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8th Dec 2015 | 一般 | (237 Reads)

      由於最近工作十分繁忙,工作量出現超負荷狀態,因此身心都覺得有些疲勞。再加上在世界各地連續發生恐襲的事件,令我的心情更墮入了萬分低落的狀態,所以我根本提不起心情執筆書寫博文。仔細的算一算,我已經有三個星期時間沒有執筆了。

      其實我最近的工作雖然很忙,但是工作的進程尚算順利。上個月,我收到了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將於2015127日向澳門同濟慈善會頒發【仁愛功績勳章】的消息。這則消息對我們全體同濟慈善會的同仁是一個莫大的喜訊。澳門同濟慈善會於2006年正式成立,成立後的三年期間雖然也有些善舉,但是全面開展工作卻是由20091016日才開始的。自2009年過去的六年時間裡,我們同濟慈善會的全體工作人員齊心合力,埋頭苦幹,雖不能說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我們所做的事情已經受到了社會的關注和認同,這對同濟慈善會的全體同仁的鼓勵和鞭策是極為巨大的。當然對於我們同濟慈善會獲頒獎一事,我和我的同仁們的內心都是感到特別高興和光榮的。不過我們高興的主要原因卻並非是獲獎的本身,而是我們在過去六年中的工作成績,能獲得政府和社會的認同。

      坦白地說,我和我的同仁們對我們獲頒勳章還是感到有些意外。因為在過去的六年中,雖說我們同濟慈善會在不斷的壯大和發展,但是我和我的同仁們都主張在做事和做人方面,必須低調。因此我們除了懷著l為國家、為澳門、為老百姓做些善事和好事,埋頭苦幹以外,一直都沒有向外界做過任何的宣傳,也從未向外界籌款,更沒有向政府索取任何的資助。因為我們辦慈善會的初衷,根本就是不求名、也不謀利,我們的理念是一步一個腳印地,從小做起、紮根澳門、服務社會。

      如上所述,我們這次的獲獎,當然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值得我們高興的好事情,因為人人都需要別人的肯定和鼓勵。但是在同時,獲獎對我們來說,也給我們帶來了無比的壓力。過去我們做多做少、做得好與壞,和社會上的任何人都是沒有關係的。但是在獲獎以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和社會扯上了關係。因此我和我的同仁們都下定決心,在未來的歲月裡,我們同濟慈善會,要更加盡心盡力地將我們的每一件事情做好。我們大家都知道,我們肩負的是沉甸甸的社會責任。因此在今後的工作中,我們更要努力地將我們的每一件事,做得更好。否則的話,我們一定會辜負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澳門市民對我們的厚愛和期望。

      在收到獲獎消息的時候,我雖然高興,但是對同濟慈善會獲獎的反應,遠不如年輕時獲頒勳章時的反應強烈。想當年,當我第一次獲頒勳章時,我不但感到光榮和驕傲,並且整整好幾天我都會處在特別興奮的狀態。但這次在得悉獲頒獎消息時,我內心只是感到自己在今後肩負的責任重大了,而缺少了年輕時的興奮感和光榮感。開始時,我對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反應和年輕時的反應出現巨大的差別,感到有些的奇怪。但是在仔細思考後,我明白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除了在為人處世方面逐步趨於成熟外,還在佛學的影響下,我對在人生中,應該追求的是什麼有了明確的方向和目標。特別明顯的表現,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和佛學思想的影響下,我對“名和利”的追求變得非常的淡薄。現在“名和利”對於我來說,已經不再是重要的了。

      在這一刻,我想起了我內心非常崇敬的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也想起了,最近在微信上《南懷瑾國學智慧》中看到的一篇名為《真正的人生從五十開始》的文章。文章說:

【五十歲的人, 都懂了。

走過山水,見過江湖;真的,假的,美的,醜的,善的,惡的,甜的,苦的,都見過,都嘗過。無論是喜悅與苦痛,都化作了深刻的理解。該愛什麼,不該愛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都懂了!

五十歲的人,深沉了。

如果二十歲的心像小溪,三十歲的心像小河,四十歲的心像條江,
那麼,五十歲的心就是大海。他含笑別人,也嘲笑自已,過往的膚淺與輕浮,只有時間,讓五十歲才真正懂得,生命的內涵,還有擔當。

五十歲的人,心寬了。

爭過了;拼過了;得意過;失意過;該有的都有了,不該有的也不作非分之想,一切都習慣了。當年的豪氣作了寬容,當年的棱角磨成了圓潤,當年的拼鬥換來了今天的安逸。偶有不順,一笑了之,並不放在心上。  

五十歲的人,心專了。

因為沒有了家庭瑣事的干擾,可以專心致志地幹點自己喜歡的事;工作一輩子,一切都輕車熟路,又認真,所以絕無差錯。五十的人幹事、做人都讓人放心。

五十歲的人,知病了。

五十以前,人找病,五十以後,病找人,肩周炎是五十歲的人特有的病,所以又叫五十肩。其他,三高與心臟病開始出現。人到五十,如果無病,是一大福分。  五十歲的人需要親情;
五十歲的人渴望健康;五十歲的人心裡——是淡淡的憂傷、濃濃的無奈……   

佛學大師說:
我的人生是從五十歲開始的。
以我的經驗來說,五六十歲是人生的折返點,由此人生可分為兩段:
五十歲以前是打基礎階段。在這個階段裡,我們往往為立足社會、養家糊口而疲於奔命,基本上是為別人活著。
五十歲以後,經濟基礎已經奠定,職業也已經完成,這才到了實現自我、創造自我最有價值的階段。”

五十歲之前的人生:
為別人活著,如果能活到(90---100歲),你怎麼規劃人生?如果你年近五十,你相信真正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嗎?

一百零一歲的佛學大師給了我們樂觀回答:
人生就是一場長達百年的馬拉松,五十只走到一半,另一半行程才是真正的人生!
好了,終於到了50多歲了,鬆一口氣真正的人生開始了。

五十歲正好是百歲馬拉松的折返點,你僅僅走一半路程,卻積累了豐富的閱歷,卻能看到來時未發現的美景。       

如果人生是一條拋物線,50歲的你體能下降了,但綜合能力卻處在人生拋物線的頂點。你的人生歷練、社會關係是極寶貴的資源,只要認真規劃,善於配置,注意保健,你在人生頂峰停留的時間就可以能更長。
五十歲的人生是巔峰狀態的人生!】。

      當我首次讀完上述文章時,內心產生的共鳴是難以用言語來表述的。並且在首次讀完文章後,對照上述《真正的人生從五十開始》那篇文章中的內容,反思了自己的一生。在反思過程中,我發現在五十歲之前,我也像文章所述的那樣,在那個階段裡,我為立足社會、和個人致富而疲於奔命。而在五十歲以後,我也覺得自己的經濟基礎已經定,職業也已經完成,因此我也進入到了實現自我、創造自我的生命階段。

      其實在我五十歲時,隨著我在事業上的略有小成,我在社會上的地位逐步提升,而我個人的財富也逐漸地積累了。在當時我的人生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可說是名利雙收。雖然我一向並非是一個非常注重“名和利”的人,也從來沒有為了自名成利就而做過一件違背原則和良心的事。但是我很明白隨著事業的成功,“名和利”也會隨之而來的道理。因此我雖從來未刻意地去追逐名利,不過也確實是在自己年過半百時,才真正地領會到“名和利”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外之物。也即是說,我要到過了五十歲後,才真正懂得生命的內涵和擔當。並在懂得生命的內涵和擔當後,我才真正地對“名和利”的追求趨於淡。所以說我也是從那時起,才真正地領會到了,那些純粹為追求“名和利”而活的人,不但他們的生命毫無意義,而且他們的人生也是非常可悲的。

      如上所述,過去幾年的接觸佛學佛門大師們的著作對我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我對“名和利”的追逐日漸淡也歸功於佛學和佛門大師。特別是如聖嚴、弘一、星雲等多位佛門法師的著作,日日夜夜地不斷的提醒著我,要徹底摒棄追逐“名和利”的念頭,並時時刻刻不忘造福社會、奉獻人類的為人宗旨。以令自己的生命富於真正的價值和意義。

     在這一刻,聖嚴法師的兩段話,又再一次盤旋在我的腦海中。而每一次當它們在我腦海中出現時,它們都能使我堅定在餘下的人生中,以造福社會和奉獻人類為自己人生目標的志向。聖嚴法師那兩段話是:【生命的價值,並不是由客觀的他人來評估判斷、來確立認定,而是自己負起責任,來完成你這一生中必須要完成的責任,同時盡量運用其有限之生命,作最高、最大的奉獻。】、【必須將自己的所有,分享給他人,回向給一切眾生。同時,繼續發願,願自己能夠成長與消融,能夠圓融與超越,永無止盡地奉獻。如果建立這樣的目標,不論人生是長是短,都是極有尊嚴的。】

      由於澳門同濟慈善會在過去六年期間裡取得的成績,讓我明白澳門同濟慈善會並非僅僅是我在退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位置後,用來打發生活空閒時間的玩意。它本身就是一樁極具發展前途和有意義的慈善事業。而當我認識到澳門同濟慈善會是極具發展空間後,我想到了,為了同濟慈善會能真正長久地立足於澳門、放眼全中國甚至世界的話,慈善會除了要依靠社會上在金錢上的捐助外,還要在有能力、也有機會的情況下,為慈善會長期的生存開闢一條“開源”的道路。

      為此,我以個人名義開辦了一家利的商業公司。當然我的這次重回商業道路,完全不是以我個人的成名和致富為目的。因為我已走到了人生的邊緣上,我的生活也早已衣食不憂。為了個人賺取金錢念頭,在我內心早已全部被拋棄了。因此在過去的多年間,我從未有過再次返回從商的想法。不過為了澳門同濟慈善會未來有大的發展,我決定再次從商。不過這次重返商場的目的,已不再是為了我個人名成利就。因此我承諾這家公司將來所獲的全部利潤,將全數捐助給同濟慈善會,而可能出現的虧損則全部由我個人承擔。

     當然我不得不承認,我現在已經不再年輕。所以我的精力遠不如年輕時那麼的充沛,而且頭腦也不如年輕時那麼的靈活。所以我已不可能像年輕時那樣地在商場中了。但是,在我今天的體力、精力還相對健康和充沛,和我的思維尚未衰退的情況下,我相信,我的從商經驗和人生經驗,是足以帶領一批,既有理想、又有學識、並肯艱苦奮鬥的青年才俊,將公司辦好並辦成功的。

     公司的正式業務已經開始數月了。在過去的數月中,我曾多次向在我創辦的公司工作的年輕人指出,他們從事的工作,除了讓他們為了公司的利而顯示他們才華外,也同時是為了澳門同濟慈善會持續發展而貢獻他們的青春和智慧。因此他們的工作,除了令他們在商界有機會大展拳腳外,還間接地讓他們為偉大的慈善事業作出貢獻。也因此我堅信這份既從商,又從善的工作一定會吸引很多有理想、有奮鬥精神的青年的參與。

      在結束本文前,我衷心祝願我在再次從商的道路上,能如願以償地獲得成功。也祝願澳門同濟慈善會也能長期地為社會作出貢獻。

 

曹其真寫於2015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