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4th Apr 2016 | 一般 | (148 Reads)

      自從我決定再次從商後,我們在澳門為中國和葡萄牙語系的國家之間商貿往來提供服務的【至善有限公司】也正式開始運作了。我們成功地和各個葡語系國家建立了關係。我在中葡商貿平臺中看到了契機,並覺得【至善有限公司】的前途無量。

      我曾在博文中提及我決定再次從商的原因是一方面是響應中央要澳門搭建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的商貿平臺的政策,另一方面我認為向中國和葡萄牙語系的國家之間提供服務隱藏著無限的商機我相信成立這家公司,是為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將來發展一條財政來源的好機會。

      由於澳門同濟慈善會不能從事謀利的商業活動,所以我決定由我獨自出資成立至善有限公司,並在公司中招攬一些有為的青年和我一起,為這個在澳門屬全新的行業開道路。因為我辦公司的目的並不是為我個人謀取利益所以公司雖然由我個人出資,但是我已經承諾將公司的全部利潤撥歸澳門同濟慈善會。而公司的虧損卻由我個人承擔。當然憑我在商界的經驗,我相信這家公司一定能做大、做好,並是能獲得利潤的。我亦相信我們支持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壯大和發展的目的一定能夠如願以償的。

      我雖已年過70,但我的健康狀況還尚良好,並且也曾可說在商場上歷經滄桑。所以對再次從商在心理上理應不會產生太大的壓力。不過,說老實話,我這次決定再次從商後,心理上承受的壓力之大,卻是別人難以想像的。

      我早就不用為今後的溫飽發愁,我本應過著平淡舒適的日子。但是由於在過去的6年多時間裡,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取得了可喜的成績。所以我除了為我們取得的成績感到欣喜和驕傲外,還感覺到了澳門同濟慈善會,不但具有強大的生命力,而且我堅信澳門同濟慈善會在今後的歲月裡還存在著莫大的發展空間。但是由於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不向外公開捐資金,所以我們全部運作資金由我的一些好朋友的捐贈和我個人的包底。

      隨著澳門同濟慈善會的規模日益壯大,因此所需的運作費用亦逐年地增大。並在考慮到我的年齡不小,而且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的情況下,我感到我必須為澳門同濟慈善會,未來順利的運作和發展的資金來源作出一些妥善的安排。正好在此時,我看到在澳門搭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平臺中,隱藏著無限的契機。因此我決定利用澳門現有的優勢,在澳門辦一家為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商貿往來提供服務的公司。相信憑我長期從商的經驗,我對這盤生意的可做性作出的判斷是正確的。我也相信,雖然我的年齡已不允許我滿世界的奔跑,但是由我帶領公司的那一班精力充沛的年輕人,一定是能將公司做成功和做大的。

      令我感到特別慶幸的是,我們至善有限公司的年輕員工,個個都是極富有理想和抱負的青年。他們不但個個都是飽讀經綸的青年才俊,而且他們在工作中充滿勁、衝勁,更令我增加了將公司做好、並做大的信心。其實,憑他們的才,他們每個人都可輕易地在政府部門謀求一官半職。但是他們都放棄了工資和福利待遇較好的公務員工作,投奔於我。他們的行動,不但令我感動,並且也令我下定決心為了不辜負他們成就事業並服務社會的願望,我一定要將他們帶領好並創出佳績。

      其實自從我退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位子後,我從未想過再次從商之事。在過去的6年多時間中,我一心一意的想將自己20年從善道路走好。因為我一直希望自己的一生多姿多彩且具有意義我更希望我能為自己的人生劃上一個完滿的句號。因此造成了我在決定這次再次從商的過去幾個月中,我急於求勝的心太切。而由於求勝心太切,所以令我內心常常對失敗產生恐懼。而由於我內心懷著的患得患失、怕失敗的心態,所以造成了我心理上的巨大壓力。

      深入分析造成我心理的巨大壓力的主要原因是,一方面是由於我生性好勝,而另外一方面,由於我在過往的從商路上或從政的路上,都可說是相對的順利,也從來未出現過太大的紕漏。因此我這次重返商場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注重成敗。

      其實我心中當然很明白成功與失敗是商場中常見的事情,和我們不應過於計較成敗的道理。不過可能由於自己年齡漸大,因此我現在已經失去了年輕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堅強意志和朝氣。

      在上述的這種巨大壓力的影響下,我本來就長期睡眠質量不佳的情況,在過去的半年中變得更加差了。因此由於在兩會期間,我在睡眠時間不足和睡眠質量非常不佳的影響下,整個身心都進入了極度疲倦的狀態。也為此,在兩會期間和以後的兩星期中,我於6年前執筆自娛勤於撰寫博文的習慣隨之停頓了。在北京的超過半個月時間裡,我沒有在網上寫過一個字。而在回到澳門後,我除了參與必要的公務,和每天都會找三兩知己聊天吃飯外,我提不起興趣看書和撰寫文章。在那段時間裡,我在家裡不是打闔睡,就是看些輕輕鬆鬆並容易打發時間的電視劇。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養成了一個在每天晚上臨睡覺之前,必定捧書閱讀的習慣。我這次突然失去閱讀興趣的這一事實,引起了我的關注和憂慮。這一現象也在我的腦中響了鐘。我開始告誡自己不能就此一不振,而必須馬上調整心態、努力擺脫患得患失的消極思想。因為我知道自己除了身體有些疲倦外,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毛病。再說無論澳門同濟慈善會或是至善有限公司還有大量的工作需要我去做,而那班年輕的同事,還需要在我的帶領下開展工作。令我感到高興的是,經過20幾天的強迫自己放鬆和休息,我現在基本上已經不再感到特別疲倦了。而且我也再次恢復像以往一樣拿起書本閱讀,和回到了只要有空就執筆自娛、勤於撰寫博文的軌道。

      在此,我必須講述的是在今年兩會期間,我有幸和我的首長姐姐有一次長達4個小時的聚會。我對每次和她相聚的機會都異常的珍惜,因為她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和最為尊敬的人。在今年4個小時的聚會中,我的首長姐姐對我這個真妹妹的關心,溢於言表令我感動。在這次聚會中,她囑咐我說,我的年齡已不小,所以不要再為自己安排太多的工作,並弄得自己疲於奔命。她說是時候讓自己過上輕鬆自在的生活了。由於她的囑咐句句都在理,因此,我在聚會結束前答應她,我會再努力地奮鬥三年。三年後,我一定放下工作,過著輕鬆愉快的生活,並和她把臂同遊祖國的美麗河山。

      令我說出三年後放下工作的理由是,我相信三年後,我的那些年輕的伙伴們應該已經成熟,時他們應該都能獨當一面,因此我不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領導他們開展工作,並能放心地將澳門同濟善會和至善有限公司交由他們管理。

      我相信我們公司的年輕同事,一定能在三年時間裡順利地從我手中接棒我更相信他們將來一定會勝過我。這不單是因為青出於藍和勝於藍的關係,而是因為他們都是心懷大志的可造之才和前途無量的優秀的好苗子。

      我知道我有很多缺點,但是我有一個從不忌才的大優點。所以我常常為他們個個都是可造之才和優秀的好苗子而高興。我下決心將他們帶領好並將他們培養成才,並且我衷心希望他們個個將來的成就都能超過我。

      在商場和政界中,我們常常會遇見一些忌才的領導,他們最怕的是他們的權威遭受侵犯。所以他們特別忌諱在他們任領導的企業或機構裡,出現比他們能力強和懂得多的人才。為此在他們領導的公司和機構中,即使人才濟濟,卻因為他們不懂人盡其才的道理,所以導致由他們領導的企業和機構經受失敗。

      在我漫長的人生道路上,無論在商界或政界中,我都曾遇到過令我內心非常厭惡的忌才的領導。因為他們除了無能和無德外,他們還是權威不可被侵犯的唯我獨尊者。他們不但不能用比他們能和懂得多的手下而且他們還會使用他們手中掌握的權力,想方設法地排擠那些比他們能和懂得多的手下。他們除了抹殺有用之才外,還是阻礙社會的進步和發展的罪魁禍首。

      我自26歲到達澳門後的三個月就成了公司中的Boss。由於我相信集體的力量,和集體智慧一定超過一個的智慧。所以我一向以來都是一個能放手讓手下的員工盡情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的Boss。我也一直抱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心態對待員工。另外,我雖生性比較驕傲,但是我懂得集思廣益和取長補短的道理。因此我一向以來都希望能用上比我能和比我懂得多的員工,因為我認為只有比我能力強和比我懂得多的員工才能補我的不足之處。因此我不但放手讓員工們發揮他們的才能,而且鼓勵他們以主人公的態度積極地、主動地參與工作。在過去的幾十年Boss的生涯中,只要我認為員工們在工作中提出良好的和可行的意見和建議時,我都會抱著虛心的態度接納他們的意見和建議。當然我非完人,所以我不能說我的每一位手下都非常珍惜在我手下工作的機會,但是相信絕大部分和我共事過的同事都是相對愉快的。

      當然,在私人企業裡,當能和懂得多的員工碰上忌才的領導時,都會感到壓抑和不快。所以他們會尋找機會另謀前程,並離開這般庸庸碌碌的領導。而在這種忌才的領導手下甘願臣服的,一般只會是一些能力不強的員工。當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樣的企業一般都是做不大和做不成功的。

      但是在澳門的政府部門卻不是同一回事。因為澳門公務員的飯碗是鐵飯碗,他們一般都是享受著高待遇和高福利。因此當他們碰到忌才的領導時,只能自嘆倒霉。並在公職的位置上過著一日和尚,撞一日鐘的日子。這樣的領導不但埋了優秀的人才,而且導致在他們領導下的政府部門裡,出現人心散,工作效率特別低的情況。

      可惜的是,在澳門主權回歸祖國後的16年裡,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部門中我們遇見了不少忌才、並無能的官員。他們的無能導致了政府部門長期出現著工作效率奇低和士氣低落的現象。我在此希望我們的政府,特別是我們的行政長官在今後能正視並糾正這一個阻礙社會發展和進步的嚴重問題。

 

曹其真寫於201641