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Jan 2016 | 一般 | (215 Reads)

      在那篇名為《朋友和相熟的人》文章中,我寫了以下的那段文字:【其實,在那天之前,我早已聽過“銀行在下雨時收傘、在陽光普照時借傘給人”的說法。所以站在銀行的立場,他們為了達到賺錢的目的,他們的這一做法實在也不為過的】,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我雖然口中是這麼說的,但是我的內心對我那次借貸不果之事,是非常介懷的。並且在事發之後的很長時間裡,還是對香港匯豐銀行澳門分行那位總經理心存不滿。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我和那位香港匯豐銀行澳門分行的總經理從此不再往來,而且在我管理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的長時間裡,我不願和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澳門分行有任何的生意往來。

      由於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自1975年成立後,發展迅速。並在不到三年時間裡,成了澳門最具實力的紡織品生產商和進出口行業中佼佼者。因此公司也成了澳門各大銀行爭取的理想客戶。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我再也不用為銀行不願借貸或缺少資金之事而發愁了。

      相信香港上海匯豐銀行總行的大班們,見他們的澳門分行,從未和我們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有過來往,因此在1980年中,派了幾個高級人員來澳門登門求見。在那次會見中,他們表達了他們的銀行非常願意為我管理的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提供優質的服務。雖然那時在我的心中還是不願意和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澳門分行有很多的往來,不過礙於當時我們香港總公司和香港上海匯豐銀行關係密切的份上,我將屬下的澳門殷理基有限公司的小部分生意交由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澳門分行做了。

      自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成立以後,我內心對澳門中國銀行心存感恩,因此儘管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在進出口的結匯業務上和存款利息上的條件略遜於澳門的其它銀行,我還是將公司的部分存款,存在中國銀行澳門分行。並且為了和中國銀行澳門分行保持長期的聯繫,我還將公司支付工資的轉賬業務交給他們做。

     我一直認為,我冷淡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澳門分行及竭力和中國銀行澳門分行保持緊密聯繫的做法,是彰顯了我在為人方面恩怨分明的性格,和堅守以牙還牙、有恩必報和有仇必究的處世原則。其實,在我的一生中,我除了在商場上堅持以牙還牙、有恩必報和有仇必究的原則外,在處理人際關係方面也總是採取這種態度。我對我認為在行為舉止上對我【虧欠】的那些人,總會採取不理不睬和冷淡的態度。雖然我不會對他們作出報復,但在有機會時,我總會千方百計地讓他們知道,他們曾經對我有所【虧欠】。當然我的這種做法,常常會令那些我認為對我有所【虧欠】之人,陷入難堪的境地。不過我並不覺得我的那些行為,有絲毫不妥之處。相反的,我還會對自己的那些為人處事的方式方法持肯定和欣賞的態度。

     自從接觸佛學思想後,佛學中的一些基本為人處世的思想譬如“放下”、“ 寬容”、“感恩” 和“易位思考” 等都在我的腦子中逐漸地生根了。我雖然知道一下子改變性格是件難事,並且長期形成的為人處世的準則也很難改。但是我還是認識到了,即使難度再大,我亦必須在為人處世方面的一些不正確和不可取的行為中改正過來。當然直到今天,我還是認為,做人堅持恩怨分明的原則本身並非壞事。但是我更領會到了,所謂【恩怨】在很多時,也只不過是我們主觀上的看法和感覺,而並非是生死攸關之事。所以我們如果真的心存寬容和慈悲的話,那麼我們對那些所謂的【恩怨】,應該採取一笑了之的態度的。另外我也逐漸地感覺到了雖然我早已知道“易位思考” 的重要性。但在實際生活中,我卻是沒有將它做到的。因為如果我能站在我認為對我有所【虧欠】的人的立場上思考問題,設身處地的為他們想想,他們為何要向我作出對我【虧欠】的行為,那麼可能我不會覺得他們真正對我是有所【虧欠】的。

      就拿1975年走訪三家,由我的朋友們任總經理的銀行借貸不果事件為例。其實事件發生已有很多年了,但是只要我想起此事,心中還是會感到很不愉快。在學了佛學思想後,我才明白那是因為我不懂佛學中“放下”、“ 寬容”、“感恩” 和“易位思考” 的智慧的道理。

      佛學思想讓我知道,我們每個人必須活在“當下” 的重要。因為我明白,無論過去發生的不開心事,都已成過去。因此如果我們總是花時間糾纏在過去發生的不開心之事情,是沒必要和非常不值得的。因為過去的事情早已過去。所以如果我們不能忘記過去發生的一切不開心事情的話,我們將永遠擺脫不了過去不開心的陰影。因此在那種情形下,除了令自己不開心外,這是於事無補的。為此我逐步認識到了,我長期為那次借貸不果的事件而不快,不但證明了我無法活在“當下” ,並且也說明了我在為人處世方面是缺乏“放下”和“感恩” 的智慧的。

      從另一角度看,如果那天我真的如願以償地借貸成功的話,可能直到今天,我還不會明白【朋友和相熟的人】之間的區別。而且我也不會真正體會在社會上立足,並受別人的尊重,首先必須自強和擁有【實力】。在最近回憶那件事情時,我甚至認為那次借貸不果的事實,激發了我將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做好和做大的決心,並成了我日後爭取自強的巨大動力。再說,我非常了解自己的個性,如果那天我真的借貸成功的話,我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而且在澳門做什麼都能如願以償。那樣的話,相信在我驕傲的性格中,更容易產生自我感覺特別良好的自滿感覺。而自滿感覺可能會導致我喪失爭取自強的志向。

      當然在此,我不得不承認的是,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一生都處在順境中。但是漫長的人生也讓我明白到順境固然好,不過當我們處在逆境中,並遭受挫折時,我們的意志,毅力得到真正的磨煉。而意志和毅力得到磨煉的結果,不但令我們的心志變得堅韌和強大,而且也令我們快速地成長。

      佛學思想中教我們對任何人或任何事,包括那些對我們不善之人和不利之事都要心懷“感恩”,是我特別欣賞的地方。這一點充分表現了佛學思想是充滿慈悲和博愛。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體會到了,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懷有多一分慈悲和博愛,那麼我們的社會是會多一分和諧,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會多一分融洽。

      現在每當我想到對任何人和任何事,即使對我們不善之人和不利之事都要心懷“感恩” 的話,我就會想到我應該要對多年前借貸事件和事件中牽涉之人都心懷“感恩”才對。因為這件事讓我那顆驕傲的心受到了挫傷,事件也讓我感到自己並不是那麼了不起和值得驕傲自大的。另外,由於我沒有心存感恩的緣故,因此長期以來,我也不能做到佛家強調的“寬容”。 更不懂得用“以德報怨”、“易位思考”的思維處理在我身邊發生的事情,和正確地判斷他人的行為。

      說到“以德報怨”和“易位思考” 問題時,我近年來曾多次想到,如果在當時,我能站在那位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澳門分行的總經理的立場上來思考問題的話,我就不會對他有什麼怨恨和心中的不快。因為憑心而論,他作出不向我們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借貸的決定是對的。因為他之所以作出這個決定,純粹是為了維護他任職的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澳門分行的利益。

      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在澳門開設分行的目的是為了賺錢。而我們新成立的紡織品有限公司的一切還在籌備和開始運作階段。因此那位總經理作出暫不冒險借貸給一個新公司的決定是合理的,也是沒有什麼過錯的。如果我當時處在他的位置的話, 我完全可能作出和他同樣的決定。所以如果我真正懂得易位思考的話,那麼我一定不會對他心存不滿的。

      坦白地說,那天令我不快的除了借貸不果外,那位總經理對我的冷漠更是大大地傷害了我的自尊心。為此, 我常在心中對他有所怨恨。但是自從讀了佛學,並領會了佛學中“寬容” 的意思後,我逐漸感到,我根本不應該為他那天對我的態度過於計較。因為他可能真的是因為公務繁忙,而不能步出他的辦公室和我交談。而在我任職澳門針織有限公司總經理一職時,我是不會如此計較別人對我的態度的。不過那天,因為我帶著主觀和偏激的先入為主的感覺判斷他的行為,所以才會得出世態炎涼和那位總經理對我不尊重、甚至他有看不起我的想法。當然那天由於他沒有像以往一般地走出他的辦公室,並且當面向我解釋為何他不向我們公司作出借貸承諾的原因,深深地刺傷了我那顆驕傲的心。而後來又因為我再也不與他往來了,所以他一直沒有機會向我解釋,那天他為何對我如此冷待的原因。因此在此時刻,我也無法確定自己是否錯怪了他。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覺得自己為了此事,長時期地不高興,不但無濟於事,而且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其實,回憶自己的人生,類似1975年那天上午發生的借貸不果的事件,在我的人生中是不少的。由於我事事都要恩怨分明的性格,和堅守以牙還牙、有恩必報和有仇必究的處世原則。令我時時都會給別人留下孤芳自傲和好鬥的不良印象。也為此,我常常後悔,我沒有在年輕時學習佛學智慧。

      不過我還是很慶幸,我在晚年開始能夠接觸佛學並受佛學思想的薰陶和影響,從而改正自己在為人處世的不足之處。我也已下定了決心在未來的歲月裡,更用心地學習佛學思想和智慧,讓自己真正智慧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在結束本文前,我又重溫了存在我文檔中的那篇對我非常有啟發作用的名為《大智者必謙和,大善者必寬容》短文中的以下一段文字。它是:

【大智者必謙和,大善者必寬容,唯有小智者才咄咄逼人,小善者才斤斤計較。有大氣象者,不講排場;講大排場者,露小氣象。 大才樸實無華,小才華而不實;大成者謙遜平和,小成者不可一世。真正優雅的人,必定有包容萬物、寬待眾生的胸懷;真正高貴的人,面對強於己者不卑不亢,面對弱於己者平等視之。】。

      當然我明白,要真正成為一個大智和大善之人,並非是一件易事。但是我認為那是我在人生最後階段追求的目標。

 

曹其真寫於2016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