久,她們在里斯本義務地接待了一個中國的教授訪問團。但是這個訪問團中的某些教授們在飯店裡吃飯的時候的不禮貌行為,引起了飯店侍應生的不滿,因此飯店的侍應生都不願意再理會那些不禮貌的教授。由於那次我沒時間詳細了解那些教授具體的不禮貌行為。但是在葡萄牙的餐廳侍應生一般都是非常敬業的。所以侍應生不願意再理會客戶的情況是基本不會發生的。在當時同濟的兩位女學生感到非常的無奈和尷尬。她們在吃飯時,不斷地向餐廳的侍應生們道歉,而且在心裡產生了對那些教授的不滿情緒。

      其實教授團的成員一定都是中國的高級知識分子,照理他們應該是懂禮儀的一群。但是我相信,由於他們在出國之前是沒有學過西方的禮儀,所以他們的言行舉止惹來了飯店侍應生們的討厭。當然在此我並非批評中國的文化習慣比西方的差。但是中國人有句話說,入鄉隨俗。我們到別人的地方去,那麼我們必須知道人家的風俗習慣、並遵守人家的規矩和尊重人家的生活習慣是不言而喻的。

      我非常同意上述泰國大使館的提醒中所說的那樣,「公民在海外的個人行為是構成國家文明的元素。每位中國遊客都是中國名片的代言人。尊重他人,不卑不亢,恪守言行於文明分寸間,這才是真正的愛國。因為在國外,別人是不會理會你是張三或是李四,因為在他們的眼中你就是一個中國人。

      記得在我年輕時,我們中國因為窮,所以我們走到東、走到西都給別人看不起。譬如我年輕時在巴黎街頭為乘計程車,被兩位白人侮辱並叫我要乘計程車就滾回中國的事件。這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件令我蒙受侮辱,並牢記在心。自此以後我一直期盼著祖國的繁榮富強。

     今天我終於盼來了祖國的強大。但是我因為我們中國遊客的不文明、不守規矩、不尊重他人的行為,還是令外國人對我們採取鄙視的態度。這不但令我無法接受,也令我感到心痛、不安和慚愧。

      因此今天我要再次強調的是【愛國】絕對不是口號,而是實際行動。因為我認為那些每天喊著自己是愛國的人,在實際行動上做的卻是有損國家利益的話,那麼他們根本不配被稱為真正的愛國者。因為在我看來名符其實的愛國者,必須是以自身良好的文化修養,高尚的道德品質來維護國家的尊嚴和利益的人。

曹其真寫於2015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