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9th Jan 2016 | 一般 | (198 Reads)

      光陰如箭,在不知不覺中,2015年稍稍地溜走了。今天吃完早餐後,移步到書桌邊坐下,並打開電腦時,已經是2016年1月1日早上10點25分。在這一刻我思緒如潮……

      2015年在我身邊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其中絕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令我回味無窮、終身難忘的好事情,但也有一些事情是讓我不堪回首的、而且令我不愉快的。不過,在過去幾年中,佛學對我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佛學不但讓我看淡了世事,也讓我學會了寬容,更讓我懂得了人的每一天都是非常珍貴的。所以我覺得,我們與其不高興的活著,倒不如學會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讓自己的每一刻過得幸福快樂。現在我會盡量做到將令我不愉快的事情拋置腦後,並將我不喜歡的人從我的腦海中抹去。因為我明白,為不值得一提的人與事而煩惱是和自己過不去的行為,是絕對沒有必要的。不過總的來說2015年,是值得我高興和回味的一年。上述那些令我不愉快的人和事,其實相對來說都是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情。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對其他的人來說可能只是人生中普通的一年。但是2015年對我來說,可說是很特殊的一年。如上所述,2015年10月15日是我從澳門立法會主席位置上退下來整整6年的日子。在那6年中澳門同濟慈善會發展比較順利,也可說是取得了小小的成績。所以,為了今後澳門同濟慈善會的持續發展,我決定用我個人的財力成立一個營利的公司。那家公司如有盈利,全數捐贈於同濟慈善會,成為同濟慈善會發展壯大的資源。而如有虧損,則由我個人負擔。

      當然,作出上述這樣的決定,對我這個古稀年齡的人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相信【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因此,我堅信只要這個想法是對的話,那麼在再次從商道路上,我一定是會成功的。

      因此說我上述的決定是我在從善六年後,再次走上從商道路的一年。其實我的這次再次走上從商道路是,和年輕時有很大的區別。因為1968年我被父親派往澳門打理他在澳門的生意時,心中甚有怨言。因此那次是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走上從商之路的。不過,當時我正值年富力壯,所以雖然心中對從商有些不甘,但是從商之路還是走得相對地順利。而如今再次從商完全是本人的意願,所以在心情上是有很大的差別。但是雖然兩次從商,心情大不一樣。而且現在本人畢竟已年屆古稀,精力和體力都大大不如當年,不免在心中產生畏懼之念。不過幸虧在本人周圍,有年輕才俊們認同本人,並對我之舉全力支持,因此在他們的支持下,本人能如願以償地再次重圓從商之夢。   

     其實,我再次從商絕非偶然,這個想法在我心目中也已醞釀了大約有三年之久。事關,大約在三年前我在《理論學刊》2011年第10期上讀到了一篇由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郭永中博士撰寫名為《澳門建設中葡商貿合作平臺的戰略思考》的文章。這篇文章中的其中幾段文字引起了我極大的關注。它們是:

    【澳門開埠400多年來,曾經不僅是中國唯一的通商口岸,也是中國海外貿易的唯一港口,更是聞名遐邇的「海上絲綢之路」的交通樞紐】;

    【澳門作為中國最早的國際貿易平臺,儘管它有過輝煌,也出現過低谷,甚至是衰敗,但是它為中國早期的國際貿易發展和東西方文化交流作出了積極的貢獻,這是我們不可否認的歷史。 正因為如此,我們可以說,澳門不僅是最早打開中國內地商品通往世界各地的大門,而且也是最早開創世界各地的商品進入中國內地的先河,更是最早開拓東西方文化交流的視窗】;

    【1999 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祖國以後,中央政府為了充分發揮澳門在葡語國家之間聯繫網的作用,以及澳門在葡語方面的語言和人才優勢,中央政府決定在2003年10月12日至14日在澳門召開第一屆中國 — 葡語國家部長級經貿合作論壇。中央政府決定在澳門舉辦首屆中國—葡語國家部長級論壇,不僅是澳門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榮耀,而且也是澳門歷史上的一個具有重大影響的事件,更是中國 — 葡語國家在政治、經濟和貿易合作關係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自2011年起實施的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中,把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臺的戰略定位,其目的正如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010年11月13日在澳門舉行的中葡論壇第三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上的致辭中指出:「它充分利用澳門聯繫中國和葡語國家的獨特優勢,以經貿合作為重點, 有效地推動了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交流與合作。 」因此,國家提出要把澳門建設成為中葡經貿合作服務平臺,這不僅給澳門帶來難得的機遇,而且對澳門自身來說也是一項光榮的使命,更是任重而道遠]。和[國家為了再造澳門作為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服務平臺,從2003年開始,由中國商務部主辦,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協辦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部長級會議,迄今為止已經在澳門成功舉辦了三屆];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部長級會議在澳門成功舉辦三屆以來,澳門作為中葡經貿合作的平臺地位,儘管在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知名度有了顯著的提升,但是我們從2003-2011年九年來的實踐效果來看,好像國家在其中發揮的作用遠遠大於澳門作為平臺的作用,澳門作為主角的平臺作用不僅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好像澳門在其中只是扮演了一個配角的作用,甚至給人的感覺,澳門在其中根本沒有發揮出平臺的作用】;

     【9年來,國家在人力和財力方面不僅都做了大量的投入,甚至在「十二五」規劃綱要中,更是明確提出要把澳門建設成為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的平臺的戰略定位,國家這樣高度重視澳門的平臺作用,澳門為什麼就不能充分發揮其平臺的作用呢? 這個問題應該引起澳門特區政府的高度關注和思考,甚至要對這個問題進行全面的檢討】

      最後,上述文章的作者就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功搭建中國和葡語系商貿平臺,向澳門特區政府提了5點建議。作者建議除了澳門特區政府必須要把澳門建設成為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合作服務平臺作為政府每年施政工作的重點之外,澳門特區政府還必須要制定加快雙語人才培養的工作計劃,加快雙語人才的培養和培訓工作。

     上述這篇文章引起了我極大的共鳴。我對作者上述的這兩點建議也十分認同。因為我和作者所說的【從2003-2011年九年來的實踐效果來看,澳門作為主角的平臺作用不僅沒有充分發揮出來,並且給人的感覺,澳門在其中根本沒有發揮出平臺的作用】很有同感。

      我一直認為要在澳門成功搭建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商貿平臺的最起碼條件是,第一,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把中央交給澳門的這項任務當作施政的重中之重,並要積極努力地推動這項任務在澳門的落實。第二,澳門必須擁有充足的中葡雙語的高端人才。

      六年前,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第一個項目是【中葡法律雙語人才培養計劃】。當時我之所以推出這一計劃的原因純粹是,因為我在立法會主席十年的工作中,深感澳門中葡雙語法律人才嚴重不足。因此我希望通過這項人才培養計劃,盡自己的財力和能力,為國家和澳門培養一些中葡雙語的法律人才,並為改善澳門法律滯後問題貢獻自己的力量。

      但是在受到郭永中博士上述的這篇文章的啟發下,我的腦子中開始出現了,為在澳門搭建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商貿平臺作出一些貢獻的念頭。當然我知道我個人的力量是很微薄的,因此真的要憑我個人的力量,搭建一個強有力的平臺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想到了,既然中央給了澳門這麼一個有利澳門發展的政策,我們澳門及澳門人無論如何是,絕對不能辜負中央的期望。因此即使在我個人的力量很微弱的情況下,只要我們努力配合國家鼓勵企業走出去的政策,和中葡論壇的需要,聚集一些中葡雙語的青年人才,為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之間的商貿活動,做一些具體的中介服務的工作還是可以做到的。

      再說憑我長期從商的經驗和商人的直覺,我認為這盤中介服務的生意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商機。所以我相信只要我用心去做的話,那麼這盤生意不但是有利可圖的,而且也可以為澳門開闢一個全新的行業,並可為澳門青年開闢一條創業的道路。

      對我來說,我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沒能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遇,內心感到萬分的可惜。而當我看到郭永中博士文中的那段【從2003-2011年九年來的實踐效果來看,澳門作為主角的平臺作用不僅沒有充分發揮出來,並且給人的感覺,澳門在其中根本沒有發揮出平臺的作用。】文字時,內心的惋惜之情更是不言而喻的。

      在郭永中博士文章的促動下,我在2014年開辦了一家提供給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商貿往來的私人服務公司。當然要成功提供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商貿往來的服務的先決條件,首先是要擁有合適的中葡雙語人才。但是由於在過去將近兩年的時間中,這家服務公司一直未能在澳門招攬和物色到合適的中葡雙語人才。因此服務公司,不單單是無法開展工作,而且還白白地繳納了一年多的房租。

      我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經常想到郭永中博士在上述文中一段【澳門特區政府一方面要積極爭取國家在人力資源方面的政策支援,特別是得到國家教育部的大力支援,在澳門成立葡語人才培訓基地;另一方面,澳門特區政府在澳門各大專院校要加大對葡語教學與科研的投入力度,不斷擴大葡語專業在澳門和內地的招生人數,與此同時,澳門特區政府要不斷從內地和國際上引進更多懂得葡語國家的法律、 金融和企業管理等方面的高級人才來澳工作】說話。

      因為,我也認為在澳門要成功搭建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平臺的先決條件是,要在澳門有足夠的專門人才。因此我非常認同郭永中博士主張在澳門各大專院校要加大對葡語教學與科研的投入力度,而且還要澳門特區政府要不斷從內地和國際上引進更多懂得葡語國家的法律、 金融和企業管理等方面的高級人才來澳工作。

      當然,作為一個澳門人,我一直非常認同澳門政府確保澳門居民就業優先的政策。但是我同時也感到,為了確保本地居民就業的政策,絕對不能影響澳門整體的發展。澳門沒有高級的中葡雙語人才,也是鐵一樣的事實。所以在澳門搭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經貿關係平臺這個問題上,如果政府不加快引入高級人才來澳工作的話,那麼在澳門搭建平臺一說,可能會繼續淪為空話的。

 

曹其真寫於2016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